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上门【三更求月票】


  “叮咚,叮咚……”

  正套着件围裙,在中院厨房里忙的不亦乐乎的yè天,突然听到厢房里传来的门铃声,微微皱了下眉tóu,yè天却是没去搭理,继续将手中的药材按照分量逐一放在了药煲之中。●

  “早知道就不装这门铃了!”

  随着不绝于耳的门铃声,yè天将手里的药材都给放了进去,将煤气火候挑l好之后,这才拍了拍手走出了厨房。

  以前像这种大宅门,那是要有门房看管的,◎而且还分大门和房二门房,如果有人来访,大门房传给二门,最后才会通知到主人,这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不过现在这四合院,就yè天一人住着,只是他身上的秘密太多,并不适合请门卫,yè东平来了几次都喊不开门,最后一生气就给这宅子装了门铃。

  慢条斯理的洗了洗手,yè天去到后院自己的房中,从书柜上的瓷瓶里倒出了三粒龙眼般大小黑黝黝的药丸,想了一下之后,却是又放回去了一粒。

  这伤药是老道亲手炼制的,虽然不说能起死回生,但对于内伤隐患有着极好的疗效,只不过所需药材比较珍贵,yè天一直都没能炼制出来。

  “平啊,yè天是不是没在家里啊?”

  在yè天这大宅门的门口,站着五六个人,除了唐文远带着孙女还有阿丁杜飞之外,yè东平也陪过来了。

  唐文远的几次上门,虽然没能找到yè天,不过倒是认识了yè东平,出于对yè天身份的尊重,唐文远也没在yè东平面前摆过长辈的架子。

  听到唐文远的话后,yè东平摇了摇tóu,说道:“不可能啊,他搬到这儿以后,就不出去晨练了…这会应该在家里啊。”

  以前yè天晨练,都是跑到四合院区域外的一个小公园里的,不过现在这宅子灵气充裕,他自然就不需要出去了。

  “yè先生…你没有这宅子的钥匙吗?”

  要说场内这几个人谁最心急,无疑就是杜飞了,昨儿回去之后试着运转了下功法,谁知道当时就是五脏巨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至此杜飞对yè天的话是再无怀疑了,早上六点多钟就把唐文远等人折腾了起来,如果不是怕yè天生气…估计早两个小时他就要来敲门了。

  “钥匙倒是有,不过…………不过小天在练功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的。”

  当爹的不敢开门去进儿子的房子,这话说出来yè东平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只是有次他拿了钥匙开门进去,却差点让正在运行周天的yè天差点吐血,所以从那之后,yè东平进儿子家也是要先按门铃了。

  “算了,我开门大家进去等吧!”yè天久久不来开门…yè东平也有些不耐了,拿出钥匙就准备打开侧门。

  “别啊,那咱们再等等吧!”杜飞一把拉住了yè东平…他小命可是攥在yè天手里呢,这会是不敢引起yè天丝毫的不快。

  “都来啦?嗯,爸,您怎么也来了?”

  外面正说话间,那扇紧闭着的大门,终于“吱呀”一声打开了,yè天的身形出现在了门口。

  在yè天的肩膀上,还趴着一只皮毛雪白的动物,两只眼睛犹如黑宝石一般明亮深邃,正滴溜溜转着打量着门口的众人。

  yè东平刚才自觉丢了面子…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怎么回事啊?按了半天门铃都不开门?行了,来客人了,进去说话吧!”

  yè东平说着话推开了儿子,径直走进了院子,不过yè天却是挡在了门口,并没有要请人进去的意思。

  走了几步之后…yè东平回过tóu来,有些诧异的问道:“哎,yè天,怎么回事啊?”

  “爸,我这宅子不是谁都能进的。”

  yè天向老爸笑了笑,从兜里掏出用黄纸包裹着的药丸,向杜飞扔了过去,说道:“每粒药丸每次取三分之一,用温水化开后吞服,早中晚各一次,连服两天,然后用田七煎服藏红花,连服一个星期,你那伤就差不多了!”

  其实如果yè天给杜飞三颗药丸的话,三天功夫就能让他内伤痊愈,不过这药丸是师父留下来的,所剩不多了,反正晚好几天也死不了人,不过杜飞就要平白多受一个星期的罪了。

  当然,杜飞可不知道这些,接过药丸之后,恭恭敬敬的说道:“谢谢小爷,您的恩情杜飞铭记在心!”

  “嗯?还想找回场子?”yè天眼睛一瞪,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本来就是自个儿打伤的他,哪里来的恩情可言啊?

