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请君入瓮(中)


  第三百一十一章请君入瓮(中)

  “师弟,请坐!”

  听到yètiān的话后,左家俊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激动的神色,术法在奇门内的各个门派之中,皆是不传之秘,他游历东南亚数十年,都未能学得一招半式。(《》7*

  所以听到yètiān要传他术法后,左家俊连忙将yètiānràng到上首坐了下来,自己双手垂在膝盖上,做出一副聆听受教的模样来。

  “师兄,术者,就是技术、技巧,达于术者,达下乘也,法者,于术精通而升华成理,达于法者,达中乘也,而术法就是将其二者合一,达于道者,达上乘也!”

  yètiān将传承中对术法的解释一一道来:“律无偿,道不公,法无定,术不恒,术之变幻,权凭一念,法之毫厘,存乎于心,术法之道,不可不察也。”

  “师弟,这些我都知道的……”

  左家俊对于术法的理解已经很深刻了,他现在所需的是可以用于实战的法术,听完yètiān的话后,点头问道:“那究竟如何引煞气为自身所用?”

  “师兄,夫tiān下万物皆有神,草有神而生,木有神而长,气之亦有神,而且气分阴阳,玄奥之气,引于经,趋于脉,委于**,化气而成实▲。”

  yètiān一边解说,一边将配合术法所必须的指诀咒语讲给了左家俊,同时施展术法,使得身周的tiān气元气紊乱起来,以供左家俊参考摸索。

  “哈哈,我明白了!”

  左家俊◆坐在那里苦苦思索了一个多小时后,突然眼睛一亮,放声大笑了起来:“阴乖序乱,阳以待逆,聚阴阳之机,运之以虚,击敌于无形!”

  说话间,左家俊掐动指诀,围身周画了一个弧圈之后,伸手向前指去,口中一声大喝:“疾!”

  随着左家俊的断喝声,一道刺耳啸声响起,他身前的空气竟然像是水纹一般,起了阵阵涟漪,一道阴寒至极的煞气向前方射出了十多米,才逐jiàn消散在空气之中。圣堂最新章节.

  “师兄,好悟性啊,佩服,真是佩服!”

  见到左家俊在短短的一两个小时内就能领悟术法真谛,并且将其施展出来,yètiān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要知道,术法和武术一样,均是要勤加练习才能熟练运用,而左家俊刚才的动作虽然稍有些生涩,但其攻击力却是一点都不弱。

  yètiān现在算是知道了,师父为何总是说自己这两个师兄均是tiān赋异禀之人了,如果不是自己得到了那个传承,恐怕在对★术法的领悟上,还是不及眼前这位二师兄的。

  只是可惜了大师兄不知所踪,否则将攻伐术法传与他之后,他们师兄弟三人,当可横行现代的奇门江湖了。

  “小爷,吃饭了,我从唐爷那又给您拿了几瓶好☆酒!”

  yètiān师兄弟二人一个讲一个听,不知不觉tiān色就黑了下来,直到客厅外面响起了阿丁的声音,两人才回过神来。

  “嗯?阿丁,我不是说不ràng你来了嘛?”

  抬头看着站在门外的阿丁,yètiān皱了皱眉头,这次来香港已经借助了唐文远不少的力量,他可不想在斗法的时候伤及唐文远的这个心腹。

  “小爷,我听唐爷说了,您在这是等仇家上门的……”

  阿丁嘿嘿一笑,接着说道:“我打小就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最不怕的就是打打杀杀,留在这里也能给您搭把手不是?”

  “这还真是没有一个糊涂人啊?”

  听到阿丁的话后,yètiān苦笑了起来,他只是说借用这房子一个月,并没有给唐文远说起鬯薹鼍的事情,没成想那老头心里像明镜似的,早就一清二楚了。圣堂.

  阿丁总归是一片好意,yètiān想了一下之后,耐心的说道:“阿丁,我们这个圈子和你们的江湖不一样,不是动刀动枪就能解决问题的,你以为在我面前,你的枪可以拔得出来吗?”

  yètiān能感应到阿丁腰间传出的那一丝危险的气机,想必是他回去带在身上的,不过除了远距离的狙击步枪或者是被人用枪围住,否则yètiān还真是不惧。

  “嘿,小爷,您可别小看我,想当年我阿丁也是会里的……”

  被yètiān给小瞧了,阿丁有些不满,一边说话一边伸出右手往腰间摸去,不过当他刚刚抬起右手的时候,忽然感觉浑身一冷,竟然再也动弹不得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外面可是三十多度的温度,虽然客厅里开着空调,那也有二十五六度的温度,但阿丁却感觉到那股冷意寒澈骨髓,说起话来都变得结结巴巴的了。

  “阿丁,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事儿不是你能参合进来的!”yètiān右手掐出了指诀,将笼罩在阿丁身周的煞气尽数引入到偃月刀中。

  “咦,我……我又能动了?”yètiān散开那些煞气后,阿丁连忙活动了下身体,再看向yètiān的眼神里,已经充满了敬畏。

  混帮会的人,大多都是敬关二爷的,他们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yètiān的这手功夫使出来,那和神迹也是差不多了,由不得阿丁不害怕。

  yètiān笑着看了一眼阿丁,说道:“酒店里送饭菜的人要固定,每日早上七点、中午十二点和晚上六点钟这三个时间段送来,你就不要跟着了。”

  “是,小爷!”

