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隐秘(中)


  第三百六十五章 隐秘(中)

  讲到这里,苟心家的神情有些黯然,跟随他返回大陆的兄弟大半都是他亲shǒu训练出来的,感情极深,却不成想在这一役中全军覆méi。

  而且如果不是几个shǒu下最后拉响了shǒu雷以死相拼,或许苟心家自己yě难以逃出来,虽然事情已经过去近半个世纪,还是让苟心家的心境有些波动。

  “大师兄,是谁干的?是乃他信.沙旺素西吗?”

  叶天和左家俊都是面色一动,他们师门和泰国国师乃他信.沙旺素西有着极深的恩怨,难道是乃他信.沙旺素西出的shǒu?

  “乃他信.沙旺素西?你们怎么会想到是他的?”

  听到叶天的问话后,苟心家脸上现出一丝chà异,“我认识乃他信.沙旺素西,师父曾经和他较量过一番,不过我被截杀之事,和他却是méi有什么关系的。”

  苟心家在二三十年代的时候就跟随李善元学艺了,他对李善元早年的一些经历非常了解,李善元与乃他信.沙旺素西斗法的时候,苟心家甚至就在当场。

  叶天坦然道:“师兄,我前不久曾经杀掉了乃他信.沙旺素西的徒弟鬯薹鼍,而且这次追杀我的人精通降头术,我怀疑他和乃他信.沙旺素西yě有些瓜葛!”

  虽然东南亚懂dé降头术的人不少,但名声最大的还是乃他信.沙旺素西,自己刚刚杀了他的弟子就有人上门追杀,绝对和他脱不了关系的。

  只是叶天却不知道,他最后杀掉的那个天龙,和鬯薹鼍一样,都是乃他信.沙旺素西的徒弟,他与泰国降头师这一脉,现在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嗯,你所中蛇毒十分猛烈,如果不是我有对症的蛇药,恐怕你的小臂是保不住了,应该是泰国人饲养出来的蛇蛊。”

  苟心家点了点头,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要论真实本领,咱们不需要怕那乃他信.沙旺素西,不过这个人一身邪术,很是让人防不胜防的。”

  对于苟心家的话,叶天和左家俊都是点头认可,就拿鬯薹鼍来说,他本人并不是很难对付,但所带的那个非人非鬼的家伙,却是让叶天和左家俊都有些束shǒu无策的感觉。

  尤其叶天感受最深,他前几天所杀的那个天龙,竟然在身死之后还能驱动蛇蛊,差点méi使dé叶天和他同归于尽,想到这里,叶天心中甚至还有些后怕。

  看见两个师弟脸上的神色,苟心家以为他们心中惊惧,大声笑道:“méi事,你们yě不用怕他,当年师父能杀的他大败亏输,现在师兄虽已老迈,还是能护dé你们周全的!”

  不过苟心家此话说出以后,却发现左家俊的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色,不禁问道:“左师弟,怎么了?不相信我这老道说的话吗?”

  苟心家最早追随李善元,从他shǒu上学dé的本事yě是最多的,除了一身功法之外,更是将李善元阵法之道全部继承了下来。

  加上这五十多年的潜修,苟心家更是进一步完善了一些攻伐杀阵,他自问在奇门阵法上,当世无人能出其右的。

  “不……不,大师兄,您误会的,我méi有那意思。”

  左家俊连连摆shǒu,看了一眼叶天,接着说道:“不过师父晚年曾将咱们这一脉攻伐术法补全了,尽数都传给了小师弟。”

  “什么?左师弟,你所说当真?”苟心家闻言吃了一惊,话虽然是问向左家俊的,眼睛却是看着叶天。

  苟心家在功法上的修为已勘造化,他yě曾想如李善元一般补齐师门功法,不过术法传承玄妙难解,耗费数十年功夫,苟心家yě不过只是在阵法一道上稍有建树。

  所以虽然苟心家对先师的本领极为推崇,但他之前yěméi想到李善元居然能做到这一点,一时间不禁有些失态了。

  叶天点了点头,说道:“大师兄,左师兄说的是真的,师父曾经遍寻奇门各派的一些典籍,借鉴了其中不少功法,在晚年豁然而通,留下了许多攻伐术法。”

  和苟心家说话,叶天却是又加了点料进去,因为苟心家不比左家俊,他的修为境界已经不在师父李善元之下了,对自创功法的难度了解的yě更加深。

  如果自己咬死了这些攻伐术法都是老道闭门造车shǒu创出来的,即使苟心家嘴上不说,心里恐怕yě是不会相信的。

  但中华大地奇门众多,叶天用了借鉴一词,却是打消了苟心家的怀疑,只是苟心家却不知道,大陆奇门早已支离破败,其流传下来的功法比他们这一脉还要不如呢。

  果然,叶天如此一说,苟心家再无一丝疑虑,点头叹道:“我师学究天人,弟子终究不及啊。”

  “苟师兄,这事儿先不提,回头我会把这些术法整理出来交给您的。”

  叶天怕苟心家询问老道创建术法的具体情况,连忙将话题给岔开了,“师兄,当年到底是什么人伤的您,您倒是说给我和左师哥听啊。”

  “对,对,苟师兄,到底是哪方面的人伤的您啊?”

  听到叶天的话后,左家俊yě是连连点头,且不说苟心家断臂之恨,单是这件往事,就是一桩惊天大隐秘了。

  “好,那我就告诉你们!”

  苟心家站起身走到床边,将被单掀起,又从上面揭开了一块床板,从里面凹进去的地方取出了一把长柄的日本刀。

  “是日本人干的!”

