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纪然的买卖


  “叶天,我比你大几岁,要是bú介意的话,我就叫你的名字吧…”纪然倒是很会和人拉关系,见到叶天对他并没有什么恶感,马上将两人之间的称呼给改了过来。

  “呵呵,当然可以了。”俗话说伸手bú打笑脸人,叶天也bú好意思说什么,当下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叶天,你这些收藏都是大开门的老物件啊,四九城玩的像你这么大的人可真是bú多,这桌椅要是拿出去,一准有人出高价的”搭上话之◆后,纪公马上夸奖起这一屋的古玩来了,bú过纪然倒也bú是全在恭维叶天,因为这屋里有些物件确实bú错。

  就像几人屁股底下坐着的黄huā梨圈椅,那可是真正的明朝黄huā梨家具,现在拍卖市场正火着◇呢,这一套圆桌带椅,少说也要上百万。

  “咳咳,主要是家父喜欢,纪兄过奖了!”叶天有些郁闷,虽然心里急着回房去练功,bú过瞅着纪然谈性正浓,也bú好出言赶别人走吧?

  至于这套黄huā梨家具的价值,叶天自然是知道的,圈椅在江南居多,这是父亲早年huā了一百八十块钱从一家大户里收上来的,叶东平bú知道在儿ěr边吹嘘过多少次了。

  “叶兄弟,老纪我这两年也在做古玩买卖,你要是bú嫌哥哥盘小的话,午空到我那去瞅瞅,看到有什么顺眼的,我原价盘给你,怎么样?”进到这厢房里之后,纪然心里就亮堂了起来,这人和人交往,就怕找bú到共同语言,眼下有这古玩做媒介,纪公对于和叶天成为朋友的把握,顿时就有了**分。

  这但凡是玩古董的人,一听说哪里出了好东西,即使别人bú卖或者自个儿买bú起,那也会上赶着去看一眼的,所以纪然相信叶天bú会拒绝他的建议的。

  只是纪公没想到,叶天对古玩压根就没有什么兴趣,这一屋东西也bú是他收上来的,换成叶东平还差bú多。

  “呵呵,纪兄,这段时间我在装修一院,实在是没空,要bú等下个月怎么样?”叶天那四合院正建到关键时候,哪有闲◎工夫去看什么古董啊?当下开口婉拒了。

  “啊?叶兄弟,后天我那里可热闹的很啊,你真bú想去看看?”纪然闻言愣住了,他的买卖在四九城古玩行里也算是有些名气的,别人想参与进去都找bú到门路,没想到○◎工夫去看什么古董啊?当下开口婉拒了。

  “啊?叶兄弟,后天我那里可热闹的很啊,你真bú想去看看?”纪然闻言愣住了,他的买卖在四九城古玩行里也算是gōngfūqùkànshímegǔdǒngā?dāngxiàkāikǒuwǎnjùle。

  “ā?yèxiōngdì,hòutiānwǒnàlǐkěrènàodehěnā,nǐzhēnbúxiǎngqùkànkàn?”jìránwényánlèngzhùle,tādemǎimàizàisìjiǔchénggǔwánhánglǐyěsuànshìyǒuxiēmíngqìde,biérénxiǎngcānyǔjìnqùdōuzhǎobúdàoménlù,méixiǎngdào□却是被叶天给拒绝了。

  “叶天,过去吃饭去,每次都让喊,bú像话!”

  正当叶天想开口送客的时候,叶东平的声音从门口响了起来“哎,小天,你这是有客人啊?怎么bú找说一声,我让你大姑多炒○几个菜。”叶天对着老爸摆了摆手,说道:“爸,bú用了,他们马上就走,杜强,那事你记着就行了,回头办好了把收据给我送来。”杜强也知道叶天这是赶人了,lián忙站了起来,说道:“叶先生,您放心,我一准照您说的办!”杜强这么一说,纪公也bú好意思再留下来了,当下也是站起身,跟在了杜强的尊后。

  叶东平b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没出言说什么,bú过当纪然走过他面前的时候,叶东平忽然愣了一下,喊道:★“您您是林海拍卖的纪总吧?”“我……我是纪然啊,叶叔叔您认识舢”

  听了叶东平和叶天的对话,纪然当然知道二人的关系了,bú过他对叶东平却实在是没什么印象,bú知道对方是怎么认识自己的。

  “纪总在行里的名声很响,我当然认识了,哎,我说叶天,贵客上门,你怎么往外赶啊?”

  叶东平对儿的行为很是bú满,他平日里想送拍个物件都找bú到门路,眼下拍卖公司的老总到家里来了,儿居然要赶别人滚蛋,而且刚那语气似乎还很bú客气?

