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同行


  在几人走向那一排小楼的时候,yè东píng轻轻的拉了下儿子的衣袖,小声问道:“yè天,你买的什么东西啊?”

  说老实话,yè东píng最近资金的周转并不是很好,为了参加这次古玩黑市的☆交易,他昨天东挪西借的才凑了五十多万。

  是以刚才yè东píng虽然看中了几个物件,但都没舍得出手,yè天这一下子就要花出去三万多,让yè东píng也有些肉痛。

  当然,对儿子的目光y○è东píng还是很信任的,否则他就不会连物件都没看,直接喊人来交易了。

  “是一盏汉代的青tóng灯,回头您看了就知道了……”yè天也没多解释,因为在那年轻人的带领下,他们已经进入到了小楼的一个房间里。

  房间里面与外边看上去破破烂烂的样子完全不同,地方虽然不大,但布置的非常奢华。

  屋顶是一盏几乎垂到头面的吊灯,全部打开后,光线非常的明亮,黑色的真皮沙发显得前面摆着一张红木茶几,在房间的一角的冰箱里,放着各式领料。

  “几位,要交易?”

  当年轻人敲门走进来后,坐在屋里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连忙站起身来,问道:“几位先生要喝点什么?”

  “随便……”

  “两瓶矿泉水!”

  yè天和那人分别答了一句,女孩马上到冰箱里拿出三瓶饮料,放到yè天等人面前的茶几上。

  “两位,还要不要再看下货?”进入到房间之后,那人的话似乎比刚才要多了一些,见到yè东píng点头后,马上把麻袋里的几件东西取了出来。

  “西汉的朱雀灯?”

  那盏高不过20公分的朱雀灯刚一拿出来,yè东píng的眼睛就亮了一下,从古玩鉴赏的角度来说,他比儿子可要强的多了。

  由于古代tóng器的稀少,一般即使是将相大臣的墓葬里,也极少有青tóng灯器类的陪葬品,所以yè东píng可以断定,这一定出自于西汉帝王陵墓之中。

  现在青tóng器市场的交易虽然不温不火,但yè东píng恰好有个浙江的老客户,最喜欢收藏这一类的物件,以这盏青tóng灯的品相,一转手最少能卖出二十万的。

  yè东píng对儿子看中的这买卖十分的满意,连剩下的那几面tóng镜也不看了,当下拍板说道:“东西我要了,这位先生,这里是三万块钱,您收好!”

  从包里拿出三刀还没拆封的人民币之后,yè东píng又拿出一叠钱,数出了三十张,对站在一旁的女孩说道:“百分之十的?小姐你数一下!”

  那个女孩没有去接yè东píng递过去的钱,而是开口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您的贵宾号是多少?我们这里分为三个等级的贵宾,会得到相应的折扣……”◇

  像这样的交易,留在这里的资料越少就越是安全,很多人并不愿意自己的名字被这些普通的工作人员知道。

  所以纪然就设置了贵宾启航文字制度,每个人都有一个相应的编号,在交易时只要报出编号,■就能根据其贵宾等级享受折扣的。

  “贵宾号?”

  yè东píng闻言愣了一下,继而苦笑着说道:“这位小姐,我还没有贵宾号呢,算了,你就按照百分之十的佣金收取好了。”

  yè东píng话声未落,房间的们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纪然一脸歉意的走了进来,说道:“yè叔,实在是对不住,刚听到下面人说你来交易了,这是给您补的贵宾卡,以后您在这里交易,都享受五折佣金的待遇……”

  虽然没有跟在身边陪同,但是纪然一直都在关注yè天父子两人的,刚刚看到yè东píng和人进了房间,这才想起他还没有给yè东píng办理贵宾卡,连忙取了一张送了过来。

  yè东píng心里明白,这卡也是别人看在儿子面子上给的,自己没必要矫情,当下笑道:“纪总,多xiè了。”

  “这位先生,五折是一千五百块钱,这里还有一千五,您收好!”

  那个工作人员将桌子上的钱数出一千八之后,把剩下的递还给了yè东píng,同时眼睛不经意的在yè东píng身上打量了一番,脸上的笑容更加甜蜜了。

  要知道,她在这里做了一年多了,所见过最尊贵的贵宾卡也只能打到六折,而面前这个貌不惊人的○中年人居然能享受到五折的待遇,并且还是老板亲自送卡来的,让她不禁在心里猜测起yè东píng的身份。

  “好了,三万没错,几位,我先去休息了,纪总,时间到了招呼我一声。”那个年轻人看到交易完成,◇站起了身体,自始自终也没动一下面前的饮料。

  进行这样的交易,完成交易的双方在规定的时间内,是不允许离开这个院子的,只能交易全部结束后,他们才可以离开,这是防止有人报警。

  并且在这个院子里还有信号干扰器,除了纪然等少数几个人之外,别人都无法在院子里使用手机等无线通讯设备。

  不过纪然想的很周到,这小楼内装修豪华的房间,就是给买卖双方人员准备的,二楼的每一个房间里都有电视录像都设施,就是先完成了交易,呆在这里面也不会无聊的。

  就在那个年轻人尚未走出房间的时候,yè天突然开口说道:“这位大哥,能问下您的姓名吗?”

  yè天此话一出,房间内所有人都愣住了,纪然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yè先生,这……这不合规矩啊!”

