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争执


  “爸,这些您不懂的,我买来有用就是了。”

  叶天也懒得和老爸解释,开口说道:“那三万块钱算我的,前几天发了笔小财,回头儿zǐ孝敬您一点。”

  “我不要你的钱,自己留着别乱花就行了······”

  叶东平摇了摇头,没有再提这件事了,儿zǐ长这么大,除了帮老道逆天改命那次吃了点亏之外,貌似还从没做过亏本的事情,也用不着他操心的。

  回dào摊位区之后,叶天四处看了一眼,说道:“爸,咱们还是各逛各的吧!”

  现在叶天对这里的兴趣也浓了几分,相比潘家园十个物件里面有十个假的情况,这里绝大部分东西倒都是真的,发现法器的可能xing相对就要大上很多了。

  “行,不过你小zǐ别又要买什么凶器啊!”叶东平不放心的交代了儿zǐ一句,他手头现在就剩下四十多万的现金了,经不起叶天的折腾。

  “爸,您放心吧,那些东西也不是随便就可以碰dào的······”叶天笑笑,返身往和父亲相反的方向走去。

  一件古董是否为法器,单靠眼睛是看不出来的,而且这满地的物件基本上都带有一丝淡淡的煞气,叶天就必须一件件的仔细查看了。

  如此一来,叶天查看物件的速度就慢了许多,两三个小时的时间也就看了十来个人的摊zǐ,而且他的运气似乎也没了,别说是法器了,就连刚才那般的凶器也没见dào一件。

  倒是叶东平看上了好几个物件,一上午已经成交了四五笔买卖,不时都要喊儿zǐ去看上一眼,他也是怕再买了个凶器回家的。

  不过在这里卖东西的人,基本上都是一种德行,那就是要买您就打包,单个的不卖想挑挑拣拣的更是没门,所以这四五笔买卖成交后,叶东◎平的四十多万也就花的差不多了。

  钱虽然没了,但限于规矩人却是无法离开,所以这会叶东平就纯属闲逛了,当然,见dào了好物件没钱买,也实在把叶东平憋的有些难这个交易场在中午的时候会免费提供午餐,○小楼一层有个房间就是餐厅,如果是摆摊的卖方要去吃饭可以让场地内的工作人员帮助看管。

  dào了中午这会,就已经有人陆续前去用餐了,摊位区这边不管是买家和卖家,都少了很多。

  “爸,吃饭去吧,我说您都没钱了,还逛的这么起劲啊?”叶天吃饭的时候就没看见老爸,这会吃饱后走出来见dào父亲正蹲在一个摊位前摆弄着什么。

  “去去,一边去,捣什么乱啊?”叶东平没好气的瞪了儿zǐ一眼这里呆着的人都是京城古玩界有头有脸的,要是被人知道自己没钱,那传出去岂不是个笑话?

  还好这里的摊主去吃饭了,看管的是个工作人员,虽然也听dào了叶天的话,但良好的素质让他脸上没有任何的异常。

  “老叶,瞅dào什么好物件了啊?”叶天正和父亲说着话,耳边传来了那位余总的声音,他也刚从餐厅出来,嘴边还叼着根牙签。

  “呵呵没什么,没什么,是套祭祀的礼器。”叶东平干笑一声站起身来,正如儿zǐ所说的那样,他现在也就看着过过瘾罢了。

  “咦,这套玉器不错啊?老叶怎么?不感兴趣?”叶东平刚站起来,余喾就蹲下了身体,摆弄起叶东平刚才把玩的几个小物件来。

  叶东平已经起身了,余老板再来看这些物件,并不算坏了规矩,不过他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叶平包里已经没钱了,虽然看中了这套玉器,但还是只能悻悻的说道:“余总,您要是喜欢……”

  “您要是喜欢那也晚了,这几个东西我要了!”叶东平话声未落,就被叶天给打断掉了。

  “老叶,你们爷俩这是?”余喾有些奇怪的看向了叶天,这年轻人似乎有些不懂礼貌啊?

  叶东平心里也有些恼怒,开口训斥道:“叶天,怎么说话呢?”

  “爸,这东西我要了,等卖主回吧!”叶天对着老爸摆了摆手,同时蹲下了身体,硬是从余喾手里把他攥着的两块玉器给掏了出来。

  “哎,我说老叶,这不大好吧?”

  余喾原本也不是一定要买这几块玉器的,只是他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被叶天这样硬生生从手里抢走东西,脸面上挂不住呀!

  “这孩zǐ,不知道什么回事,叶天,快点给你余叔叔道歉!”

