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灵异事件【四千字求月票】


  本身带有yin煞的法器,不是每个人都能动用的,必须先沟通其灵xing,才能掌握自如,否则一个不慎,就是伤己伤身的下场。

  所谓通灵,并非指法器带有灵xing,而是以自身元气的bo动,◎去适应法器内的煞气,使两者之间相互不在排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自然不会再反噬使用的人了。

  汉班固的《幽通赋》中曾言“精通灵而感物兮,神动气而入微。”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不guò当世道学式微,像叶天这样能沟通天地元气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有些人即使遇到这类法器,也会将其当成凶兵置之高阁的。

  手握着短剑,感受着从剑身内传lái的那种血肉相连的感觉,叶天耳边似乎响起了金戈铁马的声音,仿佛回到数千年前,附身于这把利器的主人身上一般。

  “岁月都没能在你身上留下痕迹,就叫你无痕吧……”

  叶天用手指轻轻在剑身上拂guò,似乎在回应叶天的话一般,短剑发出“铮”的一声脆响,而后煞气尽敛,光泽尽去,变得普通之极。

  如果不拿到眼前细观剑身上的纹路,恐怕所有人都会将其看做一个普通的工艺品,但是叶天知道,这把兵器在手,日后即使遇到手持枪械的人,自己也是有一战之○力了。

  “叶天,出lái吃饭了,一回家就钻屋子里干嘛了啊……”就在叶天爱不释手的把玩着短剑的时候,屋外传lái的大姑的喊声。

  “哎,lái了。”

  叶天应了一声,随手拿起剑☆鞘。苦笑一声又给扔了回去。干脆用刚才擦拭剑身的粗布,将剑刃缠了几道拿在手中走了出去。

  “二姑,你们lái了啊?”

  走到前院叶天才发现,二姑一家也guòlái了,蓝蓝正带着小俊寒满院子跑,他们家是住楼房的,平时少有机会这么玩。

  “琛哥,没事了吧?”看到陆琛的脸色虽然还有些苍白。但双眼明亮,显然精神已经恢复了guòlái。

  “没事了,叶天,lái,我问你点事……”

  陆琛一把拉住叶天,往院子没人的角落走去,对叶天手中的短剑倒是不以为意,年轻人谁不爱玩个刀刀剑剑的啊?

  “叶天,昨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是不是我真的被……被鬼上身了?”昨天从◇叶天离开之后,陆琛向家人详细了询问了叶天guòlái之后所做的事情。

  当听闻医生都拿他的病情没有办法。而叶天几分钟就让他醒转guòlái之后,饶是陆琛心智坚韧,也不禁头皮发麻,第一次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疑虑。

  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陆琛从不相信世间有鬼神,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又让他无从解答,如果不是家人硬拉着,估计他昨天就从医院跑出lái找叶天了。

  “琛哥,这事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解释。这世上,鬼是肯定没有的,但是有一种能量可以影响到人的思维,也可以把这种能量称之为磁场,你之前的晕mi,就是受到那种磁场的影响……”

  听到陆琛的话后,叶天苦笑了一下。他知道和对方讲鬼神有些不合适,所以尽量组织出了陆琛能接受的语言。

  “可是,这种磁场是人为的,还是天然形成的呢?”

  出于职业的敏感,陆琛追问了下去,他总是感觉前天的案子有些不对劲,但又找不到任何的线索,这对于一名法医而言,无疑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琛哥,您就当是天然的吧,以后出现场的时候,把那玉貔貅带上,死人旁边磁场很紊乱的。”

  不是叶天不想告诉他那批盗墓贼的事情,只是一lái父亲牵扯到其中,二lái即使那里面的术师在叶天眼里很不入流,但也不是陆琛这些人能对付得了的。

  “这……这也可能吗?”叶天的理论显然颠覆了陆琛guò去几十年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一时间很难接受。

  叶天突然开口说道:“琛哥,九五年那会京城330公共汽车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你是说,那次的事,也是因为磁场紊乱干扰了司机的思维导致的★?”

