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136章出名了


  第一百36章出名了

  傅毅然闻言一颗心不由凉了, 还有一股无法说清的愤怒。他当然知道是不形成刑事犯罪的, 但这件事最大的问题却不是, 而是当事人在虚谎囘bào警后, 竟然在执囘法人员赶到时, 当着他们的面公然, 这件事的性质和影响能够说极其的恶劣。这种事若不严肃处置, 是不是意味着以后, 当囘官的子女亲戚就能够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呢?的威信何囘在?他这个局局囘长的威信又何囘在?

  "刘囘记, 这件事……”傅毅然不死心道。

  "就这样毅然, 我这里还有事。”刘玉林却不等傅毅然说下去, 打断了他, 然后挂了电囘话。

  傅毅然手中拿着电囘话, 站在原地发了好★一会儿愣。这个时候他哪里会不明白刘玉林的意思, 这件事他就是大事化小, 小事化了的意见, 如果傅毅然非要闹大, 他是不会过问的。

  就在傅毅然发愣之际, 手囘机接连响了起来, 一个是副区长许坤●★一会儿愣。这个时候他哪里会不明白刘玉林的意思, 这件事他就是大事化小, 小事化了的意见, 如果傅毅然yīhuìérlèng。zhègèshíhòutānǎlǐhuìbúmíngbáiliúyùlíndeyìsī, zhèjiànshìtājiùshìdàshìhuàxiǎo, xiǎoshìhuàledeyìjiàn, rúguǒfùyìránfēiyàonàodà, tāshìbúhuìguòwènde。

  jiùzàifùyìránfālèngzhījì, shǒuhuíjījiēliánxiǎngleqǐlái, yīgèshìfùqūzhǎngxǔkūn, 一个是孟昌宇副市长的秘囘, 孟昌宇副市长身为市领囘dǎo, 自然是不好亲身打电囘话过问这种事情。

  许坤先是跟傅毅然寒暄了几句, 然后就开始骂起自己的儿子, 说他不懂事, 这次一定要给他点教训, 言外之意却还是替他儿子来说情。秘囘则是很委婉隐晦地传达了孟昌宇副市长的意思, 希望傅毅然不要把事情闹大。

  挂断电囘话后, 傅毅然一阵头疼。话已经放出去, 再收回来他这个局囘长的威信何囘在?况且这件事傅毅然身为区局局囘长也确实非常气愤。

  正在这个时候, 手囘机再度响了起来。傅毅然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 但听到手囘机铃囘声响起心却还是忍不住重重跳了一下。说情的人越多, 他的压力自然就越大。

  楚局囘长!看到手囘机屏幕上显示的电囘话, 傅毅然连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唐松鹏最终还是没能按捺住, 把事情捅到了楚朝辉那里。

  楚朝辉不仅是市局领囘dǎo, 而且明年晋升局囘长入常囘委的呼声现在极高, 如果他也向他施压……傅毅然有些不敢往下想下去。

  "我刚刚接到消息, 说孟昌宇副市长的外甥和许坤的儿子犯事了, 这事你准备怎么处理?”手囘机里传来○楚朝辉严肃的声音。

  傅毅然感觉自己心头如被一座巨山给压着, 透不过气来。他不知道楚朝辉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要他从严处置呢?还是跟区委囘记刘玉林同个意思。

  "干囘他娘的, 唐松鹏□○楚朝辉严肃的声音。

  傅毅然感觉自己心头如被一座巨山给压着, 透不过气来。他不知道楚朝辉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要他从严处置呢chǔcháohuīyánsùdeshēngyīn。

  fùyìrángǎnjiàozìjǐxīntóurúbèiyīzuòjùshāngěiyāzhe, tòubúguòqìlái。tābúzhīdàochǔcháohuīzhèjùhuàjiūjìngshìshímeyìsī?shìyàotācóngyánchùzhìne?háishìgēnqūwěihuíjìliúyùlíntónggèyìsī。

  "gànhuítāniángde, tángsōngpéng一个所长都敢抓敢审, 老囘子堂堂一个局囘长还不如他吗?”沉默了顷刻后, 傅毅然咬了咬牙, 豁出去道:"秉公处理!”

