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193章张专家是谁


  "是这样的, 我fù亲脑中风, 目前正在省人民医院抢救中, 不知道张专家有没有办法救治?”陈新光心情紧张地问道。(更新本最新章节)

  刚才陈新光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跟他擦肩而过, 张卫东就已经隐隐猜到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没想到却是他fù亲脑中风。花ixi

  这时张卫东当然已经完全明白, 之前自己这个专家再度被人完全忽视了。不过人命关天, 要是陈新光没打电话也就算了, 反正不知道, 也不会有什么想法, 但如今知道了, 人家还特意求上门来, 要张卫东甩手而去, 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闻言几乎不假思索道:"我知道了, 陈局长你别急, 我马上赶回省人民医院。”

  说话时, 张卫东看到刚好有一辆空车朝他开来, 急忙招手叫车。

  陈新光本以为张卫东会直觉拒绝或者怎么也要推托几句, 毕竟像他fù亲这种病确实不是说治就能治的。

  治不好, 在家人痛失亲人的糟糕心情下, 做为医生往往是吃力不讨好, 甚至还会成为被怪罪的对象。在这种情况下, 像张卫东这种不是专门的神经科专家, 就算直接拒绝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况且, 早上陈新光还没把张卫东当专家来看待呢!

  只是陈新光却万万没想到, 张卫东二话不说就答应马上来省人民医院, 就凭这份情义和态度, 张卫东就算真不是什么本事过硬的专家, 陈新光也大感有愧, 急忙道:"谢谢, 谢谢。”

  "这个时候就不要说这些客气话了, 我现在已经坐上出租车, 你告诉卢益存院长无论用什么手段务必要在我赶到之前bǎo住陈老先生的生命。”张卫东飞快坐进出租车, 跟司机说了声去省人民医院后, 又急忙对陈新光说道。

  陈新光自是无法明白张卫东话中深意, 他就算医术再高, 却也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他见张卫东这样说, 以为只是出于关心他fù亲而已, 闻言不禁感激道:"谢谢张专家, 那其他事情就等你到医院再说▲。”

  "好, 一切等到医院再说。”张卫东说着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时, 张卫东顺道看了下手机屏幕, 发现已经两点四十分, 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 这一来一回也是绝不可能赶上三点钟的火□车了。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张卫东想起六点钟的"吴江杯”篮球赛, 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 然后对出租车司机催道:"师傅麻烦你开的稍微快一点, 病人情况危急。”

  司机显然从张卫东打电话中听出了点端倪, 又见张卫等催促, 便加大了油门。好在这个时候不是上班高峰期路况还好, 出租车跑得起来, 要不然张卫东都想下车跑了。

  "张专家怎么说?”见陈新光挂掉电话, 卢益存急忙问道。

  "他说马上赶来。”陈新光回道, 虽然他很感激张卫东, 但说实话到这个时候他对张卫东心里其实还是没抱大希望。

  虽说卢益存早已见识过张卫东出神入化的医术, 甚至心里渐渐产生了一种盲目的信念, 认为这个世界上应该没什么疾病能难得倒张卫东。但听到陈新光说张卫东马上赶过来, 浑shēn还是忍不住一震, 目中流『露』出惊骇神『色』。

  卢益存自然知道, 张卫东马上赶来意味着什么!

  震惊过后, 卢益存忍不住松了口气, 看着陈新光宽慰道:"既然张专家他说马上赶过来, 那就说明他有办法治疗脑溢血, 陈局长还请稍微放宽心些。”

  陈新光一脸苦笑地摇了摇头道:"希望。”

  卢益存听得出来到这个时候陈新光对张卫东其实还是没抱多大希望, 无非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而已,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 要是换成他若没有亲眼并亲shēn经历过, 也是断然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拥有那般神奇的医术。

  卢益存知道这个时候, 自己就算解释再多也是枉然, 好在张卫东正在赶来的途中, 到时自然不用他解释, 陈新光也会明白他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对了, 张专家还有没有说什么?”卢益存想了想再次问道。

  "说什么?”陈新光想了下, 才想起张卫东还交代过一句话, 只是这话也无非就是关心之言了。

  陈新光心里如是想着, 但在卢益存殷切的目光下, 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回道:"对了, 他让我告诉你无论用什么手段务必要在他赶到之前bǎo住我fù亲的生命。”

  说完这话, 陈新光不由得再次摇了摇头, 这虽是关心之言却也是废话一句, 自己的fù亲就算他不说, 陈新光又岂会不让卢益存尽全力bǎo住自己fù亲的生命?

  但这话落在卢益存的耳中意义显然不同, 浑shēn不禁再次一震, 眼中光芒猛地一亮。要说刚才他还有一丝疑虑, 不知道张卫东究竟能不能救治脑溢血, 但现在却再无半点疑虑。

  既然张卫东要他尽量拖住陈老先生的生命等他赶来, 那就说明他一定有办法救治陈老先生!

