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法事


  “李真人,您和小师傅还没吃饭?这吃东西有什么忌口的吗?”

  回到屋里坐下后,苗老大向叶天二人问道,这段时间家里连连出事,搞的他也没什么胃口,眼下找到了根源,苗老大却是感到有些饥肠辘辘了

  “山野之人,吃什么都行……”

  老道士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高人形象,不guò在他身边的叶天分明听到,老家伙肚子处传出一阵“咕咕”的叫声

  早上这爷俩虽然吃了不少东西,但是走了几个小时的路,这会也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如果不是需要维护高人弟子的身份,叶天差点都把屋里那张黑白照片前面的馒头拿guò来吃了

  在农村,红白喜事基本上都是在家里操办,昨天刚刚发丧出殡,家里现成的饭菜,不多时,苗老大媳妇就把饭做好端了上来

  或许是怕李真人不尽心帮他消除宅子里的阴煞,苗老大匆匆扒了一碗米饭,就出去联系施工队了

  见到苗老大走出房间,原本吃的斯斯文文的师徒俩,那是连筷子都扔掉了,一人抓了个猪蹄膀啃了起来,风卷残云般的将一桌子好菜习扫一空,搞dé苗老大媳妇进来收拾的时候,看向叶天二人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了

  “师父,怪不dé您看不上那些路边摆摊的了,敢情骗吃骗喝这么容易啊?”

  吃饱喝足之后,叶天惬意的拍了拍小肚子,虽然老爸时不时的会捉些鱼虾给他改善生活,但像今儿这样的菜肴,平时可是吃不到的

  “臭小子,没有三分三,就敢上梁山吗?这里面的学问深着呢……”

  老道没好气的瞪了叶天一眼,接着说道:“回头你去那边背诵几遍《度人经》,将那些阴煞之气给消除了……”

  “《度人经》能消除阴煞之气?那地方不是因为被灵堂遮挡住导致的吗?”

  叶天听到师父的话后,不由愣了一下,难不成这些阴煞之气,还真是苗老大二弟的阴灵转化而来的?

  老道士摇了摇头,说道:“谁告诉你是灵堂导致的?这是人的怨气所化的,要不然一天之内总是有阳光能照射到那里,早就被冲散掉了……”

  “师父,莫非……真的有鬼?”

  叶天可是个贼大胆,他七八岁的时候,就敢一个人去村里的老坟场去捉蛐蛐,听到这番话后,并没有感觉到害怕,反而兴奋了起来

  老道士闻言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说道:“有个屁的鬼,老道我当年从尸山血海里都走guò,也没见guò一个鬼影子……”

  李善元活了一百多岁,见识不可谓不广,曾经还专门去天师道偷艺,学了一手抓鬼的本事,不guò一直都没能遇到这样的机会,他还巴不dé能有只鬼出现在面前呢

  “如果没有鬼的话,那怨气是如何产生的呢?”叶天不解的问道,他以前还真不知道,敢情老师还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啊?

  “臭小子,亏dé你还是接受现代教育的学生呢,让你长点见识……”

  听到叶天的问话后,老道鄙视了他一眼,开口说道:“用科学的解释,那可以称之为磁场,其产生的因素,和人的□○的无神论者啊?

  “臭小子,亏dé你还是接受现代教育的学生呢,让你长点见识……”

  听到叶天的问话后,老道鄙视了他一眼dewúshénlùnzhěā?

  “chòuxiǎozǐ,kuīdénǐháishìjiēshòuxiàndàijiāoyùdexuéshēngne,ràngnǐzhǎngdiǎnjiànshí……”

  tīngdàoyètiāndewènhuàhòu,lǎodàobǐshìletāyīyǎn,kāikǒushuōdào:“yòngkēxuédejiěshì,nàkěyǐchēngzhīwéicíchǎng,qíchǎnshēngdeyīnsù,hérénde■脑电波是有关系的,当很多人集中心思去想某个人某件事情的时候,是可以改变局部的磁场强弱的

  如果用佛道两家的道理来阐述,那就是信仰之力,通guò信徒的祈祷,也是可以产生类似的磁场的,小子,懂了没○●有?”

  “懂,懂了,不guò……老师,您确定您以前读的是私塾?”

  说老实话,叶天真的被老道这一番话给震住了,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根本不敢相信这话是从整天“之乎者也”,逼着他学习古文○的老道口中说出来的

  “怎么着?看不起我这前清秀才?”

  老道士斜着眼撇了叶天一下,说道:“你老师我曾经在北大主讲guò建筑学,梁思成那小子都来听guò我的课”

  老道还真不是□吹牛,他和辜鸿铭算是忘年之交,曾经受其之邀,在北大做guò一段时间的讲师,说他学贯中西也不为guò

  只是老道当时是想去北大图书馆找《推背图》原本的,在搜寻未果之后,他就辞去了北大的职务,又闲◎云野鹤一般行走江湖去了

  “建筑学,应该和风水有点关系?不guò那梁思成又是谁啊?”

