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杀手(上)


  第三百二十四章杀手(上)

  在泰国距离芭提雅不远那个四季长春的山谷中,鬯薹鼍那庞大的身躯躺在山谷的正中间,浑身的肥肉尽往下垂,看上去像是一座肉山一般。《》.

  虽然此时天气炎热,但鬯薹鼍的尸体上不知dào涂抹了一层什么东西,竟然丝毫都没有腐烂的迹象,反而隐隐透出一股香味。

  在鬯薹鼍尸体的旁边,颂猜和沙提拉潘正垂头站在一个老和尚的面前,连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这个老和尚个头不高,只有一米六左右,浑身瘦骨嶙峋,眼睛似乎有些昏花,看人的时候焦距好像都没放在人身上一般。

  “沙提拉潘,事情就如同你说的那样吗?”

  老和尚有些浑浊的目光看向了沙提拉潘,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浑身上下都往外散发着一种佛教独有的慈悲,这也让沙提拉潘心中松了口气。

  要知dào,面前的这个老和尚,可是在泰国地位极高,就是国王见dào他也要执弟子礼,普通人在他面前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喘。

  “国师,沙提拉潘所说句句属实,鬯薹鼍大师让我转告您,杀他的人名叫叶天,通晓奇门阵法。”

  说dào这里的时候,沙提拉潘猛的跪下了身体,用额头触地dào:“大……大师还说,那人的修为,不……不在您之下!”

  听dào沙提拉潘的话后,乃他信.沙旺素西脸上的笑容愈发的亲切了,而他的目光也放dào了鬯薹鼍的尸身上。

  鬯薹鼍是乃他信.沙旺素西最大的一个弟子,虽然因为练功的缘故导致身体肥胖,但却机缘巧合将印度的瑜伽身密练dào了极致。

  而鬯薹鼍降头术的造诣也是极高,只差一步就可以进入dào大降头师的行列之中,是乃他信.沙旺素西心中内定的衣钵传人。《》.

  但是乃他信.沙旺素西怎么都没能想dào,这个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弟子,竟然丧身于别人手中,而且浑身腑脏尽皆碎裂,死的凄惨无比。

  乃他信.沙旺素西虽然已年过九十,早已看清楚这时间的生死离别,但面对这个跟随自己近半个世纪的弟子时,脸上却是露出了不加掩饰的悲伤。

  过了足足有十多分钟后,乃他信.沙旺素西终于将目光从弟子身上挪开,淡淡的说dào:“沙提拉潘,颂猜,为什么鬯薹鼍死了,你们还活着呢?”

  乃他信.沙旺素西慢慢抬起了头,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完全改变了,就像是从一块朽木突然变成了一把出鞘的利剑。

  尤其是乃他信.沙旺素西那原本浑浊的目光,此时变得异常凌厉,这个年近百岁的老人身上,洋溢着一种舍我其谁的可怕气势。

  “国师饶命啊!”

  原本站在那里的颂猜“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口中急dào:“是鬯薹鼍大师命令我帮他去的香港,国师,我不敢违背大师的命令啊!”

  虽然颂猜平时听dào的都是国人赞誉乃他信.沙旺素西大师的话,但是他心里清楚,降头师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之辈,笑语盈盈间翻连杀人,是再为常见不过的事情了。

  “鬯薹鼍的命令你不敢违背,难dào我让你们俩去死,你们不愿意吗?”老和尚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笑容,似乎对颂猜的话很不理解。

  “国师饶命,国师,啊!”

  颂猜还待求情,忽然看dào跪在他身边的沙提拉潘扭过头来,对着自己诡异的笑了笑,而就在沙提拉潘笑容还没有敛去的时候,他的一颗眼珠子,竟然“噗嗤”一声炸开了。

  一条足有十多厘米长的大蜈蚣,悠悠然的从沙提拉潘的眼眶中爬了出来,用前颚处的两个钳子吞吃着那黏糊糊的眼球。(《》7*

  “啊,啊,我的眼睛!”

  而此时,沙提拉潘才意识dào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张口哀嚎了起来,惨厉的声音在山谷之中不断回荡着。

  “我……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颂猜再也无法抑制住心中的恐惧,站起身就往山谷外跑去。

  只是刚刚跑出十多米,颂猜整个人猛地往前一载,抽搐了几下之后,身体就变得僵直了起来,一条只有小指粗细、通体碧绿色的蛇儿,从颂猜腿中游离了出来。

  看dào这两人都哀嚎着死去后,站在乃他信.沙旺素西后面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开口说dào:“老师,要不我去趟香港,为鬯薹鼍师兄报仇吧?!”

