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问心无愧


  第三百六十八章问心无愧

  “叶天,你……你没事吧?怎么受伤了?”

  唐文远刚下车就看到叶天肩膀上扎着白色的绷带,连忙抢上几步握住了叶天的手,老脸羞愧的说道:“叶天,这次是老唐◆我对bú住你。圣堂.”

  “bú,bú,都怪小小,要bú是wéi了寻找先夫遗骸,也bú至于让叶大师受到伤害的。”宫小小一脸感激的看着叶天,却是把责任拉到了自己的身上。

  这几天除了找寻●叶天之外,宫小小也没闲着。

  经过那具尸骸和傅宜遗留下lái的毛发血液所做的dna比对,证明尸骨的主人正是傅宜无疑,这宗拖了长达八年的悬案,终于可以落下帷幕了。

  仅仅靠着占卜推演,就能横跨一个海峡找到已经埋入地下的尸骨,这对于宫小小而言,简直就是像做梦一般。

  所以叶天的形象,在此时宫小小的眼里,绝对是神仙人物一般的存在,那种感激也是发自内心的。

  “得了,宫女shì,老唐,这事儿和你们关系真bú大。”

  见到面前这二人都争着往自个儿身上压担子,叶天bú禁笑道:“是叶某行事bú慎招惹了仇家,倒是让你们担心了。”

  叶天原先的性子并没有那么高调,他一直秉承着老道与人wéi善的教诲wéi人处世,只是lái到香港之后,叶天的很多行wéi与他平日里的性格,变得有些大相径庭。

  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叶天一到香港就遭遇了诸多事情,先是和降头师鬯薹鼍斗法,然后又遇到杀手暗杀的事件,使得叶天一直处在焦虑之中,所以脾气也变得有些急躁好杀。

  bú过在佛广山住了两天之后,山上那种慈悲之气,却是无形间将叶天身上的戾气化解掉了bú少。

  加上苟心家的指点,叶天也认识到自己心境中的bú足,现在的叶天在收敛了身上的气机后,又变得如同邻家少年一般内敛低调起lái。(《》.)

  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唐文远说道:“走,先回酒店,咱们下午就回香港!”

  “等下,还要等个人。”叶天摇了摇头,看着唐文远问道:“老唐,之前的事情还有麻烦吗?”

  叶天在这佛广山上连杀二十二个人,虽然杀人者任恒杀之,但在现代社会如果传出去的话,还是会在人类世界引起轩然大波的,叶天心中多少也有些忐忑bú安。

  “之前的事?”

  唐文远闻言愣了一下,紧接着反应了过lái,笑道:“你说的是那些人死亡的事情?”

  “没事了,他们没有正当的入境手续,本身就是偷渡lái的台弯,加上又是持有非法武器,bú会有人追究你的责任的。”

  脸上虽然带着笑容,bú过唐文远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从叶天刚才那句话里,他已经听出了一些端倪,那些人确实是死在叶天手上的。

  想到那二十多具尸体凄惨的死状,唐文远忍bú住心生寒意,这么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大男孩,居然出手会如此的狠辣。

  在当今社会,个人的勇武虽然早已被☆无限度的弱化,但拥有百亿身价的唐文远站在叶天面前,感觉到的却只是自己的渺小,没有任何心理优势可言。

  “行了,上车吧。”

  前往佛广山礼佛的善男信女可是bú少,叶天也bú想站在外面等苟◆心家,招呼了左家俊一声之后,钻进了商务车里。

  唐文远虽然有心询问叶天等的人是谁,bú过在面对叶天的时候气势一弱,这会却是有些张bú开嘴了。

  好在苟心家并没有让叶天久等,几人在车里坐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两队披着深黄色袈裟的和尚忽然从山上走了下lái。《》.

  那两队和尚lái到山门处后,分成两队站在山门两边,前面三人手中均是举着华伞,显得颇wéi庄重肃穆。

  一个圆脸大耳身着明黄色袈裟的大和尚,和一个干瘦穿着一身半新bú旧的道袍的老道shì,从两队和尚中间走了下lái。

  坐在车上的唐文远和宫小小看清楚那大和尚的面貌后,身体猛的一震,同时脱口而出道:“星芸大师,他……他送的人是谁?”

  星芸二十年代时出生在金陵,十二岁时剃度出家,近六十余年以弘扬“人间佛教”wéi宗风,教化宏广,计有lái自世界各地之出家弟子千余人,全球信众则达百万之多。

  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星芸法师成wéi了国际佛光会的世界总会会长,更被世界各地多座高校授予荣誉博shì学位,可谓是当今佛学界的第一人。

  而坐在车上的宫小小和唐文远,都和星芸法师相识,并曾经向佛广山捐善款达数千万之多,bú过即使如此,他们也没享受过让星芸法师亲自送下山的待遇。

  “我下车和星芸大师打个招呼,哎,叶天,你干什么去啊?”

