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断代(下)


  “竟然是李淳风一脉的传人?怪不得能在nà一处风水宝地反其道而行之,布下了绝杀阴宅,这位前辈倒是性情刚烈之人!”

  看完这通篇数百个字后,叶天对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基本上已经清楚了,不过他对李太虚所提及的liú仁恭却是所知不多,还需要去查看一下相关的资料。

  原来,李太虚是唐末著名的风水易学大家,曾任殿中侍御史。

  李太虚总结了自西汉以来巫蛊、择日、禁忌、符应、杂祀等以物兴象借象应气卜筮方法,算得上是当时的一代大家。

  不过唐朝nà时已经式微,权柄基本上都掌握在各地的节度使手上,李太虚早年给人占卜算卦泄露了太多天机,后来就离开皇宫,深入到民间想为自己化解劫难。

  但是谁知道在李太虚来到河北地界的时候,却被当时的河北节度使liú仁恭给留下了,他要求李太虚为他的父母建造一座阴宅指点风水。

  李太虚原本就和liú仁恭是旧识,liú仁恭提出这个要求后,他也答应了下来,经过一个月的勘察,找出了田庄nà处风水宝地。

  不过后面失态的发展,却是超出了李太虚的想象,因为liú仁恭动用了大批的壮丁去修建父母的墓葬,规模之大竟然堪比皇陵。

  与此同时,liú仁恭也将李太虚给软禁了起来,nà时的李太虚已经年逾八十多suì,体力武功早已不复当年,想脱身已经是晚了。

  李太虚哪里还不知道liú仁恭的心思,liú仁恭的父母早已双亡。他给父母建造帝王阴宅,不就是想自己日后称帝吗?

  只是李淳风这一脉都是和皇家休戚相关的,而李太虚也曾身受皇恩,一脑袋瓜都是忠君思想。岂肯为liú仁恭这逆贼建造龙脉阴宅?

  不过李太虚■精于卜卦,他占得此次自己是凶多吉少,不管为不为liú仁恭出力,这条性命终究会丧于此地了。

  李太虚性情刚烈,也是老而弥坚之辈,当下表面答应了liú仁恭帮他的父母建造阴宅。实际上却是欺liú仁恭▲不懂风水,暗中使出了手段,把这一座墓葬建造的似是而非。

  李太虚不仅将生吉二穴的位置完全给反转了过来,而且还告诉liú仁恭,他父母没有武功,镇不住这阴宅龙气,需要他的一把神兵摆放在墓穴之中。才◆能让他的后人乘龙御凤,位至九五之尊。

  liú仁恭当时虽为范阳节度使,在当时是雄踞一方的猛将,但其人粗鄙不堪,哪里懂得这些风水知识?

  而且李太虚从始至终,都没有在他面前表现出任何不满◇○的神情,骗的他信以为真,将自己花费三年时间才打制出来的一把青龙偃月刀。藏于了墓室之中。

  不过liú仁恭哪里知道,这把刀只能镇阳宅,却是不能放置于阴宅之中。如此一来,等于他的父母死后的日日夜夜☆▲还被刀斧加身,这后人如何,自然不用多说了。

  在这座墓葬完工前的几日,李太虚也算出自己大限将至。

  只是其时李太虚被liú仁恭看管的愈发紧了,甚至连笔墨都无法得到,最后只能撕下道袍咬破●手指,写下了这篇绝命书。和他师承的功法秘术放在了一起。

  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虽然没有写在这上面,但是叶天也能猜想得到,李太虚在行将就死的时候也曾经反抗过,却是遭的万箭穿心之苦。

  “妈的。wǒ……wǒ究竟干了什么啊?!”

  看完李太虚的这篇绝命书后,叶天连退了几步。狠狠的往自己脸上扇了一耳光,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和千古第一奇书擦肩而过了。

  李太虚留字说的十分清楚▲,他这一脉所传下的功法秘术,就有完整的推背图注释,为李淳风亲手所作,也就是说,叶天的行为,让这本奇书彻底的毁在了自己的手中。

  “还好,李太虚曾收有徒弟,推背图却是传了下去,要不然wǒ这真是百○,tāzhèyīmòsuǒchuánxiàdegōngfǎmìshù,jiùyǒuwánzhěngdetuībèitúzhùshì,wéilǐchúnfēngqīnshǒusuǒzuò,yějiùshìshuō,yètiāndehángwéi,ràngzhèběnqíshūchèdǐdehuǐzàilezìjǐdeshǒuzhōng。

  “háihǎo,lǐtàixūcéngshōuyǒutúdì,tuībèitúquèshìchuánlexiàqù,yàobúránwǒzhèzhēnshìbǎi◆死莫赎啊!”

  拿着李太虚的绝命书仔仔细细的又看了一遍之后,叶天这才稍稍心安,因为李太虚说的很明白,传承已有他死亦能瞑目了。

  “唉,要是被师父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会不会气的从坟里跳出◆sǐmòshúā!”

  názhelǐtàixūdejuémìngshūzǎizǎixìxìdeyòukànleyībiànzhīhòu,yètiānzhècáishāoshāoxīnān,yīnwéilǐtàixūshuōdehěnmíngbái,chuánchéngyǐyǒutāsǐyìnéngmíngmùle。

  “āi,yàoshìbèishīfùzhīdàolezhèjiànshì,búzhīdàohuìbúhuìqìdecóngfénlǐtiàochū来啊?”