  "好, 好一个秉公处理!毅然同志你要记住, 我们身为执囘法人员, 最要紧的就是秉公处理这四个字, 只需做到这四个字, 我们也就不愧这一身警囘服了。”电囘话里再次传来楚朝辉严肃的声音。

  "是, 楚局!”傅毅然大大松了一口气, 有了楚朝辉这句话, 他心里底气就足多了。

  "好好干, 我支持你!”楚朝辉说了这句话后就挂了电囘话。

  傅毅然拿着手囘机, 再次站在原地发愣。很快, 他的脸上就露囘出欣喜的笑容, 他知道有了楚朝辉最后一句话, 这个烫手山芋大概将会给他带来仕途上的再一次升迁, 当然前提是楚朝辉明年要坐上市局局囘长并成为市委常囘委。

  晚上十一点, 张卫东终究如释重负地随着曹永安等人从包厢里出来。

  钱是队长曹永安付的, 每年"吴囘江杯”篮球赛, 学院都会拨出几千块给篮球队作为活动经费。

  曹永安付钱时, 张卫东本准备掏出VΙP卡, 享受些折扣优惠, 但刘宏侠老囘师已经提前拿出了张VΙP卡。张卫东并不知道VΙP卡○分好几种, 而他这一张是最的, 能够全场免囘费消费, 见状也就没拿出来。

  就在张卫东等人离开至尊娱乐城时, 许坤副区长和孟昌宇副市长正在他们的房里扔骂娘。

  高新街和东城区局态度出奇◎的强囘硬, 在他们过问的情况下, 不仅到现在许明鑫和叶锋没放出来, 网络上更是出现了官二代当着面公然被愤怒的当场抓囘捕的照片。照片一出来, 网上就掀起滔天巨浪, 短短时间内跟帖人无数, 几乎所有人都拍手叫好, 一向在老百囘姓中口碑不怎么样的人囘?察一夜之间竟然因为这件事被盛赞无数。事情闹到这地步, 别说捞人了, 能不把自己牵扯进去, 许坤和孟昌宇就觉得万幸。这如何不让平时要风得风, 要雨得雨的两位领囘dǎo气恼得扔骂娘。

  这些事情, 张卫东自然不知道。回到房间, 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 然后修囘炼、睡觉。

  第二天, 天和日丽, 清风徐徐。张卫东走在去学院大楼的路上, 想着十月◆份连工囘资自己将会有近万元进账, 心情很不错。

  快到学院大楼时, 张卫东看到了副院长秦虹教授。

  秦虹教授今天穿着米黄囘色的职业套裙装和高跟鞋, A字裙把她的臀囘部包裹得紧紧的, 显☆★得格外性囘感。

  "秦教授早上好。”张卫东急忙快步上前几步, 笑着打招待道。

  见是张卫东, 秦虹教授两眼不由悄然一亮, 端庄的白囘皙脸庞露囘出开心的笑容, 道:"我还以为是谁呢, 原●来是我们学院第一篮球高手啊!”

  张卫东倒没想到消息竟然走得这么快, 不由悄然一怔, 然后急忙谦虚道:"秦教授可千万别这么说, 我那只是闹着玩的。”

  秦虹教授笑道:"你就别谦虚了, 我可都听说了, 李仲蒙被你压得连一分都没得到, 而且还有好多女生特地逃课为你加油哦!”

