正文第1十八章捉弄


  吕雅芬心里不由一阵紧张, 急忙替张卫东开脱道:"张老师临时有点急事, 现在正在赶回来的途中。不过他已经仔细交代过我了, 让我先替他的班, 有问题随时给他打电话。”

  胡光亮听说张卫东果真到现在还没来, 事先却没有跟他这位分管教学的副院长打声招待, 脸色不由又拉了点下来。刚要说些什么, 俞敏眼尖看到了远处正赶来的张卫东, 急忙道:"张老师来了。”

  说着急忙起身朝张卫东小跑而去, 这丫头平时看起来很文静, 不过心思却活络得很, 知道现在张老师被胡院长抓了个正着, 得提前跟他通个气。所以一迎上张卫东, 俞敏马上低声提示道:"张老师, 刚才胡院长听说你早上没来, 似乎有些生气了。”末了还有些恨恨地补充了一句:"是李仲蒙老师告的状。”

  张卫东闻言悄然皱了皱眉头, 然后冲俞敏点了点头, 大步朝图馆走去。

  "张老师, 为人师表要记住处处以身作则, 这才能教出优良的学生。”见张卫东赶来, 胡光亮拉着脸道。

  虽说早上不是无辜翘班, 但站在胡光亮的立场, 这话批评的确实有道理, 所以张卫东没有半点恼意, 反倒很谦虚地笑了笑道:"胡院长说的是, 下次我记住了。”

  胡院长见张卫东态度还算谦虚诚恳, 脸色稍缓, 再加上这里人多眼杂, 倒也不好太不给张卫东面子, 闻言朝他点了点头语重心长地道:"这方面你要多多向李仲蒙老师进修。”

  说完胡院长特地回头冲李仲蒙赞许地点了点头, 这才背着双手踱步继续往前走去。

  李仲蒙见张卫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胡院长训话, 而且胡院长离开前还特地说要张卫东向他进修, 不由一脸得意地扬起下巴, ★心里非常的痛快。

  张卫东却是看也懒得看李仲蒙一眼, 一脸平静地绕过桌子。

  吕雅芬见状, 急忙起身让张卫东坐到中间去。

  李仲蒙本想看看张卫东沮丧吃瘪的样子, 没想到他却浑然□xīnlǐfēichángdetòngkuài。

  zhāngwèidōngquèshìkànyělǎndékànlǐzhòngméngyīyǎn, yīliǎnpíngjìngdìràoguòzhuōzǐ。

  lǚyǎfēnjiànzhuàng, jímángqǐshēnràngzhāngwèidōngzuòdàozhōngjiānqù。

  lǐzhòngméngběnxiǎngkànkànzhāngwèidōngjǔsàngchībiědeyàngzǐ, méixiǎngdàotāquèhúnrán没bǎ领导的批评当一回事。不仅如此, 张卫东回到位置上时, 学院第一院花还紧挨着他坐着, 那样子比起隔自己坐得老远的隋丽不知道亲密多少, 心里不由越发的不爽。

  就在李仲蒙越发不爽时, 俞敏也折返回来, 然后绕过桌子, 笑盈盈地坐到张卫东的另外一边。如此一来, 张卫东一左一右各挨坐着位学生美眉, bǎ李仲蒙看得直咬牙, 忍不住冲吕雅芬招招手道:"吕雅芬tóng学, 现在张老师回来了, 你能不能过来帮我一个忙?”

  李仲蒙自以为自己比张卫东英俊帅气, 背景又比他强, 现在自己主动招揽吕雅芬, 吕雅芬还不立马受宠若惊地往自己这边跑。果然他的话音刚刚落下, 吕雅芬就站了起来。

  李仲蒙见状, 脸上不由多了几分得色。

  "对不起李老师, 我没空。”说完吕雅芬看也不看李仲蒙一眼, 扭着腰蹬蹬蹬走到负责后勤的地方, 取了一瓶纯净水过来。

  "张老师口渴了, 喝点●水解解渴!”回到位置上, 吕雅芬打开水瓶的盖子, 笑盈盈地递给张卫东道。

  李仲蒙见吕雅芬所谓的没空, 竟然是替张卫东拿水, 而且态度还来得殷勤亲密, 简直比当众被人扇了一个耳光还觉得难堪, ■●水解解渴!”回到位置上, 吕雅芬打开水瓶的盖子, 笑盈盈地递给张卫东道。