  听到叶天的话后,陆琛顿时面色变得煞白,甚至要比昨天在医院里还要难看,因为这件事的后期,是他所亲身经历guò的,到现在一直都未能找到答案。

  那是在九五年十一月份的一个深夜,一辆□▲公共汽车缓缓驶出圆明园公交总站,慢慢地停靠在圆明园南门公交车站旁边,这已经是当晚的最后末班车了。

  当时车上除了司机和一名年轻的女售票员外,还有四位chéng客,分别是一对年轻的夫fu和一位年☆纪老迈的老太太,其中还有一个年青的小伙子。

  在车刚guò北宫门车站两三百米的时候,司机忽然开口骂了起lái,说是大半夜的居然还有人在等车,而且还不到站台里面去,车上人听到之后往下一看,果然在路边有两个人影在招手。

  那个售票员比较厚道,说是大半夜的最后一班车了,天又那么冷,就让上lái吧,司机当即就停了车,谁知道上lái之后,却是三个人,因为在那两人中间还被架着一个。

  而让众人惊恐的是,其中两个人都穿着清朝官服,面色苍白,上车之后一句话都不说,售票员似乎见guò这些人,说是在附近拍古装戏的,可能没换衣服吧,这才让众人安静了下lái,只有那老太太时不时的回头看上一眼。□

  大概又guò了三四站地,那对年轻的夫fu在上一站已经下了车,司机和售票员有说有笑地聊着天。

  就在这时,那位年迈的老太太突然站起身子,并且发了疯似地对着坐在她前面的小伙子就打,口中□还叫骂着说小伙子在他们上车时偷了她的钱包。

  小伙子顿时急眼了,站起身对着老太太就骂:你那么大的年纪了,怎么还血口喷人呢!老太太也不说话,用两眼怒瞪小伙子,并用左手用力抓着他的上衣领子就是不放手。

  司机和售票员当时烦了,说前面就是派出所,要吵去派出所里吵,把车停在了路边。将两个人都赶了下去。

  下车之后那小伙子拉着老太太就要去派出所。被老太太一手打掉了,说我刚才是救了你的命,小伙子很不解,你污蔑我偷钱包,怎么就救了我的命啊?

  老太太说,刚才风吹guò窗户的时候,我看到那两个穿着清朝衣服的人,根本就没有tui。咱们和两个鬼坐在一辆车上,能有什么好下场啊?
☆   这番话一说出lái,吓得那小伙子是浑身冷汗,两人连忙到附近派出所去报了警,不guò可想而知,这种荒谬的话,自然没有被人民警察所接受,差点没把两人给打出lái。

  但是到了第二天,公交车公★司到公安局去报案了,说是昨天晚上330最后的末班车和一名司机一名女售票员失踪了。

  第三天的时候,警方在距香山100多公里的密云水库附近找到了失踪的公共汽车,并在公交车内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已严重腐烂的尸体。

  而警方随后严格检查了当天各个通往密云的路口监视器,却是并没有发现这辆车的通guò。而陆琛所参加的尸检,更是发现了一件很离奇的事,就是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内,尸体是不可能腐烂如此严重的。

  诸多谜团让警方束手无策。无奈之下只能管制了媒体的报道,时间虽然已经guò去了两年多,但是对曾经参与guò这个案子的陆琛lái说,却是记忆犹新。

  “叶天,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陆琛沉声问道,这件未破的悬案。一直像根刺般的扎在他的心里。

  叶天闻言摇了摇头,说道:“琛哥,那里距离华清园又不远,我能不知道吗?这事儿就是那段路当时煞气guò重导致的,你们也没必要去追究了……”

  当时叶天听闻这件事之后,的确跑到现场去看了一番,正如他所言。那是一块天生yin地,在地球磁场发生变化,像是在一些比较特殊的潮汐的时候,就极易引起某些“灵异事件”的发生的。

  ★至于尸体腐烂的事情,就更加容易解释了,煞气对于死物,本就有严重的腐蚀xing。

  就像是叶天手里的这把短剑,如果用秘法使用出lái,ji发其中的yin煞之气,它所能产生的效果甚至远远不是腐蚀两◆字可以描述的。

  “你们哥俩在聊什么呢?快点guòlái吃饭了,菜都要凉了……”正当陆琛还想追问的时候,叶冬兰不满的喊声响了起lái,两人一看,敢情就剩下自己站在外面了。

  “走吧,先吃饭去,回头我再向你请教。”陆琛摇了摇头,虽然没有全信叶天的话,但也不像开始的时候那么排斥了。

  “叶天,这出土的玩意儿,你拿到这里lái干嘛啊?”

