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大师兄(中)


  “先bú提这个,叶天,你快点给我说说,师父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他老人jiā走时可有痛苦?”

  苟心jiā摇了摇头,这只左臂已经断了近半个世纪的岁月了,时间是抚平创伤的最佳良药,此时苟●心jiā更关心的是师父这些年的生活。

  叶天看了看大师兄的脸色,知道这里面肯定有许多故事,当下也没追问,开口说道:“我是在八十年代初被师父收归门下的,师父身体康健,一直无病无灾,前几年大限到了◇这才羽化成仙的……”

  除了自己离奇得到麻衣传承的事情之外,叶天对大师兄再无任何的隐瞒,jiāng发生在自己和老道身上的事情,一股脑的全都说了出来。

  听闻叶天曾经为李善元逆天改命,苟心jiā眼中露出惊奇的神色,等叶天讲到师父羽化成仙之际,苟心jiā却是悲伤bú已。

  虽然已经是年近八旬,但师恩厚重,在叶天讲诉完这十多年的经历后,原本一直表现的心如止水古井无波的苟心jiā,此时也是老泪纵横。

  看见苟心jiā悲伤的浑身都在颤抖,叶天劝慰道:“师兄,bú要伤心了,师父要是得知咱们兄弟相见,想必也是很欣慰的!”

  苟心jiā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水,长叹道:“当年恳求师父和我一起来台弯,师父没有答应,否则也bú至于五十年bú能相见啊!”

  “师兄,这凡是一饮一啄自有天定,师父学究天人。他留在大陆,自然有他的道理的。”叶天对大师兄这话倒是bú敢苟同。老道要是来了台弯,那还有他和二师兄什么事啊?

  听到叶天的话后,苟心jiā愣了一下,继而摸了摸自己那空荡荡的袖子。点头说道:“你说的对,师父要真是来了,说bú定还会受我的连累。”

  “大师兄,您……您这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叶天再一次追问道,前时连杀了二十多个人,叶天心头煞气未消,说话的时候杀气毕露。

  “bú说这个,bú说这个……”苟心jiā摆了摆手,说道:“按你所说,左jiā俊也是我的师弟?”

  虽然遁世隐居在了这佛广山上。但苟心jiā并非对世事一无所知,东南亚左大师的名头他也是听闻过的,bú过却bú知道那竟然是自己的同门师弟。

  叶天点了点头,说道:“是,二师兄现在香港,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赶过来吧,咱们师兄三人也就能团聚了!”

  此时的叶天。浑然bú知道左jiā俊早已赶来了台弯,这会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到处在搜寻自己呢。

  几十年的潜心静修,让苟心jiā很快就从得知师父下落的悲喜中冷静了下来,想了一下说道:“我久未与外界联络了,这里倒是没有电话,你且别急。先静养两日身子,我带你去星芸大和尚那里打电话。”

  由于叶天所中蛇毒太过猛烈,虽然已经给他拔了毒,但总是伤了元气,需要慢慢调理恢复的。

  而且苟心jiā也知道一些前两日外面发生的事情。在暗惊这小师弟出手毒辣之余,也bú想让叶天泄露踪迹,以免给叶天带来bú必要的麻烦。

  叶天忽然听到肚子传来一阵“咕咕”声,脸上bú禁一红,开口问道:“对了,师兄,我昏迷了多久啊?”

  “三天了,你体内余毒未清,我怕你过早醒转气血运行加快,用了点安神的草药让你多睡了一天,饿了吧?我熬的小米粥要好了,这就给你端来……”

  在给叶天擦拭身体的时候见到那罗盘和师父经常把玩的铜钱,苟心jiā就知道叶天和自己一定有着渊源,所以也是耗费心机帮叶天拔毒疗伤。

  “三天了?!”

  叶天闻言大惊,连忙一把拉住了苟心jiā,说道:“大师兄,我……我这再bú出去,外面只怕要乱了套了!”

  且bú说二师兄左jiā俊了,就是唐文远为了自己能多活几年,恐怕这会也在拼了命的在找寻自己,再加上一个宫小小,两大超级富豪绝对能把港台个掀翻天的。

  叶天猜的没错,唐文远确实的急了眼了,原本听到左jiā俊的话后消停了两天,但叶天始终bú见踪迹,唐老爷子这会也已经赶到了台弯。

  此时的高熊市,bú管是警察还是小混混,几乎人手一张叶天的照片,可谓是全民皆动,都在找寻叶天,只bú过任谁都没想到,叶天压根就没离开过佛广山。

  当时也有警察找到了这座道观,只是苟心jiā怕那些警察是要拿叶天归案的,就谎作bú知此事,jiāng警察给糊弄走了。

  而众人也都以为叶天早已离开佛广山,是以这几天再也没人寻过来,bú过对叶天的搜索范围,却是扩大到了整个台弯。

  “bú行,我要先去打个电话!”

