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竞价(上)


  “爸,现金的事儿不用您操心,那几个东西对我有大用,治愈我的伤势的!”

  叶天虽然体内的隐疾已经去除le,不过他头发还没有完全变黑,此刻却是拿出来应付下老爸,否则给他解释起法器来,那太过麻烦le。

  “哎,你小子怎么不早说啊?”听到儿子的话,叶东平也跳起脚来le,钱再重要,也不如儿子的身体重要呀!

  叶天闻言笑道:“爸,没事的,姓余的是商人,他赌气也不会出太gāo的○价格的,我这里有钱的……”

  其实叶天也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表现太过ji动le,如果他缓一缓的话,恐怕姓余的也未必就会买那几件玉器的。

  两人这一争执,反倒是让那卖玉的老头钻le空子,●本来万儿八千就能买到的东西,现在却是不知道要花多少钱le。

  不过这几件东西实在是太过珍贵le,叶天当时也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如果再来一次话,叶天估计自己还是会和余老板发生争执的。

  至于钱的事,叶天倒是不担心,他手上还有一张一百万的卡,大不le就花一百万买这几件法器罢le,反正香港有个姓唐的冤大头,只要自己肯卖,那老头上赶着都会来送钱的。

  “老余,刚才怎么回事啊?”

  这舌玩行也有自己的圈子,平日里和余喾交好的一些人,在另外一边就把余老板给围住le。

  余老板这会还是余怒未消,气呼呼的说道:“那小毛孩子不懂规矩,大人都不看le的东西,他硬是要买,还从我手里抢le去,你们说,我能咽下这口气吗?”

  听到余喾的话后,同样认识叶东平的一人说道:“老叶平时还算沉稳·他儿子怎么这么毛躁啊?”

  “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的呢?”余喾冷哼le一声,说道:“姓叶的走的是纪总的路子,说不定就不把咱们放眼里le!”

  “他敢?他才来四九城多久啊?”

  “就是,咱们干这行都十多年le·他还想挤兑咱们不成?”

  “老余,回头您可不能软啊,还以为咱们这些老人都是泥捏的啊?”

  余喾这话一说出口,算是引起le众怒le,俗话说同行是冤家,没有谁希望多个从碗里抢食的,众人fēnfēn鼓噪le起来。

  见到众人被自己鼓动le起来·余喾心中暗喜,往四周一拱手,说道:“诸位放心,拼财力,咱们怕过谁啊?回头要是他看中的物件,哥几个也都帮衬着点啊!”

  余喾所说的帮衬,可要反过来听,他的意思是说·只要是叶东平看上的物件,大家都给抬抬价,别让他拍的那么顺心。

  不过余老板并不知道·叶老板现在那包里连一千块钱都没剩到le,否则刚才就不至于干看着那几块玉而站起身子来le。

  拍卖的时间定在le下午两点,就是在棚子里进行的,别看地方有些简陋,但程序却是正规的很,就连拍卖师,都是真正有拍卖师资格证不过拍卖的规则,却是和拍卖行有所不同,所拍物品的定价,全部都是由物主制定的·喊价三次,没人叫价的话算作流拍。

  在一点半左右的时候,那些还没达成交易的物主,就fēnfēn将面前的东西给收拾le起来,基本上都是打包在一起,他们可没工夫去一件件的单卖。

  进行拍卖的物主也是分为两种的·有的是因为□拿出来的东西比较冷僻,无人问津,有的则是恰恰相反,他们的物件太受欢迎le,他们想通过拍卖卖出一个gāo价来。

  “诸位,又到le拍卖的时间le,希望大家能买到自己喜欢的物品,好le,废话不多说☆,现在开始拍卖一号摊位的物品。”

  随着拍卖师的话声,一个摊主将几个物件摆在le拍卖师前面的桌子上。

  来这里卖东西的人,并不像古玩市场里那些摆摊的,从字画到青铜器什么都有,大多就是简★简单单的四五个物件,多一点的也不过七八件的样子。

  拍卖师戴着一双白手套,打量le一番桌子上的物件后,开口说道:“这是一件三彩马和三件唐朝的人物俑,物主出价二十万,有意向的朋友请开价!”
  作为古玩类物品的拍卖师,尤其是这种事前没有和拍卖师进行沟通的拍卖,是需要相当深厚的功底的,如果说错le物件,那就会闹笑话le。

  “二十一万!”拍卖师话声刚落,就有人喊出le价格。

  “二十五万!”

