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过年


  “哪里有鬼啊,大白天的也敢出lái?”

  过了半晌之后,几个精壮的汉子手里拿着菜刀顶门棍等武器,从各个院子里跑了出lái,不过看到的只是叶天那紧闭的宅门。

  “七叔,您看错了吧?”

  “就是,您别是看花眼了!”

  “才没呢,吴家嫂子也看到了,你让她说是不是,那鬼穿着一身白衣服!”

  一群人站zài巷子口争论了起lái,不过却没有一人敢靠近叶天那宅子●,没谁愿意大过年的沾晦气,过了一会之后,那几个“见鬼”的人也只能自认倒霉,骂骂咧咧的回家去了。

  穿着一身白色练功服的叶天,zhè会已经快走到叶家的老宅子了。

  此时的叶天,发梢处的那□●,没谁愿意大过年的沾晦气,过了一会之后,那几个“见鬼”的人也只能自认倒霉,骂骂咧咧的回家去了。
,méishuíyuànyìdàguòniándezhānhuìqì,guòleyīhuìzhīhòu,nàjǐgè“jiànguǐ”derényězhīnéngzìrèndǎoméi,màmàliěliědehuíjiāqùle。

  chuānzheyīshēnbáisèliàngōngfúdeyètiān,zhèhuìyǐjīngkuàizǒudàoyèjiādelǎozháizǐle。

  cǐshídeyètiān,fāshāochùdenà丝灰白,早就不见了,一头的乌发油黑锃亮,走zài满是积雪的巷子里,叶天那一袭白衣显得飘飘出尘。

  经过刚才的“nào鬼”事件,叶天已经把还有些偏长的头发zài脑后扎了个小辫,虽然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但zhè年头年轻人就流行zhè个,倒是没有人再把他当鬼了。

  叶天脖子处的毛头,身体蜷成一圈围zài叶天脖子上,所有人都以为那是个围脖呢,任谁也没看出zhè竟然是只动物。

  不知道★是不是变异动物的原因,毛头虽然长得很像雪貂,但是却没有那种宠物貂的臭腺体,身上反而时时带着一股子清香的味道。

  而且zhè小家伙极其爱干净,叶天忙于练功没时间帮它洗澡的时候,小家伙竟然自己跳到○花园池塘里去洗澡,不过池塘里的鱼也被它给祸害了不少。

  “牛爷爷,买早点呢?给您拜个早年啊!”

  “王大妈,zhè树可经不起您折腾啊!年货办齐活了吗?”

  走zài路上,叶天不停的和街坊们打着招呼,临近年关,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微笑,一群群半大小子更是结群而出。大清早的就到处放起了鞭炮。

  “咦,你是叶天啊?zhè有几个月功夫没见你了。去哪儿了啊?”

  有些平时早上经常和叶天一起锻炼的老人。见到叶天后均是惊奇不已,纷纷出言打着招呼。

  “呵呵。出去了几个月。您老身体硬朗着呢?”叶天随口答着话,已经是走到自家宅子的大门前。

  “小天?”正清扫着院子里积雪的叶冬méi抬眼看到叶天,连忙扔了扫把赢了上lái,“你zhè孩子,就离的那么近,也不出lái看看小姑,怎么就zhè么狠的心啊?”

  zhè三个月的功夫,除了老爸叶东平每个半月送些肉食调料之外,叶家的几个女人都没进过那院子。zhè一见叶天,叶冬méi的眼泪就掉下lái了。

  “哥,您zhè身打扮真是帅呆了,毛头,让我抱抱,真是想死我了!”听到老妈的声音,刘蓝蓝也从屋子里◆钻了出lái,张牙舞爪的伸手就要去抢叶天脖子上的毛头。

  “叽叽!”毛头身体一展,站立zài叶天肩头,眼中lu出一丝凶光,伸出小爪子快如闪电般的向刘蓝蓝抓去。

  zhè家伙zài叶天那■里放养了三个多月,身材体型已经和成年闪电貂差不多大了,而且也养出了野xing,平时叶天院子里的羊都被它咬死了不少。

  尤其是毛头zài发火的时候,头上蓬松的毛发陡然竖立了起lái,正增添几分凶◆狠,吓得刘蓝蓝一时惊呆住了,连后退避让都忘记了。

  “别!”

  叶天被毛头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右手连忙伸了出去,挡zài了刘蓝蓝的面前,他的动作看起lái不快,但却zài毛头抓到蓝蓝之前◆,格挡住了它的爪子。

  一股暗劲弹出,毛头那锋利的爪子连叶天的衣服都没抓破,就被弹了回去,紧接着脑袋上被叶天敲了一记:“不准伤人,知道吗?zàizhè里再敢咬人抓人,我把你丢回雪山上去!”

  “叽叽!”被叶天教训了一番,毛头眼里满是委屈,可怜巴巴的抬起两个前爪握zài一起,冲着叶天连连拱手。

  “哥,不准欺负毛头!”刘蓝蓝zhè会忘了刚才差点被抓的事,上前就把毛头给抱zài了怀里,刚刚被叶天警告过的小家伙,却是也不敢挣扎了。

  叶天一边抢过小姑手上的扫把,一边好气的训斥道:“蓝蓝,小姑身体不好,你不帮着扫雪,就知道玩!”

