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稚子情深


  叶tiān是中午的时候从收购站偷偷溜出来的,自己一个人跑到汽车站买了张到镇子上的汽车票,然后又走路来到村lǐ,足足折腾了一个下午

  走在村子lǐ的土疙瘩路上,叶tiān心情非常的好,☆虽然脚下坎kě不平,但总感觉要比城lǐ的柏油路踩上去踏实一点

  村子一如往昔般宁静,这会正是晚饭的时间,家家屋顶冒出了炊烟,偶尔传来几声鸡鸣狗吠声,听在叶tiān的耳朵lǐ无比的悦耳

  “咦?小tiān,你怎么回来啦?”

  “小tiān,在城lǐ还好?你爸呢?”

  “就是啊,怎么你这孩子一个就跑回来了?”

  叶tiān在村子lǐ刚一露面,就被村lǐ人给围了起来,胖婶是将叶tiān抱在怀lǐ,嘴lǐ直嚷嚷这孩子没吃好,比走的时候瘦了好多

  “大爷,大妈,胖婶,你们好……”

  叶tiān先是问候了一遍周围的长辈,这才说道:“我回来看师父的,我爸没来……”

  “你这孩子,大老远的就敢自己跑回来啊?还没吃饭?走,跟胖婶回家吃饭去……”

  关于叶tiān去谁家吃饭的问题,这些热心的乡亲们又是争吵了好一会,才由胖婶lā着叶tiān去了她家

  虽然都是些普通的饭菜,但是叶tiān吃的格外香,吃完饭和闻讯赶来的胖墩等小伙伴玩耍了一会之后,叶tiān独自一人往山上走去

  距离道观还有二三十米远的时候,叶tiān就看到了偏房处淡淡的灯光,心lǐ不由的酸了一下

  师父年已过百,却还是孤身一人,身边却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按理说自己这做弟子的应该承欢膝下,而不是远走县城去读书

  想到这lǐ,叶tiān不禁■有些埋怨父亲的安排

  “嗯?是小叶子?”

  当叶tiān走到道观七八米处的时候,lǐ面灯光忽然一闪,老道的声音响了起来,虽然叶tiān走路的声音很轻,老道还是一下子就听了出来

 □ “师父,是我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叶tiān这声师父喊得带了哭腔,要知道,从懂事的时候起,叶tiān就很少在人前哭了,眼下却是有种想扑到师父怀lǐ大哭一场的冲动

  “吱lā”一声响,道观的侧门被打开了,老道的身影显露了出来,虽然背对灯光看不清师父的面容,但是叶tiān知道,师父此时一定也很高兴

  “臭小子,这才出去一个星期,就想师父啦?瞧你这没出息样……”

  老道看着叶tiān憋着眼泪的样子,笑着在他头上拍了一记,不过手掌抬的虽高,落下去的时候却没有一点力道了

  “师父,我想你了,我以后都不走了,就在这lǐ陪你……”叶tiān顾不得老道笑话,一头埋到了师父怀lǐ

  说老实话,在城lǐ住的这段时间,叶tiān感觉很不舒服,tiān地好似牢笼一般将他给shù缚住了,只有呆在师父身边,才有那种tiān空海阔鸟飞鱼跃的感觉

  “痴儿,想过师父这种清净生活,你先要红尘历练啊……”

  老道摸着叶tiān的小脑袋,心中也是感慨不已,风水术师原本就是在逆tiān行事,虽不至于命犯tiān煞,但也经常会泄露tiān机,未免祸及家人,大多数人都是孤苦一生

  老道也是如此,自得到相师传承后,就离开家乡行走江湖,终生未娶,就连收了两个弟子也是流亡他乡

  现在大限将至,老tiān却是送了一个徒弟给自己,而这个弟子年龄虽小,却是孝心可嘉,老道也是心满意足了

  “师父,在山上过清净日子不也是挺好的嘛?”

  要说以前,叶tiān最喜欢热闹,但是在县城住了几tiān,他又总是感觉那种热闹和自己格格不入,两相对比,还是在师父这舒服一些

  “哈哈,住不了一个月你就要烦了……”老道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lā着叶tiān的小手走进了屋lǐ

  整座道观包括厢房,都是最近才修建起来的,不过除了建筑是的,□lǐ面那些桌椅家具,都是老道用了十多年的物件,给人一种很破旧的感觉

  在屋子正中的桌子上,放着一叠质地很好的纸张,纸的旁边是一方造型古朴的砚台,一支狼毫笔斜斜的靠在了砚台上,墨汁的清香飘散在屋☆

  屋lǐ还充斥着一股子煤油味道,那是桌上“气死风灯”所发出的气味,山上不通电,每到夜晚的时候,老道就是靠着这煤油灯来看书并撰写文章

  “师父,我说真的,要不您就跟我下山,要不我就◎留在山上?”

  看着这简单的几个家具,显露出一股清冷孤寂,叶tiān的小鼻子又皱了起来,以前经常上山倒是不觉得什么,但是现在却是让叶tiān心lǐ酸酸的

  “又乱说话,你小子不是还惦记☆着要娶那个叫于什么的小丫头吗?呆在山上成野人了,别人愿意嫁给你吗?”

  老道闻言笑了起来,不过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中突然动了一下

  自己这徒弟在风水相术上tiān赋极高,如果走了这条道路,万一日后和自己一般,那岂不是也要孤苦一生?

  俗话说风水看相之人,大多都会五弊三缺犯其一,他看不出叶tiān的命格,是以也算不出叶tiān日后将会如何

  想到这lǐ,老道心lǐ百般纠结了起来,他是看着叶tiān从一个黄毛小儿长到这么大的,那种感情早已越了师徒之情,而是真真切切的把叶tiān当做孙辈来看待了

  但凡做长辈的,无不希望晚辈生活幸福子孙满堂,不过如果叶tiā▲n走上这条路,那日后的变数就是他自己也无法掌握的了

  看见老道忽然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叶tiān有些莫名其妙,抬起小手在老道面前晃了晃,说道:“师父,你怎么了?我可没说要娶那丫头啊……”

◎  “啊,师父没事,小叶子,你怪不怪师父传你风水相术啊?”

  被叶tiān一打岔,老道清醒了过来,摆了摆手,面色严肃的说道:“要知道,咱们这一行,向来有五弊三缺犯其一之说,而且很可能会遭横祸不□得善终的……”

  “师父,你问这个干吗呀?我不后悔,历史上陈抟和袁柳庄不都是活到百岁开外吗?再说了,师父你都100多岁了……”

  叶tiān使劲的摇了摇头,虽然最后一句话没说完,但意思很明显,老道这都一百多岁了,还是眼不花耳不聋,就算现在去世了,那也是得了善终的

  “哈哈,说的好,说的有道理,没想到师父还没你这娃娃看的开啊……”

  听到叶tiān的话后,老道哈哈大笑了起来,自己一生精于计算,却忘了“tiān道无亲,常与善人”这个道理,只要不是一心为恶,又何必害怕厄运加身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