  “爸,您这哪跟哪啊?”叶天被老爸说的是哭笑bú得,他怎么可能bú知道纪然那点小心思,只是叶天bú想和这些富家公来往罢了。

  说老实话,在认识了雷雾、卫红军、刘大志那些在北京属于第一代创业的富豪之后,纪然的层次,还真没被叶天放在眼里。

  纪然见到叶天脸上lu出bú高兴的神情,lián忙说道:“叶叔叔,我就是过来拜访一下叶老弟的,也没别的事,就bú耽误你们吃饭了。”“什么话啊,过门就是客,平时想请纪总都请bú到啊,走,到中院喝几杯去……”叶东平虽然知道对方肯定是有事求着儿,但他最近想走拍卖的渠道出手古玩,一直都没找到硬路,眼下有了这个机会,却也是顾bú得叶天的想法了“那”纪然转脸看了眼叶天,见他点了点头,lián忙说道:“好,那就叨扰叶叔叔了!”纪然能留下来,杜强却是知道自己留下来bú合适,开口说道:“叶先生,我还要去医院看儿,就先告辞了啊。”

  “好,你儿身体有些虚弱,多带他见见阳光,少到一些阴寒的地方去!”叶天交代了杜强几句,把他送出了院。

  “爸,我还有事,你和纪兄去吃饭吧,我晚点再去吃!”

  送走杜强之后,叶天收起了桌上的支票和juān款收据,一溜烟回到自己的后院,他现在就想打坐一番,看看师父所说的行善积德是否真的对修习功法有好处?

  叶天所修习的功法分为两种,一种是外家拳,有点类似于五禽戏,bú过却是应用于实战的,其威猛之处,和形意也是bú相上下。

  第二种却是内家的作息吐纳之法,这也是麻衣一脉的bú传之秘,就lián叶天远在香港和台湾的两位师兄都只学了点皮毛,只有修习这种功法,能沟通天地元气,使用出术法来的。

  bú过在叶天之前,麻衣”脉空有功法流传,但术法传承却是失传数百年,老道虽然将功法已经练到了极致,却是施展bú出任何的术法。

  平心静气■之后,叶天盘膝坐在了床上,鼓动〖体〗内元气行走起周天来,按照老道的说话,行善积德可使天道赐福加身,在行功的时候往往会事半功倍。

  bú过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叶天已经行走了两个周天,也没感觉到真气◇比往日要更加顺当一些,bú由悻悻的坐直了身体。

  “师父这是bú是怕我bú择手段收敛钱财,忽悠我的啊?”

  叶天脑中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所谓“江湖财,江湖散,bú散有灾难。”这几句话在走江湖的人之中传言甚广,老道也是经常挂在嘴边的。

  尤其是术法一门,认为用法术聚敛钱财会遭受天谴,古代很多术法高人虽然手段高明,但往往都是隐居深山,极少出手,就是怕沾了因果受到报应。

  而这些人即使出手之后,也会将所得的钱财散给穷人,就像是老道带着叶天行走江湖那几年,钱真是没少赚,但都被老道给juān了出去。

  “叶天,出来!”就在叶天沉浸在对功法的思考当中,门外传来了父亲的喊声。

  “爸,怎么了?”穿了鞋下床后,叶天打开了房门,叶东平知道自己需要静坐调养,是很少到后院打扰自己的。

  “后天跟我去个场合,刚纪然虽然没指名要你去,但老爸知道是你的面,你跟我走一趟吧!”

  老用儿,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叶东平可bú是来找儿商量的,他只bú过是过来通知一声,对,就是通知。

  “爸,你和那人搅合在一起干嘛啊?”叶天有些bú满的说道,忽悠卫红军雷雾买点古玩,叶天倒是无所谓的,但是对纪然,他真是没什么结交的心思。

  “你和他有过节?”卫红军听出了点味道。

  “没有,我对他有些看bú上眼,…叶天实话实话。

  “臭小,你有什么资格对别人看bú上眼?”叶东平一听儿这话,顿时恼了,在叶天头上敲了一记之后,说道:“你别看纪然年龄bú大,入行也没几年,但他那拍卖行现在可是北京城数一数二的,每年的成交量就lián嘉德那些大户都比bú上的!”说到这里,叶东平压低了几分声音,接着说道:“听说纪然家里在公安部还有些关系,这京津冀的古玩黑市,都被他给垄断掉了,只要是si下里渠道进京的物件,基本都要通过他,叶天,你可别小瞧了这人啊!”叶天闻言撇了撇嘴,说道:“我就知道这些人bú会走什么正道,老爸,你bú是收赃上了瘾了吧,那玩意偶尔玩一次行,可别真当买卖做了!”上次老爸收桩惹下的麻烦,差点没要了叶天的小命,他可bú想再来这么一次,bú过想到上次那批桩物,叶天心头忽然动了一下,开口问道:“爸,这古玩黑市里面的物件,出土的东西多bú多啊?”

  虽然知道一般的陪葬品是很难成为法器的,但是上次白捡了一把无痕,叶天对于那些出土的物件,倒真是多了几分期待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