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回京【求推荐票】


  “闪电貂?这名字dǎo是挺贴切的……”

  叶天回想起那只bái色的成年貂和怪蛇搏斗时的情形,不由点了点头,它的动作确实快如闪电一般,当时自己的眼睛dōu有些跟不上。

  “这小东西长大以后,牙齿里会带有一种毒素,虽然不会致命,但如果咬在人或者动物的身上,可以产生麻醉的效果,在这雪山上,就是雪豹见了这种闪电貂dōu要退避三舍的!”

  老吴丝毫dōu没掩饰自己对闪电貂的喜爱,不时用手触碰下幼貂的身体,不过很显然小家伙并不怎么买他的帐,只管允吸着叶天的手指。

  “吴叔,那这幼貂吃些什么啊?”叶天开口问道。

  “应该是喝奶粉吧?”老吴也有些不确定,他只是听闻过这种动物,却是没见有人成功豢养过的。

  “我qù给它冲点奶粉qù。”老吴是打心眼喜欢这小家伙,屁颠屁颠的跑出qù找奶粉了,过了五六分钟之后,真见他端着个小碗走回了房间。

  “不喝啊?”

  叶天将幼貂的小脑袋放在了小碗处,但是这家伙只是闻了闻,就把头给挪开了,继续抱着叶天的手指啃着,对那碗奶粉丝毫dōu不感兴趣。

  叶天忽然想起幼貂允食huā瓣汁液的事情,看向老吴问道:“吴叔,昨儿我找到的那片雪莲huā瓣呢?它吃这东西的!”

  老吴摇了摇头,有些为难的说道:“那东西交到管理区了,小叶,雪莲huā瓣就剩下那一片了。你以后也不能总给它吃那东西吧?”
□   “这家伙不会是想吃肉吧?”叶天突发奇想。

  老吴被叶天的话给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哎,我说小叶,你可别乱给他东西吃啊,吃坏肚会死掉的!”

  “什么dōu不吃也会饿死啊!”叶天摇了▲摇头,拿这小家伙有些没办法,心想着回头买点麦乳精之类的东西看它吃不吃了。

  “叶天,就是这只小动物啊?还真挺可爱啊!”

  正在叶天和老吴讨论着如何喂养幼貂的时候,陈喜全在一个警员的陪同下找了过来。

  “陈叔。今儿真是谢谢您,要不是您,我说不定就要被关几天呢……”看见陈喜全走进房间,叶天连忙站了起来。

  他对这个中年人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和尊重,虽然卫红军也帮过他不少忙,但那是在知道他身份之后的事情,而面前的这位帮忙的目地却很单纯,并没指望叶天能有什么回bào的。“说什么呢?陈叔在这边地头熟,还能眼瞅着你吃亏不是?”

  陈喜全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走吧。咱们q★ù吃饭,给你小压压惊,雪崩dōu没能要了你的命,看来你也是福缘深厚的人啊!”

  陈喜全本就喜欢研究易经相术。要不然也不会和叶天在火车上一聊就是几十个小时了,这会说着说着话又端详起叶天的相貌来。●

  “陈叔,我就是运气好罢了,您就别琢磨了……”叶天苦笑了一声,他的面相就连老道dōu看不出一丝端倪,更不要说面前这位业余爱好者了。

  陈喜全盯着叶天看了一会。突然说道:“哎?不对,小叶,你的头发好像变了啊,我记得你之前大多dōu是bái发的!”

  叶天出行的时候虽然戴着帽的,但是在火车上也摘下来几次,是以陈喜全对叶天的一头bái发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头发变了?”叶天闻言愣了一下,四处看了一眼。发现在衣橱那有面镜,连忙走了过qù。

  “还真是!”叶天发现,镜里自己的头发,现在从根部已经变黑了,只有发梢处还是有些灰bái,不过再过一地时间,相信就会恢复过来的。

  “吃了一整朵的千年雪莲,头皮变bái了有什么稀奇的?”老吴在一旁撇了撇嘴,对叶天暴殄天物的行为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呵呵,吴叔,我那也不是偷抢来的,这雪山采药人采到的雪莲,不还dōu是归自己啊?”叶天闻言笑了起来,如果不是看在对方救了自己的份上,那片雪莲huā瓣他说什么也会要回来的。

  听到叶天的话后,老吴也是说不出什么来了,对方说的没错,雪莲是他发现的,本来就归叶天所有,自己这么斤斤计较dǎo是显得有些小气了。

  看着自己大半变黑了的头发,叶天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他知道,自己为师父逆天改命所折损的阳寿,现在基本上算是补了回来,只要再调理三五个月的时★间,想必就能恢复如初了。

  章局长宴请陈喜全的地方,是在管理区一个特色饭店的包厢里,除了叶天和陈喜全之外,还有两个管理区〖派〗出所的正副所长作陪。

  正如章局长所说,这一桌菜基本上dō▲u是些雪山上的山珍,异常的丰盛。

  章局长好酒,坐下之后就和陈喜全连碰了三碗,那可是实实在在半斤一碗的酒,饶是陈老板酒量不错,三碗下肚说话也开始结结巴巴的了。

  “小叶,来,咱们喝一碗!”见到陈喜全不是对手,章局长又找上了叶天。

  叶天闻言端着一碗酒站了起来,说道:“章叔叔,是我给您添麻烦了,这碗酒算是我赔礼道歉的,您不用喝!”

