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120章因祸得福


  王亚琴一拉, 李仲蒙也就恢复了几分冷静, 知道今天自己这事做dé过头了, 真要冲上去跟司徒美两姐妹较真, 也只是徒让rén看笑话, 所以只好就势而下, 嘴上却埋怨道:"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不懂dé尊重老师了。”

  这边李仲蒙还在埋怨学生不懂dé尊重老师, 那边张卫东却指着隋丽道:"你呀你, 以后不要再搞这种小动作了, 会伤你同学自尊心的。”

  虽然一片好心却反倒挨批, 但隋丽不仅不觉dé冤枉, 心里反倒隐隐有几分感动, 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道:"老师我知道了, 下次会注意的。”

  其实张卫东只是隐隐觉dé不管司徒美两姐妹介意不介意自己的吨位, 身为同学这样做总不大好, 倒不是真要批评隋丽, 见她肯虚心接受, 自然不会再说下去, 扭头冲身后正大摇大摆走来的两位"姐妹花”招了招手, 笑道:"司徒美、司徒佳一起去吃饭。”

  司徒美和司徒佳倒没想到张卫东会主动邀请她们吃饭, 悄然怔了下, 立马抖着一身的肥肉小跑了过来。跑动时, 连地都悄然有些震动。

  "怪不dé雅芬姐她们每次聚在一起就谈论您, 您果然比李老师大方多了, 只可惜您没他帅也没他魁梧。”追上来后, 司徒美大咧咧地道。

  张卫东闻言哭笑不dé, 不知道司徒美这是在夸他还是贬他, 不过这都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 看到这两位气势逼rén的胖妞, 张卫东猛然想起, 这么超吨位的家伙, 胃口肯定很好, 那么晚上的预算恐怕要急剧上升了。

  "喂, 司徒美你这是什么眼光啊?就李老师也配跟我们的张老师比。”隋丽见司徒美竟然说张卫东不如李仲蒙帅不如他魁梧, 立马不服气地瞪了○她一眼道。

  "就是, 就是, 什么眼光吗?竟然拿李老师跟我们的张老师比。”吕雅芬等纷纷不满道, 就连最文静的俞敏都忍不住不屑地瞥了下嘴:"一点眼光都没有。”

  司徒美姐妹向来说话是大★tāyīyǎndào。

  "jiùshì, jiùshì, shímeyǎnguāngma?jìngránnálǐlǎoshīgēnwǒmendezhānglǎoshībǐ。”lǚyǎfēnděngfēnfēnbúmǎndào, jiùliánzuìwénjìngdeyúmǐndōurěnbúzhùbúxièdìpiēlexiàzuǐ:"yīdiǎnyǎnguāngdōuméiyǒu。”

  sītúměijiěmèixiàngláishuōhuàshìdà大咧咧的, 再加上喜欢的是肌肉男, 这才一时没管住嘴巴脱口而出, 没想到隋丽等rén的反应这么大, 不由张了张嘴巴, 有些傻眼。

  张卫东见吕雅芬等rén挖苦司徒美没眼光, 不由再次哭笑不dé地摇了摇头, 大步朝飘香楼走去。

  吴州市公龘安局局长办公室, 楚朝辉正神色凝重地向局长姚和川汇报案情的进展。

  经过一整个下午的审讯以及对清水苑十六幢别墅的搜查, 案件如今已经有了初步结果, 但复杂xìng却远远超过了楚朝辉的想象。

  涉案三rén竟不是中国rén而是日本rén, 不过他们绑架黄晓怡的原因倒被楚朝辉大致给猜中了, 是因为皓天集团跟日本田中集团在美国为了一家●企业的收购案起了利益纠纷。两家都对那家企业势在必dé, 日本rén不敢在美国对黄家的rén动手, 也为了避嫌, 趁黄振兴回国投资调查之际采取了卑鄙的手段。

  但三个日本rén的幕后身份却大大出▲乎了楚朝辉的意料。三个日本rén竟都是潜伏在天南省的间谍, 其中那位男zǐ叫田中沙zǐ是负责rén, 是受过特地忍术锻炼的忍者, 而且还是田中家族的旁支成员之一。此次便是受家族之托, 绑架黄晓怡。为了绑架黄晓怡, 田中沙zǐ以至不惜使用了珍藏多年的符, 符还是田中父亲早年在中国dé来的, 本来有三张, 不过如今却已是最后一张。能够说, 田中沙zǐ这次是下了大血本, 本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谁也不可能怀疑到他这位日本商rén身上。却万万没想到, 这才过了十多个小时, rén家就摸上了门, 而且毫不费力就把他们给拿下, 连带着顺藤摸瓜, 还把他的真正身份给查了出来。

  听说绑匪不仅是日本☆rén, 而且还是在天南省潜伏活动多年的间谍, 如果继续挖掘下去此案必会牵扯出不少rén, 姚和川惊讶之后, 神色也变dé极其凝重起来, 习惯xìng地摸了摸秃头, 沉声道:"朝辉, 此事事关严峻, ☆必需马上向逸风记当面汇报, 你现在就和我一起出发。”

  "好, 我马上叫rén备车。”楚朝辉道。

  "一起下去。”姚和川说着拍了拍楚朝辉的肩膀, 语重心长地道:"朝辉, 要做好挑重担的☆准备啊!”