  叶天自从相信了老道一百多岁的年龄后,对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也充满了好奇,不guò老家伙却是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吹嘘自己往事,只是时不时的冒出几句来

  “算你小子不笨,不管是中外建筑,和风水堪舆,都是脱不了关系的,至于梁思成,哎,我和你说这些干嘛啊……”

  老道给叶天解释了几句就不耐▲烦了,如果他告诉叶天梁思成是梁启儿子的话,估计这小子马上又会追问梁启是谁了,那样的话,恐怕自己连“戊戌六君子”的故事都要讲给他听了

  “不说就不说嘛,对了,老师,那诵《度人经》,真的可以消除煞气吗?”

  见到老师没有再说下去,叶天也没有追问,不guò却是将梁思成这个名字记在了心

  “当然,《度人经》的功效不下于佛教的《金刚经》,你一会照办就行了,师父我休息下……”

  似乎想起了当年的往事,老道的情绪有点不太高,加上他身体再好,那也是百岁老人了,当下将头靠在椅背上小憩了起来

  叶天见状起身走了出去,轻轻的将房门关了起来,虽然他有时候顽劣起来,经常一口一个老家伙的叫着,但叶天内心对老人还是非常关心和敬重的

  “哎,小师父,李真人呢?盖房子的人可都找好了……”叶天刚刚走到院子里,苗老大就兴冲冲的推开院门

  听到苗老大的大嗓门,叶天连忙将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说道:“师父有些累了,在休息,苗大哥,您把这灵堂拆了,然后我在这里诵经度一番,就能破去这阴煞之气了……”

  苗老大闻言愣了一下,有些迟疑的问道:“小师父,你……行吗?”

  话说这年头,不管在哪个行业里,卖相都是shí分重要的,就像病人看病都喜欢找老医生,工厂请技术员也指明要八级钳工,叶天这小小年纪,也难免苗老大心存疑虑

  “苗大哥,您这院子里的阴煞之气形成时间不久,很容易清除的,不用我师父出马……”

  叶天忽然想起去年在镇子上看的一部僵尸电影,一时玩心大起,很努力的挺了挺小胸脯,接着说道:“您准备一张方桌,四牲祭品,然后再拿九根白木杆来……”

  “小师父,祭品好办,这……这白木杆是干嘛的啊?”虽然叶天说的头头是道,苗老大还是不怎么相信,眼神一直瞟向关着房门的正屋

  叶天年龄虽小,这心眼可不少,他也看出苗老大不怎么相信自个儿,当下说道:“扬幡白杆,自然就可以收煞封禁,除氛荡秽,要不,等我师父休息好了,让他来?”

  “别,小师父,我听你的就是了,这就去找东西……”

  苗老大听到叶天的话后,跺了跺脚,反正明儿就要给他们去修缮道观,这跑了道士跑不了道观关啊,万一不成的话,那李真人还是要出手的,自己犯不着dé罪这机灵的小家伙

  祭品是现成的,乡下地方白木杆也好找,不多时,苗老大就把叶天需要的东西都摆在了已经拆除掉了的灵堂位置上

  不guò自家院门,却是被苗老大给死死的关住了,在这年头,宣扬封建迷信,弄不好会被抓进派出所的

  而且话再说回来,如果被三邻四舍的知道他请个shí来岁大的孩子做法事,那传出去还不dé被笑死啊?

  叶天本就是个跳脱的性子,此刻任由他发挥,顿时玩上了瘾,将九根白木杆拆在了阴煞之地,然后端坐在桌前,心中无不遗憾,这要是再有个桃木剑,那就好玩了

  至于《度人经》有没有效果,叶天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反正灵堂撤去了,三五天内这地方的阴煞自然就会消去的

  “至学之士,诵之shíguò,魔精丧眼,鬼妖灭爽,济度垂死,绝而dé生……”

  架子摆足了之后,叶天似模似样的背诵起了《度人经》,宛然一副dé道小高人的模样,倒是看dé一旁的苗老大,对叶天生出了几分信心

  “世人受诵,则延寿长年,后皆dé作尸解之道,魂神暂灭,不经地狱,即dé返形,嗯?又出来了……”

  正当叶天背诵到一半的时候,脑子微微感觉到一丝昏眩,那巴掌大的小龟壳,突然又出现了

  叶天先是一惊,继而深吸了口气,嘴里诵经不停,而注意力,却都放到了龟壳之■上,“真的是罗盘,不guò……和师父的有些不一样啊……”

  凝神之下,这次叶天算是看清楚了,龟壳上的那些神秘纹路,其实就是一个个的鸟篆,不guò在正中应该是磁针的位置,却是一个太极阴阳图
  [bookid=2278933,bookname=《黑暗裁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