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文物交易


  “爸,不就是买几个物件吗?您至于紧张成那样子?”

  吃过饭后,叶天就和父亲等在了家里,不过叶东平坐立不安的样子,让叶天感觉有些好笑。[..]

  “废话,我zhè不是还带着20万吗?万一出点事,你老子一年就白干了。”

  叶东平看准了古玩未来的市场,zhè几年一直秉行着多进少出的政策,每年最多出手三五个物件维持店铺运转,而其它的好东西,则都是留在了库房里。

  正想着再教训儿子几句的时候,叶东平手包里的diàn话突然响了起来,顾不得搭理叶天,叶东平一把拿起了手机。

  “嗯,好,我知道,bàn个小时一定到,好,到时候见!”

  挂断diàn话后,叶东平松了口气,说道:“走吧,记住啊,你老爸现在姓胡,到时候别说岔了啊。”

  “切,搞得像地下党接头似地,老爸,您zhè手机新买的啊?”

  叶天闻言撇了撇嘴,发现老爸刚才接diàn话那☆手机和自己的一样,不过却是黄色的,拿在大老爷们手里,多少xiǎn得有些不协调。

  叶东平难得在儿子面前xiǎn摆下,扬了扬手机,说道:“小心点没大错的,zhè卡也是临时的,用完就能扔。”
★   “得了吧,都是diàn影里看到的招数。”

  叶天很无良的打击了下老爸,看到对方有动用武力的念头,连忙说道:“您和那人约的不是bàn个小时吗?再不走zán们就要迟到了!”

  “没大★没小的,绕了你小子zhè次。”叶东平拎起装着20万的那个书包,和叶天一起走出了四合院。

  一个小时后,爷俩站在三环一个立交桥上看起了风景。

  “爸,我说那人靠谱吗?zhèdiàn话指挥来指挥去的,就让zán们在zhè里喝汽车尾气的?”

  叶天简直没脾气了,多大点事啊?不就是买卖点出土文物,zhè事儿即使抓住了也不过就判个三五年的,至于搞的zhè么紧张兮兮的吗?

  “知道赚钱难了吧?你老爸我赚那点钱容易吗我?”叶东平也有些急了拎着zhè装着20万的包到处跑,他心里压力很大啊。

  “等明年我给你赚些养老钱,zhè生意不做也罢,您手机响了那哥们再不露面,zán们打道回府吧……”叶天正说着话,叶东平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哎,我说,zhè事儿是苏州老赵介绍的,行不行的给个准话,zhè满世界兜圈子耍我是吧?”叶东平也来了脾气又不是他上赶着找对方买卖,zhè不是欺负人吗?

  “好,再见不到你人,生意不做了!”听到对方报了一个地址后,叶东平气呼呼的挂断了diàn话。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

  听着diàn视机里传来的京剧脸谱唱腔,王顺喝着啤酒吃着花生将花生壳顺手丢在了他亲手从墓里死人头上摘下的一个将军头盔里。

  虽然对师父的小心翼翼有些不以◎为然,但王顺还是不敢违逆师父的吩咐,足足将那个姓胡的老板兜了一个多小时zhè才告诉了对方地

  其实要是按照王顺的意思,就留在北京城哪都不去,师父不就是因为灯下黑的缘故才在zhè公安局对面租的房★子吗?

  听剿外面的门铃响起,王顺站了起来,在猫眼里看了一下之后,将门打开了一条缝。

  “胡老板?”

  “对,是我,是贾老板吧?苏州老赵介绍我来的!”

  “哈哈,请进,请进实在是不好意思,胡老板您也知道,干zán们zhè行风险太大,不得不防着点儿……”

  王顺哈哈一笑,将房门给打开了,不过左手却是放在后背的腰上那里插着一把子弹上了膛的五四手枪。

  他们zhè伙人,不仅是单纯的盗墓贼,有时候也会杀富济贫,zhè贫当然就是自己了,所以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人命,算的上是真正的亡命之徒。

  在两年之前,王顺的师父狄旺在河南发掘了一个大墓,当时收取了大兴一个老板的五十万定金,当时已经准备把货送过去了。

  不过就在zhè时候,有个香港的老板出价三百万要zhè批货,狄旺想都没想就把货卖给了香港人,而且为了免除后患,动用法术将大兴的那个老板给杀▲掉了。

  至于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则是他们zhè个团伙里的一次内杠,起因是去年入伙的老八生了异心,暗中联系了陕西的一帮过江龙,想吃掉狄旺手上的zhè批货。

  不过狄旺早有察觉,布置好了圈▲套让老八自己跳了进去,只是狄旺没想到老八的身体很强健,受到阴气入侵之后并未当场死掉,而是狂性大发,把陪同前往的老四给活活咬死了。

  zhè件事也让狄旺心中生出了不妙-的感觉,zhè才留下一向眼活手黑的徒弟出手zhè批物件,自己则带着手下远走高飞了

  由于狄旺奸同鬼蜮、行若狐鼠,虽然做了不少背信弃义的事情,但一直活的很滋润,加上其人心狠手辣,王顺对其是敬若神明,丝毫不敢有违逆之心。

  “东西都在zhè,一共十二件,赵老板想必也跟您说了,二十万打包您拿走!”

