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杀意


  第二百五十章 杀意

  杜飞虽然知道叶天手shàng有功fū,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没能想到,叶天的功fū居然会高到如此程度,让他这已经练到了暗劲的人,都生出了无力的感觉。

  此时杜飞才明白,自己真是轻看了叶天,要知道,以他的身手,即使在数十万洪门子弟中,也稳稳的能排进前三,但却连叶天的一招都接不下lái。

  虽然在当代武术已经式微了,但练到化境又是不同,人身已经可以对危险产生感觉从而规避,叶天有如此功fū,根本就不需要依仗宋家的任何权势,也足以混的风生水起了。

  不过此时杜飞已经是lái不及后悔招惹了叶天了,他要是被叶天这一扑击中的话,少不得筋骨断折,一条命去了半条。

  强自提起精神,杜飞口中发出一声断喝,身体微微一侧,想要避开叶天正面的锋锐,双手伸出,分别向叶天的脸部和腹部抓去。

  杜飞这是想围魏救赵,让叶天出手格挡住自己的招式,那他就能缓过劲逃过这一劫。

  不过杜飞算盘虽然打的好,但无奈两者的功fū完全不在一个档次shàng的,杜飞鹰爪刚刚抓出,就感觉到两肩一麻,继而一阵剧痛传lái,抬起的两只手臂软哒哒的垂在了身前。

  身形落在杜飞面前之后,叶天露出了一丝冷笑,伸出右手就往杜飞脐下三寸处击去,口中喝道:“这么大的年龄杀气还这么重,我不要你的性命,废了你的功fū让你安享晚年吧!”

  叶天刚才出手卸下了杜飞的关节,但这对于一个暗劲高手lái说并不算什么,接shàng之后几天就能恢复如常的,不过叶天的这句话,却是吓得杜飞魂飞魄散。

  杜飞所练的鹰爪功虽然是外门功fū,但是洪门之中人才济济,他还兼修了内家拳法,否则到了这个年龄早已年老体衰施展不出功fūlái了。

  内家拳练气,而丹田则为储藏精气神的地方,因此修炼内家拳法中人均是对丹田极为重视,有如“性命之根本”。

  叶天这一拳击出,目标却正是杜飞的下丹田,为藏精所在,如果被破,杜飞这一身功fū就将全部散去,那对他lái说,真是一件生不如死的事情。

  “叶天,住手,这是误会,是误会,杀了他你有天大的麻烦的!”

  刚才两人交手,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一旁的唐文远反应过lái之后,叶天已经是折断了杜飞的两臂,耳中传lái叶天的话后,唐文远才如梦初醒。

  “误会?!”

  听到唐文远的话后,叶天拳势一滞,忽然化拳位爪,从杜飞腹部斜掠而shàng,一把卡住了杜飞的脖子,将他双脚提离地面,冷笑道:“老唐,你带lái的朋友shànglái就会我下杀手,这也叫误会?!”

  原本叶天还没想着杀人,不过听唐文远这一声喊,他却真是动了杀机,如果杜飞是个心胸狭隘的人,不杀他反而会更加的麻烦。

  练武中人都是血气旺盛的,做事全凭乎一心,叶天前段时间强自压制住了对宋家的杀心,不过此刻却被杜飞给重新激发出lái了。

  唐文远急得的一头大汗,连忙说道:“杜飞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叶天,你要相信我,杜飞,你小子***快道歉啊!”

  唐文远知道,叶天虽然辈分崇高,但他毕竟还没有入门,而杜飞身为shàng代洪门门主的儿子,在洪门之中交际广泛,如果叶天真的废了杜飞的话,那日后的麻烦肯定不小的。

  杜飞现在倒是想道歉,只是被叶天卡住了喉咙,连呼吸都困难起lái,此时是一动都不敢动,因为杜飞知道,以叶天的功fū,捏碎他的喉结,并不比杀只鸡难多少。

  看到杜飞呼吸急促的模样,唐文远一脸哀求的说道:“叶天,就当是老头子我求你了,给老朽几分面子,先把人放下lái再说吧!”

  “啊,杀人啦!!!”

  就在此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了,那位准备进lái斟茶的女茶艺师见到房子乱糟糟的样子,还有叶天掐着杜飞脖子的举动,顿时口中发出一声惊呼,突然推开门跑了出去。

  “放人?好!”听到女茶艺师的尖叫声,叶天的脑子也冷静了下lái,自己杀人并不要亲自动手啊?何必给人抓住把柄?

  想到这里,叶天松开了右手,却是在杜飞背shàng轻轻拍了一记,转头看向唐文远,说道:“面子我给你了,不过你让他给说说,为何一直都对我抱有敌意?”

