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祖坟


  “嗯?廖孝鸿,生于乾隆五十年,卒于咸丰六年,这……这是什么意思?”

  正当叶天看着这阴阳二气交合在yī起的奇景时,他的目光无意中从yī块地面上扫过,yī行字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中

  “乾隆五十年生人?那不是1785年吗?这廖孝鸿是廖昊德的祖上呀……”

  有个前清秀才作为老师,叶天对于历朝历代的帝王年时表以及大事记,背的还是非常熟练的,在心中yī盘算,就确认了这个人名生活过的年代

  确定了这是廖家祖坟,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任何yī个稍通风水的人都明白,祖坟地的埋葬顺序,那都是有讲究的

  yī般而言,这yī支脉的最长者,要处在墓地风水最好的地方,也就是正中靠上方,子女则是紧挨着他的坟墓往下排列,孙辈再往后面

  由于土地面积有限,yī般的祖坟也就是五代人,等到坟地面积不够之后,有些支脉就会分离出去,单独再立祖坟

  像廖家的这个祖坟从◇乾隆年间就传下来了,100年最少可以衍生六代人,到现在已经远不止埋葬了五辈人了,却是没有分出支脉,看来是经过高人指点,不肯离开这风水宝地

  看着yī个个人名,消化着yī条条信息,叶天此时的心中◇,感觉很是怪异,怪不得古人说风水相师能沟通阴阳逆天改命,却也不是无稽之谈

  不过此时最让叶天兴奋的是,他的身体并没有产生什么变化,除了开始有些眩晕之外,现在yī切都很正常

  “廖郭氏民◆guó初年生人,逝于公元1952年,有子廖昊德……”

  在按照传统的墓葬方位查找了yī番之后,叶天在这块玉米地的yī角,终于发现了廖郭氏的信息,连忙拿着罗盘走了过去

  “叶天,不……小▲真人,找到家母的棺木所在了吗?”

  跟在叶天身后的廖昊德有些紧张,叶天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了,如果还找不到的话,他只能将父亲安葬在这里后离开返回美guó了

  “wǒ再看看……”叶天摆了摆□手,示意廖昊德不要说话,然后拨开繁茂的玉米杆,围着那块位置走动了起来

  装模作样的拿着手中罗盘比对yī番后,叶天停住了脚步,说道:“如果没错的话,应该就是这里了……”

  “真……真的?■

  廖昊德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离开大陆的时候已经10多岁了,对于母亲还是有很深记忆的,眼下马上就要找到母亲葬身所在,为人子女的难免有些触景伤情

  “呵呵,是不是挖开就知道了……”叶天笑了笑没有多说

  “哎,你们几个过来……”

  叶天听到后面传来吵杂声,回头yī看,却是封况带着几个年轻人拿着铁锹走进了玉米地,对着走在最前面的封况招了招手,说道:“铲子拿过来……”

  封况拿着铁锹,却是没递给叶天,而是看向了廖昊德,小声问道:“老舅,这……靠不靠谱啊?”

  叶天闻言有些不高兴,撇了撇嘴,说道:“不相信wǒ,就别找wǒ啊……”

  “叶天,别听他瞎说……”廖昊德把脸yī绷,伸手抢过外甥手里的铁锹,递到了叶天的手中

  叶天接过比他身高都要长出好多的铁锹,将周围三四平方范围内的玉米杆都给清理掉后,在地上画了yī道线,说道:“等会从这里挖,向☆下四尺,呃,就是yī米多yī点,就能见到棺木了……”

  “回头找不到,再收拾你小子……”

  封况冲叶天看了yī眼后,嘴里小声嘟囔了yī句,往掌心吐了口吐沫,yī把抢过了铁锹,就要往地上■铲去

  “慢着,wǒ说开始挖了吗?”

  没等铁锹接触到地面,叶天口中发出yī声大喊,吓得封况连忙收手,却是差点铲倒了自己的脚面

  “wǒ说你干什么啊?找到地方为什么不挖?这是wǒ家的地,挖坏了又不找你……”跟随封况来的yī个本家兄弟见到这种情况不答应了,立马向叶天瞪起了眼

  见到那年轻人冲自己吹鼻子瞪眼的,叶天摆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你可以挖啊,现在挖,那就叫做▲暴尸,你想挖wǒ没意见……”

  中guó人的墓葬传统习俗中,所要注意的东西非常多,尤其是下葬后,又因为各种原因要起出棺木的,讲究就多了

  yī般要说,这种情况是要找风水先生选个良辰吉日◆,在规定的时间内,将棺木起出来

  如果是白天的话,就要上方搭建凉棚,因为尸骨要是接触到阳光的话,那就会使阴阳失调,对子孙后代影响极大

  见到叶天似乎有些生气,廖昊德连忙上前打圆场道:“叶天,别和他们yī帮见识,还要做什么,你就吩咐……”

  听到廖昊德的话后,叶天突然想起yī件事来,看向那几个年轻人,说道:“你们几个,以后不许把这事情传出去,能答应wǒ就说……”

  虽然给人看风水这事儿挺好玩的,但是叶天可不想日后靠此谋生,然后再被人冠以yī个小神棍的名头,叶天同学那可是立志要上大学的

  “叶天,你放心,他们不会说的……”

  廖昊德给叶天打了保票之后,看向自己的这几个晚辈,说道:“日后要是有人知道这事情,wǒ不管是谁说的,你们几个都不要认wǒ这个老舅了……”

  “是,老舅,wǒ们不会往外说的……”

  封况等人对叶天的话不以为然,但是对这有钱舅舅就不yī样了,不听他的话,那岂不是自断财路吗?

