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欲擒故纵


  “这日当正午,烈日高悬,是每日里阳气最盛的时候,而这个地方却阴森森的,岂不是阴煞作怪?”

  叶天小小的身体带着个道冠,虽然努力作chū一副dà人的模样来说话,但总是给人一股很怪异的感☆觉

  不过他这番话却是说的头头是道,听得一旁的老道yě是连连点头,眼中露chū一丝诧异的神色来,好像自个儿没教过他这些?

  小孩子都有些喜欢卖弄,叶天虽然比同龄人要聪颖许多,但是见到苗☆老dà对自己微微有些不屑的态度,yě是生chū几分好胜之心来

  说完之后,叶天指着刚才自己所看到那片薄雾的位置,说道:“喏,就在那里……”

  “这里?”

  苗老dà顺着叶天的手指看去,却是主家谢前来吊唁客人所呆的地方,这几日来弟媳妇一直都是抱着小孩坐在那里的

  原本叶天不说,他还没怎么在意,现在听到叶天的话后,苗老dà往那里走了几步,果然感觉到有些阴气森森,顿时头皮有些发麻

  “嗯?不错,你yě看chū来了?”

  老道赞许的点了点头,把脸转向苗老dà,说道:“苗居士,从你兄弟亡故之后,这孩子就一直哭闹不止?而且晚上的时候还容易惊xǐng……”

  老道三言两语之间,就说中了家里发生的事情,让苗老dà脸上露chū惊容,一把拉住了老道士,说道:“李真人,您说的没错,我们苗家可就剩这一根独苗了,您一定要救救这孩子啊……”

  老道闻言笑了起来,用手轻捋胡须,说道:“小孩子受了点惊,三魂七魄被吓chū去一魂一魄,加上这里阴煞过重,这才如此的,不过不碍事的……”

  “老神仙,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听见老道的话后,男孩的母亲忍不住了,抱着小孩就要往地上跪,却是被老道一手给扶住了

  “使不得,使不得,我尽力就是了……”

  看了那啼哭不已的婴儿一眼,老道伸chū手将他抱在了怀里,对着孩子母亲说道:“你去○房前屋后,喊喊这孩子的名字……”

  “喊名字?”孩子母亲愣了一下,不知道老神仙是个什么意思

  “哎,哎,弟妹,快,听真人的话,去喊啊……”听到老道的话后,苗老dà连忙推了弟媳妇一把

  在农村本就有叫魂一说,yě有些地方叫做“喊惊”或者是“喊魂”,女人没听说过,苗老dà却是知晓的,所以对老道的话是深信不疑

  “好孩子,不哭喽,魂归来兮……”

  听到女人的声音响起之后,老道左手抱着孩子,伸chū右手,装模作样的在空中虚抓了一把,然后轻抚着孩子的胸背处

  “哎,不哭啦,不哭啦……”

  似乎这孩子的魂魄真的被老道抓回来一般,原本哭嚎不止的婴儿,忽然停住了口,睁着一双满是泪水的dà眼睛,好奇的看着老道

  这立竿见影的效果,让苗老dà震惊之余,狂喜了起来,二弟已经去了,这苗家唯一的血脉可再不能chū事了

  “真人,哦,不,老神仙,里面坐,快,请里面坐……”

  要说刚才还对面前这一老一少两个道士心存疑虑,现在苗老dà那可是真把老道当成活神仙了

  “屁的老神仙,老骗子还差不多……”

  跟在老道身边的叶天听到苗老dà的话后,差点没笑chū声来,什么受到惊吓失去一魂一魄?那全都是扯淡

  这孩子面色暗淡,精神萎靡,身倦肢冷,这都是中医里阴证的表现,主要原因是这孩子在阴气过重的地方呆的时间长了,体内阴气★郁结滞怠

  俗话说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别说小孩子了,就是体弱的dà人在阴寒的地方呆久了,体内阴阳失调,那yě是会生病的,和魂魄之说压根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至于这小孩子为什么突然不哭了◇,那当然还是老道的功劳

  叶天知道,老家伙除了风水相术之外,在中医上的造诣yě是极深的,加上一生修炼麻衣一脉的导气术,专气至柔,帮一个小孩子梳理下气息,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不过这一切在叶天看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放到苗老dà眼里,这简直就是神仙行径了,将二人让进堂屋后,马上忙着端茶倒水,恐怕就是他老爹在世时,yě没如此殷勤过

  给老道和叶天倒了茶水,苗老dà开口说道▲:“老神仙,自从我和兄弟跑了运输之后,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好了,不过yě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最近一段时间却是祸事连连,还请您给指chū个明路来……”

  这一次二弟chū车祸,不仅是人亡,车子yě毁坏◎的很严重,这年头yě没有什么保险一说,所有的损失都要苗家来承受

  虽然这两年赚了点钱,但是去掉修车的费用和赔偿货主的钱,苗老dàyě有些捉襟见肘了,所以刚才老道的话宛然一盏明灯,让他看到了希望●

  “苗居士莫急,我来给你看看这房子的风水……”

  老道听到苗老dà的话后,伸手从宽dà的道袍衣袖里摸chū了个物件,双手平端,站起身在屋里走动了起来

  “罗盘?”

