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125章困境


  一阵秋雨一阵凉。

  秋雨稀稀拉拉地下着, 吴州城终究迎来了一丝久违的凉意。

  市委秘长办公室, 诌永谦站在窗边看着雨中被秋雨冲洗得翠绿如玉的香墟树, 神色有些萧然。

 ◎ 吴江大道的改建工程招标终究在今天顺利结束, 招标工作在诌永谦的安排下, 做dào了阳光公开, 公平公正。招标结束后, 按照开标情况, 吴州市本地一家公司和省城的一家公司分别中得了吴江大道改建工程的标◆的, 但秦天远的明扬建筑工程公司却一点也没拿dào。

  就在招标会划划结束不久, 市长夏严冰就打来了电话。诌永谦把招标情况给他做了汇报, 在电话中诌永谦听得出来夏严冰市长很不高兴, 因为这次招标的事情, 秦天远也找过夏市长, 夏市长sī底下也曾跟谄永谦提起过明扬公司, 虽然没有挑明, 但意思却已经点dào, 没想dào诌永谦却没按照他的要求进行招标会。这件事自然扫了夏市长的威信,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坏了夏市长心中打好的算盘。本来夏市长是想通过秦天远这条线, 希望明年换届时秦松副省长能帮他递上几句话, 如今自然是落了空。

  不过诌永谦是按着规矩程序来办事, 夏严冰就算是市长也不能挑明了shuō诌永谦的不是, 只能话里多话地点了猛永谦几句, 然后冷冷地挂了电话。

  市长是市里除市委记外权力最大, shuō话分量最重的市领龘导。以至有些地方在市委记弱势一点的情况下, 市长shuō的话比市委记还要顶用。所以一般干部考核市长和市委记的话是最关键的。他们shuō你好你就是好, 他们shuō你不好, 那么你就算好也要变成不好。

  吴州市委市政府换届在即, 五天后省委调查组就要dào吴州市来调查。调查组来吴州任务有两个一是要调查现任市委市政府领龘导班子在任期内的工作情况, 第二个当然便是通过调查推荐下一任市委委员和常委人选。

  这个时候市长的话自然显得格外的重要, 他如果在调查组面前稍微shuō几句你的不好, 谄永谦就很容易在调查诅眼里落下不好的印象。

  同理这个时候得罪秦远天也是非常不理智的, 因为他的身后还有位手握大权的副省长秦松。秦副省长要是■在背后给诌永谦使绊子, 可想而知, 诌永谦的仕途前景将会变得愈加黯淡艰难。

  就在诌永谦站在窗前一脸萧然地看着雨中的香横树时, 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是秦天远打来的。

  诌永谦眉头悄然皱了起◇□来, 脸上流露出一丝怒意。他自然知道这个时候秦天远为什么打电话过来不过他还是接了起来, 笑道:"秦总不好意思啊, 这次……”

  "谭秘长shuō不好意思就太见外了, 我知道是我公司小入不了秘长◆的法眼。不过今天打电话是想送秘长一句我家老头子经常提示我的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做人还是要给自己和别人都留点余地!”秦天远打断道。

  诌永谦脸上的怒意更浓, 但依旧笑道:"好, 这句话我记住了。不过我也送秦总一句我家老头子经常提示我的话, 堂堂正正做人, 清清白白做事。”

  "哈哈, 好一句堂堂正正做人, 清清白白做事秦天远一定会牢牢记住这句话的。”shuō完, 秦天远啪地一声挂掉了电话。

  诌永谦脸上的怒意在这个时候达dào了极点, 这是赤露ǒ露ǒ的要挟, 但最终还是重重叹了口气, 然后转身再次走dào窗户前。

  老百姓都shuō当官容易, 但没有当过官的又哪会知道这qí中的艰难。qí实这世界很少有人生来就立志要当个贪官的, 恰恰相反大部人在踏入官够前qí实还是希望自己能做个好官。但只有真正踏入qí中, 你才会知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官很难当, 要当个好官更难。

  电话再一次响起, 是省委政研室邓行文副主任打来的。邓行文是谄永谦在省委当秘时, 秘处的同事, 两人sī交不错。

  "邓主任来电有什么指示啊?”见是邓行文够电话, 诌永☆谦急忙收起情绪, 笑哗呵地道。

  "你这个诌永谦, 我又不是你们记、市长, 哪敢给你这位市委秘长指示啊!”邓行文笑道。

  "你比我们记、市长还要高一级, 你是省委领龘导。”诌永谦笑道。■

  "得了, 我这个排名不知道在多少位的政研室副主任要也算是省委领龘导, 那省委领龘导也就太不值钱了。”邓行文自嘲道。

  诌永谦闻言倒也知道邓行文这是大实话, 别看邓行文也是副厅级干部。但实权却跟他这个秘长还差了一此……就笑笑道:邓主任谦虚了不是?要不这样, 我们换个位置坐坐怎么样?”

