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建议【急求推荐票】


  “阿丁,你跟了我二十多年了,我也不能看着你日后出事放心吧,等明年你和我一起来找叶tiān,让他给化解下吧!”

  让中年人没想到的是,唐文远对叶tiān的话竟然是深以为然,这让阿丁的大★◇脑一时间有些短路了,他不知道在自个儿出去办事的时候,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唐……唐爷,您……您这是怎么啦?”

  中年人很是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他跟着唐文远20多年了,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一向为人强势的唐爷,却是对这小子言听计

  唐文远叹了口气,说道:“被他喊声老唐不丢人,只要他想,随时都能做这几十万洪门弟子的祖宗,阿丁,你不要去招惹他,否则坏了规矩,我都保不住你☆☆的……”

  “青帮“大”字辈?”

  听完唐文远的讲诉,阿丁也傻了眼,他本就出身青帮,十四五岁的时候就拎着把菜刀上街砍人了,后来是他们那个堂口有名的双花红棍,手下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 ◎
  不过在阿丁20多岁的时候,因为一件案子被迫离开了香港,唐文远喜爱其忠勇,就将他一直带着了身边,同样出身青帮的人,自然知道“大”字辈所代表的寓意了。

  “这事儿,谁都不能说!”

  唐文远看了阿丁一眼,其实却是说给高钱进和龙雪莲的,他不想让叶tiān知道事情是从他这里走漏出去的,从而对他有什么看法。

  “是,唐爷爷,我们知道的……”

  高钱进和龙雪莲都不是帮派中人,对这事儿的感觉远没阿丁来的震撼,而且不久之后两人就会去美国,所接触也多是西方人,想说也没地说去。

  至于罗致柄·则是更不会将这事儿给传出去了,在国内出了这么大的丑,还接连坏了帮里的规矩,▲即使叶tiān不追究·rú果被帮里知道的话,也没他什么好果子吃的。

  “师父说的没错,虽然咱们是正经的风水地师,该宰的肥羊还是要宰的吗…···”

  出得酒店后,叶tiān的表情并没有像▲在房间里的那般无奈和生气,对于今儿的事来说,虽然不尽rú人意·但怀里揣着加起来一百多万rmb的资料,叶tiān还是非常的满意。

  不管是江相派的骗子,还是叶tiān这样的风水相师,最忌讳的一个字都是同样的,那就是“贪”字,本来对龙雪莲说破符价格还有些生气的叶tiān,现在早已不再介怀了。

  想到自己刚才能拒绝数千万财富的诱惑,却是在小小的几十万上耿耿于怀·叶tiān也不禁笑了起来,而且话再说回来,自己未必就没有再赚数千万的机会。

  风水相师是靠什么吃饭的?自然是给人堪舆风水占卜算命·而改动人的命理,本身就是其中的一个服务项目,帮唐雪雪化解九阴绝脉,也并没有叶tiān所说的那样危言耸听。

  给李善元逆tiān改命遭受tiān谴,那是因为李善元阳寿已尽,等于是活生生的从tiān道强夺了两年的寿命,这种手段已经不是扰乱tiān机了,而是改变了tiān道的运转,其后果当然严重之极了。

  但唐雪雪的事情则不然,叶tiān在给她推演命理的时候·发现妯本身阳寿就未尽,命中注定有贵人相助,帮她化解九阴绝脉,并不会遭受上次那样的元气反噬。

  所以叶tiān这才开口答应了下来,否则别说他和唐文远没什么交情,就是多次帮了他的卫红军找到头上·叶tiān也不会贸然出手的,整tiān帮人趋吉避凶,叶tiān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叶tiān得到祖师传承后,他对术法的理解,已经远超出老道对术法的认知了,只要他能突破现有的功法,很多在老道眼中算是逆tiān的手段,对于叶tiān而言却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得到的事情。

  “到时候是收个五千万,还是要个一亿呢?”

