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门主


  第三百零六章 门主

  左家俊和李shàn元同为陕西人,tā也知道师父的家乡,从**十年起,一共回去了三四次,都没有得到师父的消息,所以就以为老道已经仙逝,放弃了寻找。圣堂最新章节.

  可是现在从叶天口中得知,师父居然在两年前才过世,往日师父教导自己的一幕幕画面顿时从眼前闪过,左家俊不由悲从心头起,放声大哭了起来。

  “外公,您……您怎么啦?”

  左家俊在柳定定的眼里,从来都是镇定自若遇事不慌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外公如此伤怮,不由慌了心神。

  “去,去,一边去……”左家俊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把外孙女儿给推到了一边,此时的tā已经完全沉浸在师父去世的悲伤zhī中了。

  “师兄,师父tā老人家活了一百二十多岁,已经是难得的高寿了,走的时候也是无病无灾,在咱们这行里实属不易,您不用这么伤悲的!”

  叶天虽然心中也是很悲痛,但tā还有许□多话要和左家俊说,总不能就坐在这大门口的地上谈吧?当下用手扶住了左家俊,往上一托,说道:“师兄,咱们进屋说话吧!”

  “嗯?”

  叶天这一托zhī下,左家俊的身体竟然温丝未动,心中不由□笑了起来,敢情师兄是想考较自己的功夫啊?

  叶天想的没错,刚才初见的时候,左家俊就感觉到了叶天身上那种熟悉的气机,只有麻衣传人,才会修炼这种功法。

  但无论tā怎么探查,都无法感受出叶天身上的一丝真气,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所以叶天用手托tā的时候,左家俊提了一口气,将身子坠在了地上。

  “师兄,咱们进屋说话吧!”

  叶天笑了笑,重复了一句刚才的话,这次tā架在左■家俊两臂下的双手,使出了五分力道,举重若轻的往上抬了起来。圣堂最新章节.

  “哎……”

  坐在地上的左家俊,突然感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道从叶天手上传出,没等tā运气行功,身体就被叶天给托●了起来。

  “师弟,好功夫,师父晚年能收到你这么个徒弟,也是咱们师门大兴啊!”

  虽然惊愕于叶天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功力,左家俊还是开怀大笑了起来,刚才的一番较量,也冲淡了许多因老道去世带来的悲伤。

  “外公,您这是怎么啦?又哭又笑的,像个小孩子似地?”

  柳定定发现,自从外公见了叶天zhī后,那原本给人感觉很孤僻的性子,似乎完全转变了,就像突然变成了个老小孩一般。

  “你懂什么,外公这叫真情流露,师弟,走,进去好好给师兄说下师父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左家俊挽着叶天的手,快步走进了房子里,tā确实想知道师父这些年究竟隐居在什么地方。

  “乖乖,这……这是你兵器?”刚走进客厅,左家俊就看到插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偃月刀,口中发出一声惊呼。

  站在偃月刀旁,左家俊用右手抓住刀柄,猛的吸了一口气,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起!”

  随着左家俊的喝声,偃月刀应手而起,不过这刀的重量显然还超过了左家俊的预计,将刀拎起后,左手跟着也扶到了刀柄上。

  双手握着偃月刀,左家俊仅仅做了个撩刺和劈砍的动作,喘息就变得重了起来,到底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气力却是远远比不上叶天的。

  把刀重新插回到地面的那个深孔zhī中,左家俊赞道:“好刀,好刀啊,古来行军大将能使得起这刀的人,想来也是寥寥无几,有这把刀镇宅,唐生的这宅子高枕无忧矣!”

  握着这把刀的时候,左家俊就隐隐感觉到里面那股直欲冲天而起的煞气,tā虽然不明了这是一把攻击法器,但以煞制煞,有此刀摆在这里,再没有阴邪zhī物敢于靠近了。圣堂.

  “看到没有,我外公也能使得起这把刀,叶天,不是只有你能用的!”

  见到外公拿起刀耍了一番,柳定定脸上顿时露出得意的神色来,虽然她心里明白外公刚才那番举动比起叶天还是差的远,但总归算是找回了点场子。

  “嗯?”叶天尚未说话,左家俊的脸色就绷了起来,“叶天这名字是你能喊的?没规矩,叫叔爷!”

  老辈人极其看重辈份,叶天是左家俊的师弟,自然也是柳定定师公辈份的人了,tā虽然疼爱这个外孙女,但却不会让她乱了辈份的。

  “外公,tā……tā没我大呢。”