  李仲蒙见吕雅芬所谓的没空, 竟然是替张卫东拿水, 而且态度还来得殷勤shuǐjiějiěkě!”huídàowèizhìshàng, lǚyǎfēndǎkāishuǐpíngdegàizǐ, xiàoyíngyíngdìdìgěizhāngwèidōngdào。

  lǐzhòngméngjiànlǚyǎfēnsuǒwèideméikōng, jìngránshìtìzhāngwèidōngnáshuǐ, érqiětàidùháiláidéyīnqínqīnmì, jiǎnzhíbǐdāngzhòngbèirénshànleyīgèěrguāngháijiàodénánkān, 一张脸yīn沉得有些难看。

  "谢谢。”张卫东随手接过水瓶, 咕咚咚地喝了几口, 然后bǎ水瓶搁在桌上, 吕雅芬见状又赶紧bǎ瓶盖给盖上。

  "吕雅芬tóng学, 现在你总能够过来帮我一下了!”李仲蒙yīn沉着脸, 冲吕雅芬道。

  他就不信自己会输给张卫东这个小白脸, 更不信自己堂堂一个老师会叫不动一位学生。

  其实对于李仲蒙打小演讲这件事, 张卫东其实还真没放在心上。终究自己做为重生班主任第一天就迟到, 确实不对, 身为老师也确实有向领导反映的责任。这点是非观和度量张卫东还是有的。但李仲蒙现在非要bǎ吕雅芬给叫过去, 就不免有些挑衅欺负人的味道。

  张卫东悄然皱了皱眉头扭头冲李仲蒙毫不客气地道:"李老师难道你没看到雅芬正帮我的忙, 你要真忙不过来, 这样”说着张卫东转向吕雅芬道:"雅芬, 你再给李老师安排位tóng学。”

  李仲蒙没想到张卫东这个小白脸平时不吭不响的, 以为他好欺负, 没想到真要翻脸也是毫不含糊。有心想说自己就要吕雅芬, 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真要这么说就太露骨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见吕雅芬长得漂亮, 动了歪心思呢!所以闻言只好一肚子郁闷地摆了摆手道:"算了, 算了, 忙就忙一点。”

  "那怎么行, 要不还是我去叫几位tóng学来帮忙。”隋丽笑嘻嘻道, 眼中却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

  隋丽这话说的很是○时候, 让李仲蒙感觉倍有面子, 闻言笑道:"没事, 没事, 就是要辛苦你了, 晚上老师我请你出去吃大餐。”

  "啊, 出去吃大餐, 那我要多叫几位tóng学过来帮忙了。”隋丽闻言liǎng眼一■亮, 拍着手一脸兴圌奋地道。

  见自己一句话就bǎ隋丽说得满脸兴圌奋, 李仲蒙不由有些飘飘然起来, 点点头道:"那也好, 大家这么辛苦, 今圌晚老圌师就出一回血。”

  "那我可打电圌话□了, 李圌老圌师可不许反悔哦!”隋丽笑道。

  "那当然。”李仲蒙挺了挺胸膛道。

  "嘻嘻, 李圌老圌师您真好。”隋丽闻言给了李仲蒙一个甜甜的浅笑, 然后掏出了手圌机开始拨打电圌话, 美▲le, lǐchuílǎochuíshīkěbúxǔfǎnhuǐò!”suílìxiàodào。

  "nàdāngrán。”lǐzhòngméngtǐngletǐngxiōngtángdào。

  "xīxī, lǐchuílǎochuíshīnínzhēnhǎo。”suílìwényángěilelǐzhòngméngyīgètiántiándeqiǎnxiào, ránhòutāochūleshǒuchuíjīkāishǐbōdǎdiànchuíhuà, měi得李仲蒙都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 以至还得意地瞟了吕雅芬和俞敏一眼, 却没发觉隋丽躲到一边叽里咕噜通电圌话时, 脸上尽是狡黠的表情。

  "嘻嘻老圌师, 看来李圌老圌师这回要死得很难看了。”见李仲蒙一副得意的样子, 吕雅芬忍不住附到张卫东的耳边低声道。

  张卫东正暗自有些奇怪隋丽的举动, 闻言这才知道敢情隋丽这举动后面还藏着yīn圌谋诡圌计, 不由低声好奇道:"我怎么看不出来。”

  "嘻嘻, 老圌师您就等着看好戏了。哼, 这李圌老圌师看起来人模人样的, 没想到却是个小人, 竟然敢跟老圌师您过不去, 看我们怎么整他。”吕雅芬贴着张卫东的耳朵低声道。

  张卫东见吕雅芬她们都向着自己, 心里感觉特温暖, 笑了笑低声道:"你就不怕李圌老圌师事后找你们算账?”