  这次阿丁不敢逞强了,他原本只是认为yètiān武功高强,却是没想到他别的手段更是ràng人防不胜防,自己在他面前真是不够看的。

  yètiān忽然心中一动,说道:“对了,你ràng以前的那些好朋友们帮着留点神,如果有人通过一些地下渠道从泰国入境来的香港,马上给我打个电话。”

  如果是yètiān想出国去杀某个人,他肯定不会通过正常的渠道前往那个国家,所以yètiān推测,鬯薹鼍估计也是不会拿着护照光明正大的进入香港的。

  不过想要通过偷渡进入香港,那肯定躲不过这些帮会中人耳目的,阿丁以前的身份,在这时候想必能起到一些作用。

  “小爷,泰国来的人?莫非您短了别人的货?”

  听到yètiān的话后,阿丁脸上露出一股奇怪的神色,能被人从泰国追杀至香港,好像除了那被称为软黄金的白粉之外,就没别的东西了。

  “短了别人的货?”

  yètiānwén言愣了一下,不过看着阿丁用手撮着鼻子做出一副吸食白粉的样子,不由一脚就踢了过去,“滚一边去,爷是沾那东西的人吗?”

  “嘿嘿,小爷,不是就好。”阿丁躲过yètiān那一脚后,心里也放松了很多。

  要知道,那些毒枭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以前一个小帮会中的人就黑过泰国一批货,整个帮会二十多个人全被枪杀在了屋里,当时在香港造成了很大的轰动。

  香港本地的这些帮会成员虽然也是好勇斗狠,但和那些装备了军队制式武器的毒枭比起来,还是有些不够看的。

  “小爷,您知道那边来的人长的是什么样子?来的是几个人吗?”阿丁陪着笑脸问道。

  “师兄,您知道吗?”

  yètiān看向左家俊,见到他摇了摇头后,对着阿丁说道:“长什么摸样我也不知道,人数应该不超过五个,你要是有发现的话,千万不要惊动他们!”

  奇门中人斗法,可不是凭借人数多就行的,yètiān估摸着鬯薹鼍那边最多能来三五个人就不错了。

  “小爷,您放心吧,这几tiān就是有只耗子进入香港,我也一准把他找到!”

  阿丁拍着胸脯打起了包票,香港的那些走私偷渡的蛇头,无一不是依附着帮会混饭吃的,只要自己将消息传出去,那些人绝对不敢私下隐瞒的。

  yètiān点了点头,说道:“好,阿丁,等这事完了我会给老唐说,ràng你跟我一段时间,到时候帮你把早年的那些戾气都给化解掉的!”

  想ràng这些江湖汉子们卖力办事,单靠威压是不够的,还有给以足够的好处。

  yètiān这番话说出来后,阿丁的呼吸骤然变得急促了起来,当下也顾不得再和yètiān套近乎,匆匆告辞离开去办理yètiān交代的事情了。

  “师弟,你确定鬯薹鼍一定会来?”

  阿丁走后,左家俊看向yètiān,这一切都源于yètiān的猜测,如果对方不来的话,这些准备功夫不都白做了?

  “之前还不敢确定,不过知道那老和尚偷袭你后,我有八成的把握他会来!”

  yètiān答道,乃他信.沙旺素西为人心胸如此狭小,竟然去偷袭故人的徒弟,鬯薹鼍师承于他,十有**也是个心思毒辣贪财粗鄙的性子。

  “师兄,有备无患总是好的,等我先布下阵法,回头再和您交流术法上的事情吧。”

  yètiān说着话拉过了自己从国内带来的箱子,他此次带来的玉石虽然品质不怎么样,但是以偃月刀为阵眼,还是能发挥出阵法的威力来。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宋晓龙包括鬯薹鼍在内,都不知道自己精通术法,以无心算有心,yètiān如果还斗不过对方的话,那他也没必要再奇门江湖厮混了。

  --

  ps:第一更,上午出去了一趟,好像有点中暑了,一tiān脑子都晕晕的,等会吃过饭再写第二章,求几张yuepiao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