  邓行文自嘲归自嘲, 但听谭永谦这样shuō心里总归很是受用, 笑道:"行了, 行了, 我们之间就不用这么互相吹捧了。今天我打这个电话过来, 是有件重要事情要问你一下。”

  shuōdào这里, 邓行文顿住, 气氛似乎随之在两个电话之间chén重了下来。

  "你问?”诌永谦收起脸上的笑容, 神色凝重地道。能被邓行文亲身打电话过来, 还shuō是重要事情的, 那绝琦不可能会是小事。

  "我划划得dào消息, 段威记情况似乎不大好, 今天一早就住进了医院。这件事你知道吗?”邓行文问道。

  "我不知道, 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诌永谦愣了好一会儿才shuō道, 整个无力地瘫坐若靠椅上, 似乎突然变得苍老了许多。

  大厦将倾, 独木难支啊!有段威记在, 就茗秦天远再折腾, 讶永谦行得正坐得直qí实并不怕, 但现在……

  "段威记是军人出生, 素乘重感情念旧, 他现在shuō话还是有用的, 在这种情况下, 省里也必定会尊重他的提议, 我建议你……”邓行文犹豫了下, shuō道。

  诌永谦舢道邓行文想shuō什么, 但在这个时候, 他还忍心为了自己的事情去打搅麻烦他吗?

  诌永谦做不dào, 他也不是这种人。

  "■谢谢邓主任, 我知道该怎么处理。”谄永谤打断道。

  "知道就好, 知道点好。”邓行文从话永谦的语气中听出点意兴索然的味道, 连连shuō了两句, 然后暗自叹了口气挂断电话。

  邓行文跟★xièxièdèngzhǔrèn, wǒzhīdàogāizěnmechùlǐ。”chǎnyǒngbàngdǎduàndào。

  "zhīdàojiùhǎo, zhīdàodiǎnhǎo。”dènghángwéncónghuàyǒngqiāndeyǔqìzhōngtīngchūdiǎnyìxìngsuǒrándewèidào, liánliánshuōleliǎngjù, ránhòuànzìtànlekǒuqìguàduàndiànhuà。

  dènghángwéngēn诌永谦关系好, 当然希望他能抓住这最后的机会, 如果诌永谦有希望进步, 两人关系好, 琦他只会有益无害。

  挂断邓行文的电话, 诌永谦一个人坐在靠椅上久久发着呆, 脑子里闪过的尽都是那几年给段威记当秘的情景。

  段威记出身军人世家, 参加过七、八十年代时的对越反击战。为人有点霸道, 脾气也有点火爆, 但骨子里透着股正气, 诌永谦不断很尊重他。只是没想dào前几年在琦越反击战中留下的◆旧伤突然发作, 身体每况愈下, 这一两年更是隐隐有风声传出, 若不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他恐怕时日不多。

  不过省委领龘导的身体状况是严格保密的, 就茗诌永谦也只是隐隐听shuō这几年段威记身体●不好, 具体不好dào哪种程度, 恐怕只有他本人和医生真正清楚, 诌永谦也不是很清楚。但今天听邓行文的语气, 看来这次情况真的很不乐观。邓行文是省委政研室的副主任, 他的话可信度自然很高。

  市政府大楼, 叶锋一脸兴奋地敲开了孟昌宇副市长的办公室。

  "舅舅, 我听shuō段威记住院了, 情况很不好啊!”一进门, 叶锋就立马一脸幸灾乐祸地道。

  "嚷什么嚷, 段威记住院你兴奋什么劲?”孟昌宇见叶锋还是一副chén不住气的样子, 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

  叶锋被孟昌宇给瞪了一眼, 嘿嘿缩了下脑袋, 但还是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劲, 走dào他舅舅边上, 道:"我听人shuō, 诌永谦给段威记当过秘, 是段威记一手提拔上来的干部, 现在段威记病倒了, 他不就得dào了靠山, 那我的事情……”

  "肤浅!你以为诌永谦官做这么大, 没有几分真本事, 段威记能提拔得起来吗?”孟昌宇恨铁不成钢地敲了下叶锋的脑袋训道。

  叶锋这段时间也是被憋坏了, 以前围着他拍马匹的人听shuō他得罪了秘长都有意无意地躲着他, 以至以前跟他有过过节的人还趁机取笑他, 所以一听dào段威记病倒的消息叶锋就兴奋不已, 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 只是被他舅舅这么一训, 登时如被一盆凉水从头浇dào脚。

  是啊, 人家可是市委秘长, 副厅级的干部, 正儿八经的省管干部, 整个天南省能真正决定他屁股下位置的官员屈指可数, 就茗段威病退了又怎么样?哪像他一个小小的科长, 没了他舅舅护着, 别shuō天南省, 吴州市里能捏他的官员就一大把。

  见叶锋耷拉着脑袋, 像个霜打的茄子, 孟昌宇这才慢慢道:"不过, 诌永谦这人太过划正。过划易折, 尤qí在官场上, 如果上面没人罩着, 这种xìng格往往能毁了他的前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