  叶天刚一走进餐厅,叶东平就不满的训斥了起lái,虽然他是玩古董的,不忌讳这些东西,但死人墓葬里出lái的玩意拿在餐厅里,的确让人有些腻歪。

  “嗨,我倒是忘了,爸,您看看这物件……”

  听到老爸的话后,叶天不禁哑然失笑,这类法器要经常被主人蕴养,使用起lái才能得心应手,所以叶天习惯的就将其拿在了手里。

  “有什么好看的啊,不就是个匕首吗?”

  叶东平瞪了儿子一眼,怪他不该在陆琛面前拿出这东西lái,虽然他只是个法医,但也是属于警察系统的人啊,嘴上骂着儿子,叶东平还是伸手将短剑接了guò去。

  “这……这是那把剑?”

  在去掉包裹住剑身的粗布后,叶东平的眼睛顿时有些发直,他没想到那锈的像铁条一般的破烂玩意儿,居然能变成现在的样子?

  “没错,这东西是我的了。”

  见到老爸一副看在眼里拔不出lái的样子,叶天宣布了短剑的所有权,伸手将其抢了guò去,说道:“爸,您回头给我找一块好皮子,我自己制作个剑鞘。”

  想了一下之后,叶天紧接着说道:“对了,回头我给它拍个照片,您%%,要不然我出门带着不方便……”

  这年头出门携带青铜器或者匕首之类的东●西,是要被罚没的,不guò有收藏证书就是两说了,叶天知道老爸有这门路,花上几个钱就能找个权威部门开出证书lái的。

  “臭小子,这东西能拿着到处跑?快点给我收起lái!”叶东平一瞪眼,向儿子伸☆出了手。

  “不给,您想都甭想,这玩意是我的了!”叶天根本不搭理老爸,到了他手里的物件,没谁能抢得走。

  见到父子两人争执了起lái,叶冬兰敲了敲桌子,没好气的说道:“好了,东平,你都多大了?和儿子抢什么东西啊,回头去帮叶天把那啥证书给开了!”

  “大姐,你说他拿着这个伤了人怎么办啊?”叶东平还待分辨几句。

  “小天比你懂事,伤不了人,我的话你都不听了?”老太太才不和弟弟讲道理呢,直接就瞪起了眼睛。

  “好吧,拿着这个不准惹事啊,二姐夫,维安,咱们吃饭吧!”

  虽然叶东平算是叶家现任的家主,不guò在大姐面前还是抖落不起lái威风,瞪了儿子一眼之后,招呼众人开始吃饭了。

  吃guò饭之后,陆琛去到叶天的房间里,和他长谈了一番,不guò有些事情叶天也无法说的太明白,离去的时候陆琛还是有些mimi糊糊的。

  “嗯?怎么有些心神不宁啊?”

  送走表哥之后,叶天原本想去四合院那边看看的,不guò心头老是感觉有些烦躁,想了一下之后,叶天返回到自己的房间,燃上一根檀香,闭目坐了下lái。

  “和老爸会有关系?不guò这▲卦象怎么看不透啊?”

  起了一卦之后,叶天找到了心头烦躁的原因,似乎今儿交易古董的事情还不算完,日后叶东平好像会受到一些牵连。

  不guò叶东平属于至亲,卦象十分的模糊,即使是叶天也搞▲★不明白日后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ps:第二更,四千字章,感谢庄john老兄、孤星独月、为爱瘦身还有诸多朋友们的打赏和yuepiao,谢谢大家的支持!

  打眼继续去写第三更,今儿最少一万□★不明白日后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ps:第二更,四千字章,感谢庄john老兄、孤星独月、为爱瘦身还有诸多朋友们的打赏和yuepiao,谢谢大家的支búmíngbáirìhòujiānghuìfāshēngshímeshìqíng。

  ps:dìèrgèng,sìqiānzìzhāng,gǎnxièzhuāngjohnlǎoxiōng、gūxīngdúyuè、wéiàishòushēnháiyǒuzhūduōpéngyǒumendedǎshǎnghéyuepiao,xièxièdàjiādezhīchí!

  dǎyǎnjìxùqùxiědìsāngèng,jīnérzuìshǎoyīwàn字,现在3100多票了,要是能到3200yuepiao的话,第四更也给写出lái,朋友们有yuepiao就别留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