  不过看叶冬méi的脸色,倒是比前段时间还要红润一些,做了移植手术两年多了,也没发生排斥反应,虽然还不能干重话,但平时扫地做饭什么的,已经没什么妨碍了。

  看着侄子训斥女儿,叶冬méi只是呵呵的笑,现zài的小孩子哪里懂得帮◎家长干活?一个个都是饭lái张口衣lái伸手的xing子。

  “叶天,冷不冷啊?”叶冬méi突然发现侄子zhè练功服里面就穿着一身内衣,不禁担心的问道。

  “姑,不冷,我身体好着呢!”▲

  叶天笑了笑,他现zài功夫已经练到炼气化神的地步,浑身气血控制自如,那些寒气根本就无法侵入他的体内。

  如果单论境界的话,就是现zài的一些练出化劲的拳法宗师,也不见得是叶天的对手,当然,叶天实战的经验太少,使用拳脚功夫,却也未必能打得过那些人。

  “姑,zhè段时间家里没什么事吧?”

  叶天zài院子里扫着雪,叶冬méi娘儿俩也不进屋,就zài外面陪着他说话,加上耳边时不时响起的爆竹声,让叶天的心里充满了家的温馨。

  “爸,您起啦?”

  刚把前院打扫完,叶东平就从中院走了出lái,看到儿子过lái了,脸上一喜,不过随即绷了起lái,训道:“练功练的连年都不过啦?今天再不出lái,老子就要去找你了……”

  zhè几个月叶东平的日子有点不太好过,他手上的流动资金全都给了儿子,加上叶天每月练功都需要花费两三万块钱,叶东平是东挪西凑,才没让叶天断了肉食。

  做古玩生意就是如此,虽然是家财万贯,但有时候手头却是拮据的很,如果不是前不久纪然帮着他拍了件雍正青花瓷,恐怕叶东平就要用大姐的退休金过年了。

  当然,看到儿子精神飒爽的出lái,叶东平其实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不过老子的威风总是要摆一摆的,一指叶天的头发,叶东平接着训道:“那头发像什么样子?赶紧给我滚去理发去!”

  “东平啊,zhè大过年的训小天干嘛?还让不让人过年了啊?!”

  叶东平话声刚落,老太太就拎着早点和一叠红纸灯笼等东西进了院门,俗话说是一物降一物,见了老太太,叶东平那老子的威风立马抖不起lái了。

  “大姑,您zhè买的什么啊?”

  见到老太太进lái,叶天连忙迎了上去,接过大姑手上的东西后,不由看了老爸一眼,说道:“zhè红纸是给爸写对联的吧?”

  大过年的家里都要贴对联挂红灯笼,现zài会写毛笔字的人★少了,基本上都是买得写好的对联,不过zài叶家,向lái都是买了红纸自己写的。

  “算了,你小子lái了,回头吃了早点你lái写吧!”

  叶东平闻言老脸一红,zài儿子十岁那年,他的毛◇笔字就已经拿不出手了,家里的对联什么的都是叶天写的了。

  “好,我lái写!”叶天也没谦让,突破了炼精化气zhè个瓶颈之后,叶天也没lái得及体会有什么不同之处,他也想画几张符箓感受一下。

  “吃饭,吃饭喽,吃完饭看小哥写对联!”要说叶天回lái,最高兴的还要数刘蓝蓝,抱着毛头拉着小哥就进了餐厅。

  看到叶天喝了碗豆汁吃了两根油条就放下了筷子,老太太不乐意了,开口说道:“叶天,多吃点,你zhè孩子,以前饭量那么大,现zài怎么就zhè么少啊?”

  “大姑,我伤势恢复了,自然不用吃那么多了。”

  叶天闻言笑了起lái,功法到了炼气化神的阶段,已经可以初步沟通天地元气用于己身,身体所消耗的能量,不需要再用饮食lái补充的了。

  一家人吃完早点后,搬了张桌子到了院子里,都围zài那里看叶天写对联。

  “运笔有力,一气呵成,好!”

  见到儿子手腕翻转,如行云流水般的书写手笔,叶东平忍不住赞了一声,不过当他看向那红纸的时候,不禁有些傻眼了,“你……你zhè都写的什么啊?”

  入眼处的红纸上,歪扭七八的画着一些谁都看不懂的符号,倒是和道士抓鬼所用的符箓差不多,叶东平看的脸都黑了。

  “呵呵,爸,zhè东西比对联还好呢,回头每个门上都贴一张……”

  感受着zhè张镇宅符中流转的元气,叶天很是满意,虽然不是用朱砂书写的,但那种烫金的颜料也有疏导灵气的功效,居然一点不比用朱砂写出lái的差。

  虽然知道儿子的本事,不过叶东平还是瞪了一眼叶天,说道:“神神叨叨的,赶紧的写几张过年用的吉祥话,再去把头发理了,下午你二姑他们都过lái,一直住到初一才走!”

  叶天二姑家的老人都已经去世了,zhè几年过年都是聚zài一起过的,不过前几年的时候,却是都缺少了叶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