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遇险


  看到那个黑黝黝的洞口,周啸天一时都没反应过来,愣愣的说道:“这……这里怎么huì有个洞口啊?”

  “我说你脑子傻啦?这当然是盗洞了,难道还是兔子洞?”叶天没好气的瞪了周啸天一眼,说道◎:“快点回去看着点,要是有人来,注意发暗号!”

  “奇怪,叶哥怎么知道那里有个盗洞的啊?”被叶天赶回到车上的周啸天,百思不得其解的在挠着头。

  从外面看,那个盗洞和别处的土地一般无二,☆◎:“快点回去看着点,要是有人来,注意发暗号!”

  “奇怪,叶哥怎么知道那里有个盗洞的啊?”被叶天赶回到车上的周啸天,百思不得其:“kuàidiǎnhuíqùkànzhediǎn,yàoshìyǒurénlái,zhùyìfāànhào!”

  “qíguài,yègēzěnmezhīdàonàlǐyǒugèdàodòngdeā?”bèiyètiāngǎnhuídàochēshàngdezhōuxiàotiān,bǎisībúdéqíjiědezàináozhetóu。

  cóngwàimiànkàn,nàgèdàodònghébiéchùdetǔdìyībānwúèr,上面甚至还有枯黄的草根,除非叶天有透视眼,要不然怎么也无法知晓地下有盗洞存在的。

  透视眼叶天就没有,不过他懂得观望地气之术,从这地下陵墓内所泄露出来的地气,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这一处盗洞虽然藏的隐秘,但却正是生门所在,当年在此挖掘盗洞的人,绝对也是经过高人指点的,因为这里是唯一kě以安全进入到墓葬里的地方。

  说老实话,叶天看到这个不知道什么年代打出来的盗洞后,心里多少也有些失望。

  叶天从未盗过墓,这次临时客串,其实心里也在琢磨着是不是能寻摸几件好东西出来,但这个盗洞的存在,说明这座大墓已经被高人光顾过了,想必不huì有多少东西留给他。

  “这些家伙没有将盗洞填死,应该是还想着下来,不过出于什么原因,他们却是没有再次进入墓葬,里面或许还huì留下点好东西吧?”

  拿着工兵锹进入盗洞后,叶天发现。除了洞口狭小和上个盗洞一般无二之外,盗洞内部的空间,居然比那个盗洞要大出许多,叶天矮下身体甚至能在里面行走。

  不过这个盗洞存在的时间太长了。里面培实了的墙壁,还是有些泥土因为渗水等原因堵塞住了,叶天整整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将盗洞给完全打通。

  “还一个多小时天就要亮了,看来自己要抓紧了!”看了下手表,已经是快四点了。叶天在外面坐了十多分钟,等盗洞里面的空气流通了一huì之后,重新钻了进去。

  农村人起床早,说不定在五六点的时候就huì有人溜达过来,叶天必须在五点之前进入墓葬,将里面的风水局改动之后离开,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却是有些紧张了。

  之前进入这座墓葬的那伙人,应该是非常有经验的,在出去之后,不仅隐藏了盗洞,同时还将墓穴的砖墙给垒砌如初。

  “这里是墓门所在的位置!”叶天将砖墙四周的泥土清理了一番,面前呈现出一个近两米高的拱形墓门的形状。

  叶天心中一喜,看来自己的判断完◇全是正确的,除了这个盗洞之外。墓葬别处那十几个盗洞都是没能进入墓穴的,只有一伙人进去,应该还huì留些好东西。

  对于金银财宝和古玩。叶天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是这样的千年大墓,却是蕴育法器的绝佳◎所在,要是能寻得一两件风水法器,叶天此行也算是没有白来。

  时间紧迫,叶天没工夫细致的去启开墓门,说不得用铁锹撬出几块大方砖,然后用五指将一块块青砖都给抠了出来。

  当墓门被开之后。叶天只感觉一股略带暖意的气息,从那空洞处传了出来。

  这就是生门和死门之间的区别所在,如果换成死门处开了这么大一个洞,在那如海一般的煞气冲击下,就是叶天也不敢以身试险。大摇大摆的站在那里的。

  不过就在那股暖风吹出的时候,叶天还是运功将浑身毛孔都给关闭了。同时深吸了一口气,停止了从外面呼吸,虽然他胸口还在起伏着,但已经进入到内息阶段。

  要知道,古墓在地底千年阴沉不见天日,huì产生各种霉菌和有害的气体,很多毒素甚至都是现代科技所勘察不出来的。

  就像是古埃及的金字塔,封闭数千年后,第一批进入的十多个人,在一年之中陆续暴毙,却是谁都无法找到原因,最后被定义为了法老的诅咒。

  在叶天看来,他们不是被煞气伤身,就是吸入了金字塔内的有毒气体,只不过那种毒素并非是当场致命的,所以才huì根据那些人体质的强弱陆续死去。

  叶天虽然有术法在身,体质也远异于常人,但他还是不敢以身试险,毕竟这个世上未知的事物实在太多,小心总归是没大错的。

  “妈的,这……这不huì是座帝王墓吧?”

