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134章张前辈


  不过阿龙、阿虎、阿武三人却没跟上去, 而是偷偷推开包厢的门,

  各自拿出手机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照片, 这才心满意足地悄然关上包厢的门, 大摇大摆地朝大厅走去。一路走去, 每碰到一个shì者就一脸笑容地点头打招待。

  阿虎和阿龙冲shì者点头打招待还好, 只是让他们gǎn到有些受宠若惊而已, 但阿武是个弯男, 他这么一反常态, 只把那些男shì者看得毛孔悚然, 紧, 以为这个弯男看上了他们。

  真尊娱乐城位处高新街, 高新街附近就有个〖派〗出所, 所以张卫东和杜威在大厅休闲区坐下来, 还没聊上几句, 就隐隐听到街上传来警笛声。

  "吴少, 等会知道该娄么说了?”张卫东听到外面的警笛声, 瞟了眼吴富友道。

  吴富友急忙起身拍着胸膛道:"东哥您放心, 我肯定做个好市民, 一定会把他们的罪行逐个向〖警〗察同志说清楚。”说到这, 吴富友又换了一副嘴脸★, 弯着腰谄笑道:"东哥, 您以后还是叫我小吴或者阿友, 您叫我吴少, 我心里渗得慌。”

  虽然人大和政协在国内都是类似于养老的机构, 但不管怎么说人大还是有些权力的, zhì少比政协强上不少★●, 有些人事最终也得经过人大选举才能生效。所以吴富友现在虽然过气了一些, 但在东城区能量还是有一点的。

  见吴富友这死胖zǐ, 在张卫东面前乖巧得跟小女生一样, 杜威和阿雀就觉得解气。尤其阿雀●, yǒuxiērénshìzuìzhōngyědéjīngguòréndàxuǎnjǔcáinéngshēngxiào。suǒyǐwúfùyǒuxiànzàisuīránguòqìleyīxiē, dànzàidōngchéngqūnéngliàngháishìyǒuyīdiǎnde。

  jiànwúfùyǒuzhèsǐpàngzǐ, zàizhāngwèidōngmiànqiánguāiqiǎodégēnxiǎonǚshēngyīyàng, dùwēihéāquèjiùjiàodéjiěqì。yóuqíāquè一双化着浓妆的双眼, 不时看向张卫东, 越看越觉得他神秘可怕。

  警车终究开到, 六个穿着严肃警服的〖警〗察威风凛凛大步迈进了k刊大厅。

  杜威终究是开门做生意的, 尤其做他们这行生意的, 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像眼前这六位穿着警服的〖警〗察。因为他们要是时不时来检查一下, 就算zhì尊娱乐城做的是干干净净的生意, 那也只有关门大吉的份。

  况qiě这年头, 娱乐城又有几个能做到干干净净的。所以一看到〖警〗察进来, 杜威早已站起来迎了上去, 吴富友虽然没迎上去, 也急忙跟着站了起来。

  "唐所, 今儿吹的是什么风, 把您给吹来了?”杜威一脸笑容道。

  "刚刚接到许区长的儿zǐ许明鑫的报警电鼻, 说他在你们这里被打了。”唐所长目光如剑地落在杜威的脸上, 沉多道。

  说着唐所长的目光越过杜威慢慢扫向他的身后, 目光扫过吴富友时, 不由悄然皱了下眉头。吴富友也算是东城区出了名的公zǐ哥, 唐所长明显认识。不过唐所长对吴富友的印象明显不怎么好, 目光几乎没怎么逗留就挪了开去。

  不过下一刻, 唐所长的目光马上一滞, 然后急忙扯了扯身上的警服, ◇大步朝张卫东走去。

  这时张卫东已经发觉唐所长就是上次绑架案中被楚朝辉指派送自己回学校的刑警, 张卫东记得他叫唐松鹏,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被调到了高新街〖派〗出所当所长, 见他朝自己大步走来, ★★笑呵呵地站了起来, 心想, 这回自己倒能够省事不少了。

  见张卫东站起来, 唐松鹏急忙快走几步, 走到张卫东的跟前时, 啪地一下双脚并拢立正敬礼道:"张前辈好!”

  在〖中〗国公安局不◆断是强势部门, 像大部分县市, 一般政府那块只有常务副县长、副市长才能进常委会, 其余的副县长、副市长很多都是进不了常委会的。但公安局做为政府下面的一个部门, 公安局局长却往往是常委, 级别和实权比一■些副县长、副市长还要高。所以唐松鹏身为高新街〖派〗出所所长, 虽只是副科级干部, 论级别比起副处级的副区长相差很大, 但〖派〗出所是公安机关的派出机构, 实权很大。别看吴富友有个人大副主任的老zǐ, ▲但见了唐松鹏也不敢端架zǐ。杜威身为zhì尊娱乐城的老总, 本想巴结巴结新上任不久的唐松鹏, 托人约了他好几次, 唐松鹏都没给他面zǐ。

  见唐松鹏一看到张卫东就立马又是敬礼又是尊称前辈的, 杜威等人全都惊呆在原地, 他们刚才只是从叶锋口中隐隐知道张卫东跟市委秘长谭永谦有些关系, 却是做梦也没想到, 张卫东在公安系统内也有如此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威信, 随便来个所长都认识他。

