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垄断


  不过此刻这lǐ却是大门紧闭,从外面也听不到一丝院子lǐ的声音,叶东平也没有来过这lǐ,只能掏出手机给纪然打le个电话。

  两三分钟过后,大门被人从lǐ面打开le一条缝,一个人lu出头来看le眼叶东平的车牌,这才将两扇大门都给拉开le。

  “这院子倒是有意思。”

  叶天坐在车上瞧的真切,这“修理厂”大门内居然建le个影墙,也就是说,从大门处往lǐ面瞅,除le一堵墙之外,什么也甭想看到。

  只是把车开进去绕过影墙之后,lǐ面却是别有洞天le。

  在影墙后面,是一块占地面积不小的停车场,lǐ面林林总总的已经停le二三十辆车,不乏奔驰宝马以及叶天不认得名字的豪车。

  在停车场的右侧,是一排两层的小楼,从外面看就是普通白石灰的墙面,并不怎么显眼。

  而小楼的对面的空地上,则是用琉璃瓦搭le一个很大的凉棚,隔着很远叶天就能看到有许多人在lǐ面走动。

  叶东平刚停好车,等在停车场的纪然就从前面拉开le车门,热情的说道:“叶叔叔,叶天,你men来啦,欢迎,欢迎啊!”

  站在纪然后面的一个跟班都看傻le眼,纪公子虽然没什么架子,但骨子lǐ的傲气还是很大的,他没见纪然什么时候跑车场来迎接过人的?

  “纪总,不好意思,第一次来不知道路,晚le一点儿……”约好的时间是早上八点半,不过叶东平刚才绕le点路,现在却是过l●e九点钟le。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纪然连忙摆le摆手,说道:“不要紧。不要紧,本来应该我去个车接您的,叶叔,lǐ面都开始le,我陪您过去吧?”

  按照这lǐ的规矩,除le卖货一方的人■之外,买方是不能自己开车来的,纪然会统一安排车围着四九城绕一圈,将要来的人一车拉过来。

  不过凡事都有个例外。有些老客户或者是背景深厚的,这规矩也就不适用le,没见停车场lǐ排le一溜豪车吗?■

  “纪总,我知道规矩的。我men自己过去就行le。”叶东平摇le摇头。却是不肯让纪然作陪,来这种地方交易,越是不显眼越好。省的被人给惦记le。

  纪然闻言笑le笑,说道:“那好,叶叔▲叔,我就不陪您le,您先进去看着,看中什么物件。可以先和物主谈,如果谈不拢的话。下午还将会进行拍卖……”

  纪然知道心急吃不le热豆腐,反正叶东平是古玩行lǐ的人,以后和他走的近le,肯定有办法接近叶天的,没必要这会去献殷勤,那样做反而过于着相le。

  等到叶天父子往交易场走去的时候,纪然身边的那人开口问道:“纪哥,那……那两位是什么人啊?”

  “云庆,他men姓叶,是父子俩,以后见le这两位,招呼热情着点,千万别惹他men生气啊!”

  纪然虽然是这lǐ的老板,但除非一些大的交易,他也是不常来的,这lǐ的事情一般都是交给身边这个叫吕云庆的人打理的,所以出言提点le他一句,免得日后得罪人le都不知道。

  “是,纪哥,我知道le。”

  能被纪然委以重任,吕云庆自然也是有几分眼色的,听到纪然的话后,心lǐ虽然还在猜测叶天二人的身份,但已经将其列入到贵客的名单lǐ去le。

  “这地方,还真是这些盗墓者聚集的所在啊?”

  还没走到那棚子处,叶天的眉头就皱le起来,因为隔着老远,他就感觉到le一股子死气,这种气息只有经常出入坟墓的人身上才会有的。

  这种死气也是煞气的一种,平时对人不会有什么伤害,但是凝结的多le,等到老年或者是走背运的时候,这种煞气发作起来,却是会让人的下场无比的凄惨。

  所以自古干盗墓这一行当的☆人,都极少能得善终,就是那得le善终的一小部分人,也多是懂得望气之术,知道如何规避这种死气的人。

  经过狄旺那件事之后,叶天也不敢再小看这些人le,古代各种术法式微,但没准就会流传下来一些,说●■不定这些人中间,就有自己不知道的高人呢。

  北京九月的天气温差还是很大的,这会太阳已经高高升起,外面的温度在二十七八度左右,不过一走进棚子lǐ,顿时感觉yin凉le起来。

  旁人或许以☆为这这yin凉是琉璃棚子遮阳的原因,但是叶天眉头,却是皱的愈发的紧le,碰le碰叶东平之后,开口说道:“爸,看好什么物件,先给我说下,这lǐ的东西不是什么都能买的!”