  叶东平也感觉儿zǐ做的有些过份,自己刚才站起了身zǐ,虽然嘴上没明说,但实际已经算是放弃这些东西了,叶天这么一搅合,让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听dào老爸的话后,叶天也知道自己过于心急了,连忙笑着对面前蠲余喾说道:“余叔叔,对不起,是我不对,呵呵,我就是太喜欢这几块玉了……”

  叶天不能不喜欢这些玉啊,因为这摊zǐ上六块只有拇指大小的玉器,里面竟然都蕴含着生吉之气,也就是说,这六块玉器都是后天自然形成○的法器。

  虽然这些玉石内蕴含的生吉之气,远不如自己以前曾经拥有的法器,但确实已经达dào了法器的标准,最重要的是,它们足够用来开启叶天四合院中的阵法。

  在当今之世,法器是极为罕见的☆,除了佛道两处的庙宇道观里有一些之外,民间几乎是看不dào的,眼前一下出现六件,让叶天也是心跳加速,有些失态了。

  “这几块应该是十二生肖里面的六个吧?哎呦,刚好我属马的,这里面正好有个马,我●说小叶,让给余叔叔怎么样啊?”

  做古玩生意的人,那都是皮厚腹黑之辈,余老板也不知道打的什么心思,居然和比自己小了二三十岁的叶天打起了哈哈。

  “余叔叔,可······我也是属马的啊?☆您看就让给晚辈吧?”叶天的脸皮一点不比余总薄,这番话一说出来,余老板的笑容dùn时僵在了脸上“小叶,按规矩……”

  “余叔叔,按规矩是我爸先看的这物件!”

  余喾话没说完,又被叶天给堵了回去,那心里dùn时气不打一处来,当下说道:“这样吧,等物主来了咱们再说!”

  其实什么“刚好属马的”的话,那都是扯淡,余喾就是刚才被叶天说的有些不爽,加上心里对叶东平进入他们这圈zǐ也有些芥蒂,故意想难为叶天的。

  只是余老板没想dào,叶天居然和自己较起真来了,那他此刻就不能让了,古玩行里可没有退一步海阔天空妁说法,他要是退一步,明儿满行当的人都知道他被一晚辈给挤兑了。

  叶东平知道儿zǐ是个无利不起早的xingzǐ,他既然咬死了要那几块玉,想必肯定有他的道理,当下打了个哈哈,说道:“老余,别和孩zǐ一般见识啊,走,我刚才看dào那边有个唐三彩不错,咱们看看去?”

  没成想余喾一点都没给叶东平面zǐ,冷笑着说道:“你们这是上阵父zǐ兵啊?老叶,那唐三彩您尽可去买,我还就看中这几件玉器了在这里交易的人,一般都是各求所需,不会挤dào一起的,眼下叶天等人在这摊位前一较劲,dùn时引起了众人的关注,那些刚从餐厅里出来的人,也纷纷围了上来。

  “老余,和个孩zǐ争什么物件啊?让给他不得了?”

  “话不是这么说,老叶已经起身了,老余要买也没坏规矩啊!”

  事情的经过其实很简单,围观的人弄明白之后,纷纷出言议论了起来,有帮着余老板说话的,也有和叶东平关系不错的,原本比较冷清的大棚里,一时间居然变得热闹了起来。

  “哎,我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正争吵间,一个五十多岁的干瘦老头挤进了人群里,他正是这些东西的物主。

  “您这东西是什么价啊?”叶天和余喾同时问了出来,听得那老头一愣,自己的东西摆了一上午都没几个人来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抢手了?

  俗话说人老成精,这话一点都没错,那老头眼珠z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之后,笑着说道:“二位,我这里的东西,打包上拍的,底价两万,您二位要是有意思,等会上拍的时候多捧场吧!”

  老头这话一出,叶天和余喾都有些傻眼,不过东西是别人的,想怎么卖,自然也是别人拿主意。

  “好,那就上拍!”余老板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去了,和个晚辈抢东西,他还真感觉有些丢面zǐ。

  围观的人见dào没热闹可看,也都纷纷散去了,不过还是有几个人留在老头的摊位前,仔细打量起那几块玉器来。

  叶东平拉着儿zǐ走dào一处角落,开口说道:“叶天,你和老余争个什么劲啊?◆他那人心眼不大,以后说不得就记恨上了,再说了,我现在手头也没现金了啊!”

  这些卖主的门路都不正,他们是不愿意多透lu出一丝关于自己的信息的,所以在这种场合里交易,可没有什么转账一说的,所有的□交易都必须现金达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