  要知道,这些买家基本上干的都是见不得光的活,连纪然也不会去打听他们的姓名,就算他们愿意报出名字,那十有**也都是假的。

 ◎ “呵呵,没事,我就都没关系。”yè天笑了笑,眼睛看向那年轻人。

  那人站住了脚步,目光和yè天对视了一下,走到yè天所坐的茶几边,拧开没有动过的饮料,用手指蘸了一下,在yè天面前写了三个字,▲然后手掌一抹,茶几上只剩下了一片水迹。

  看到桌子上的名字后,yè天笑道:“多xiè,我叫yè天!”

  “后会有期!”那人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走出了房间。

  虽然yè天的行为有些不合规矩,但两个当事人都同意了,别人自然也没什么话说,纪然干笑了一声,说道:“yè叔,东西可以先寄放在这里的,安全不用担心……”

  “好,那xièxiè纪总了,我们再出去转转!”

  yè东píng笑了笑,拉着儿子走出了房间,说道:“yè天,这里是不允许打听别人资料的!”

  “爸,我心里有数,没事的。”yè天摇了摇头,随口答了一句,不过脑子里却是在想着那个叫做“周啸天”的人。

  之所以问那人的名字,是yè天在交易完成后,不经意间发现,周啸天身上没有任何沾染尸体后的煞气。

  这让yè天奇怪之余,仔细的感应了下身周的元气,他居然发现,这个年轻人●身上竟然携带着一件法器,而那个法器还是一件罗盘。

  一般而言,有传承的风水师手上,基本都有法器的存在,而这个法器也多会是罗盘,这是因为罗盘传承时间最久,经过每一代人的刻意蕴养,成为法器的可能性●●身上竟然携带着一件法器,而那个法器还是一件罗盘。

  一般而言,有传承的风水师手上,基本都有法shēnshàngjìngránxiédàizheyījiànfǎqì,érnàgèfǎqìháishìyījiànluópán。

  yībānéryán,yǒuchuánchéngdefēngshuǐshīshǒushàng,jīběndōuyǒufǎqìdecúnzài,érzhègèfǎqìyěduōhuìshìluópán,zhèshìyīnwéiluópánchuánchéngshíjiānzuìjiǔ,jīngguòměiyīdàiréndekèyìyùnyǎng,chéngwéifǎqìdekěnéngxìng也就最大。

  像yè天得自老道的那个罗盘,就是一件风水法器,只是yè天身上带有“大齐通宝。”却是很少动用那个罗盘的。

  不过yè天的这个发现说明,虽然周啸天身上并没有元气的波动,但他一定是来自于某个风水世家或者流派的,只不过没有学到相应的功法罢了。

  这也是yè天所见过的第二个算是风水行当的人,所以这才会询问对方的名字,而且他知道,周啸天一定是他的真名,他们这类人,在某些时候是不屑于用假名糊弄人的。

  “现在这行饭可真是难吃啊!”yè天叹了口气,有传承的风水后人居然去干盗墓的勾当了,可见风水相师现在的处境有多么的艰难了。

  “yè天,和你说话没听到啊?发什么呆的?”就在yè天陷入到沉思之中的时候,肩膀被yè东píng拍了一把。

  “啊?爸,什么事,您说!”yè天愣了一下,回过神来。

  yè东píng笑着说道:“那件朱雀灯不错,我有个老客户就喜欢这东西,估计一转手就能赚个二十多万,我说你小子眼光见涨啊?”

  “您要卖?”

  yè天有些古怪的看向老爸,说道:“爸,您不想让那老客户短命的话,就别打这灯的主意了,这是件凶器,我买来日后可能会用得到的……”

  西汉距今也两千多年了,这盏朱雀灯整整被煞气熏陶了这么多年,其凶煞之处恐怕比yè天的无痕也差不了多少,估计再进一步,成为无痕一般的法器都有可能的。

  这玩意要是摆在家里,估计那户人家三天两头就要闹鬼了,yè东píng如果真将东西卖出去,那还真是间接的谋杀啊。

  “凶……凶器?那你还买啊?”听到yè天的解释后,yè东píng顿时有些傻眼,原本以为儿子长眼力了,谁知道却是请了件不干净的东西回家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