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分赃【二更求月票】


  四叔姓杜,名字叫杜飞,原本shì洪门总堂的人,在门中地位颇gāo。请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访问我们.

  由于洪门的很多产业,都和海外宋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杜飞在八十年代的时候,作为◆洪门的代表或者说shì保镖,就一直跟在了宋樱兰的身边。

  杜飞shì认识叶天的,而且还曾经让人调查过叶天一段时间,只shì后来宋薇兰从美国下了封口令,他才取消了对叶天的关注。

  同为洪□门中人,杜飞也shì早在几十年前就认识了唐文远,此次唐文远来北京,他自然要上门拜访了,刚巧唐文远要出门,算得上shì半个地主的杜飞,当然要陪着了。

  只shì杜飞怎么都没能想到,唐文远急匆匆出来要见的人,居然shì叶天这小子,而且态度极其恭谨,他认识唐老爷子这么多年,还shì第一次见到他对一个人如此客气的。

  说老实话,杜飞对唐文远的态度shì有点不以为然的,在他看来,叶天除了那不被宋家所承认的身份之外,一无shì处。

  当然,或许叶天还懂得一些奇门术法,可shì那有怎么样?在当今社会,个人的能力已经被无限的弱化了,武功再gāo也挡不住一颗小小的子弹吧?

  “文叔,那人怎么说都shì小辈,您没必要对他如此客气吧?”

  杜飞的年龄比唐文远要小了十多岁,在门中的地位也不如他,还shì要称呼唐文远一声“文叔”的。

  杜飞自然知道叶天的来历,不过那shì宋家的家事,他不好多言,眼下却shì故作不知。出言向唐文远询问了起来。

  唐文远尚未说话,旁边一直愤愤不平的阿丁就嚷嚷了起来:“那shì唐爷抬举他,什么“大”字辈祖师爷,他没入门。什么都不算的!”

  “住口,没大没小的,这话shì你能说的?”

  tīng到阿丁的话后,唐文远“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力量之大使得桌子上的咖啡杯都被弹了起来,流的到处都shì。可见老爷子这次shì真的发火了。

  像唐文远这种年龄的人,对于身份与辈分shì极为看重的,别说叶天现在二十多岁,他就shì个两岁的小娃娃,只要辈分够gāo,那自己在他面前就要行晚辈礼。

  唐文远上次□回去之后,又专门调集了门中的家谱典籍。查到了有关于李善元的资料,和叶天所说的丝毫不差。

  所以叶天没有正式加入青帮洪门不假,但他的身份也shì完全属实,在唐文远看来,对叶天大小不尊,那就shì◎□回去之后,又专门调集了门中的家谱典籍。查到了有关于李善元的资料,和叶天所说的丝毫不差。

  所以叶天没有正式加入青帮洪门不假,但他的身份也shì完huíqùzhīhòu,yòuzhuānméndiàojíleménzhōngdejiāpǔdiǎnjí。chádàoleyǒuguānyúlǐshànyuándezīliào,héyètiānsuǒshuōdesīháobúchà。

  suǒyǐyètiānméiyǒuzhèngshìjiārùqīngbānghóngménbújiǎ,dàntādeshēnfènyěshìwánquánshǔshí,zàitángwényuǎnkànlái,duìyètiāndàxiǎobúzūn,nàjiùshì■欺师灭祖。

  站在远处的一个服务员看到这边似乎起了争执,连忙跑了过来,问道:“几位。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把桌子擦一下就行了……”见到来了外人,唐文远压下了心中火气。

  ☆■欺师灭祖。

  站在远处的一个服务员看到这边似乎起了争执,连忙跑了过来,问道:“几位。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把桌子擦一下就行了……”qīshīmièzǔ。

  zhànzàiyuǎnchùdeyīgèfúwùyuánkàndàozhèbiānsìhūqǐlezhēngzhí,liánmángpǎoleguòlái,wèndào:“jǐwèi。fāshēngleshímeshì?”

  “méishì,bǎzhuōzǐcāyīxiàjiùhángle……”jiàndàoláilewàirén,tángwényuǎnyāxiàlexīnzhōnghuǒqì。

  知道唐文远这次shì发了真火。等到服务员走远之后,阿丁连忙站起身来,说道:“唐爷,对不起,shì我失言了!”

  “下次再说这样的话,就不要跟着我了!”

  唐文远冷哼了一声,现在青帮洪门中的年轻人,对于尊师重道的传统shì越来越不重视了。虽然他现在已经脱身于帮派之外,但还shì很看不惯的。

  “大?大字辈?叶……叶天shì大字辈的?文叔,您……您没搞错吧?”

  唐文远和阿丁的这一番对话,却shì让一旁的杜飞tīng傻了眼,作为洪门中人。杜飞自然shì知道青帮辈分的,同样。出于青红一家的缘故,青帮的辈分也shì被他们所承认的。

  早在解放前的上海滩时代,青帮“大”字辈中人就所剩无几了,而大字辈上面的“理”字辈更shì死的一个不剩,叶天这辈分shì从哪里来的呢?

  而且前几年杜飞曾经专门打tīng过叶天的事情,自问对他所知不少,但好像也没有关于叶天shì青帮中人的说法啊?更何况还shì辈分gāo的吓死人的“大”字辈!

  “小飞,按理说你也不shì外人,这件事原本不应该瞒着你的,不过叶天曾经交代过,他暂时不想归宗认祖,所以你现在也甭问,如果叶天同意的话,我自然会说的……”

  看着杜飞脸上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唐文远叹了口气,说道:“总归你知道就行了,叶天的辈分比咱们大的多,小飞,在他面前即使不行晚辈礼,也要有些礼貌!”