  好一会儿, 吴富友再次忍不zhù摸了把额头的冷汗, 再次庆幸自己见机快, 要不然这回真是自己往枪口zǐ上撞, 肯定死得很惨!阿虎等人也暗暗抹了把额头的冷汗, 心想, 幸亏老大上次见风使舵得快, 又是亲身上门搞卫生, 又是送床送桌zǐ还送超级zhì尊v卡, 要不然这zhì尊娱乐城恐怕早已经关门大吉了。

  张卫东倒没觉得被一位〖派〗出所所长这么尊敬有什么特别, 就连楚朝辉见了他还不照样师叔前师叔后的叫着吗?不过前辈这称呼终究跟这个时代有些格格不入, 于是笑着拍了拍唐松鹏的肩膀道:"行了, 行了, 上次说好了叫我张老师, 怎么又叫张前辈了?”

  唐松鹏立马又一个立正道:"是!”

  没办法, 眼前这位小白脸是楚朝辉局长的师叔, 武功更是厉害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 到现在唐松鹏一想起那一地粉碎的木门, 就gǎn到一阵不寒而栗。不仅如此, 前段时间正是因为张卫东的帮忙, 市局才迅速破了影响巨大的绑架案。虽然张卫东究竟通过什么手段找到绑匪的地址, 唐松鹏等几位跟着办案的刑警根本无从知晓, 但也正因为不知道, 张卫东这位武林高手在他们心里才显得越发神秘可怕。也正因为那个案zǐ, 唐松鹏做为破案人员之一, 得到了晋升, 被升调到高新街〖派〗出所当了所长。

  所以对张卫东, 唐松鹏是又敬畏又gǎn鸡。

  张卫东当然无法明白唐松鹏内心对他复杂的gǎn情, 见状有些哭笑不得地摆了摆手道:"你别这样行不?我不习惯。”唐松鹏涨红着脸, 讪讪笑道:"是, 张老师。”

  张卫东见唐松鹏终究随便了些, 这才笑道:"既然这件事是你负责, 我就不用再在这里替杜总瞎操心了。具体什么事情你问杜总, 他做的生意虽然不怎么光彩, 但骨zǐ里还勉强算是个好人!”

  好人!杜威这辈zǐ第一次听到有人称他为好人, 而qiě这人还是这么一位让他只能敬重的大人物,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想落泪的冲动。

  唐松鹏闻言有些惊讶地看了杜威一眼, 笑道:"能让张老师称为好人, 杜总不简单啊, 以后看来我们要多多交往了。”杜威听唐松鹏这么说, 心里不由大喜。他这段时间正为多次邀约唐松★鹏不成而忐忑不安, 生怕〖派〗出所到时找zhì尊娱乐城麻烦, 如今终究大大松了口气, 知道有了唐松鹏这句话, 以后zhì尊娱乐城只需不搞得太过分, 基本上〖派〗出所不会找他们麻烦。

  张卫东现在心xìng虽然变了很多, 以zhì晚上的行事已经能够称得上yīn险狠毒, 但终究不是混社会的, 一时间倒没想那么多, 闻言笑了笑, 然后拍了拍唐松鹏道:"这次事情不要求你故意偏袒, 我也不需要你偏袒, 但一定要做到秉公办案。如果遇到你处理不了的外来压力, 你能够打电话给楚朝辉, 就说这件事我也知道, 也是我要求的。”

  楚朝辉是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 而qiě自从破了那个绑架案之后, 明年升任公安局局长, 进市委常委的呼声现在是最高的, 一旦明年楚朝辉上位, 那手中的实权以及在常委中的分量恐怕比禅永谦这个市委秘长都要大。

  吴富友和杜威等人以为张卫东身后有个市委秘长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没想到他的身后竟然还站着如今炙手可热的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楚朝辉。张卫东这话一出口, 吴富友和杜威等人忍不zhù浑身打了个哆嗦。

  幸亏, 幸亏啊!

  "张老师您放心, 我是楚局长带出来的兵, 绝不会给楚局长和您丢脸!”唐松鹏立正一脸肃然道。

  "我相信你!”张卫东闻言欣慰地点了点头, 他确实不需要唐松鹏偏袒什么, 在叶锋和许明鑫身上, 在包厢里的时候他已经使上了暗招, 恐怕后半辈zǐ他们都将在窝囊和痛苦中度过。但在这之前, 张卫东还是要让人们看到政府公正公义的一面, 要让叶锋和许明鑫的丑陋面貌完全暴露在人们的眼皮底下。

  交代过唐松鹏之后, 张卫东转向杜威, 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还有几个同事在这里唱歌, 我还要去凑凑热闹。这里既然有唐所长在, 我就不再插手了。”

  "东哥您忙, 您忙!”杜威现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闻言急忙一脸gǎn鸡恭谦地道。

  张卫东笑了笑, 朝阿雀等人点了点头, 正准备往包厢去, 突然想起一件事, 又顿足脚步, 笑着冲杜威道:"等会你就别像上次一样, 特地来包厢了,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就当我是个普通消费者。以后等空了, 我们再单独聚聚。”

  杜威听到单独聚聚四个字, gǎn觉整个人都要飘起来, 急忙点头道:"我明白, 我明白。”张卫东闻言这才放心大步朝包厢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