  从初见杜飞的时候,叶天就感觉到这人的目光里隐含不善,当时他并没有在意,不过进了这茶室内,那种感觉愈发强烈了,而杜飞的暴起伤人,也让叶天肯定了自己的感觉。

  “咳……咳咳!”

  被叶天放下lái之后,杜飞捂着喉咙连连咳嗽了几声,他活了六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距离死亡那么近。

  杜飞知道,叶天刚才真是动了杀机了,如果不是唐老爷子的那一声喊,恐怕现在自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顺了口气之后,杜飞开口说道:“叶天,我……我没杀意,刚……刚才只是想教训你一下!”

  “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叶天眼睛一瞪,从杜飞的话中,他听出了一丝别的意思。

  杜飞想了一下,如果他说宋樱兰的话,叶天并不一定买账,所以直接说道:“我……我,我认识你母亲!”

  其实杜飞也就是因为宋家姐妹,所以这才将叶天当成晚辈lái看待的,否则唐老爷子都很敬重的人,他也万万不敢摆出之前那副态度。

  “认识我母亲?”

  叶天的眼睛眯缝了起lái,他没想到杜飞居然回答出了这么个答案,冷笑了一声,叶天说道:“我都不认识我妈,你认识了又怎么样?生我没养我,凭什么就要我给她面子?!”

  “这……这……”

  叶天的话听得杜飞瞠目结舌,对方说的没错啊,叶天是跟母亲长大的,连母亲的面都没见过一次,凭什么因为自己认识他母亲,就能当叶天的长辈啊?

  直到此时,杜飞才真正后悔了起lái,他只想着自己的感受,却是忘了叶天会不会承认这茬了,刚才的所作所为,的确是他太鲁莽了。

  “你是宋家的人?”

  叶天突然问道,其实他对母亲并不记恨,但是对于宋家就不一样了,如果有可能的话,叶天并不介意让改动下宋家祖坟,让他们换换气运。

  “你知道宋家了?”

  杜飞有些意外,在两年前的时候,叶天好像并不知道他的身世,不过转念杜飞也就释然了,时间都过去两三年了,叶天知道了也不奇怪。

  “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

  叶天冷冷的看了杜飞一眼,顿时让他心里发寒,连忙说道:“我……我不是宋家的人,我是北美洪门的人,跟在宋樱兰身边的,也就是你小姨!”

  此时杜飞哪里还有一丝洪门大佬的模样,对方根本就不拿他母亲的话当回事,所以他说话时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怒了这个年轻人。

  “两年前是你派人跟踪我的?”叶天知道,自己在樱兰俱乐部的那次出手,还是被有心人给盯shàng了。

  不过那会叶天功fū还没练到这个程度,对于气机的感应还没有这么敏锐,如果换成现在的话,就是在人群里被人瞄了一眼,叶天都会有所察觉的。

  “是……是你小姨的意思,不过我们对你没有什么恶意的!”杜飞苦笑了一声,也只能把祸水暂时引到宋樱兰身shàng去了,这会他可没有胆量再次激怒叶天。

  “宋家知道我,是从你嘴里或者是宋樱兰口中传出去的吧?”

  叶天原本就有些奇怪,自己和宋家向lái都没有任何的交集,为何宋家突然就要对自己下手,或许根源就出在了这里。

  “大小姐下了封口令,我和二小姐都没有说过……”

  杜飞摇了摇头,脸shàng露出了一丝犹豫的神色,迟疑的说道:“不过我手下有个人,当时就是让他去调查的你,后lái,后lái那人调往北美总部去了,可……可能是他泄露出去了!”

  杜飞说的那人叫胡杨,是国内相关部门分派在宋樱兰身边保护她的,不过就在去年的时候,那人突然脱离了原本的身份,去到了海外宋家在北美的总部。

  当时杜飞还奇怪了一段时间,现在看lái,极有可能就是胡杨被一些人给收买了,从而泄露出了叶天是宋薇兰儿子的信息。

  “那你今天对我出手又是什么意思?”叶天能看的出lái■,杜飞说的都是实话,但自己也没得罪过他,这人又为何会对自己产生敌意呢?

  “我……我……”

  杜飞是想说看你太狂妄了,想教训你一番,不过他刚刚被叶天修理成这副模样,那些话却是没法说出口■了。

  “叶天?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杜飞一脸尴尬解释不了的时候,茶室的大门猛的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陈喜全带了几个人冲了进lái。

  ---

  ps:第一更,祝大家端午节快乐,呵呵,朋友们也给几张yuepiao让咱过个节吧!

  推荐本朋友的书:且看少年陈昊,扬眉剑出鞘——挥剑异界!《傲天狂尊》,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