  说完话后,叶天将碗中的bái酒一饮而尽,这是农家自酿的烧刀,劲头可不小,一碗酒下肚,叶天顿时感觉小腹一阵火热。

  “好,老陈没看错人,小伙有出息!”这好酒之人,最喜欢的就是喝酒爽快的人,分局里很多人dōu知道,章局长提拔人的时候,dōu是以酒量大小为标准的。

  “章叔叔,我敬您一碗!”

  虽然叶天神经够粗,但是经历这么一次生死之旅,他也需要麻醉下自己,当下举起酒碗向章局长和另外两个〖警〗察劝起酒来。

  这一顿酒喝的是昏天黑地,到了最后除了叶天还能坐着之外,其余几个人dōu突溜到桌底下qù了。

  “还真是能喝啊!”

  看着地上的八个两斤装的酒坛,叶天也感觉脑袋有些疼痛了,正准备站起身出qù叫服务员帮忙抬人的时候,口袋里传来了小家伙“叽叽”的叫声。

  “怎么了?你也想喝酒?”叶天这会酒意上涌,端着还剩了点酒的碗放到了幼貂的口边。

  “叽叽……叽叽!”幼貂用前爪一把扒开了碗,不住的冲着桌上叫着。

  “是想吃东西吧?”这次叶天明bái了过来,用手指着桌上基本没动过的菜,说道:“我指到哪个,想吃就点头!”

  叶天还真是喝大了,此刻完全用人的口吻在和幼貂说着话,说来也奇怪,小家伙似乎明bái叶天的意思,两只前爪搭在一起,不断的冲叶天点着小脑袋。

  “这个?这个?哦,是这个啊?”接连指了几个盘,当叶天点到雪鸡汤的时候,幼貂“叽叽”的叫了起来。

  叶天还算是有点神智,拿了个小碗装了半碗汤,又给撕下一些肉丝,将幼貂放在了桌上,小家伙看来是饿的狠了,一口气就把汤给喝光掉了,那些肉丝也dōu被它吞了下qù。

  “成,跟着你叶哥,以后天天有鸡肉吃!”把幼貂放回到口袋里,叶天也趴在桌上打起了呼噜。

  “唔,别闹,痒!”

  沉睡中的叶天感到有人在挠自己的鼻,睁开眼睛一看,幼貂正顽皮的趴在自己的脸上,一双充满灵性的眼睛刚好和叶天对视着。

  “哈哈,小家伙,你起的dǎo是早?”

  一场大醉让叶天前几天紧张的心情完全缓解了下来,加上身体隐伤也恢复了,他感到现在的状态无比的好。

  翻身起床之后,叶天ォ发现自己也是被人给抬进了天池度假村的房间里,拉开了窗帘,外面已经是阳光高照了。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叶天出qù问了陈喜全所住的房间,正准备找过qù的时候,陈喜全和章局长一起走了过来。

  虽然昨儿被叶天灌的酩酊大醉,但是章局长对叶天的态度却是亲热了许多,上来就说道:“小伙不错,等到了市里面,咱们再来喝,章叔叔要是你这么大的时候,肯定能喝过你的!”

  听到章局长的话后,叶天连忙举手做投降状,开口说道:“章叔叔,您就饶了我吧,这会还感觉头疼呢,以后您到北京,我一定让您喝个痛快!”

  “好,那咱们一言为定!”

  说老实话,章局长也不敢和叶天再喝了,昨儿他们三个人对叶天一个,dōu被喝趴下了,这小的肚简直就像是无底洞一般。

  简单的吃了点早餐后,叶天就做陈喜全的车回到了乌鲁木齐,酒店的房间早已退掉了,听说下午就有趟回北京的车,叶天就让陈喜全帮着订了张卧铺票。

  除了身份证和“无痕”还在身上之外,叶天现在是身无分文了,如果没有陈喜全,说不得他就要打电话回北京向家里求助了。

  这一趟的新疆之旅,六件珍贵的法器全部丢失,但却消弭了父亲日后的隐患,还治愈了自己的旧疾,叶天也说不清是赔是赚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