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189章独门手法


  "zhāng老师您环全正骨吗?”袁恚宏且zhāng口东赶身, 不由得—脸惊讶道:他以为zhāng卫东主要擅长de是诊断和药方, 却没想到他还会正骨。

  不过正骨跟开药方毕竟不同, 这☆就跟科研水平高跟实验动手能力强没有必然de联系一样, 而且眼前这wèi年轻人错wèide地方实在不好用手法复wèi, 袁志宏虽知道zhāng卫东医术高明, 还是隐隐有些担心, 见zhāng卫东蹲身下来◇jiùgēnkēyánshuǐpínggāogēnshíyàndòngshǒunénglìqiángméiyǒubìrándeliánxìyīyàng, érqiěyǎnqiánzhèwèiniánqīngréncuòwèidedìfāngshízàibúhǎoyòngshǒufǎfùwèi, yuánzhìhóngsuīzhīdàozhāngwèidōngyīshùgāomíng, háishìyǐnyǐnyǒuxiēdānxīn, jiànzhāngwèidōngdūnshēnxiàlái, 忍不住提醒道:"zhāng老师, 我刚才看过片子, 他错wèidewèi置委实不好处理啊。”

  "是啊, zhāng医生, 我看你还是算了, 也免得病人再经历一次疼痛。”岳文博没见过zhāng卫东de医术, 况且他祖上就是开跌打损失医馆de, 对自己de整骨还是颇有信心, 见自己都已经说了一点把握都没有, zhāng卫东这个小年轻还要出来逞强, 岂不是瞧不起他吗?所以讲huà就远没袁志宏那般客气。

  zhāng卫东好似完全没听到袁志宏和岳文博dehuà, 还是伸手在病人de脚上轻轻摸了下, 然后起身大言不惭道:"错wèidewèi置确实有些不妙, 不过用手法复wèi还是完全可行de。”

  zhāng卫东dehuà说得所有人差点连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就这么轻轻摸一下, 就能知道具体de错wèi情况?而且还敢说手法复wèi完全可行, 若不是袁志宏等人早已见识过zhāng卫东de医术, 知道他不是个喜欢说狂妄huà语de人, 否则早就要跳起来了。

  但袁志宏等人见过, 岳文博和郭亚维却没见过。郭亚维倒还好, 本来资历就稍浅, 在正骨方面也没有什么经验, 见连袁主任都要尊称zhāng卫东为zhāng老师, 自然不敢开口质疑什么。但岳文博却不同, 他本就对自己de正骨本事有些自负, 而且他还是wèi副主任医生, 也是有资格坐专家门诊de。无非专家门诊是采取轮流制de, 除了袁主任, 两wèi副主任是普通门诊和专家门诊之间轮换, 所以今天才坐在普通门诊, 但真要说起来, 他也是能称为专家de。

  zhāng卫东这样de言行举止对于岳文博而言, 简直就是狂妄到了极点, 甚至都觉得zhāng卫东这是在故意羞辱他, 所以也不管zhāng卫东是不是什么专家, 也不管袁志宏如何尊敬他, 忍不住出言讥讽道:"zhāng医生,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摸骨de?”

  zhāng卫东倒也能理解岳文博此时de心情, 闻言并没有生气, 而是淡淡道:"你没见过, 那是因为你还没到那种境界。”

  岳文博见zhāng卫东huà中之意, 是说他境界还差得远, 气得差点连鼻子都要歪了, 一zhāng脸彻底阴沉了下来, 道:"既然zhāng医生境界那么高, 那就请zhāng医生帮这wèi小伙子正下骨, 也好让我们开……”

  "你给我闭嘴!”袁志宏见岳文博出言不逊, 大有嘲讽之意, 不由得脸现怒色, 瞪眼道。

  袁志宏这个主任是中医科资格最老de医生, 岳文博等人刚进中医科参加工作对都在袁志宏身边实习过, 算起来袁志宏除了是科室主任, 也是岳文博de半个老师。

  所以袁志宏在中医科de威信还是颇高de, 他脸色一沉, 两眼一瞪, 岳文博心里纵有再多de不服气, 也只好先咽回去。

  袁志宏见岳文博闭上嘴巴, 这才转向zhāng卫东。

  袁志宏自然是不会怀疑zhāng卫东dehuà, 因为他知道像zhāng卫东医术这样高明de中医, 绝不会胡乱说huà、吹牛, 既然他这样说, 自然是有本事用手法复wèi, 要不然丢脸de岂不是他自己?这显然不合情理。

  "zhāng老师, 岳文博就是这种脾性, 您可千万别见怪。”袁志宏一脸歉意道。

  岳文博没想到袁志宏竟然特意为了他dehuà向zhāng卫东道歉, 忍不住又想开口, 不过另外一wèi副主任医生zhāng志理拉了下他, 这才强行忍住。

  "不知者不怪, 岳医生也是性情中人, 这才会这么说。不过还是快点帮这wèi病人治好腿伤才是正事。”说着zhāng卫东朝岳文博招了招手, 又道:"岳医生, 还请你过来搭个手。”

  岳文博本来是满心不乐意, 但见袁志宏拿眼盯着他, 只好一肚子郁闷地走到zhāng卫东de身边。

  zhāng卫东见状权当没看到, 伸指按住病人膝盖某处, 然后对岳文博道:"你在这个wèi置用大拇指用力按住十秒钟。”

  岳文博本以为zhāng卫东会马上正骨, 没想到却让他按人家脚膝盖, 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好奇, 一时间倒也忘了跟zhāng卫东计较, 依言用大拇指按住zhāng卫东指dewèi置。

  在十秒钟快要结束时, zhāng卫东又点了个wèi置, 让岳文博按住。

  如此连点了七个wèi置, 那wèi年轻人突然惊奇地叫了起来道:"咦, 医生我de脚怎么不痛了, 啊, 不对啊, 怎么整只脚都没知觉了?”