  说到这里, 秦虹教授还特地压低了声音, 美丽的眼睛还朝他眨了下, 竟透着丝囘的调皮味道。

  张卫东没想到竟然连这么具体的消息都传入了秦虹教授的耳中, 不由尴尬得脸都有些红了, 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见张卫东这个自己心目中最优良的年轻老囘师竟然脸红, 秦虹不由心情大好地抿嘴笑了起来。

  秦虹越笑, 张卫东越发不知道该怎么说, 站在原地尴尬地看着她。

  不过还别说, 平时端庄严肃的秦虹教授, 笑起来别有一番动人的美丽, 让张卫东看着看着, 一颗心忍不住就悄然加速了跳动。

  秦虹教授似乎感觉到了点什么, 白囘皙的脸庞突然悄然一红, 然后推了张卫东一把, 道:"快走啦, 篮球高手。”说着, 自己却已经迈开脚步。

  张卫东见状急忙跟了上去, 跟她并肩走着★。

  到副院长办公室门口, 秦虹教授便停步开门, 而张卫东则继续往前走。不过张卫东还没走几步, 秦虹教授叫住了他, 然后冲他笑道:"卫东, 加油, 争取拿个第一名来。”

  张卫东心头不●由一暖, 笑道:"领囘dǎo既然发话了, 拿不回第一名我就卷铺盖回家。”

  "你这家伙!”秦虹白了他一眼, 然后笑着推门进了办公室。

  张卫东看着秦虹教授推门进去, 这才大步朝303办公室走去。

  推开门, 张卫东很不测地发觉办公室里除了李仲蒙, 其余人竟然全都到齐了。见他推门进来, 个个都用看外星人般的目光盯着他看, 看得张卫东浑身发毛, 不知道大清早的这些人集体发什么神囘经。

  "张老囘师准备什么时候请客啊?”就在张卫东浑身发毛地刚坐下, 李囘丽起身走上前来, 然后抬起屁囘股大咧咧地坐到他的办公桌边角上, 一副兴师问罪地问道。

  见李囘丽故意叫他张老囘师, 又讲什么请客, 张卫东就一阵头皮发囘麻, 故作疑惑道:"好好的请什么客?”

  "好小子, 你还装糊涂是不?我说呢, 你嫩胳膊瘦腿的, 尽拉着任秘囘问奖金, 原来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啊!老实交代, 那五项比赛项目的奖金, 是不是也已经是你囊中之物了?”李囘丽见张卫东装糊涂, 忍不住白眼道。

  "这不是还没比吗?不过问题应该不大。”张卫东知道这事迟早要水落石出, 也就懒得谦虚, 轻描淡写道。

  李囘丽也只是因为张卫东在篮球场上的惊人表现, 这才随口问问, 没想到张卫东竟然是这么一副态度, 忍不住脱口道:"不是, 你小子真是冲着第一名奖金去的!”

  其余人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张卫东, 好像才第一次认识他似的, 尤其王亚琴因为不断没申请到什么像样的项目, 自然收入也就非常有限, 所以对钱的问题特敏囘感, 更是睁大了眼睛瞪着张卫东道:"五项, 每项八百元, 再加上‘◆吴囘江杯奖金。老天, 竟然差不多有五千块大洋, 都赶过我一个月工囘资了。这钱也太容易赚了!”

  "王老囘师, 话也不能这么说, 这钱虽然容易赚, 那你也得有这个本事赚啊!”苏凌菲反驳道。

  张卫东有些惊讶地看了苏凌菲一眼, 这还是他上班以来, 第一次见苏凌菲替他出头说话。

  苏凌菲见张卫东扭头看她, 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那话似乎有替张卫东抱不平的味道, 俏囘脸忍不住悄然一红, 反瞪了他一眼。

  "那倒也是, 要是我有张老囘师这个本事, 我就强烈向学校建议废除项目限bào的规定, 还要向院长建议提高奖金额度。”王亚琴闻言很认真地道。

  众人闻言都放声笑了起来, 就连苏凌菲也不例外。就在这个时候李仲蒙推门走了进来, 脸色枯槁, 一对星目如今却成了熊猫眼, 明显昨天的打击让他一夜未眠。

  见李仲蒙进来, 大家都下意识地停了笑声。

  "记住, 奖金拿到一定要请客哦!”李囘丽朝张卫东使了个眼色, 低声说了句, 然后抬起屁囘股从张卫东的桌角边滑囘到地上, 笑着冲李仲蒙打招待道:"李囘老囘师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