  叶天心思转动之间,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bú禁心急如焚,唐文远他们着急,叶天倒是没放在心上,可万一传到jiā里,那岂bú是会引得父亲姑姑们伤心啊?

  “叶天,你杀了那么多人,现在出去bú合适的,这样吧,你等我半个小时,我去给你找个电话来!”

  苟心jiā伸手拦住了叶天,旁人bú知道那血案是叶天做下的,★但苟心jiā却是最为清楚,叶天肩窝处的子弹还是他亲手取出来的呢。

  “这,好吧,师兄,麻烦您了!”

  叶天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了下来,他现在也bú知道外面情形如何,一口气杀了二十多个人,◎◆叶天还真是有点儿心虚。

  “你先把这粥喝了,我去去就来。”老道出屋端来一锅小米粥,放了碗筷在叶天面前,这才转身出了道观。

  叶天此时也真是饿了,顾bú得米粥烫嘴,一口气jiāng那一锅◇粥喝的干干净净,刚才一直在和师兄说话,现在才有时间观察这座道观。

  叶天身处的是道观后面的厢房,这里是一个独院,院子中间有一口水井,四间厢房把院子拱围了起来,除了这间可以住人之外,另外三间却是一间厨房和两个杂物室。

  由于叶天住在了厢房里,苟心jiā临时改动了一间杂物室,bú过也只是用几块砖头垫了个门板,就jiāng其当成床了。

  穿过回廊就是道观的主殿,里面供奉着的bú是●三清老祖,而是麻衣一脉的祖师麻衣道人,如果是砸叶天晕迷之前看到这座泥塑的话,恐怕早就能猜到苟心jiā的身份了。

  “师兄过的还真是很清苦,妈的,那些和尚也都bú是好东西!”

  在这bú■大的道观中转了一圈之后,叶天回转到了厢房里,这里面除了一桌一椅一床之外再无它物,甚至连电灯都没拉扯起来。

  要知道,就连叶天在茅山的那座道观内,几年前都拉上了电灯,这佛广山夜里灯火通明,偏偏就☆这座道观里没有,可见师兄是受到那些秃驴的排挤了。

  “叶天,电话来了,咦,粥都喝完了啊,刚好,我从大和尚那里要了点米,晚上咱们蒸米饭吃!”

  苟心jiā没让叶天等多久,也就是二十多分钟○的样子,就赶了回来,掏出一个手机递给了叶天,笑道:“这东西我bú会用,大和尚教了我一会也没搞懂,你会bú会用啊?”

  “我会,我会用!”

  叶天没有去接电话,而是把苟心jiā挂在肩头的米和一个袋子取了下来,把袋子打开一看,发现在那个塑料袋里装的是一些晒干了的萝卜条,叶天的眼睛忍bú住就湿润了起来。

  “师……师兄,你……你平时就吃这些?”

  师兄年事已高,还缺了一只手臂,平时没有在身边伺候bú说,竟然每日里都吃这些东西,看来他那消瘦的身体并bú是练功所致的。

  见到叶天的样子后,苟心jiā哑然失笑,开口说道:“师弟,功力到了你我这般境界,吃什么都是一样的,山珍海味固然可以果腹,粗茶淡饭一样能满足身体需求的。”

  苟心jiā的前半生xiǎng尽了荣华富贵,在数十年前经历了一次人生大变之后,早已能做到bú以物喜bú以己悲了。

  要bú是今儿听到先师的消息,老道的心境bú会有丝毫的变化,从这一点来说,他的心性修为已经bú在李善元之下了。

  “师兄,你这日子也过的太苦了!”

  叶天连连摇头,忽然心中冒出了一个疑问,开口说道:“师兄,这佛广山是台弯的佛教圣地,如何……如何能多出你这么一个道观来啊?”

  在晕迷之前叶天心里就开始犯嘀咕了,bú过直到此刻才有机会问出来。

  “嘿嘿,那是星芸大和尚下棋输给我的!”听到叶天的话后,苟心jiā得意的笑了起来,那表情十足像是一个占便宜的小孩子。

  原来苟心jiā一直寄宿在佛广山寺庙里的,bú过想着师门传承,他就和星芸大师打了个赌,赢下一座小寺庙,jiāng其改成了这座麻衣道观。

  只是身处佛广山,来的都是佛教信徒,没有人笃信道教的,加上苟心jiā另有隐情,也bú想传道,所以道观存在了几十年,一直都bú为世人所知。

  ---

  ps:第一更,感谢黑色mon翅膀、chs03还有诸多朋友的打赏,谢谢大jiā的支持。

  距离第二就差15张yuepiao了,爆掉第二,今儿三更,冲上第一,继续四更,有yuepiao的兄弟投出来吧!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yuepiao,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