  听到这huà岳文博等人心知肚明必是刚才用拇指按压所造成de, 只是知道归知道, 心中de惊骇却是如滔天巨浪。尤其早已见识过zhāng口东厉害医木de袁志宏等人, 更是震惊万分, 以前环只以为他医术非常高明, 现在却发现他透着丝神秘了。

  zh■āng卫东却没理会年轻人de叫声和众人de震惊表情, 脸色微微一沉, 冲岳文博道:"还愣着干嘛?快帮忙正骨啊!”

  岳文博这才如梦方醒, 像眼前病人这种情况, 之所以难正骨, 是因为脚骨是比较◇特殊dewèi置, 正骨时病人一痛必然发力, 脚de力气很大, 一发力, 不仅没法正骨, 搞不好反倒造成更厉害de错wèi。如今病人说脚没了知觉, 自然就没这个问题。

  既然这个问题不存在, 岳文博就好处理了。

  岳文博双手握着病人de脚, 深吸一口气, 然后猛一发力, 就听"咔”de一声, 病人de脚骨随着这声响顺利复wèi。

  "岳医生de正骨手法不错。”zhāng卫东再次轻轻摸了下病人de脚, 见脚骨已经完全复wèi, 倒不由高看了岳文博一眼。

  岳文博闻言不禁一阵汗颜, 连脸都变得通红了, 连连摆手道:"zhāng老师, 您千万别这么说, 我是坐进观天, 有眼不识泰山啊!”

  zhāng卫东知道这个时候说谦虚dehuà反倒显得虚伪, 只好笑笑, 然后伸手在病人de脚上轻轻拍了下, 道:"行了, 你可以下地行走了。”

  zhāng卫东这★么一拍, 那wèi病人立马感到脚恢复了知觉, 但这次脚却不会再痛, 急忙下了椅子, 来回走了几步, 发现果然不通, 不禁大喜, 急忙走到zhāng卫东面前, 一脸感激地鞠躬道:"谢谢zhāng老师, ★谢谢zhāng老师。”

  这病人心里倒是明白得很, 虽然正骨de是岳文博, 但真正de功臣却是眼前这wèi年轻得不像huàde医生。

  白洁见病人也跟着叫zhāng老师, 忍不住嗔道:"你叫什么zhāng老师, 你应该叫zhāng主任或者zhāng医生。”

  白洁今年二十五岁, 正值一个女人de黄金岁月, 浑身上下都透着成熟de味道。她穿着白大褂, 这身打扮虽显得严肃端庄, 但她de眉是略弯de, 细长de眉梢有种挑逗de韵味, 这么一嗔, 却是说不出de妩媚动人, 把那个小伙子说得满脸燥红, 又急忙改口连连对zhāng卫东道:"谢谢zhāng主任, 谢谢zhāng主任。"

  zhāng卫东见小伙子一身工地打工打扮, 为人朴实, 心中不由升起几分感慨, 亲切地拍了拍他de肩膀道:"不用客气, 这是我们医生应该做de。好了, 回去, 下次施工时注意安全。”

  "一定, 一定。”说着小伙子又向岳文博等人连连弯腰道谢, 这才跟着那wèi送他过来de工友满脸欢喜地离开了门诊室。

  两人走后, zhāng卫东这才重新坐回wèi置, 然后对岳文博道:"刚才那七个wèi置记住了没有?回去可以对着自己de脚多琢磨琢磨, 一般二十来秒钟后就能恢复知觉, 不会对你de脚造成什么损伤。”

  岳文博听到这huà, 才猛地明白过来, 刚才zhāng卫东为什么自己不按而叫他帮忙按, 原来是存了指点传授de意思, 心里不由得又是惭愧又是感激佩服。要知道, 像这种拿捏手法, 绝对是独门手法, 不传之秘。换成一个人1恐怕都会让其他人回避, 没想到自己刚才那般不敬, zhāng卫东不仅没放在心上, 反倒还煞费苦心地传授。

  岳文博却还不知道, zhāng卫东若不是为了教他这些手法, 以他de本事却又何需这么麻烦, 只要一指头下去, 在稍微一发力, 那骨头恐怕就轻轻松松落wèi了。不过岳文博只是凡人一个zhāng卫东de手段他却是无法学会, 这才教他七点按压法, 先断了病人腿部de痛觉神经。

  "zhāng老师, 我……”岳文博感动得有些说不出huà来。

  "客气huà就不用说了, 大家互相学习。”zhāng卫东摆摆手打断岳文博, 然后又指了指门口, 示意他又有病人来了。

  因为中医科de病人都转到了专家门诊室, 所以接下来专家门诊室倒忙了不少。不过尽管来看病de人多了起来, 但因为这种临床实习最能锻炼人, zhāng卫东还是采取旁观de做法, 由中医科今天安排到坐门诊de三wèi医生, 包括袁主任在内, 轮流给病人看病, 他则下最后de诊断结论。

  一个上午很快过去, 到了中午边de时候, 早上de号就基完了。但中医科de七wèi医生都有意犹未尽de感觉, 巴不得再多来些人。因为名师难求啊, 虽然仅□仅只是一个早上, 他们所有人包括今天没轮到门诊de医生都感大有收获, 都觉得能跟在zhāng卫东身边学习是他们de机遇也是他们de福气, 只要用心学习下去, 恐怕他们很有可能都能成为名医。

  ◎"zhāng老师, 中午没安排?要不一起出去吃顿饭?”见早上de号已经看完, 袁志宏望着zhāng卫东, 客气地问道。未完待续字由破晓更新组呼吸间想到你提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