  "老圌师您不会坐视不管!”吕雅芬闻言立马可怜兮兮地低声道。

  "说不定哦。”张卫东心情大好地揶◇揄道。

  "老圌师您真坏!”吕雅芬当然看得出来张卫东在开玩笑, 闻言忍不住小圌脸蛋一红, 掐了他一bǎ, 交嗔道。

  吕雅芬长得跟周海媚很像, 本就从骨子里透着股妩媚味道, 要不然上次◎在酒店里林斌也不会按耐不住上前调圌戏她了, 这一掐一嗔还真是说不出的风情交圌媚, 直bǎ那位已经放好行李赶来正式报名缴费的痘男看得口干舌燥, 心想, 原来这位小白脸就是自己的班主圌任, 貌似是位妞高手啊!

  张卫东被吕雅芬这一掐一嗔也给搞得心儿一荡, 然后急忙告诫自己, 自己可是为人师表, 万万不能胡思乱想。

  "这位tóng学bǎ你的录取通知还有身龘份证给我一下。”张卫东压下心头不好的念想之后, 抬头对liǎng眼发直的痘男笑道。

  痘男急忙一脸谄笑地bǎ自己的录取通知和身龘份证递给张卫东, 道:"原来您就是我们的班主圌任, 我叫李圌明佳, 还请老圌师还有各位学圌姐以◇后多多帮忙。”

  张卫东见李圌明佳嘴皮很会讲, 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笑道:"那是自然, 不过你也要好好进修才行。”

  "那是一定的!”李佳明急忙道。

  张卫东笑了笑, 然后低头◇◎bǎ录取通知和身龘份证核对了一下, 见无差错, 这才让他登记缴费。

  刚帮李佳明办好手续, 张卫东就看到liǎng位长得一模一样, 满脸青春痘的胖妞一人含圌着根牛奶雪糕正扭摆着水桶一样的腰圌肢◆朝这边走来, 不由猛地吸了口冷气。乖乖, 这liǎng个双胞胎胖妞不会是我们学院的?

  心里想着, 张卫东下意识地左右扭头看了看吕雅芬和俞敏, 见她们liǎng人都涨红了脸蛋, 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样子, 哪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不由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有些可怜起李仲蒙来。

  李仲蒙此时也看到了那liǎng位胖妞, 一口没咽到喉圌咙里的水差点就要喷圌出来, 心里不由有些恶圌毒地想, 若这liǎng胖妞一左一右坐到张卫东的边上, 那就绝对"销圌魂”啊。

  李仲蒙正浮想翩翩时, 隋丽已经站起来冲liǎng位胖妞一边使眼色一边招手道:"司徒佳, 司徒美, 你们总算来, 快快这边坐着给李圌老圌师搭个手, 李圌老圌师一上午都快忙死了。”

  说着隋丽站起来, bǎ位置让了出来。

  liǎng位胖妞见李仲蒙又高大又英俊, 早就已经liǎng眼放光, 连牛奶雪糕含在嘴里都忘了吸, 口水混着rǔ圌白圌色的牛奶直往下挂, 心想, 这么一位大帅哥老圌师, 别说只是稍微出卖点色相, 就算出面肉圌体也没问题。

  李仲蒙万万没想到隋丽竟然会给他叫来这么liǎng位极品的学圌生会女干事, 脑袋瓜一时半刻竟是怎么都转不过弯来, 只是傻傻地盯着liǎng位胖妞看。

  一位帅哥老圌师死死盯着liǎng位双胞胎胖妞看, 而且这liǎng位胖妞嘴里还含圌着雪糕, 嘴角挂着rǔ圌白圌色的液汁, 那场面绝对让人想想都浑身起鸡皮疙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