  ◇看见老道手中的东西,叶天眼睛猛的一亮,今天接连两次在脑海中chū现的龟壳,和这东西有**分相似啊?

  “难道……自己脑子里那莫名其妙的东西,就是个罗盘?”

  叶天心里有了一丝明悟,不过任凭他此刻如何想那龟壳现身,和老道手中的罗盘对比一下,但脑海里却空空如yě

  看到师傅拿着罗盘走chū了房间,叶天yě顾不得tàn究,连忙跟了上去

  走到小楼的背面,老道停住了脚步,指着距离小楼七八米的两个池塘,问道:“苗居士,这院子后面的水塘,是前不久才挖开的?”

  虽然这是茅山周边最dà的一个镇子,但是说起来还是在农村,镇子周围yě都是庄稼地,这两个水塘,倒yě不怎么显眼

  “对,对,我有次去南方送货,那里的水产养殖很发达,所以我yě挖了这两个鱼塘,就是一个月前的事情……”

  苗老dà连连点头,继而一脸疑惑的说道:“老神仙,莫非……就是这两个鱼塘惹的祸事?”

  “对,苗居士,恕老道直言,你这房子明堂开阔,前有秀丽朝山,风水原本是极好的

  但是这两口水塘,却主明堂人啼哭,孤儿寡母哭声长,不仅dà人小孩会急病缠身,恐怕还要惹上别的祸事……”

  老道这话并非是刻意恐吓苗老dà的,风水地气,原本就是和阴阳相关的,这两口水塘在居所后方,就会导致阴气凝聚下滞,久而久之,就会让人神思不属

  苗家老二chū车祸或许和这水塘没有▲关系,但是将水塘填掉铺平,无疑会对后面居住的人有很dà好处的

  “那……那是不是将水塘填平掉就行了?”

  听见老道士的话后,苗老dà才知道,敢情症状chū在了这里,不由后悔不已,自己一☆时的想法,竟然断送了自家兄弟的性命

  “是的,苗居士,找人将水塘填平,风水自然恢复过来了……”

  老道士点了点头,然后打了个揖,说道:“苗居士,你这风水格局已解,我们师徒还有事要回道观,就先告辞了……”

  “师父……”

  听见老道的话后,叶天忍不住拉了拉老道士的衣角,这dà老远的赶来,别说修缮道观的事了,就连午饭还没吃呢,怎么就要走啊?难不成老师yě是学雷锋标兵?

  还没等叶天开口,苗老dà先是不答应了,一把拉住了老道,说道:“真人,这哪行啊,你可是我侄儿的救命恩人,要就这样让您走了,以后我还不要被别人戳脊梁骨啊……”

  虽然老道说风水格局已解,但苗老dà心里不落实啊,再说了,小楼的阴煞之气还在,万一老道走了,这孩子再生病怎么办呢?

  “高,果然是高……”

  叶天看到这一幕后,偷偷把拉着老道士衣角的手缩了回来,怪不得师傅让自己背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呢,敢**擒故纵这一招,老家伙是用的炉火纯青啊

  “这,苗居士,我是真有事啊……”老道脸上露chū为难的神色

  “真人,您有什么事,交代一声,我去帮您办还不成吗?”苗老dà此刻就像是落水的人,抓住了根救命稻草一般,是死活不肯松手

  “这……”

  老道士沉吟了一下,说道:“不瞒苗居士,山上道观年久失修,昨夜暴雨是将祖师灵位损坏掉了,我这要去找施工队去修缮一下,要不然愧对祖师爷啊……”

  “李真人,原来是这事啊,镇子上的施工队我都熟,要不这样,您在这住一天,明儿一早我带着施工队去帮您修缮道观怎么样啊?”

  听到老道士的话后,苗老dà顿时拍起了胸口,相比身家性命富贵,chū点钱给老道修下道观,这才多dà点事啊?

  “那好,正好要将你这宅子的阴煞之气破去,老道就多留一天……”

  见到苗老dà如此盛情款款的挽留,老道士自然是从善如流,带着叶天又回到了宅子里

  *******

  PS:咳咳,那个,推荐票还是有点少啊,dà家多支持下,今儿能到三千吗?拜托诸位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