  就在卢益存发愣之际, 急诊室的门被猛地推了开来, 省人民医院神经科首席专家王宇坤神『色』凝重地走了出来。

  王宇坤也是省医疗专家小组的专家, 陈新光自然认得王宇坤, 见他神『色』凝重地从急诊室里出来, 一颗心不禁猛地一沉, 急忙大步上前问道:"王专家, 我爸现在情况怎么样?”

  王宇坤自然也认得陈新光, 闻言沉声道:"陈局长形势不是很好, 陈老先生大脑、小脑出血量都较大, 而且有形成脑疽的迹象, 我的意见是已经不适合bǎo守治疗, 要马上进行开颅手术。不过陈老先生年事已高, 我担心……”

  王宇坤担心后面的话虽然没说出来, 但任谁都知道他后面要讲什么。不开颅, 恐怕是死路一条了, 但开颅, 以老人的年龄, 风险肯定非常□之大, 而且就算救回来, 其预后状况也是绝对很差, 换一种思考角度, 甚至还不如就这样让老人撒手离去, 也免得一把年纪还活得那么痛苦。只是shēn为家人, 谁又能甘心眼睁睁看着家人离去呢?

  ○zhīdà, érqiějiùsuànjiùhuílái, qíyùhòuzhuàngkuàngyěshìjuéduìhěnchà, huànyīzhǒngsīkǎojiǎodù, shènzhìháibúrújiùzhèyàngrànglǎorénsāshǒulíqù, yěmiǎndéyībǎniánjìháihuódénàmetòngkǔ。zhīshìshēnwéijiārén, shuíyòunénggānxīnyǎnzhēngzhēngkànzhejiārénlíqùne?

  王宇坤的话还没说完, 陈新光的母亲已经捶胸哭了起来, 而陈新光心情自然也是『乱』到了极点, 但这个时候他却又万万不能『乱』。

  "那就马上手术!”陈新光深吸一口气道, 说完这句话, 整个人就像使完了全shēn的力气, 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

  "那还请陈局长签个手术同意, 我马上准备手术。”王宇坤见陈新光同意, 用怜悯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说道。shēn为省人民医院神经科首席专家, 王宇坤心里比谁清楚, 这个手术成功率小而且就算成功了, 也不见得就是好事, 只是尽尽人事了。

  "等下, 我的意见是现在还是采取bǎo守治疗, 墅持等到张专家赶到再下定论。”见陈新光要签手术同意, 卢益存猛一咬牙, 沉声道。

  卢益存这话是冒了极大风险的, 万一在张卫东赶来途中, 老人死了, 那他否定了王宇坤意见肯定是要负责任的。还有一种可能, 就是老人坚持到张卫东赶到, 但张卫东却也素手无策, 耽误了救治时机。不过这个时候, 卢益存既然敢说出这话, 后者显然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卢院长, 张专家是谁?又什么时候能到?现在陈老先生的病情可以说是危险万分, 颅内压在不断增高, 要是不尽快动手术, 后果不堪设想!”王宇坤没想到这个时候卢益存竟然会出口拦阻, 并且还很荒唐地提到要等什么张专家, 要不是考虑到卢益存是医院的院长, 王宇坤早就劈头骂去了, 饶是如此, 王宇坤心里也是极度不满, 连连质问道。

  "这?”卢益存还真不好解释张专家是谁, 因为解释了估计也没人相信, 至于什么时候到他更是说不清楚。

  王宇坤见卢益存无言与对, 不由得有些奇怪, ○但心里却越发不满。

  卢益存当着他的面说要等另外一个专家, 他心里本就己经有种被人忽视看扁的不满, 没想到事情远比他想象中还要夸张一些, 卢院长竟然还没办法解释张专家是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赶到?这简直就是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吗?

  但人家是院长, 王宇坤心里就算有再多的不满, 也不好开口骂院长, 闻言只好强压下心头的不满, 转向shēn后的人道:"马上准备手术。”显然已经直接把院◇长刚才说的话抛在了脑后。毕竟卢益存是院长没错, 但眼前这位省bǎo健局局长的分量也是丝毫不比院长差, 真要误了他fù亲的病情, 王宇坤担当不起, 恐怕卢益存也担当不起。

  卢益存显然也想到了这●点, 闻言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闭了起来。刚才他出口劝阻, 就已经冒了极大的风险, 也是鼓足了勇气, 毕竟从神经科医生专业角度分析, 王宇坤的决定无疑是正确的, 而且病人家属陈新光也同意了, 卢益存如果坚决不同意, 到时出问题那么责任就完全在他shēn上了。

  只是明明知道张卫东正在赶来的路上, 也知道只要张卫东一到, 几乎百分之百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这时却要任由王宇坤把病人推入手术室, 对着病人的脑袋开刀, 卢益存心里却又总觉得很矛盾, 很纠结。

  正当卢益存心中矛盾万分, 正当陈新光刷刷两下在手术同意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正当老人被推入手术室时, 卢益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shēn影正朝这边快速走了, 两眼不禁猛地一亮, 惊喜地脱口而出:"张专家!”

  说话间, 人早已经大步迎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