  要知道,这次廖昊德回来,每家亲戚都给了yī千块钱和yī台十八寸的上海牌电视机,这在八六年的农村,已经是很大的手笔了

  而且封况之所以对老舅的事情这么上心,还有另外yī个原因,在见识了老道的那些字画后,廖昊德曾经说过,中guó的古玩字画,在外guó很值钱

  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封况那会心里就有了个主意,他想在县城里开个店铺,专门买卖古董,不过他yī个20出头的年轻人,哪里会有本钱啊,这事情还是要求到廖昊德的头上

  “都听小兄弟的,谁胡乱说话,wǒ第yī个饶不了他”

  所以廖昊德的话在他们心里还是很有分量的,尤其是封况,又出言警告了他那几个本家兄弟几句,摆出yī副唯叶天马首是瞻的模样来

  叶天也不客气,拿着个玉米杆在地上指点了几下,说道:“你们几个,把wǒ让你们带的帆布拿过来,在这,还有这打个地桩,用帆布搭个棚子……”

  这搭建凉棚也是有讲究的,否则也有可能破坏到这里的风水地气,叶天指出的地方,都是眼睛所看到没有阴阳二气的所在

  “wǒ说带那么大块布干嘛的,敢情还真用的上啊……”

  听到叶天的话后,封况几人回去将马车上的帆布给抬了过来,这是他们从村里专门办红白喜事那户人家借来的,全打开的话,底下能办四五桌酒席,yī个人可是搬不动的

  这搭棚子没有什么技术活,对于几个健壮的小伙子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半个小时后,棚子已经按照叶天的吩咐搭建好了,除了遮挡住阳光之外,棚子四面都是透风的

  搭好棚子后,叶天又让那几个人将马车上的棺木给抬了◆下来,棺材可比那帆布重的多,几个人将其抬进来后,也是累的气喘吁吁了

  这个棺材可是上好的杉木打制的,通体没有yī点虫蛀的痕迹,原本是县里yī个老头留作自用的,廖昊德花费重金买了过来,虽然不如金★◆下来,棺材可比那帆布重的多,几个人将其抬进来后,也是累的气喘吁吁了

  这个棺材可是上好的杉木打制的,通体没有yī点虫蛀的痕迹,原本是县里yī个老xiàlái,guāncáikěbǐnàfānbùzhòngdeduō,jǐgèrénjiāngqítáijìnláihòu,yěshìlèideqìchuǎnyùyùle

  zhègèguāncáikěshìshànghǎodeshānmùdǎzhìde,tōngtǐméiyǒuyīdiǎnchóngzhùdehénjì,yuánběnshìxiànlǐyīgèlǎotóuliúzuòzìyòngde,liàohàodéhuāfèizhòngjīnmǎileguòlái,suīránbúrújīn丝楠木和檀香木所做的棺材,但也属于是上等棺木了

  将棺材放到了棚子底下后,叶天指了指自己刚才所画的那条线,说道:“挖,向下四尺,必然可以见到棺木……”

  被叶天指挥了半天,几个小伙子心里也憋了股邪火,当下也没多说什么,yī人拎着把铁锹就挖了起来,不多时,yī个长宽约两米的土坑就显露了出来

  几人挖土的时候,叶天yī直站在土坑上面观chá着泥土的颜色,在踩散了脚下的yī块泥土之后,叶天的声音响了起来,“等等,不能挖了……”

  “怎么了?叶天,找……找到了吗?”

  廖昊德打了个激灵,他看这坑的深度约莫也有yī米多了,难道已经找到母亲的棺木了吗?不过……自己怎么没看见?

  叶天点了点头,弯腰从地上捡起yī块颜色有些发黑的泥土,递给了廖昊德,说道:“廖爷爷,你看这个,这其实不是土,而是棺木腐朽之后留下的痕迹……”

  叶天跟老道学习风水堪舆的时候,可不单单是背那些风水书籍,茅山东麓的野坟场他也去过好几次,对这种腐朽后的棺木并不陌生

  给廖昊德解释了几句之后,叶天冲着在下面坑里的几个人喊道:“哎,你们几个,用手和小铲子把这土拨开,看看有没有yī条线……”

  从腐朽的棺木残渣中叶天能看出,廖昊德母亲所用的棺材,并不是什么好木料打制的,这么多年下来,想必已经完全和泥土混合在yī起了

  “有,嘿,真是有条线,哎呦,wǒ…★…wǒ这不是踩在舅姥姥身上了吗?”

  几个人听到叶天的话后,在地上yī拨拉,果然看到yī道yī寸左右粗的黑色线纹,有那胆子小的,顿时就感觉头皮发麻,将铁锹yī扔就爬了上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