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祖爷


  早些年青帮的宗旨是反清复明,三教九流之zhōng的各色人等都可以加入,上有官府zhōng人,下有贩夫走卒,成员架构复杂无比。

  老道得麻衣传承后,jiù离别家乡行走江湖,在上海停留的时候,结交了诸多青帮大佬,由此被吸纳入了青帮。

  由于李善元术法高明,在众人眼里近有神鬼莫测之能,所以一位“理”字辈的青帮大佬替师收徒,这也是李善元那高的吓人的辈份的来历。

  虽然青帮里的众人都对李善元礼敬有加,当成活神仙一般来供养,但是老道本身所得到的相师传承残缺不全,他的愿望是补齐祖宗术法传承,而非是什么“反清复明”。

  所以李善元帮内停留了一段时间后,jiù离开了上海,当时为了表示对老道的敬重,青帮大佬往全国各地都青帮分支都下了帖子,但有“理”字辈前辈到来,都需执弟子礼节相待。

  后来清朝被推翻,青帮也得以迅速发展,当时仅存的几位大佬想请李善元为青帮的前程占卜一卦,但四处寻找而未得。

  再过十多年后,那一代的青帮大佬全都去世了,李善元由于辈份太高,又久未在江湖现身,也被误以为不在人世了。

  当时的李善元加入青帮的时候,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这在青帮内也算是一段传奇了,是以对他的那段经历,青帮家谱zhōng都有着详细的记载,要不然时间相隔了近一个世纪之久,唐文远也jiù无从得知了。

  “乖乖,敢情师父以前还有这么大的名头啊?”

  听完唐文远对李善元身份的讲解后,叶天也是暗暗心惊,老道早年极少提及自jǐ行走江湖的时候,很东西都是在叶天为他逆天改命之后,cái慢慢shuō出来的。

  “叶……叶天,您……您的师父当真是李善元祖师爷?”

  在得知李善元前几年还在世的消息后,唐文远比叶天要更加的不镇定,如果这事情传出去,恐怕全世界的青帮和洪门组织都要震动起来。

  “当然是,我递过红贴,排过三帮九代,行的是七年进家的制度,只是师父和帮zhōng联系断绝,没有报过户部而已,但帖子和师父书写的申报文书都在,我骗得了你们吗?”

  叶天所shuō的户部,是早期青帮内部zhōng的一个堂口,最早青帮分为吏部、礼部、户部、工部、兵部、刑部这六部。

  吏部专门编纂帮zhōng大小事务,编写清帮史书,抄经管理罗祖书籍与家谱,不幸的是咸丰四年太平天国之乱,杭州家庙遭太平军焚毁,以至於文件史料无存,后面青帮的资料都是从太平天国之后填写的。

  兵部则为遇外敌时,统筹规划作战之部门,像很多人在香港电影里看到的什么双花红棍这一类的人,都是归兵部管辖。

  工部自然是负责各项帮zhōn▲g工程,如造船,维修,后勤补给,香堂搭设等工作,而刑部则为清帮的执法单位,什么三刀六洞的shuō法,都是从这里流传出去的。

  至于户部,则是负责管理人员,是清帮相当重要的人事主管部门,举凡拜帖◇进家,人员晋升,各方师父,均需投书予户部,由户部详列人员清册之zhōng,最后年终综整后交予吏部,誊入家谱。

  礼部则主管规矩仪注之订定与考核人员礼仪,负责审核人员进家之三帮九代是否合乎规矩礼法,并于香堂设立时担任执堂师一职。

  叶天现在缺少的jiù是这一个仪式,只有经过礼部香堂之后,cái算是正规的青帮弟子。

  所以严格的shuō起来,叶天虽然是李善元的嫡传弟子,但是从程序上而言,还不算是青帮zhōng人。

  不过在现代,寄名香堂几乎已经不开设,仅以口头寄名与接受拜帖后即算数,换句话shuōjiù是,叶天只要把拜帖和老道所书写的文书交到总堂,青帮从此以后jiù▲要多出个祖师爷了。

  “怎么着?老爷子,信不过我shuō的话?”

  叶天看到唐文远沉默不语,还以为他认为自jǐ信口开河呢,当下心zhōng有些不满,话shuō他又没上赶着想加入青帮,这●只是老道当年的一句戏言而已。

  在叶天为李善元逆天改命之后,有一次李善元和叶天谈论起早年行走江湖的事情,shuō起了自jǐ在青帮的辈份,笑言如果叶天加入青帮,恐怕从辈份上而言,能做几十万人的老祖宗了。

  老道大限将近,性格也是返璞归真,居然把这玩笑当成真事来办了,不仅帮叶天写了红贴,还书写了入门文书并加盖了自jǐ的私印,以及礼堂cái能查询到的理字辈大佬专用的隐语。

  “叶□……叶爷,您甭再喊我老爷子了,叫我名字或者老唐都行……”

  看到叶天略带不满的神情后,唐文远从呆滞zhōng反应了过来,对于叶天的称呼,他现在是真的不敢当了,被一个辈份远远高于自jǐ的同门zh□ōng人成为老爷子,那jiù犯了青帮十大帮规zhōng的第九条大小不尊了。

  “老……老唐?”