  唐文远转头和叶天说话的时候,却发现叶天已经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向着刚刚lái到山门处的星芸法师和那老道走去。

  唐文远可是深知星芸在台弯的影响力的,生怕叶天这杀神冒犯了大师,连忙跟在后面追上了去,别看他已经是年近八旬的老人,这腿脚却是利索的很。

  只是还没等唐文远走到跟前,叶天已经和星芸大师身边的那个老道说笑了起lái,星芸大师也是一脸的笑容看着二人,这一幕bú禁让唐文远看的目瞪口呆。

  要知道,佛道两派虽然说bú上是势bú两立,但道bú同bú相wéi谋,自古以láibú是佛兴道衰就是道长佛败,星芸大师亲自送一道人下山,这事儿本就透着古怪。

  bú光是唐文远和宫小小心中好奇,这上山礼佛的众多善男信女们,也均是站在远处指指点点的,想必都在猜测那老道shì的身份。

  “星芸大师,许久未见,大师佛法日趋高深了!”唐文远压抑住心中的好奇,上了台阶和星芸大师打起了招呼。

  见到唐文远◎,星芸大师双手合什,笑道:“原lái是唐老居shì,老居shì身体康健,可喜可贺啊。”

  想弘扬佛法,可是少bú得这些财力雄厚的居shì帮衬的,星芸大师几乎和世界上所有的华人富豪都相识,其中就◆包括了唐文远和宫小小等人。

  “大师,您这是?”

  唐文远看了一眼叶天和那老道,终究是压制bú住心中的好奇,这当世难道还有值得星芸亲自送下山的高人?

  “我一老友今日离开佛广山◎,和尚特lái送行的。”

  对于星芸而言,事无bú可对人言,加上蒋先生早已去世,台弯也bú复蒋氏天下了,苟心家没有必要再如前些年那样躲躲藏藏的。

  “感谢星芸大师这些年对师兄的照顾!”☆

  听见星芸的话后,叶天回转身对大和尚作了个揖,苟心家这数十年能在此安心潜修道法,的确是拜这和尚所赐。

  “呵呵,我与元阳子相交六十多年,这些都是应该的。”星芸大师闻言笑了起lái,看向叶天说道:“倒是对叶施主,我有一眼相劝。”

  星芸和苟心家是平辈论交的,是以在叶天面前也没有摆什么大师长辈的架子,说话语气和煦,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大师请言!”叶天点了点头,做出一副受教的模样。

  “叶施主天纵奇才,年纪轻轻就道法精深,是大和尚生平仅见的第一人。”

  星芸先是将叶天夸奖了一番,话锋突然一转,说道:“bú过施主杀气过重,要知道,这草木皆有◎灵,更何况是万物之灵的人类呢,还希望叶施主日后能少些杀戮多行善举!”

  前些时日发生在佛广山上的事情,自然瞒bú过星芸的耳目,叶天虽然将气机内敛,但仍然逃bú过佛法精湛的星芸的气机感应。
▲líng,gènghékuàngshìwànwùzhīlíngderénlèine,háixīwàngyèshīzhǔrìhòunéngshǎoxiēshālùduōhángshànjǔ!”

  qiánxiēshírìfāshēngzàifóguǎngshānshàngdeshìqíng,zìránmánbúguòxīngyúndeěrmù,yètiānsuīránjiāngqìjīnèiliǎn,dànréngrántáobúguòfófǎjīngzhàndexīngyúndeqìjīgǎnyīng。
  “和尚,我师弟岂需要你lái教诲?”

  叶天尚未说话,苟心家先是bú乐意了,护短是麻衣一脉最优良的传统,从李善元到叶天再到苟心家,无一bú是如此。

  “师兄,无妨。”

  叶天笑着对苟心家摆了摆手,双眼纯净心怀坦荡的看向星芸,说道:“大师,佛门亦有护法金刚,除恶即wéi行善,叶某所杀均是该杀之人,即使日后坠阿鼻地狱,叶某亦是九死bú悔!”

  自出道以lái,叶天◎手上虽然沾染了bú少鲜血,但bú管是那帮盗墓者还是鬯薹鼍西方杀手包括天龙等人,无一bú是血债累累之人,叶天的确没有枉杀过一个好人。

  “哈哈,和尚,没话说了吧?叶师弟是我麻衣一脉的当代门主,又□岂是你能点化得了的?”

  见到叶天问的星芸哑口无言,苟心家顿时大声笑了起lái,这数十年经常和星芸争辩,临走时见到星芸吃了个瘪,老道自然是心怀舒畅。

  “是和尚唐突了,请叶施主莫怪!”▲

  听到苟心家点明了叶天的身份,星芸知道自己说了bú该说的话,叶天既wéi麻衣门主,这身份非同小可,已经bú是自己能够出言教诲的了。

  “大师严重了,叶某行事bú求尽如人意,但求问心无●

  tīngdàogǒuxīnjiādiǎnmíngleyètiāndeshēnfèn,xīngyúnzhīdàozìjǐshuōlebúgāishuōdehuà,yètiānjìwéimáyīménzhǔ,zhèshēnfènfēitóngxiǎokě,yǐjīngbúshìzìjǐnénggòuchūyánjiāohuìdele。

  “dàshīyánzhòngle,yèmǒuhángshìbúqiújìnrúrényì,dànqiúwènxīnwú◇愧!”叶天语调铿锵有力,用奇门前辈刘伯温一句自勉的话,阐明了自己的立场。

  ---

  ps:第一更,感谢豔陽天玖、庄john老兄和淘气妹纸的书评飘红,谢谢朋友们的支持,打眼继续码字,大■家yuepiao推荐票什么的都投过lái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