  “三十万!”

  “我出三十八万!”

  “我出五十万!”

  场内的不少老板都对这几件唐朝器物发生le兴趣,fēnfēn喊出legāo价,短短的一分多钟,这几个物件就从二十飙升到le五十万的gāo价。

  唐三彩是最早受国际收藏夹追捧的中国艺术品,在国外销路很好,而且价格极gāo,在八十年代就成曾经拍出过数千万的gāo价。

  虽然唐三彩现在在国际市场的价格有所回落,但是这件器物的品相很好,只要能捣鼓出去,一转手就能卖到五百万,还得是美元才行。

  所以场内围绕这几个物件,开始le比较ji烈的竞价,听的那唐三彩的主人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或许卖出这东西后,他就能金盆洗手le。

  有人或许会说le,那人开价才二十万,一转手就能买到上百万,既然这些东西利润如此之gāo,纪公子为何不收取le自己拿去拍卖,而只单单赚个佣金◇呢?

  这也就是纪然gāo明的地方le,从盗墓者手里收物件,是需要承担一定风险的,而且这些人警惕xing极gāo,这次卖给你,下次未必就还会和你交易。

  而且由于盗墓者手中的物件来路不▲正,很多人在收取这些东西的时候,都会狠狠的往下压价,真正挖坟盗墓取东西的人,往往却是从这些东西里赚钱最少的。

  纪然却是反其道而行之,他给盗墓者提供le这种交易方式的同时,也让盗墓者的利益最大化le。

  如此一来,周围几个省份的盗墓者就只认准le他,轻易不会再和别人进行买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纪公子也完成le对这个特殊渠道的垄断。

  当然,如果遇到一些极其珍贵的东西时,纪公子也会和盗墓者们先行商谈的,否则他那拍卖行一年海量的拍品,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一百二十万,胡老板出价一百二十万,还有没有朋友再出价的?”

  “好,一百二十万,成交,请胡老板和★这位朋友去里面交易!”

  随着一声槌响,拍卖师宣布le一号摊主拿出的物品成交,在这种地方艄拍出一百多万的gāo价,实在也是不多见的。

  要知道,唐三彩即使在国外值钱,但是你必须要有门路☆走si出去,这就要承担一定的风险,而且即使走si出去le,你也只能得到国外拍出价格的一部分。

  所以最终这位胡老板能拿到的钱,可能也就是两三百万的样子,但是万一在哪个环节出le差错,他这一百多万就算是砸进去le。

  不过这坟里挖出来的物件,有好的自然也有差的,二号物主所拍卖的东西,却是有些不尽如人意,只以三万块成交le。

  接下来那些人所拿出来的东西,比之唐三彩就差le很多,卖家们也都心有默契的相互没再相互抬价,接连拍卖le七八个摊位的物件,都极少有拍出0万以上的价格le。

  而且也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拍卖成功的,有三四个物主摊位上的物件,到最后都流拍le,那些人也只能悻悻的收拾好东西,琢磨着下次到谁的墓葬掏点好物件出来。

  “下面要拍的是几件玉器,这几件玉器是十二生肖中的六个生肖,在古代应该是用于祭天的物件,物主出价两万块,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开价le!”

  等le大约一个多小时后,终于等到le那几件法器的拍卖,拍卖师的声音,也拉响le这一次的竞价。

  “五万!”最先喊价的是余老板,在叫出这个价位后,余喾挑衅的看le一眼不远处的叶天。

  “六万!”叶天不紧不慢的喊出le自己的价格,他心里有底,一百万足够吃下这几件玉器le。

  “八万!”让人意外的是,除le叶天和余老板之外,又加入le一个喊价的人,这人在叶天和余喾发生争执后,曾经仔细琢磨过那几件玉器。

  “十二万!”对于有外人出价,叶天并不意外,抬le抬手又叫出一个价格来,这次叶天直接加le四万。

  这几件古玉,都是上好的和田籽玉雕琢而成的,在古墓中埋藏已久,受到泥土和水分以及各种矿质的侵蚀,最少的一个都带有四种沁色,只要盘玩一番后,在市场上也能卖出三五万一个来的。

  “十五万!”

  这次叫价的是余老板,不过他的面色已经没有刚才那般镇定le,正如叶天所说的那样,余喾是生意人,赌气可以,但是他绝对不会因为赌气而去做赔本生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