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辈份


  要知道,从宋朝以来,风水术师在朝堂都是颇有地位的,虽然不干涉朝政,但身份超然,向来都受到帝王将相们的尊崇。

  到了清朝,由于朝廷打龘压,风水术师们的日子就没有那么好迂了,不迂在民间,还是有许多人信奉风水学说的,不说大富大贵,混个小康绝对是没有问题。

  但是到了清末的时候,江相派的出现和兴盛,却改变了整个风水相师流派,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

  由于江相派中人为了敛财,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也使得正统的风水相师受到牵连,有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作为麻衣一脉的嫡系传人,老道对这种现象是深恶痛绝,但是他个人势单力薄,却是无法对抗当时席卷了整个中国大地的江相派。

  李善元曾经给一代命理大师袁树珊说过这么一句话,江相派不除,风水玄学永无出头之日,可见老道对其之忌恨了。

  李善元不仅是嘴上说说,他行动也做了不少,当年孤身一人闯入川中,将川中江相派连根拔起,罗致所说的秦百。”其实就是那一次的漏网之鱼,而秦百川所跟的大师爸,就是死在李善元的手上的。

  从小就听老道讲江相派的坏话,叶天能给罗致好脸才是怪事呢?如果不是现如今杀人犯法,叶天说不准就要执行老道立下的规矩,从**上毁灭江相派中人的存在。

  “不敢,不敢,请问叶爷在玄lǐ叫的是什么字号?洪门兄弟都是一家人,咱们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

  叶天的态度虽然很恶劣,但罗致却是小心翼翼的陪着不是,竟然连爷的称呼都用上了,此时的他哪lǐ还有什么大师风范?态度恭谨的就像是叶天的晚辈一般。

  “罗……罗大师,这,这到底怎么了?”

 ■ 不是高公子不明白,实在是这世界变化的太快,前后几分钟的时间,在他脑海中高大无比的罗大师形象,就轰然倒塌掉了。

  看着罗大师对叶夭的态度,高钱进心lǐ也明白了过来,敢情自已带来的“叶大师。”是★位比罗大师还要牛逼的人物。

  想着刚才自己的表现,高公子这心lǐ顿时纠结了起来,自个儿到处烧香拜佛,却没想到真佛就在自己的眼前而不识。

  不光是高公子,屋内所有人的人,对刚才所发生的这一幕,都感觉像是天方夜tán一般,无其是跟着唐文远的那个女孩,更是张大了嘴巴,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来。

  要知道,她从爷爷口中得知,这位罗大师通今达古,已经算得上是神仙中人了,可眼下神仙突然变成了凡人,这种心理上的落差,不是一般的大。

  “罗先生,是否需要我们回避一下啊?”

  要说房内的这些人,也就唐文远听出了一些门道,他是从旧社会lǐ过来的,对于这些江湖切口黑话虽然不是很懂,但却猜得出大致的意思来。

  而且唐文远也很懂规矩,江湖同道相见用黑话来对话,就是不想被旁人听出其意思来,所以他很上路的询问了罗致一句。

  “唐先生,失礼了……。”

  听到◇唐文远的话后,罗致才反应了过来,敢情这房中还有许多人,当下将脸一绷,对着高公子等人开口说道:“你们先出去,我和叶爷是同门中人,有些私事要说”,…”

  按照江相派的规矩,绝对是不能如此对待金主的○,不过罗致被叶天的手段和那一番话搞得心神不定,却是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算了,不用回避了……。”

  叶天忽然感觉有些意兴萧索,即使把这些江相派的人都赶尽杀绝又能如何?那也已经改变不了几十年来在人们心目中形成的那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了。

  想要让风水相术被主流社会所接受,至少在目前来看,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

  想到师父的遗愿,叶天心lǐ不禁烦躁了起来,看着罗致柄说道:“行有行规,你做活越了界,自己说该怎么处理吧?”

  “叶爷,我……我可不是故意的啊,洪门兄弟一家亲,您不能那么做啊!”

  听到叶天提起了江相派中的规矩,罗致柄不禁浑身发寒,他早年可是听大师爸说过的,无故越界捞钱,被抓到直接就能处死的。

  在罗致柄看来,叶天就是北京地界江相派的大师爸了,他来到之后没有拜码头反而对其进行刁难,叶天就是把他沉了江,罗致柄也是无话可说的。

  所以罗致柄死死咬住了洪门规矩,而不提江相派中的事情,就是想让叶天看在洪门的份上,绕过自己这一次。

  如果不是此时房间lǐ还有别人在,恐怕罗致柄早就对叶天跪了下去,他是拿着绿卡不假,可是那有怎么样?在帮派中人的眼lǐ,坏了规矩就要三刀六洞的。

  “和我讲洪门?”

