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各怀鬼胎【求推荐票】


  “这帮家伙是不是电视看多了?整天都琢磨着灯下黑了……”

  叶天摇了摇头,最近电视台正热播着一gè叫《雍正王朝》的电视剧,里面有gè年羹尧寻找敌军主力时,被谋士邬思道指出了灯下黑的典故。眼下那伙盗墓贼接连将落脚点选择在公安局的对面,估计也是存着这种心思的。

  这家四星级的酒店装修十分豪华,楼高二十多层,在乌鲁木齐应该也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如果不是叶天清晰的感应到“★jiǎ老板”就住在里面,估计他也想不到一帮盗墓贼会住如此豪华的酒店,这和他们整天与死人打交道的身份有些不相符。

  围着酒店转了一圈之后,叶天背着背包走到了前台,拿出身份证递了过去,说道:“大姐☆◇,麻烦您给我一间楼层低一点的房间,我晕电梯……”

  对于客人的要求,酒店是没有理由拒绝的,在给了叶天三gè房间挑选后,叶天选择了五楼一间面向酒店停车场的房间。

  进入到房间之后,叶天拉★开了窗帘,果然,从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酒店的地面停车场,以叶天的眼力,甚至可以看到每gè从车上下来的人。

  “奇怪,怎么就他一gè人啊?”

  将窗帘拉上后,叶天坐到了chuáng上,感应了一下“jiǎ老板”的位置,却是在十八楼的一gè房间里。

  不过让叶天诧异的是,〖房〗中竟然就“jiǎ老板”一人,这和叶天的想象有些出入,他之所以追踪到这里。要找的人可不是“jiǎ老板”!

  “等等看吧。我就不信他会在酒店一直住下去!”

  连着坐了几十gè小时的火车,叶天也感觉有些疲惫了,干脆洗了gè热水澡躺倒在chuáng上呼呼大睡了起来,反正只要那缕元气还在“jiǎ老板”的身上,叶天随时都能掌握对方以及他身边的动态。

  等叶天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11点多了,洗了把脸之后,叶天感应起自己那丝元气来。神情猛的一振。

  因为叶天发现“jiǎ老板”已经不在十八楼的那gè房间了,而是去到了八楼。

  并且叶天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gè房间里算上“jiǎ老板”一共有五gè人存在,如果没猜错的话,这gè盗墓团伙的人应该都在这里了。“唉,功力太浅,无法知道他们在谈什么……”

  叶天所继承的传承中有一种秘术,如果功力能达到大成的境界。通过留在他人身上的一丝元气,不仅能感应到对方谈话的内容,甚至可以将现场的画面在自己脑中还原出来,有点类似佛家的天眼通了。

  只是叶天现在的修为。尚且还达不到那种程度,只能通过那一丝元气的震荡,感受到“jiǎ老板”身周的大致情况,至于别的他就没办法了。

  “这里肯定不能下手,倒是有些难办了……”◎叶天有些为难的挠了挠头。

  要知道,酒店各处都是有摄像头存在的。如果那几gè人在酒店内发生什么意外,叶天肯定脱不掉嫌疑,他可不想因为几gè盗墓贼将自己牵连进去。

  “他们总不能老是呆在◎○酒店里吧?就算度假也要出去玩啊……”

  叶天相信,他们不会无缘无故的来乌鲁木齐的,绝对是带有某种目地的,到时候自己跟在他们身后,一定会找到机会的。

  想了一阵过后。叶天琢磨出了gè办法□,当下从背包里翻出一张黄纸,走到门边将门反锁之后,在屋里忙活了起来。

  半gè小时之后,叶天满头大汗捏着那张黄纸,恨恨的骂道:“***,画符真不是件容易事!”

  从外表上看,这张黄纸和之前并无两样,但如果是开了天眼的人就能发现,在这张黄纸上蕴含了淡淡的元气,勉强算是一张灵符了。

  叶天所制的这张符,用的还是虚空画符的手段,将自己〖体〗内的一部分元气,用阵法凝聚到了这张纸符之中,如果有人触碰到这gè阵法,阵法之中无形无色的元气,就会遁入到其人的身上。

  制作这张符的原因,是叶天现在仅能掌握“jiǎ老板”一人的动态,万一其余几gè人和他分开行动,叶天就抓瞎了,所以才画出这张符来,让自己能感应到他们每gè人的行动。

  制好符箓后,叶天去到洗手间里,对着镜子摆弄了起来,五分钟之后,从洗手间出来的他,眼睛似乎小了许多,如果不是特别熟的人,一眼肯定是认不出来了。

  这也是叶天跟随老道行走江湖学到的技能之一,老道曾经让叶天接连扮作五gè不同的人,去向同一gè〖警〗察问路,没有lu出任何破绽,这才算是出师的。

  虽然比不上传说中的易容术那么神奇,但也很是实用,即使现在和那位“jiǎ老板”打gè对面,恐怕对方都认不出他是谁来。

  戴上帽子,叶天施施然出了房间,坐电梯到八楼,在经过“jiǎ老板”所在的房间时,手上的黄纸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当叶天将其捡起来之后,在那道门前已经凝聚了叶天的元气,只要进出这gè房间的人,都会沾染上一丝的。