  虽然见到“胡老板”身后还跟着个年轻人,王顺也没在意,腰里别着枪呢,大不了鱼死网破,从吃zhè碗饭的时候,他就有zhè个觉悟了。

  “贾老板,我先看看货,怎么样?”

  古玩行里的门道实在太多了,叶东平前些年被人以那件三足鼎骗了一百多万,直到现在才缓过劲来,虽然zhè次交易的金额不大,但还是比较小心的。

  “呵呵,好说,不过胡老板,也先让我看看东西吧?”王顺嘿嘿的笑了起来,zhè一个姓胡一个姓贾,明摆着的是两人谁都信不过谁的。

  “给贾老板看看。”叶东平冲着儿子歪了歪脑袋,摆出了一副老板的派头。

  “贾老板,钱都在zhè里!”叶天拉开了手中皮包的拉链,一叠叠人民币顿时呈现在了王顺的面前。

  “好,胡老板是爽快人,zhè些东西您随便看,不过只有bàn个小时的时间,我还有事要出去!”

  见到满皮包的钞票,王顺的眼睛眯缝了起来,如果不是zhè次狄旺交代了少生是非,他真的有掏枪干掉两人的心思。

  不过王顺不知道,此时叶天的掌心,已经握住了那枚大齐通宝,只要王顺稍有动作,zhè枚大齐通宝就会出现在王顺身体的某个部位。

  从刚进入到zhè房间,叶天就感觉到了王顺后腰处传来的危险,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也只有叶天zhè样修炼的神识通透的人,才会有如此敏锐的感应力。

  “东西是不错,zhè是汉朝坑里出来的吧?”蹲在地上查看了一番之后,叶东平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

  zhè十二件东西包括四件带有五色沁色的汉玉,一件将军头盔,一把鎏金匕首,另外还有两盏铜灯和四面品相完好的汉代铜镜。

  要说其中价值最大的,就要数那几件玉器了,如果在手上存放几年,单是那几块汉玉就能卖出几十万,所以叶东平对此次成交的物件很是满意。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王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呵呵,胡老板,东西在zhè,您看好就行,哪里出来的不重要吧?”

  叶东平拍了拍脑门,笑道:“对,是我多言了,王老板,zán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何?”

  叶东平不是第一次买卖出土文物了,知道里面的规矩,东西看好了给钱拿走就行,问了出处就会犯了别人的忌讳了。

  “成,我给您装起来!”

  见到叶东平答应成交,王顺也放下了○几分警惕,拿起地上的一个鱼皮袋子,将青铜器都放了进去,至于那几块玉,却是留给叶东平随身带着的。

  接过王顺递来的袋子,收好几块沁色玉器之后,叶东平对叶天说道:“给钱。”

  俗话说鼠有鼠道猫有猫路,虽然对方身上有枪,但只要不掏出来,叶天也不会节外生枝的,当下将皮包递了过去。

  不过就在叶天给出皮包的时候,眼睛忽然从放满了啤酒花生等零食的茶几上扫了过去,zhè看之下,整个人微微愣了一下。

  将皮包交到对方手上后,叶天指着茶几上的四五面玉佩,出言问道:“贾老板,您那几块玉,是不是也卖啊?”

  王顺看了叶天手指的方向,摇了摇头说道:“那个不卖,都是些新玉,你们也瞧不上眼的。”

  “不懂少说话!”

  叶东平对儿子胡乱插言很是不满,瞪了叶天一眼后,笑道:“好了,贾老板,下次再有什么好货色,一定要找我啊。”

  话是zhè么说,不过叶东平知道,他和对方估计以后也不会再有交集了,因为出了门之后,他就会将那张临时diàn话卡给扔掉的。

  “一定,一定,两位好走!”

  王顺脸上也满是笑容,不过左手又放到了腰后面,黑吃黑的事情一般都是在交易达成时发生的,他也不能不防。

  只是王顺没发现,就在叶天走出房门的时候,手指一弹,一股无形无色的气体溢入到了他的体内。

  ps:第四更送上,祝梨花●生日快乐啊,哈哈,群里第一小美女,不知道zhè么说别人会不会吃醋啊,话说群里美女真不少啊。

  四更了,总不能说打眼还不算爆发吧?yuepiao推荐票都投出来吧,给打眼一点鼓励!!!。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