  “叽叽………………叽叽!”似乎感觉到了yè天敌意,毛tóu刷的一下站立在了yè天的肩tóu,口中对着杜飞发出了威胁的叫声。

  “得了,你老实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yè天没好气的拍了毛tóu一记,自从没让人再送羊来之后,这小家伙找不到攻击的目标,脾气可是又见涨了,昨儿竟然敢对着老太太呲牙了。

  “叽叽!☆”

  被yè天拍了一记,毛tóu委屈的用两个前爪捂住了眼睛,那可爱的模样立马把众人给萌翻了。

  “yè天哥哥,能………………能给我抱抱它吗?”唐雪雪眼睛里已经闪着小星星了,恨不得把那可●★爱的小动物抱到自己的怀里。

  “雪雪,你可别惹它!”

  yè天还没说话,yè东平就被吓了一跳,他可是亲眼见过这小家伙攻击羊儿时的样子,那动作简直就是快如闪电一般,窜上去一口就能将羊只的◎脖子给咬穿掉。

  “嗯,雪雪,它认生的,你还是别抱了!”yè天也点了点tóu,除了家人之外,他不让毛tóu接触外人,这也是保持了雪貂的攻击xing。

  要知道,这小东xī可是连雪豹都要望风而逃的猛兽,yè天可不想让它变成绵羊那么温顺的。

  被毛tóu这么一打岔,yè天刚才震慑杜飞的气势倒是也泄了下去,这让一直紧张不已的杜飞松了口气,开口说道:“小爷,就是再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记恨您啊!”

  “嗯,过来我对你说几句话。”yè天对杜飞招了招手,走到门外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杜飞连连点tóu,最后还拍了拍xiong口。

  交代完杜飞后,yè天摆了摆手,说道:“那行,你回去吧,这一个星期都不要和别人动手了。”

  “是,小爷,那事儿我一准给你办好!”杜飞知道yè天不想让他进院子,当下和唐文远打了个招呼,就自己离去了。

  等到杜飞走后,yè天看着远处不少邻居都出来了,转身对唐文远说道:“走吧,进去说话,老爷子,钱您可要准备好啊!”

  看着yè天又摆出昨儿那一副无赖的样子,唐文远点了点tóu,说道:“放心吧,我还要这张老脸呢,成与不成,钱都不会少你一分的!”

  “唐老,您带雪雪先进去…………”

  yè东平侧开身子,让唐文远爷孙先走了进去,然后一把拉住了儿子,问道:“yè天,你小子怎么回事?那老tóu怎么叫你小爷?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加入什么黑社会了啊?”

  “您想哪儿去了?”

  yè天被老爸说的是哭笑不得,低声解释道:“那老tóu是我师父的晚辈,论辈分要叫我祖爷爷呢,让他喊声小爷是给他面子了。

  “哦,是这样啊?yè天,别人也那么大年龄了,以后见了说话别太过份了,对了,你刚才给那人说什么呢?又是点tóu又是拍xiong口的?”

  听到儿子的话后,yè东平倒是释然了,他知道李善元的年龄大的吓死人,有这么个六十多岁的晚辈也是正常的。

  “爸,我知道了,刚才没说什么,聊些闲话而已,走吧,爸,快点进去了……”

  yè天笑着把老爸推进了院子,将话题给岔开了,其实他刚才是叮嘱杜飞,让他去打听一下宋晓龙的事情。

  虽然yè天不惧对方,但是敌暗我明,加上自己这么大一家子人,他还真怕宋晓龙出什么歪招,如果连累到家人,yè天可就后悔莫及了。

  关上侧门后,yè天回tóu就看到唐文远爷孙俩站在前院已经是呆住了,不由笑着说道:“怎么样?昨儿给你开的那价钱,现在不感觉亏了吧?”

  被yè天的话声jīng醒之后,唐文远连声说道:“不………………不亏,不亏!”◇唐文远怎么都没想到,这门里门外,居然就换了一个天地。

  这装修一新的四合院,在他眼里并不算什么,满园的花草唐文远也没放在心上,毕竟他是在香港生活的,那里一年四季都有鲜花盛开。

  但是这◆里的空气,却着实让唐文远震jīng了,一口空气呼吸进体内之后,唐文远只觉得整个身子似乎都轻了几分,一呼一吸之间,顿时tóu脑清明,老胳膊老tui好像都灵便了许多。

  不仅是唐文远有这种感觉,唐雪雪进入到这里之后,也是举得浑身都暖洋洋的,折磨了她十多年的yin寒之气,似乎都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爷孙俩一脸震jīng的样子,yè天笑道:“行了,到中院去坐吧,雪雪的房子自己去挑选,不过被褥什么的就要买新的了。”

  p第三更送上,谢谢朋友们的打赏和yuepiao支持,打眼去写第四更,大家再来几张yuepiao鼓鼓劲吧。

  对了,打眼之光还差80个到一千,没领的兄弟抓紧去领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