  叶天冷笑了一声,说道:“红花绿叶白莲藕,三教原来是一家,这句话你听过吧?”

  听到叶天的话后,罗致柄连忙陪着笑,说道:“叶爷,罗某当然知道了,您是红花还是绿叶啊?罗某当年是绿叶中人,后来zhuǎn的红花命…”

  叶天所说的红花绿叶白莲藕,指的其实就是指洪小青帮、白莲教这三个清朝反清复▲明的组织,而罗致柄的回答则是他原本是青帮众人,后来加入的洪门。

  在清朝的时候,最初青帮和洪门还是有些不合的,有句老话叫做“由清zhuǎn洪,披红挂彩,由洪zhuǎn清,剥皮抽筋。

  ▲罗致柄就是由青zhuǎn洪的,如果反迂来,恐怕他就不敢说的如此有底气了。

  “是青帮的?那好办,我问你,元、明、兴、理、大、通、悟、觉,你占的是哪一个字?”

  “我……我哪个都不占,我……我是后廿四代中的宝字辈,叶爷,您……您在上面占有字?”

  听到叶天的话后,罗致柄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恩议的神色,就连一旁的唐文远,也是惊愕莫名,他也没想到叶天张a说出的辈分,居然是这几个字。

  叶天所说的这几个宇,是青帮前廿四代最后面的几个排名,别小看这几个排名,在当今之世,恐怕除了叶天之外,上面排名的人早都死绝了。

  要知道,当年的青帮大亨杜月笙,在这些排名lǐ不过才占了个“悟”字辈。

  在杜月笙的那个年代,“理”字辈的人就已经死光了,“大”字辈的不过就是那么几个人而已,其中就有袁世凯的儿子袁克定。

  可以说,上面这些字的任何一个人,如果能活到现在的话▲,绝对都是青帮祖宗级别的人物,即使去到美国致公堂,那也要大开山门锣鼓迎客的。

  至于现在青帮所用的辈分,则是被称为后廿四代或者是续廿四代,每代均有二十五个字,罗致柄占的就是后廿四代中的“宝”字☆■,算起来辈分已经不低了。

  “我师父是理宇辈,你说我是什么辈啊?”

  叶天的口气倒是缓和了几分,他虽然继承了老逍的衣钵,但对于自己的辈分并没有直观的认识。

  眼下见到罗致柄如此□在乎青帮辈分排名,叶天倒是消弱了几分对他的恶念,人只要还有畏惧之心,就算不上是大奸大恶。

  “不可能,别说理字辈了,现在连觉宇辈的人都没有了,绝对不可能……。”叶天这话一说出来,罗致柄尚未说话,倒是唐文远大声叫了起来。

  “哦?老爷子,您也知道这些?”叶天有些意外的看向唐文远。

  “都是同门中人,我也不怕说了,老头子我早年也是青帮lǐ的人,是后廿四代中的象字辈,而且主管迂青帮家谱,叶天,理字辈的人,早就死光了……。”

  唐文远的话让一屋子人如听天书一般,就连他的小孙女也不曾想到,敢情自己爷爷以前居然是帮派中人?

  其实在解放前的香港,青帮弟子大批拥入,发展了不少的帮派弟子,像现在的三合会,其前身就是青帮组织,唐文远有过这种经历,倒也不算什么的。

  “我师父没死,只是你们不知逍而已,老爷子,回去查查,看看理字辈有没有叫李善元的人,他老人家一直活到一百三十岁呢……”

  叶天这话说的很坦然,他也不怕唐文远去查,因为老道李善元的确就是青帮理字辈的大佬,只不过他后来游历江湖,久没有消息,被青帮中人以为早已死掉了而已。

  现在叶天继承了李善元的衣钵,顺理成章就是青帮大字辈的祖宗,这是谁都无法否认的。

  “李善元?好像这名字有些熟悉,那……那是1900年以前加入青帮的老人了啊?”

  唐文远在嘴lǐ念叨了几遍李善元的名字,忽然眼前一亮,记起了这个名字。

  要知道,青帮在大宇辈之前的人并不多,几乎每个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在江湖上声望极高,李善元虽然很早就隐姓埋名遁入江湖,但他的名宇却是留在了青帮的家谱之中。

  ps:第十更送上了,五点了,整整写了24个小时,承诺完成,我去睡觉了,还在的兄弟,投出一张yuepiao吧!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