  想到唐文远出手的大方,叶tiān心里也不禁有些痒痒了,唐老爷子在他眼里,那就是一超级大肥羊啊,一个法器都舍得出几千万,那自个儿帮他孙女治好病,老头不知道会拿出什么样的手笔了。

  “出租车,靠,要淡定……”正想入非非的叶tiān突然发现,停在自己面前的一辆车都忘了上,而被别人抢了先,不由笑了起来。

  “哎,叶tiān,等等我……”

  叶tiān正要伸手去喊第二辆车过来的时候,身后传来喊声,“叶tiān,你去哪儿?我开车送你……”

  叶tiān回头一看,原来是胡军,笑道:“胡哥啊,我去趟银行就回家了,不用麻烦你了……”

  胡军一把拉住了叶tiān,笑道:“没事,我也正好找你聊聊,这段时间有些事情比较困惑,还想请叶大师指点一二啊······”

  “什么大师啊,叫我名字就成,胡哥,那先带我去银行吧眼瞅着胡军的车被酒店的人开到了面前,叶tiān也没推辞己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随手递给了门童一张小费,胡军坐上了驾驶的位置,他从小就是在四九城长大的,虽然离开了不少年,但对道路还是熟悉的很。

  车子驶离酒店之后,叶tiān坐在副驾驶上,开口问道:“胡哥,是有什么心事下不了主意吧?”

  从胡军的面相中,叶tiān能看出此人幼年凄苦,但到了二十多岁的时候,却是时来运转,等他到了中年,更是富贵逼人。

  而现在的胡军,正遇到他人生中的一个槛,xuǎn择对了一飞冲tiān,而xuǎn择错误的话,却是还要多蛰伏几年。

  听到叶tiān的话后,胡军面色稍稍怔了一下,不过开车的手还是很稳,想来也对,叶tiānrú果没有点真才实学,唐文远也不至于对他那般态度了。

  虽然此刻不是谈话的时候,但叶tiān既然挑起了话头,胡军也就顺着问了下去,“叶tiān,我的根基是在东北,现在的事业也都在那边,不过家里长辈最近来京里发展了,你说……我要不要一起过来呢?”

  胡军的爷爷,是当年建国时的一位功勋卓著的将军,只不过在那场动乱中所受到的冲击太大,七十年代的时候就去世了。

  而胡军的父亲也因为他爷爷的原因,在七十年代中期被下放到了东北的部队里被看押了起来,在北京度过童年的胡军,当时跟着父亲吃了不少的苦头。

  不过胡军父亲这人生性极为坚韧,靠着自己的能力加上后来复出的一些长辈们的帮助,在部队中一步一个脚印,短短三十年的时间,他的军衔已经和去世的父亲相等了。

  从小就见惯了政治倾轧的胡军,却是不愿意再从政了,有了父亲这棵大树,他在东北的生意做的很不错,只是最近一纸调令,将他的父亲调入了北京。

  rú此一来,胡军就要做出xuǎn择了,是跟随父亲进京,还是留在东北继续发展?

  东北的很多生意正在发展之中,胡军这一走,势必会受到影响,但进入北京发展,前景却更加的广阔,当然,环境也要相对复杂一点,这两者之间有利有弊,胡军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刚好发小高钱进说是要去见识个高人,胡军闲来没事,也就跟着来了,却没成想居然大开眼界,认识了叶tiān。

  听到胡军的话后,叶tiān沉吟了一会,开口说道:“胡大哥,有句老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那就叫人挪活,树挪死!”

  “当然听过了,叶tiān,你是建议我过来?”胡军一听叶tiān的话,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呵呵,胡哥,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寓意很深的,甚至它说的根本就不是人挪动和树挪动的事,它说的是人要长久利于不败之地,就要不断发展,不能永远一成不变的。”

  叶tiān闻言笑了起来,不管胡军这次做出rú何的xuǎn择,即使他现在不过来,几年之后一样会来的,叶tiān只不过画龙点睛的推动了一把而已。

  “你说的没错,我要好好的想一下…···”

  胡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再说话,专心致志的开起车来,不多时就到了叶tiān所住的四合院外的银行门口。

  叶tiān推开车门,笑道:“胡哥,我到了,家也住里面,不用再送了,对了,有些事情晚做不rú早做的……”

  “我明白了,叶tiān,这是我的片子,你拿好,以后有地方上解决不了的事情,给胡哥打个电话就行……”

  听到叶tiān的这句话后,胡军豁然开朗,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叶t□iān,他和高钱进差不多,在北京没有什么朋友,能给叶tiān名片,那就是一种认可。

  叶tiān没有名片,拿出手机拨打了胡军的电话后,两人这才作别。

  对于今儿白送出去这一卦叶tiān■倒是没怎么在意,人脉同样等同于财富,这张名片的价值或许在某些事情,是用金钱都无法衡量的。

  “一百三十多万,四合院的工程能加快一点了……”

  从银行出来后,叶tiān心情大好,上午还在纠结钱的问题,半tiān功夫就全解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