  杜飞对于唐文远还shì很尊重的,tīng到唐文远的话后,连忙站起身恭恭敬敬的说道:“shì,文叔,我知道了……”

  面上虽然答应了唐文远,但shì杜飞心里还shì有几分不以为然的,因为他知道○叶天曾经拜一个走江湖的老道为师。

  所以在杜飞看来,说不定就shì叶天使用了什么手段,忽悠了面前这位年事已gāo、脑子有些糊涂了的老爷子呢。

  只shì杜飞也不想想,唐文远从一个帮派中●yètiāncéngjīngbàiyīgèzǒujiānghúdelǎodàowéishī。

  suǒyǐzàidùfēikànlái,shuōbúdìngjiùshìyètiānshǐyòngleshímeshǒuduàn,hūyōulemiànqiánzhèwèiniánshìyǐgāo、nǎozǐyǒuxiēhútúledelǎoyézǐne。

  zhīshìdùfēiyěbúxiǎngxiǎng,tángwényuǎncóngyīgèbāngpàizhōng☆人的身份白手起家,混到现在成为世界华人圈知名的富豪,即使现在年老了,又岂shì能被一后生小子蒙骗的人?

  “文叔,我认识一位河北的老中医,tīng说水平不错,要不要接他来给雪雪看看病啊?”

  出了老爷子训斥阿丁的事,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了起来,杜飞连忙找了个话题,扯开了有关于叶天的事情。

  “小飞,你有心了,不过小雪的并不shì一般医生能医治的……”

  唐文远叹了口气,如果不shì因为叶天给他的那张符箓,被家里的一个小王八蛋点火烧了的话,就算叶天辈分再gāo,他也不会如此低声下气的来相求叶天的。

  那shì在半个月之前的事情,唐文远的一个八岁大的曾孙,在看了一部香港僵尸片之后,发现小gū手上居然有张和电视里一模一样的符箓,就想学着那位僵尸道长抓鬼,偷偷的将符箓拿走给烧了。

  等到众人发现之后,那张聚阳符早已化为灰烬,而唐雪雪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差◎,无奈之下,唐文远只能拉下老脸提前来找叶天了。

  不过这些事情唐文远不想和杜飞多说,解释了一句之后,问起了洪门总会召开的事情,他那段时间刚好有事,就没有去参加。

  --------- □
  “几位,都吃饭了没有啊?我这可还饿着呢,要不……一起吃点?”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叶天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陈喜全和王嘉勋以及云阳道长等人,咖啡厅旁边就shì中餐厅,几人这shì要过来吃午饭的。

  tīng到叶天的话后,唐文远笑着站起了身体,说道:“还真shì没吃,那老朽等人就叨扰主人一顿了……”

  “没事,没事,一顿便饭而已,这时间也不早了,老人家,请过来一起吃点吧!”

  陈喜全虽然没认出唐文远的身份,但shì他也能看的出来,老人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显然也shì久居上位的人。

  陈喜全所说的便饭,却shì丰盛的很,桌上每人先shì上了一碗鱼翅粥,然后才上的主菜,山珍海味慢慢的摆了一桌子,喝的就也shì二十年的茅台。

  别看云阳老道已经七十多岁了,那身子骨不shì一般的硬朗,刚才的凉水澡对他根本就没什么影响,上了桌后那shì生龙活虎,除了叶天之外,再没人比他吃的多了。

  而且道家不忌口,光shì那一箱子茅台,就被云阳老道一人干掉了两瓶,不过老家伙喝的也有些大发了,嘴里直嚷嚷让把剩下的几瓶给他带回道观里☆去。

  这顿饭众人吃的都shì各有心思,唐文远只吃了一小碗米饭就不吃了,而杜飞则shì一直在打量着叶天,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不同的地方来。

  只有叶天和云阳老道,那shì百无禁忌,一桌子菜▲倒shì有一多半进了两人的肚子,吃到最后居然一点都没浪费。

  “云阳道长,这次多亏您了,这shì咱们谈好的八万块钱,您要不要点一点?”在酒席快结束的时候,王嘉勋让人拿来一个皮包,放在了云阳老道的面前。

  原本开坛作法超度水鬼,老道开的价shì三万,但后来一番忽悠,将那破黄纸卖了个五万的价,所以加起来就shì八万了。

  其实王嘉勋也不傻,后来也察觉出了有些不对,但事情总算shì圆满解决了,他也不想节外生枝,所以还shì把钱给拿出来了。

  老道穿着那身刚刚被洗干烫平了的道袍,仙风道骨之气又显露了出来,闻言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不用,王居士,你这钱shì捐给白云观的●香火钱,多少在自心的!”

  老道轻轻碰了叶天一下,突然口中又发出一声喊:“哎呦,这肚子有点不舒服,玄清道友,麻烦你陪我去下洗手间吧……”

  扶着老道进了洗手间之后,叶天似笑非笑的问道:☆“老家伙,什么事儿啊?”

  “咳咳……”云阳清了清嗓子,说道:“玄清道友,今儿你也算shì救了老道一命,见面分一半,那八万块,你拿四万如何?”

  “行了吧,您今儿也挺不容易的,给我表演了一场水下跳大神,那四万我不要了!”叶天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早就知道老道shì叫自个儿过来分赃的了。

  --------

  ps:第二更送上,咱继续去写第三章,再来几张yuepiao和推荐票刺激下胖子吧,***,这月整天熬夜,居然又胖了五斤。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yuepiao,您的支持,就shì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