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竞价(下)


  对于这几件玉器而言,十五万的价格已经不算低了,如果不叶天和余老板发生争执的话,在这黑市里面,最多也就只能买到两三万的样子。

  suǒ以当余老板这个价位一喊出,中间插了一脚的那位,立马偃旗息鼓了,他只不过想买过来赚点小钱,既然价格已经这么高了,他就没必要再参合了。

  “余老板出价十五万,十五万一次,还有没有哪位老板继续出价的?十五万两次!”

  在拍卖师看来,这几件祭祀玉,撑破大天也就只值这价了,而且余喾买qù之后,能不能再赚钱都是两说。

  suǒ以拍卖师想当然的就以为别人不会再出价了,喊话喊的也比较快,槌子都已经高高举起来了。

  “十六万,我出十☆六万!”

  只不过就当拍卖师要落槌的时候,叶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价钱加的也不多,仅仅就是一万,却是让余喾难受了起来。

  叶天又不是钱多烧得慌,能省一点自然就省一点,他是打定了主意,不□管余喾叫价多shǎo,只要不超出一百万,叶天都是加一万。

  如果余喾真是要较劲,把这几块玉叫出一百万以外qù,两人可就算是结了仇了,那叶天绝对不会再继续叫价,而是会用江湖的手段qù解决这件事情了。

  “十六万,这位先生出价十六万,不知道余老板还会不会再次出价呢?”

  拍卖师被叶天的叫价刺ji了一下,却是没怀好意的将仇恨拉到了余喾的身上,不敢如果是在正规拍卖时,他是不敢如此做的。

  “十八万!”

  原本余喾是不打算再出价的,因为在他心里,这几块玉转手最高只能买到十五六万,叫到十八万,已经是赔本买卖了。

  不过那位拍卖师的话,却真是刺ji了余老板·加上之前又在同行好友面前吹嘘了出qù,suǒ以才不得不硬着头皮又多叫了两万。

  “我出十九万!”叶天不紧不慢好整以暇的叫出了新的价格,不过声音还算温和,他并不想出刺ji余老板和自己竞价·那是不成熟人才会做的事情。

  “这位先生出价十九万,看来他的是对这几件古玉情有独钟啊,十九万一次!”

  拍卖师一边浪费着口水,一边看向了脸色有些涨红的余老板,刚才刺ji了他一下,把价格又拉上qù了好几万,拍卖师的佣金那也是多了不shǎo的。

  “妈的·傻子才叫呢!”

  余老板对拍卖师的目光视而不见,他脑子又没病,要真是叶天争下qù,即使把东西卖回qù了,以后见了估计也会堵心难受的。

  “十五万两次,十五万`·····”看到余老板做起了缩头乌龟,拍卖师有些失望,不过拍卖还是要进行下qù的·他轮着槌子就准备敲定这次拍卖了。

  不过意外总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在拍卖师槌子都已经往下落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二十万!”

  喊价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非常的坚定,清楚了传到了场内suǒ有人的耳朵里。

  拍卖师的反应还算迅速,胳膊一歪,那槌子顺着桌子边就滑了过qù,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拍卖师连人都还没看清,就大声喊道:“二十万!这……这位先生出价二十万!”

  “谁出的价啊?”

  “这块玉值那么多钱吗?不就是几块和田籽玉吗?”

  “就是,难道玉石市场的价格要涨?也没听说这事儿啊?”

  不仅是拍卖师心中震惊,几乎场内suǒ有的人,都对这个价格持怀疑的态度·一边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一边在人群里寻找起喊价的人来。

  “竟然是他?这小子跟着凑什么热闹啊?”

  叶天的耳力非常的好,只要他听过一次的声音,基本上都能记得住是谁的声音,虽然那人只喊出了“二十万”这三个字,叶天还是辨别出了他的身份。

  这人自然就是卖给叶天朱雀灯的周啸天了·听到是他,叶天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因为周啸天喊出这价格,很可能已经认出这几件玉器来了。

  “三十万!”

  叶天这次没有再一万一万的往上加了,因为对方要是知道这东西的价值,绝对会掏光口袋里的最后一分钱的,suǒ以叶天直接喊出了三十万的价格。

  “这小子疯了吧?这些玉根本就不值这价钱!”

  “是啊,虽然是古玉,但也不至于这么离谱啊?”

  “难道这玉真的这么值钱?有咱们看不懂的地方?”

  “叫吧,叫的越高赔的越多,叶东平这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生出个傻儿子啊?”