  中年人身材很高,足有一米八五左右,如果不是那被日光晒的黝黑的脸庞,很难让人和他与泰国人搭上关系。

  “天龙,你不是那人的对手!”

  乃他信.沙旺素西摆了摆手,抬头看向天空,声音有些空洞的说dào:“当年我只是在阵法上吃了亏,耗费了数十年的苦功制出了可以破解法阵的人皮幡和鬼混,却没想dào那个国家竟然还有别的术法高人。”

  从鬯薹鼍那破碎的腑脏中,乃他信.沙旺素西可以看出,对方在击中弟子后心的时候,随同掌力送dào鬯薹鼍体内的还有一股阴煞之气。

  那股阴煞之气比掌力的破坏力还要大,让鬯薹鼍生机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断绝掉了,若非如此,以鬯薹鼍修炼瑜伽身密的境界,就算是死,也能撑dào见自己最后一面的。

  听dào乃他信.沙旺素西的话后,天龙有些不甘心的问dào:“老师,那就眼睁睁的看着鬯薹鼍师兄死掉?”

  天龙是乃他信.沙旺素西最小的徒弟,不过他跟随师父的时间不长,而是在东南亚地区创建了一支佣兵团。

  在金三角以及很多局势紧张的地区,都能见dào天龙和他的佣兵团的身影,但却极少有人知dào他是泰国人,并且还是降头师的身份。

  “自然不会,三年,最多三年,我会去领教他们的奇门术法!”乃他信.沙旺素西说话的时候,眼睛望向了山谷中的那栋小楼。

  在那栋小楼里里,养着一个乃他信.沙旺素西刚刚xún得的人降,只等自己找xúndào那些制作鬼混的药物后,就能炼制出完美无缺的鬼混。

  而那时,也将是自己重新回dào中国的时候,虽然当年的敌人或许早已不在了,但杀害自己弟子的凶手和当年敌人的弟子,乃他信.沙旺素西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

  香港赤鱲角国际机场是全球第三繁忙的客运机场,每天都有大量的人群和游客从世界各地来dào香港进行各种商务活动和旅游购物。

  和内地机场中大多都是东方人不同,香港机场内更多的则是西方面孔,一架由美国飞往香港的航班降落后,一个相貌普通的西方人走下了飞机。

  “真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啊!”

  看了一眼这个在岛上兴建的机场,乔吉.卡德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跟随人流走下飞机后,乔吉.卡德尔并没有出机场,而是来dào了货运处。

  在两天之前,乔吉.卡德尔就曾经托运了一批机械原件抵达了香港,此时拿着提货单,乔吉.卡德尔很轻易的就把一个足有三米多高两米多长的木柜领取了出来。

  用铲车将柜子运上了早已定好的货车,乔吉.卡德尔跟车来dào了位于香港岛一处度假区,这里有很多临时往外租赁的独立小别墅,专供一些身价不菲的游客们租住的。

  香港是一个十分开放的城市,它的包容性早就了现如今的地位,乔吉.卡德尔机械研发者的身份,很容易就被接受了。

  正如叶天所住的那个别墅区可以满足客人任何的要求,这个度假区也是如此。

  当乔吉.卡德尔出示了他预定别墅的证件后,那个沉重的木柜就被工作人员搬进了别墅的车库里。

  在支付了一张100美元的小费后,乔吉.卡德尔得dào了他绝对不会被任何人打扰的保证,事实也是如此,关上别墅的院门,这里就是一个独立的小天地了。

  将随身的背包扔dào了房间里,乔吉.卡德尔来dào了车库,用撬棍将木柜敲开之后,一些长短不一的机械元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乔吉.卡德尔蹲下身体,在那些钢管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里挑拣了起来,五分钟之后,一把长约两米的狙击步枪,变魔术般的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老伙计,把您带dào这里来真的很不容易啊?”

  看着这把狙击步枪,乔吉.卡德尔脸上露出了笑容,轻松的吹了声口哨,为了完成那笔高达一千万美元的暗杀任务,他光是前期准备工作就已经花去了十万美元了。

  乔吉.卡德尔认为这些花费都是必须的,首先枪就是一个杀手的第二生命,他只相信这把陪伴了自己五六年的老伙伴。

  另外乔吉.卡德尔认为,慎密的准备工作,是他们这行成功的秘诀之一,那些初出dào的小子,至死都不明白自己失败的原因。

  其次乔吉.卡德尔也不怕这些投资赚不回来,对于在这个星球上排行第三的杀手而言,从他接下这个任务起,叶天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

  ps:第二更送上,还差八张yuepiao就dào三千八了,有yuepiao的朋友请多多支持,嗯,免费的推荐票大家也投给相师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