  叶天被唐文远的shuō法给雷的里焦外嫩,让他喊这么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为老唐,叶天还真是叫不出口。

  不仅是叶天,jiù连胡军高钱进以及唐文远的孙女,也都在旁边听傻了眼,他们谁都没能想到,名列世界华人富豪前几位的唐文远,居然上赶着让别人喊他老唐?

  这事儿如果shuō出去☆的话,恐怕十个人听了九个都不会相信,jiù是眼前的这几个人,都以为是自jǐ的耳朵出了问题呢。

  不过站在唐文远身后的罗致柄,对老爷子的话却是深以为然,俗话shuō无规矩不成方圆,别shuō唐文☆远cái七十多岁,jiù算他能活到七百岁,只要还承认自jǐ是帮zhōng弟子,那jiù要遵守帮里的规矩。

  “爷爷,您今天怎么啦?”

  过了半晌之后,唐文远的那个孙女首先回过神来,拉了拉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的爷爷的衣摆,她长这么大,还没见爷爷对谁如此恭谨过呢?

  “嗯?你们先出去吧,小高,今儿在这屋里听到的话,你们都忘掉吧……”

  听到孙女的话后,唐文远左右看了一眼,◎暗叫失策,刚cái叶天的话过于让人震惊了,让他忍不住在众人面前jiù询问了起来,却是忘记了有些东西不适合外人听讲的。

  “是,唐爷爷,我们今儿什么都没听到……”

  高钱进虽然还想留下来◆多听点八卦,但是唐文远已经下了逐客令,当下只能悻悻的拉着瞪着双大眼睛的龙雪莲退了出去,不过临走是,却是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叶天。

  虽然之前龙雪莲的小姑夫在高钱进面前多次吹捧过叶天,但高公子总是感觉叶天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他宁愿相信自jǐ从美国请来的罗大师。

  但是刚cái所发生的事情,却让高公子有一段时间内大脑都停止了运转,那位在很多国家领导人面前都能侃侃而谈的唐老爷子,居然对叶天喊○了声“爷”!

  至于原本架势十足的罗大师,则jiù像是换了个人一般,像孙子般的跟在唐文远身后,连句插话的余地都没有了,听叶天和唐文远的对话,罗大师甚至还真有可能jiù是孙子辈的。

  事◎○了声“爷”!

  至于原本架势十足的罗大师,则jiù像是换了个人一般,像孙子般的跟在唐文远身后,连句插话的余地都没有了,听叶天和leshēng“yé”!

  zhìyúyuánběnjiàshìshízúdeluódàshī,zéjiùxiàngshìhuànlegèrényībān,xiàngsūnzǐbāndegēnzàitángwényuǎnshēnhòu,liánjùchāhuàdeyúdìdōuméiyǒule,tīngyètiānhétángwényuǎndeduìhuà,luódàshīshènzhìháizhēnyǒukěnéngjiùshìsūnzǐbèide。

  shì实上罗大师还真是没有插话的资格,唐文远之所以能和叶天搭上话,是因为他早年出身于青帮青帮吏部,知晓一个世纪前的那段秘辛。

  而罗致柄仅仅是知道叶天辈份高的惊人而已,对于李善元却是一无所知,如果被他知道李善元以杀江相派为jǐ任,恐怕这哥们连站在叶天面前的勇气都没有了。

  “叶爷,既然都是青帮一家人,我看小罗得罪您的事情,jiù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了……”

  等到高钱进一行人出去后,唐文远对着叶天行了个帮zhōng的礼节,以他的见识,自然能分辨出叶天刚cái那番话的真假。

  也jiù是shuō,只要叶天愿意,他随时都能成为青帮zhōng硕果仅存的“理”字辈的祖宗,虽然这未必jiù能让叶天成为青帮大佬,但辈份放在了那里,只要是青帮弟子,日后见了叶天都要恭恭敬敬的喊声祖爷了。

  此刻知道罗致柄居然也是青帮zhōng人,唐文远却是不肯再叫他罗大师了,青帮zhōng制◇度森严,哪有比他高了四五辈的人喊晚辈大师的啊?

  见到唐文远帮自jǐ求情,罗致柄“噗通”一声跪在了叶天的面前,额头触地接连磕了三个响头之后,开口shuō道:“祖爷,我是猪油蒙了心,冒犯了您老人■家,在这里给您陪不是啦……”

  要知道,这会“罗大师”心里一直都在惴惴不安,因为无论是江相派zhōng过界捞钱的事情,还是青帮里以下犯上的规矩,都能让他被活活扒掉一层皮。

  “这都叫什么事啊?唐……老唐……”看到罗致柄居然这幅模样,叶天不禁看向了唐文远。

  哎,叶爷,您shuō……”

  喊出这句话话,叶天那心里不是一般的别扭,尤其是见到唐文远还笑眯眯的答应下来,jiù更让他堵心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