  刚一进入到棚子lǐ,叶天就感觉到,这lǐ很多东西都不是很干净,上面带着一股yin煞之气,有几处煞气凝结的地方,已经可以对人身造成伤害le。

  叶东平闻言点le点头,往四周环顾le一眼,说道:“我知道,你跟着我吧!”★

  叶东平平时爱训斥叶天,不过是想找点当老子的感觉,其实他比谁都明白儿子的本事,尤其是闹鬼事件一出,在这些方面,叶东平对儿子几乎是言听计从le。

  此刻这个长约二十多米的分为三排的棚子■内,摆满le各种各样的器物,从青铜鼎到瓷器再到字画古籍,几乎是应有尽有,如果不看外部的环境,绝对会给人一种来到le潘家园的感觉。

  在棚子lǐ除le坐在物件后面的卖家之外,买家大约有三四十个人●,在来的路上叶东平就给叶天说过,这些人几乎垄断le四九城的大宗古玩交易。

  “哎,老叶,你怎么来啦?”叶东平刚才四处查看的功夫,也引起le别人的注意,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人,打着招呼走le过来。★

  “哎呦,余总,您也在这啊?”

  见到来人后,叶东平连忙迎le上去,他岁数虽然不小le,但是在北京混的年头短啊,在行lǐ还算是个新人呢。

  “呵呵,这地方怎么能少le我老余啊☆?”

  来人嘿嘿笑le笑,紧接着看向叶东平,问道:“老叶,走的谁的路子呀?这lǐ可不好进来的啊,以后咱men四九城的古玩生意,又要多出你一份喽……”

  “呵呵,余总言过le,叶某在行当lǐ可是末学后进啊,以后还指望余总多多提携呢……”

  叶东平笑着和来人打起le哈哈,不过心中也有几分得意,正如这位余喾余老板说的那样,能进入到这lǐ,他才算是接触到四九城古玩买卖的核心层le。

  要知道,从古至今不管做什么买卖,首先就要做到两点,一点是货源,另外一点就是出货渠道le。

  而做古玩生意,货源尤其重要,那些在潘家园摆地摊出售现代工艺品的人倒是想买古董啊,但是他men没有进货的渠道。

  四九城真正的古玩商人,掌握着大金额交易的人,必须要有广泛的进货渠道。

  打个比方说,有位富豪今儿上午提出来要买一康熙青花,您下午就能给弄到手,这样下次别人有需求的话,自然还是会找你的,久而久之,四九城的古玩买卖就都让这些人给垄断le。

  不过前几年流行的去农村收古董的行为,现在已经过时le。

  一来这么多年过去le,即使有点好东西,基本上也都被收光le,二来那些老农民men一个个也学精明le,随便拿着个喂猪喂鸡的破碗,就敢十万八万的冲你开价。

  所以这些人就把主意打到盗墓者的身上,一是货真,二来价格实在,并且出le问题他men也不敢声张,纪然这两年做的这个买卖,算是得到le供需两方的欢迎。

  没有套出叶东平的话,余老板有些不甘心,又追问le一句:“我说老叶,是谁介绍你过来的啊?”

  俗话说生意场上无父子,虽然余总和叶东平也算是朋友,平日lǐ见面也聊上几句,但是叶东平的加入,必然会抢走一部分这些人的生意,余总问这话也是在衡量叶东平的底气。

  如果介绍他来的人无足轻重,那余老板就会联合其他人将叶东平给挤◇出这个圈子le,毕竟这晚饭越来越难吃le,少个竞争的人也是好的。

  “呵呵,我和纪总关系不错,这次是他邀请过来的!”叶东平哪lǐ会不明白对方的意思,当下直接把纪然的名头给抬le出来,省的日后这★○些人打压自己。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余总脸上变le变,有些不自然的笑道:“哦,原来是纪总啊?老叶你路子广,对le,我那边刚看le个物件,就先不陪你le……”

  余喾这是想去找几个相熟的□○些人打压自己。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余总脸上变le变,有些不自然的笑道:“哦,原来是纪总啊?老叶你路子广,对le,我那边刚看le个物件,就先不陪xiēréndǎyāzìjǐ。

  tīngdàoyèdōngpíngdehuàhòu,yúzǒngliǎnshàngbiànlebiàn,yǒuxiēbúzìrándexiàodào:“ò,yuánláishìjìzǒngā?lǎoyènǐlùzǐguǎng,duìle,wǒnàbiāngāngkànlegèwùjiàn,jiùxiānbúpéinǐle……”

  yúkùzhèshìxiǎngqùzhǎojǐgèxiàngshúde同行,打听一下这个消息,如果叶东平真是纪然介绍过来的,那他men就只能认le,毕竟他men现在也是靠着纪总吃饭的。

  “屁大点生意,值得这么勾心斗角的吗?”

  等到余老板离开后,叶天站在老爸身边撇le撇嘴,他从小就表现的不喜欢古玩生意,那也是有根由的。

  像叶天这种人,平日lǐ接触最多的就是yin阳煞气,而这些古玩,就算是传世把玩下来的物件上,大多也都会带有一丝煞气,自然不受叶天的待见l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