  mo了mo咕咕直叫的肚子,叶天直接下到了一楼,新疆的美食也是全国有名的,既然来了,▲不品尝一下那就太可惜了。

  在八楼的一gè套间的客厅里,四gè人正大呼小叫的打着牌,王顺也在其中,不过他的眼睛一直瞄着那扇关起来的房门。

  王顺比狄旺等人晚了两天到的乌鲁木齐,来到之后◆búpǐnchángyīxiànàjiùtàikěxīle。

  zàibālóudeyīgètàojiāndekètīnglǐ,sìgèrénzhèngdàhūxiǎojiàodedǎzhepái,wángshùnyězàiqízhōng,búguòtādeyǎnjīngyīzhímiáozhenàshànguānqǐláidefángmén。

  wángshùnbǐdíwàngděngrénwǎnleliǎngtiāndàodewūlǔmùqí,láidàozhīhòu★就住进了这gè地方,不过直到今天才见到狄旺等人,对于他们这两天的行踪是一无所知。

  这让王顺心里有些被排斥了的感觉,忍不住向坐在他对面的一gè魁梧汉子问道:“三哥,师父怎么了?从回来就进到房里◎,咱们这次来到底是做什么买卖呀?”

  狄旺的团伙原本一共有八gè人,时间最短的就是王顺,也跟了他有十多年了,老二早在王顺刚入伙的时候就在一次盗墓中失手死掉了。

  现在这gè团伙除了狄旺之外,就要数这gè排行老三的彪子了,他从来不下坟墓,一直都像是影子般跟着狄旺,算是其心腹中的心腹。

  对王顺这gè死皮赖脸认老大为师的滑头家伙,彪子并不怎么看得上眼,斜眼看了王顺一眼,答道:“老大的事情我怎么知道?小七,你进去问问啊。”

  “好,这钱正好要给老大,那我去敲门了啊,三哥,回头要挨骂您可要帮我圆着点!”

  放在平时,狄旺不喊他们,是没人敢进老大的房间的,不过王顺自持成功做了笔20万的生意,老大应该不会训斥自己的吧?

  “进来!”王顺敲门过后,屋里传来狄旺低沉的声音。

  “师父,这是在北京交易那批古董的钱,20万,全在这里了……”王顺恭恭敬敬的将皮包放到了狄旺的面前,垂下的眼睛却是死死盯住了狄旺手中的一本书。

  那本书有些残破,连封皮都没有了,书页发黄,上面似乎画着一些符号,但就是这么一本破书,让王顺看的眼睛都挪不开了。

  “小七,这次做的不错,这钱,你拿五万!”

  王顺自以为低下头,就能躲过狄旺的眼睛,却是没有发现,在他面前的狄旺脸上已经是lu出了一丝冷xiào,当年老二就是因为窥觑这本奇书,而被狄旺给活埋在一座古墓里的。

  “师父,跟着您,我要钱有什么用啊?”听到狄旺的话后,王顺的头垂的更低了。

  狄旺脸上的冷xiào更甚,但语气变得愈发柔和起来“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学师父的这手本领,小七,放心吧,师父老了,早晚都会传给你的……”

  “谢谢师父,小七一定用心学!”王顺猛的双膝跪在了地上,脸上lu出不加掩饰的欣喜,这是狄旺第一次出口许诺要传给他奇门阵法。

  跟了狄旺十多年,王顺清楚的知道,面前这人能多次化解凶难铲除对手,基本上都是靠着面前的这本破书。

  而王顺之所以死皮赖脸千方百计的拜狄旺为师,所图其实也是为了这本书而已,他相信,只要自己学会书上的本事,完全可以不用再仰仗狄旺鼻息另立门户了。

  感觉今儿狄旺心情不错,王顺大着胆子问道:“师父,这次干的是什么活?国内那么好,咱们没必要跑到国外去吧?”

  对于狄旺在北京时说做完新疆这一单就直接出境的事,王顺是打心眼里不赞同的,别看他年龄不大,却是在好几gè城市养了四五gè相好了,压根就不愿意往国外跑。

  “嗯,我也考虑这事有点不妥,先把这单做下来再说,小七,明天你跟着我们一起上山,现在就回去休息吧!”

  “谢谢师父,那我先回去了,您好好休息。”听到狄旺下了逐客令,王顺偷眼望了一下那本破书后,退出了房间。

  王顺原本想着如果狄旺执意要出国,那自己就偷了那本书远走高飞的,但是现在似乎不需要再冒这gè风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