  等了五六分钟之后,叶天钻进了墓门,看到墓门后的情形后,不由愣了一下。

  因为在门后面出现的景象,并非是叶天想象中的墓室,而是一条黑不见底的墓道,墓道的高度有两米左右,足kě以让叶天直起身体。

  在墓道的地上,竟然全部都铺就着格式统一的青石砖,墓道的两旁均是大块长方形的青石板,上面雕琢着各种人物以及战争画面的浮雕。

  叶天是学古代建筑出身的,墓葬建筑形式,也是古建筑中的一种,所以叶天知道,像这种规制的墓葬,一般只有帝王才能修建的。

  如果是大臣在死后用了这种规模的阴宅,那就是逾制了,后人有造反谋逆的嫌疑,轻则挖开墓葬挫骨扬灰,重则抄家灭族。

  只是这座大墓像是唐末宋初的墓葬,而叶天刮尽了脑汁,也没想到唐宋有什么帝王是葬在河北的。

  在叶天的记忆之中,貌似除了河北满城一号墓出土中山靖王刘胜,还有清东陵是在河北地域之外,这里并没有过帝王墓的。

  “管它那么多,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眼瞅着时间已经到了四点半,加上胸中这口气最多只能维持半个多小时了,叶天再也不敢耽搁了,拔脚就顺着墓道走了下去。

  不知道为何,叶天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但是释放出气机之后,周围似乎又没有什☆么危险,只是随着身体的深入,那种不安的感觉却是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叶天心中警惕起来,放缓了几分步伐,头顶那束灯光不断的在墓道中照射着,他曾听师父说过,古代大墓之中多有致命的机关,一个不小心,◆mewēixiǎn,zhīshìsuízheshēntǐdeshēnrù,nàzhǒngbúāndegǎnjiàoquèshìyuèfādeqiánglièleqǐlái。

  yètiānxīnzhōngjǐngtìqǐlái,fànghuǎnlejǐfènbùfá,tóudǐngnàshùdēngguāngbúduàndezàimùdàozhōngzhàoshèzhe,tācéngtīngshīfùshuōguò,gǔdàidàmùzhīzhōngduōyǒuzhìmìngdejīguān,yīgèbúxiǎoxīn,◇就是老江湖也huì栽在那里面的。

  一直走出十多米后,周围墙壁上并没有想象中的冷箭暗器射出,叶天紧绷着的身体也放松了几分。

  “靠,原来在下面了!”

  不过就在叶天一步踏出、后◎脚跟上的时候,心里dùn时叫了声不妙,因为他感到脚下一空,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向下坠去。

  这一块地面,居然竟是一个砖石铺就的活板,在叶天身体下坠的同时,另外一边活板翘起,对着叶天已经落在陷阱了一半的身子就拍了下来。

  这要是换成普通人,根本就连思考的机huì都不huì有,直接就huì掉下深坑之中。

  但叶天从五岁起开始习武,身体反应的速度甚至超过了他的大脑思维,就在身体刚刚下坠的时候,他的身体猛地在空中一个扭转,变成了脸朝来时的方向。

  感受着后脑传来的劲风,叶天双手猛的在深坑边缘拍了一记,身体一dùn,止住了下坠的趋势,继而如同离弦之箭般电射而出。

  “咣当!”

  随着脑后传来一声沉闷的响声,翻板重重的盖了下来,墓道内dùn时扬起一片灰尘,而叶天在窜出深坑之后,身子接连打了几个滚,远远离开了那处陷阱所在。

  “妈的,这他娘的是什么人设计的?太阴险了!”

  远远避开之后,叶天胸中内息dùn时泄了出来,伏在墓门处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冷汗直冒,也顾不得什么有害气体了,能逃出小命,叶天已经是在心中默念祖师爷保佑了。

  要知道,刚才的那一番际遇,真的是让叶天九死一生,差点就要葬身于这墓道之内。

  要说叶天已经算是很小心了,为了怕地下有机关,他适才每走出一步的时候,都huì用先踏出去的一脚踩实地面,感觉不是陷阱才huì后脚跟上。

  但这处陷阱的设计者对后人心理变化的琢磨,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将kě以翻转的青石踏板设计的承受重量计算的极其精确,一只脚踩上去根本就没有反应。

  但是当你双脚踏上去后,却是超出了翻板的承受重量,让你在全无防备之下,身体失去重心往下面坠去,设计这个翻板陷阱的人如果放到现代,都能称得上是心理学大师了。

  “太他娘的卑鄙了,差点让小爷阴沟里翻了船!”

  足足在地上坐了五六分钟之后,叶天才爬起了身子,方才那一连串的动作,让他的精神和体力都是消耗极大,心中还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刚才已经泄掉了那口内息,呼吸进了墓道的空气,叶天也没有刻意的去屏息了,直接走到刚才陷阱所在的地方,伸出右脚往地面踏去。

  这一次叶天右脚所踩出来的重量,足足有一百多jīn,那块地面dùn时发出一声轻响,中轴转动,往下面陷去。

  -----

  ps:第二更,今儿还差八票到200票,到了就加更啊,月底了,大家都别留着了,相师需要支援!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