  叶天的这一口报价喊出之后,场内众人均是生出了各种各样的心思,窨不明suǒ以的,也有余喾那般幸灾乐祸的。

  不过还有一些人,却是盯紧了那几块玉,皱着眉头想看出点花样来,等进入这院子的人,就没一个傻子,没谁会拿钱糟蹋着玩的。

  “三十五万!”

  人群中的周啸天有些歉意的向叶天笑了笑,不过该喊的价还是要喊的,正如叶天suǒ想的那样,他的确看出了这几件玉器的不凡来。

  准确的说,不是周啸天看出来的,而是他袖口里的罗盘感应出来叶天和余喾的争吵,当时也被吃过饭的周啸天看在了眼里,处于好奇,他后来等二人离开后,也到了老头的摊位前查看了一番。

  周啸天本身并不具备沟通天地元气的本事,也无法得知元气的紊动,不过当◎他拿起那些玉器的时候,袖口里的罗盘指针,却是疯kuáng的转动了起来。

  用科学的方法来说,罗盘就是利用磁针测定磁方位的仪器,但是放在风水师的眼中,罗盘却是可以趋吉避凶的工具,它的磁针指向,都□代表着各种涵义。

  其实周啸天早就知道他suǒ卖的青铜灯是个带有凶煞之气的物件的,这也是叶天问他名字之后,他肯说的原因之一,因为周啸天的主业是风水师,盗墓只是偶尔为之的。

  在周啸天想来,叶天日后如果因为朱雀灯遇到了麻烦,肯定会通过纪然qù找他的,这不是又多了笔生意嘛,suǒ以才肯同意三万块钱出手那件朱雀灯的。

  不过在见到这几块玉器之后,周啸天才知道叶天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人,能一眼辨别出这几块yin阳交融玉石的人,又岂会认不出他的那件凶器?

  “三十五万,这位先生出价三十五万,那位朋友,请问您还要出价吗?”

  事情已经很明朗了,现在就叶天和周啸天二人竞拍这几件器物,拍卖师虽然对这次的拍卖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在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我出五十万!”

  叶天这会也郁闷着呢,本来以为二十万就能到手的东西,半路居然杀出了个程咬金,而且还是个行家,一百万是否能打住,叶天心里都开始没把握了。

  只是让叶天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叫出五十万的价格后,周啸天却是苦笑了一声,开口说道:“得,那些物件是您的了!”

  “你不要了?”叶天闻言倒是愣住了,在他看来,这些东西就是拍到一千万,那也不能手软啊。

  只是叶天却是没想到,对方也要能拿的出来一千万才成啊,周啸天之suǒ以放弃竞拍的主要原因,就是他没钱了。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不是suǒ有人都懂得法器的。

  周啸天虽然感觉出这些玉石的不凡,但他本人也就是在乡下给人看风水的,接触的层次不够,并不知道这些玉石的真正价值。

  就像是叶天,如果不是第一次出售法器遇到了唐文远,他的第一件法器极有可能只会卖出个十几万的样子。

  如果是那样的话,叶天现在也不会有如此的底气来竞拍这几个物件的。

  “五十万!这位先生出价五十万,我想,这也是今天最意外的一次拍卖了,相信也不会有人再次出价了,五十万,成交,请二位qù里面交易!”

  这桩买卖确实让拍卖师有些看不懂了,见到周啸天不在竞价,他甚至连中间两次询问环节都省下来了,直接落槌成交。

  虽然拍卖的过程是一bo三折,不过拿下了这几个物件,叶天还是很高兴的,至shǎo四合院法阵suǒ用的阵眼是不缺了,别说五十万,就是一百万叶天都舍得掏。

  而且对于周啸天,叶天也并没有什么恶感,因为换了是他自己见到这几个物件,恐怕也会忍不住出手截胡的。

  等到拍卖师宣布成交之后,叶天却是没直接qù房间,而是走到周啸天的面前,将老爸的一张名片递了过qù,说道:“周兄,这是家父的名片,希望你能联系我。”

  叶天出道至今,除了那个盗墓团伙中的一人懂得一点半吊子术法之外,这还是遇到的第一个知晓风水法器的人,suǒ以叶天也想和其交流一下。

  “好的,一定!”周啸天点了点头,依然是惜字如金。

  叶天笑着摆了摆手,和那个拿着玉器的老头往后面的房间走qù,他现在可是一分钱现金都没有了,正在脑子里琢磨着如何说服老头接受转账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