  虽说姚和川退休后他的位置最后由谁来坐, 是由上级领龘导决定而不是他姚和川。但做为前任领龘导, 他的意见还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姚和川这样说, 明显是已经决定推荐楚朝辉为他的接任者了。●

  楚朝辉这么多年官场混下来, 自然听dé出来姚和川话中之意, 闻言脸上不由难掩兴奋之色。本以为自己会栽在这个案zǐ上, 没想到如今却反倒是因祸dé福。

  不过嘴上楚朝辉却急忙谦虚道:谢谢领龘导……就怕有负领龘导重托啊1"姚和川扭头看了楚朝辉一眼, 笑着摆了摆手, 没再说什么。

  两rén下了楼一起坐车直奔卒委大楼而去。

  市委记李逸风听说了这事, 神色也同样变dé很是凝重, 并立刻让秘打电话通知吴州市安龘全局局长过来, 接着又给省领龘导做了简单的汇报。

  这些事情做好之后, 李逸风重重拍了下楚朝辉的肩膀道:"朝辉这次案zǐ办dé很好。”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 楚朝辉却听dé心花怒放, 他知道自己离市公龘安局局长的位置已经很近很近了。不过他心里很清楚, 这次要是没有张卫东出马, 事情恐怕就要完全不同了。

  楚朝辉那边是心花怒放, 而可怜的张卫东此时看着本是满满一桌zǐ的菜肴, 在司徒美两姐妹的风卷残云之下不会儿就一扫而空, 想想自己的口袋, 不由欲哭无泪。这样吃下去, 估计接下来的日zǐ自己连食堂都吃不起了。

  果然在只喝可口可乐没喝酒的情况下, 这顿饭竟然整整花了张卫东五张大钞。

  可怜的张卫东掏钱时, 心都在滴血。

  当个好老师还真不容易啊!

  "老师, 您是准备现在就去女生宿舍转转还是等天再黑点呢?”出了飘香楼隋丽眨巴着眼睛, 调皮地道。

  一般情况下, 做为重生班班主任第一天晚上要去宿舍探望重生, 跟重生们谈谈心, 了解一些情况, 第二天则带着重生们熟悉一下学校的环境, 所以隋丽才有此一问。

  "当然要等天再黑点喽!”不等张卫东回答, 李忠早已一脸想入非非地道。

  张卫东当然知道李忠这小zǐ心里动什么歪心思, 闻言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要不要到时再拉上你带路啊?”

  李忠两眼立马亮了起来, 连连点头道:"那当然好啦。”

  "好你个头!”张卫东抬手就给了他一个爆栗, 骂道。

  "不带就不带嘛!”李忠摸了摸脑袋, 一脸讪讪地道。吕雅芬等rén见李忠吃瘪, 都抿着嘴咯咯笑了起来。

  李忠见吕雅芬等rén笑个不停, 郁闷dé瞪了她们一眼道:"我以后也一定要去当大学老师, 我就不信这辈zǐ就进不了女生宿舍楼。”

  "切, 就你能当上大学老师, 那我们两姐妹都能去参加选美比赛了!”司徒美两姐妹齐齐瞟了李忠一眼, 嘲讽道。

  李忠被嘲讽dé差点两眼一翻, 当场昏倒。真是rén比rén气死rén, 同是年☆轻rén, 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张卫东见学生们打闹成一片, 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道:"好了, 好了, 你们就不要再打击李忠了, 现在先带我去女生宿舍楼。”

  见张卫东这样说, 隋丽等●rén才停止打闹, 笑嘻嘻地蜂拥着张卫东往女生宿舍楼走去。李忠等三位男生本也想跟过去, 隋丽等rén却狠狠瞪了他们一眼道:"你们跟过来干嘛?还不快滚回去把你们的狗窝好好收拾一下, 难道要老师等会去闻你们的臭袜zǐ味道吗?”

  别看李忠等rén有时候跟张卫东没大没小, 但心里其实还是很怕他的, 还真怕等会给张卫东留下不好印象, 所以闻言立马就火燎火急地往男生宿舍楼赶。

  如今学校已经开学, 校园里四周是学生。大家见这么多女生蜂拥着一位男生浩浩荡荡地朝女生宿舍楼走去, 全都侧目相看, 不知道这位男生是哪个学院的, 竟然这么有魅力。

  环工学院的女生都住在第三宿舍楼。还没到女生第三宿舍楼, 张卫东等rén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往宿舍楼里走, 正是李仲蒙。

  "喂喂, 这位同学你往哪里走呢?”李仲蒙进了宿舍楼就一副色急地直奔楼梯口而去。

  第三女生宿舍楼是吴州大学出了名的美女楼, 李仲蒙虽然上班没几天却早已有耳闻。以前读时, 宿管阿姨管dé严, 没有特殊情况, 男生是很难踏进女生宿舍楼的, 所以李仲蒙对女生宿舍从来向往已久。今天李仲蒙终究是多年媳fù熬成婆, 能够光明正大地进入男生眼中的女儿国, 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心情是何等的澎湃迫切。以至于宿管阿姨叫他时, 他都没听到, 一心只往楼上走。

  宿管阿姨最近刚好处于更年期, 内分泌严峻失调, 见李仲蒙这个男rén竟然根本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气dé倏地就从传达室里蹿了出来, 拦在李仲蒙面前, 然后一手叉着腰, 一手指着李仲蒙道"喂, 你耳朵是不是聋了?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你一个大男rén能够随便乱闯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