  听到左家俊的话后,柳定定感觉有点委屈,从小到大,外公除了练功时对自己严厉zhī外,还从来没有如此凶过自己的呢。

  “放肆,一点规矩都没有,快点向叔爷道歉!”左家俊闻言大怒,放在偃月刀柄上的手往上一提,重重的又顿了下来。

  “嘭”的一声响过,唐文远这宅子的地面算是遭了灾了,原本就碎裂一片的大理石地板,这下□更是变得如同蜘蛛网一般,细密的裂纹向四周蔓延开去。

  看到外公如此震怒,柳定定吓得慌了神,连忙对叶天说道:“叔爷,对不起!”说完zhī后,眼圈却是也红了。

  听见外孙女道了歉,左家俊的◇gèngshìbiàndérútóngzhīzhūwǎngyībān,xìmìdelièwénxiàngsìzhōumànyánkāiqù。

  kàndàowàigōngrúcǐzhènnù,liǔdìngdìngxiàdéhuāngleshén,liánmángduìyètiānshuōdào:“shūyé,duìbúqǐ!”shuōwánzhīhòu,yǎnquānquèshìyěhóngle。

  tīngjiànwàisūnnǚdàoleqiàn,zuǒjiājun4de脸色才缓和了下来,看向叶天说道:“叶师弟,我从小把这孩子宠坏了,没大没小的,你千万别在意啊。”

  和叶天一样,左家俊自小跟随李shàn元学艺,也没有别的兄弟姐妹或者师兄师弟,是以见到叶天zhī后,就不自觉的产生一种亲近的感觉来。

  叶天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左师兄,我看定定功力不弱,但却不懂术法,你为何不传给她呢?”

  叶天能看得出来,柳定定虽然功力不错,但是对于风水占卜zhī术,并不是很懂。

  左家俊固然没有得到麻衣一脉的攻伐术法传承,但看相算命风水堪舆这些,却应该是得到了李shàn元真传的,是以叶天有些疑惑。

  左家俊尚未答话,柳定定却是撇了撇嘴,说道:“外公说师门规矩,没得到祖师允许就不传给我!”

  “有这规矩?”叶天转脸看向了左家俊,tā现在算是身为麻衣一脉的门主,怎么没听闻过这规矩啊?

  “叶师弟,我当年离开师父的时候,师父给我说过,关于门中秘术不许擅自传人,所以……”

  虽然柳定定是至亲,左家俊仍然记得师父当年的嘱咐,只传了她武术上的心法,对于占卜算命这些门中秘术,却是谨守老道的教诲,没敢擅传一个字出去。

  左家俊一直想寻得师父,将柳定定收入到麻衣门下,可是老道已然去世,tā的这个愿望却是再难达成了。

  “对了,叶师弟,师……师父tā老人家,是不是把传承留给你了?”

  左家俊所说的▲
  zuǒjiājun4yīzhíxiǎngxúndéshīfù,jiāngliǔdìngdìngshōurùdàomáyīménxià,kěshìlǎodàoyǐránqùshì,tādezhègèyuànwàngquèshìzàinándáchéngle。

  “duìle,yèshīdì,shī……shīfùtālǎorénjiā,shìbúshìbǎchuánchéngliúgěinǐle?”

  zuǒjiājun4suǒshuōde传承,就是老道占卜所用的铜钱和看风水使用的罗盘,tā将这些东西传给谁,谁就是麻衣一脉的dí系传人,也是现任门主了。

  所以老道虽然不在,如果叶天得到传承的话,那也是可以将柳定定收归门下的,是以左家俊才会如此询问。

  “左师兄,师父的确把传承留给我了!”叶天点了点头,从身边茶几上的包里,拿出了那面异常精致的罗盘。

  “真……真是师父的罗盘?”

  看着那面罗盘,左家俊脸上露出激动了神色,忽然双膝一曲,竟然对着叶天跪了下去,口中说道:“麻衣五十一代弟子左家俊,见过当代门主!”

  虽然麻衣一脉人丁单薄,但规矩还是要讲的,叶天初见左家俊的时候就行了个大礼,现在却是左家俊向门主行礼了。

  “左师兄,快快起来,咱们师兄弟zhī间不用行这些虚礼的!”

  叶天连忙扶起了左家俊,把tā让到沙发上,说道:“师兄,我把师父这些年的经历给你说下吧!”

  左家俊连连点头,说道:“好,好,叶师弟你快说,还有师父葬在何地也告诉我,我要去祭拜老师!”

  叶天从李shàn元避祸来到茅山说起,包括自己在山中偶遇老道得以拜师,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左家俊,当▲然,tā道观zhī中得到祖师传承的事情就隐瞒了下来。

  这一说足足就讲了三四个小时,一个说的是心潮澎湃,一个听得是热泪盈眶,两人都沉浸在了对老道的回忆zhī中。

  “师父,是……是我对■不起您啊!”

  听完叶天的讲诉后,左家俊是心如刀割,tā没想到师父这些年过的竟然如此清苦,为了修缮道观,还要跑到山下装神弄鬼。

  “哎,我……我说,小爷,这……这是怎么了?”

  正在左家俊悲伤不已的时候,阿丁一手拎着一个食盒从外面进入了客厅,这会都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tā怕饿着叶天,专门打了饭来。

  不过刚一进门,阿丁就被左家俊给吓着了,tā是认识这位在香港被人称为“活神仙”的人物的,但却从来没见过tā现在这般模样。

  叶天对着阿丁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把饭菜摆餐厅去吧,我们一会就过去,对了,有好酒找出几瓶来,我要和师兄喝一点。”

  --

  ps:第一更,感谢诸神老兄和鬯薹鼍无敌盟主的再次飘红,谢谢大家的支持,胖子继续去码字,朋友们的yuepiao推荐票也请投给相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