  把刀放到了桌子上,这次苟心家再yěméi有犹豫,直接将敌人给说了出来,“那批黄金本就是日本从东南亚各国劫掠来的,日本战败的时候,埋藏黄金的日本人并méi有死绝。

  只是当时东南亚局势不稳,日本又是战败国,他们等了五年才准备把黄金起出偷偷运回日本的,却méi想到被我捷足先登了……”

  吃了这么大的亏,苟心家当时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了,逃回台弯后,他动用了一些隐秘的关系把这件事给查的水落石出。

 ○ 原来,日本方面和那位蒋先生的想法是一样的,他们所派出的yě是一支不为外人所知的力量,其中包括了日本三个武术流派。

  苟心家的左臂,就是被日本北宫一刀流中的一个年轻人给斩断的,不过那人yěmé☆○ 原来,日本方面和那位蒋先生的想法是一样的,他们所派出的yě是一支不为外人所知的力量,其中包括了日本三个武术流派。

  苟心家的 yuánlái,rìběnfāngmiànhénàwèijiǎngxiānshēngdexiǎngfǎshìyīyàngde,tāmensuǒpàichūdeyěshìyīzhībúwéiwàirénsuǒzhīdelìliàng,qízhōngbāokuòlerìběnsāngèwǔshùliúpài。

  gǒuxīnjiādezuǒbì,jiùshìbèirìběnběigōngyīdāoliúzhōngdeyīgèniánqīngréngěizhǎnduànde,búguònàrényěméi能讨dé好处,胸口挨了苟心家一掌不说,就连自己所拿的武器yě被苟心家抢了过去。

  “好刀!”

  听完苟心家的讲诉后,左家俊将桌上的刀拿了起来,只抽开了一半,顿时就寒光扑面,一股肃杀之气四溢,让左家俊的呼吸都为之一紧。

  这把长柄武士刀锋似崩霜,刀身由精钢百炼而成,上面布满了精美细密的纹路,这种shǒu工打制的宝刀,到今天已经极为少见了。

  待dé左家俊看到刀柄处的○两个字后,忍不住呼吸急促,大声喊了出来:“村正?竟然是它?!”

  “妖刀村正?”

  坐在旁边的叶天yě不由一愣,在抗日战争的时候,老道和日本武术流派yě多有交集,是以叶天对日本的各个流□liǎnggèzìhòu,rěnbúzhùhūxījícù,dàshēnghǎnlechūlái:“cūnzhèng?jìngránshìtā?!”

  “yāodāocūnzhèng?”

  zuòzàipángbiāndeyètiānyěbúyóuyīlèng,zàikàngrìzhànzhēngdeshíhòu,lǎodàohérìběnwǔshùliúpàiyěduōyǒujiāojí,shìyǐyètiānduìrìběndegègèliú派都不陌生。

  村正刀刃长73.32公分,是室町末期刀工势州村正所作,斩切能力出类拔萃。

  只是村正刀下冤魂众多,德川家康的祖父松平清康在与织田家作战的时候,被自己的家臣用千子村正一刀从右肩劈到左腹。

  其后德川家康的父亲松平広忠被近臣用刀斩伤了大腿,用的yě是村正,后来,德川家康的嫡男信康被织田信长疑心和武田家勾通而切腹自杀,用的又是村正!

  所以,德川家康对村正极其痛恨,斥之为“不吉”的象征,下令废止村正,不许使用,持刀者都被视为藐视幕府,被处极刑,由此“妖刀村正”的名声yě流传了出去。

  不过“村正”却是日本最为优秀和可用于实战的刀,初代“村正”更◇是名列日本十大名刀之中。

  另外几把日本名刀都被传承了下来,但这“妖刀村正”却是下落不知,叶天和左家俊都méi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此刀。

  “méi错,这就是德川家康年代的妖刀村正,后▲◇是名列日本十大名刀之中。

  另外几把日本名刀都被传承了下来,但这“妖刀村正”却是下落不知,叶天和左家俊都méi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此刀。

shìmínglièrìběnshídàmíngdāozhīzhōng。

  lìngwàijǐbǎrìběnmíngdāodōubèichuánchénglexiàlái,dànzhè“yāodāocūnzhèng”quèshìxiàluòbúzhī,yètiānhézuǒjiājun4dōuméixiǎngdàojìngránzàizhèlǐjiàndàolecǐdāo。

  “méicuò,zhèjiùshìdéchuānjiākāngniándàideyāodāocūnzhèng,hòu◇来被北宫家族dé到的,嘿嘿,想必是北宫一刀流的镇派之宝被我夺了,méi有脸公布出来吧?”

  看到叶天和左家俊chà异的样子,苟心家大笑了起来,虽然他早已méi有了争斗之心,但见到北宫家族这些年◇疲于奔命般的寻找此刀,心中yě畅快的很。

  苟心家虽然远离尘世,但这佛广山上的老和尚却是消息灵通,至少苟心家就知道,北宫家族这五十年来从来méi间断对他的查探。

  叶天从左家俊shǒu中接过了村正,脸上露出狠色,说道:“北宫一刀流,既然敢欺到我麻衣一脉,两位师兄,咱们要不要杀到日本去?挑了他们的场子?”

  “杀到日本去?小师弟,你看我们还成吗?”

  听到叶天的这句话,苟心家和左家俊脸上均是一脸的哭笑不dé,他们两个加起来都快150岁了,即使仇恨再大,yě干不出那种上门砸场子的事情了。

  ----

  ps:第一更,感谢豔陽天玖兄弟的飘红打赏,谢谢众多朋友们的大力支持。

  距离第一只差几张yuepiao了,冲到第一,今儿继续爆发,shǒu里攥着存货的兄弟投出yuepiao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