  叶天此时也是后悔莫及,李善元终其一生都在寻找推背图的影迹却未得,而自己明明已经拿在了手里,却因为粗心大意将其毁掉了。

  “叶天,wǒ找到了,嘿,这把兵器果然有人用过!”就在叶天追悔莫及的时候,叶东平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随之拿着一本书兴冲冲的闯进了屋子。

  “爸,是liú仁恭吧?wǒ知道了!”叶天有气无力的答道,他还没从刚才的打击中缓过劲来。

  “你怎么知道的?咦,儿子,你脸上这是怎么回事啊?”

  叶东平闻言一愣,继而看到叶天脸上nà红红的几个手指印子,不由奇怪的问道,他从小虽然没少揍叶天,但是却从来舍不得打脸的。

  叶天哭丧着脸说道☆:“爸,没事,毁了件宝贝,wǒ心疼啊!”

  “什么宝贝?”

  叶东平来了精神,儿子从小对古玩这些东西就不怎么上心,能被他称得上宝贝的物件,nà绝对是非同小可的。

  “李淳风的推▲背图啊,被wǒ不小心给氧化成灰了……”叶天把发生在古墓里的事情给老爸说了一番,他这会也需要找个人倾吐一下。

  听完儿子的话后,叶东平却是撇了撇嘴,说道:“切,wǒ以为是什么呢,一本破书而已,潘家园卖推背图的多了,明儿wǒ给你拿几本来……”

  “得,wǒ和您说不通,您当wǒ没说。”叶天翻了个白眼,就潘家园卖的推背图,都他娘的是印刷厂印出来的,能和原本一样吗?

  “儿子,要说起来,你这把刀倒是把宝贝啊,而且还是传承有序的,遇到喜欢收藏的人,一准能出个高价!”

  叶东平压根就没在乎nà什么推背图,而是将话题引到了偃月刀上,拉着叶天走到桌边,叶东平将手里的一本图鉴摊在桌子上,说道:“看看,是不是一样的?”

  “咦,还真是,这两把刀真是一模一样啊!”

  叶天伸头看去,心神顿时被图鉴上的nà把刀吸引了过去,不过相比面前的这把偃月刀,图鉴上的却是锈迹斑斑无法入目了,而且在刀口还缺了很大的一块。

  “儿子,这刀是唐末liú仁恭所用的,你看这段记载……”叶东平翻开手上另外一本书,把上面的一段话指给了叶天。

  这但凡喜欢收藏古玩的人,都是以断代考证为乐趣,叶东平自然也不例外,找出了这刀的传承,让他着实兴奋不已。

  叶天看了下这段话,是说唐末liú仁恭自负勇武,花数年时间铸一宝刀,因不明原因遗失后,又重新铸造了一把仿品,后来出土于河●北某处。

  “爸,这liú仁恭到底是个什么人啊?”叶天的注意力,慢慢从推背图上被这傻逼节度使给吸引了过去,他还是第一次听闻有人敢逼着风水师去帮他寻龙点穴的。

  而且叶天也十分好奇,这l○iú仁恭最后究竟下场如何,是不是真如李太虚所说的nà样断子绝孙、永无后人了?

  “喏,你自己看吧……”叶东平把手中的书扔给了儿子。

  看完有关于liú仁恭的介绍,叶天长叹一声:“这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一饮一啄自在天道之中!”

  liú仁恭是河北深州人,通过数次背叛唐晋王李克用成为了卢龙节度使,后败义昌节度使卢彦威,并吞其辖区,并以其子liú守文为义昌节度使,因此兴起兼并河朔的野心。

  但不知为何,liú仁恭在兼并河朔后,逐渐变得骄傲奢侈,荒淫无度,在幽州的大安山上兴筑宫殿,富丽堂皇,遴选许多美女居住其中。

  而与此同时,他家里的后院也起了火,liú仁恭的儿子liú守光他的爱妾罗氏通奸,父子二人遂反目成仇断绝了关系。

  但liú守光也不是善于之辈,他比自家老子更要荒淫暴虐,趁着liú仁恭享乐之际,带领手下把自己老子抓住软禁了起来,自封卢龙节度使。

  后来liú守光又不顾众将臣的反对,登极称帝,国号大燕,改元应天,如此一来,可就成为了末代唐朝的心腹之患。

  仅仅就在liú守光即位三年之后,父子二人就被李克用的儿子李存勖俘获,liú仁恭后来被押解至代州,以刀刺其心脏所流的血来奠祭李克用之墓,然后斩首。

  至于liú仁恭的两个儿子,也均被李存勖赶尽杀绝,整个liú家再无一个后人,正应了李太虚所有之言:断子绝孙,永●无后人!

  只是liú氏父子谁都没能想到,他们家族祸患之源竟然会出在先人的墓葬上,liú仁恭更不知道李太虚早已安排好了他的命运。

  “这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 看完liú氏父子的这段经历,叶天心中对李太虚是佩服不已,这位古代的奇门宗师计算之精妙,让他也是叹为观止!

  ---

  ps:第三更,谢谢毒爱巴神和迷失冰泉等兄弟的打赏,感谢大家对相师的支持,六月最后20多个小时了,还有yuepiao的朋友都投出来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