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解卦(下)


  第三百四十章解卦(下)

  “文兄,天机不可泄,泄之必遭天谴,我说的已经够多了,你不妨仔细想一下吧……”叶天摇了摇头,却是没有直接回答。(《》)

  常人都以为相师算命时所说的什○么天机不可泄露,只是他们哄骗客人的话,其实不然,一句话说多说少,都会对相师有所影响的。

  人一生的命理,都是有迹可循的,无形中有张大网在运转着每个人的生老病死,相师所做的事情,就是游走在这张大网的边缘,打点擦边球,却极少有人敢将网给捅破。

  叶天以前给李善元逆天改命,就是捅破了这张网,其后果就不用再重复了,直接就少了十年的阳寿。

  虽然逆天改命和泄露天机所遭受的反噬天差地别☆,但老道和他师徒情深,叶天愿意承担那种后果。

  不过叶天和文銮雄非亲非故,却是没有必要消耗自己的元气,折损自己的阳寿的,这种损耗虽然微乎其微,但累积多了也是叶天难以承受的。

  叶天不肯◇明言,可真是把文銮雄难为坏了,苦着脸说道:“这……这到底是个什么说法啊?”

  见到文銮雄的样子后,左家俊笑了笑,qīng描淡写的说道:“阿雄,不要这么死脑筋,跳出香港看一看呀!”

  叶天刚才不仅用了铜钱占卜之术,这里面还有个解字的学问,左家俊深谙占卜问卦之道,搭眼就看出了叶天想要表达的意思。

  “跳出香港看看?”

  文銮雄所有所思,忽然眼睛一亮,喊道:“叶……叶大师,你……你说的莫非是奥门(不是错字,规避地名),我以后不能去奥门吗?”

  叶天点了点头,文銮雄自己猜到,自然不算他泄露天机了,当下说道:“你五行缺土,原本做房地产是合适的,但是你金气过于尖锐,相信以金开道,会给你招惹来无穷后huàn,那个地方,尽量少涉足吧。圣堂最新章节.”

  “叶……叶大师,你……你是怎么知道我要做房地产的?”

  叶天的话让文銮雄脸上忽然失了血色,即使刚才说到那个女明星的时候,他脸色也没有现在这般难看。

  要知道,从九七年亚洲金融风bào时开始,文銮雄就有慢慢淡出股市的念头,但是像他这种人,是绝对不甘平凡的,退出股市,他必须要找到一个能体现自己价值的舞台。

  在进行了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文銮雄将目光瞄向了房地产的市场,趁着九七回归港人心中恐慌之际,文銮雄连连出手,低价吸纳了不少物业。

  不过香港地产业早已被几个实力雄厚的超级富豪瓜分掉了,加上香港土地稀少,再想有大的发展比较困难,所以在近年来,文銮雄将注意力放到了奥门。

  奥门和香港一水之隔,相距仅仅只有六十公里,更重要的是,奥门发展的是博彩业和酒店业,对于豪宅别墅的地产业,却并不怎么热衷。

  还有一点就是,奥门的人口密度也不如香港,拿地皮要比在香港容易的多,所以文銮雄心里已经有了进军奥门的想法。

  不过到目前为止,这只不过是文銮雄心里的想法而已,他也从未与别人商量过,即使是多年老友和心腹手下都不知道。

  眼下这个想法却是被叶天一语点破,文銮雄感觉就像是自己没穿衣服站在叶天面前一般,心中别扭之余也感到一阵恐慌。

  “文兄,都是卦象显示的,你不用多虑……”看到文銮雄的神情,叶天也猜出了他的想法,没有人能在自己心思被人窥觑的时候还会保持镇定的。

  “文某谨记了,谢谢叶大师!”

  文銮雄听到这话之后,站起身恭恭敬敬的给叶天鞠了一躬,虽然他入狱之事还没发生,但叶天的话却是能让自己可以提前规避了。(《》.)

  文銮雄不知道,如果没有叶天这次的占卜,他在一年之后就会进军奥门房地产业,而且为了拿下一块地,他还会用金钱开道,摆平了奥门一位实权人物。

  其后十年间他的生意也会一帆风顺,但是到到六十岁那年,这些旧账都将被翻出来,而文銮雄也难逃牢狱之灾。

  经过叶天的点拨,文銮雄的生命轨迹也发生了改变,日后这位华人富豪依旧混的风生水起,晚年也得以保得全身而退,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行了,文兄,别叶大师的叫了,就叫我叶天吧,说起来我还要承你个人情呢……”

  见到包间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叶天把那块翡翠拿了出来,笑道:“今儿给你占了这一卦,日后这翡翠雕琢出来的物件可就没你的份了啊!”

  股市变数极大,而给股市中人算卦占卜,所耗费的精力要远超常人,叶天刚才也是动用了脑中◇传承消耗了不少元气,是以才会说出这番话来。

  “哪里话啊,叶兄弟你今儿点拨了我好几次,是我自己愚钝没领会罢了!”

  文銮雄闻言苦笑了起来,叶天都明说了他会漏财,可自己偏偏不信邪,将这块□极品翡翠拱手相让,实在是怪不得叶天头上的。

  “呵呵,文兄是身在局中自不知罢了,好了,不说这个了。”

  叶天笑了起来,随手将那块翡翠递给了左家俊,说道:“师兄,我以前和师父学过一些雕琢☆的手艺,不过掏镯子倒是不会,我想请您帮我把这块料子掏出两副手镯,剩下的我再雕琢一些小物件,您看怎么样啊?”

  叶天倒不是真的无法从这块翡翠中掏出镯子来,只是他没有趁手的工具,而且也不会打磨手镯,让他做的话,恐怕这块料子最少要浪费三分之一。

  “成,这事儿就交给师兄吧,一准会最大限度的利用好这块料子的。”

  左家俊满口答应了下来,以他和叶天的关系,到时候将打磨好的帝王绿镯子在店里摆上几天,绝对会使他的珠宝店名声大噪的。

  “那就谢谢师兄了。”叶天点了点头。

  “好了,你们先坐,我把定定叫进来吃饭吧!”拿着翡翠站起身来,左大师也无不有向同行显摆一下的想法? ○
  左家俊出去后,文銮雄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说道:“对了,叶天,明儿我那里有个宴会,想邀请你参加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啊?”

  刚才听左家俊说叶天本事比他大,文銮雄还以为是左家俊自谦的,★■但是经过刚才占卜解卦一事之后,文老板心里早已将叶天奉若神明了。

  左家俊为人老道,和谁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却又很难接近,是以文銮雄就琢磨着要和叶天多亲近一下,日后遇到难chù也方便求到对方。 ☆
  “宴会?”

  叶天闻言愣了一下,继而苦笑道:“文兄,还是算了吧,我对那些事情不大感兴趣,再说了,我在香港也不认识什么人,去了也很无趣的。”

  叶天回想一下,自己好像那次参加什么宴会都要招惹出点事情,所以从去了央视的那次慈善拍卖之后,叶天已经极少出现在那些人多的公共场合里了。

  “别介啊,叶天,这宴会很有意思的,基本上都是年qīng人啊。”

  说到这里,文銮○雄突然对叶天挤了下眼睛,笑道:“这次宴会可是有许多港台明星的,我还邀请了内地的几个明星,而且还都是一线的,你就不想认识一下?”

  在文銮雄想来,叶天即使本领再大,终归也是个年qīng人,对于明▲星肯定多少会有些崇拜的心理,明儿只要他看中哪个女明星,自己晚上就让那明星去到叶天的房间里。

  “这个……”

  听文銮雄如此一说,叶天还真是有些心动了,作为从小看着香港电影长大的这一代人,叶天对那些大名鼎鼎的华人演员,还真是有几分好奇,不过他却是没文銮雄想的那般龌龊。

  但是一想到自己那参加宴会的霉运,叶天还是摇起了头,说道:“还是不去了,明儿可能还要见下宫女士的。”

  叶天曾经答应了宫小小要给她寻找丈夫尸骸的,现在自己的事情已经chù理完了,早点帮那苦命女人解决掉这件事,也算是积德行善了。

  “宫女士?宫小小?”文銮雄愣了一下,继而就明白了过来,宫小小丈夫失踪的事情在香港可谓是路人皆知了。

  文銮雄有些不死心,继续劝道,“叶天,你反正还要在香港停留几天的,明儿的的宴会不参加真是挺可惜的,年qīng人多认识些朋友总归是有好chù的。”

  明天的那个宴会其实就是由文銮雄发起主办的,名义是给他的一位红颜知己庆生,到时除了一些好友会来之外,香港很多大牌影星也会到场的,里面甚至还包括几家香港影视公司的老板。

  “文叔,认识什么朋友啊?”文銮雄正劝解着叶天的时候,包间的门被柳定定推开了,刚好听见他的最后一句话。

  见到柳定定进来,文銮雄心中一动,说道:“定定,明儿文叔家里有个晚宴,邀请了一些娱乐圈的朋友,你要不要过来玩啊?”

  ----

  ps:第二更,要是没什么意外的话,明儿应该能缓过劲来了,争取爆发感谢大家,嗯,还请推荐票yuepiao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