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单手vs空手道(下)


  .  第三百八十章 单手vs空手道(下)

  北宫太郎掌击是虚,这一招倒挂金钩却是真正的杀招,而且他变招极快,很具有隐秘性,如果换成对战经验不足的阿肥,肯定会中招的。

  不过功夫到了叶天这种程度,实力上的差距,已经远不是用偷袭或者一些花招可以弥补的了。

  在叶天面前,北宫太郎jiù像是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一般,招式再隐蔽,也逃脱不出他气机的gǎn应,甚至在北宫太郎撤步的时候,叶天jiù知道他下一招了。

  眼瞅着这一脚jiù要勾到叶天的裆部,北宫太郎脸上露出一丝阴狠的笑容。

  和徐振南无意识的一脚踢到宫本健太的下身不同,北宫太郎是蓄力而为的,他这一脚连◎青砖都够挑碎,即使对方练了铁档功,一挑之下恐怕也要当场晕厥过去。

  比武过招失手伤人,这是寻常的事情,加上自己早已在战帖上注明了伤亡自负的规则,只要不将对方给打死,料得这学校方面也拿自己没什么○◎青砖都够挑碎,即使对方练了铁档功,一挑之下恐怕也要当场晕厥过去。

  比武过招失手伤人,这是寻常的事情,加上自己早已在战帖上注明了伤亡自负的规则,qīngzhuāndōugòutiāosuì,jíshǐduìfāngliànletiědànggōng,yītiāozhīxiàkǒngpàyěyàodāngchǎngyūnjuéguòqù。

  bǐwǔguòzhāoshīshǒushāngrén,zhèshìxúnchángdeshìqíng,jiāshàngzìjǐzǎoyǐzàizhàntiēshàngzhùmíngleshāngwángzìfùdeguīzé,zhīyàobújiāngduìfānggěidǎsǐ,liàodézhèxuéxiàofāngmiànyěnázìjǐméishíme办法的。

  只不过北宫太郎脸上的笑容还未敛去,突然gǎn觉勾出的右脚一紧,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一般,低头一看,北宫太郎顿时心头大震。

  原来jiù在北宫太郎使出这一招倒挂金钩的时候,叶天虽然上身丝毫未动,但是整个身体却是突然一矮,腰部往下沉去,同时双脚的脚尖向内里勾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内八字。

  如此一来,原本向外的liǎng个膝盖顿时往前顶去,jiù在北宫太郎这一脚将将勾到叶天小腿处的时候,被这liǎng个膝盖给牢牢的夹住了。

  叶天所用的这一招,是南拳中稳马硬桥的功夫,南拳讲究扎马,也jiù是俗称的“桩步”,要求五趾抓地、落地生根,强调“稳如铁塔坐如山”。

  叶天五岁习武,从八岁起jiù在李善元的教导下开始站桩。

  一直到今天,叶天都是闻鸡鸣而起,从来没敢松懈过一天,下盘功夫之稳,jiù是让几个彪形大汉来推他,恐怕也不会让叶天身体移动的。

  而这一招马步功夫,也有个名堂,叫做二字拑羊马,是属于南拳中洪家拳的路数,传说是当年少林俗家弟子洪熙官所创,不过却是李善元从当年广东十虎之首的铁桥三弟子处学来的。

  铁桥三在近代武◆林中名望非常高,尤其以稳马硬桥的功夫著称,手创铁线拳,后由其首徒林福成传授给黄飞鸿。

  叶天这一招使出,原本大开的裆部瞬间并拢了起来,腰部下坠双膝用力,jiù像是山羊头顶处的liǎng只角一般☆,轻松的jiù把北宫太郎的那一勾给夹了个结结实实。

  虽然不是练习南拳出身的,叶天这一手二字拑羊马也不是那么正宗,但对上北宫太郎却是足够了,一夹之下,北宫太郎整个小腿都是动弹不得。

  叶天恨北宫太郎出言不逊,在夹住他的右脚之后,双腿微微一错,顿时一股大力传到了北宫太郎的脚上。

  如同被老虎钳子夹住一般,发出“咔嚓”一声响,却是北宫太郎的脚髁处的骨头裂开了,疼的北宫太郎口中发出一声惨叫。

  “八嘎!”

  北宫太郎的原本jiù是心狠手辣的性子,十二三岁的时候jiù敢杀人,此时吃了这种大亏,早已是红了眼睛。

  当下北宫太郎也不去管自己的脚了,右手搓成掌刀的样子,以指尖为锋,对着叶天的喉咙jiù划了过去。

  北宫太郎虽然没继承家族一刀流的功法,但这手刀如果划实在了,与真刀也没有什么liǎng样,轻易的jiù能割破叶天的咽喉。

  “妈的,这是要我命啊?不过以你的功夫使出这一招却是不行,如果换成那个姓金的丫头还差不多。”

  北宫太郎这一掌手刀看似杀机四伏,但他终究不是练习刀法或者剑道的,出刀的意图太明显,如果换成日本剑道中人,或许对叶天还有那么一点威胁。

  面对着北宫太郎的这一手刀,叶天甚至还有闲暇往擂台外面看了一眼,目光找到了那个叫做朴金熙,他很想知道,北宫英雄的徒弟,功夫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叶天是什么样的人物?前段时间在台弯连杀二十二人的戾气直到此刻还没有散尽,虽然只是随意一瞥,但那杀气却是随着眼神溢入到了朴金熙的身上。

  “这是什么人?怎……怎么这么可怕?”

  被叶天一眼瞄过,原本正老神在在看着liǎng人比试的朴金熙,忽然gǎn觉头皮炸起,浑身汗毛直竖,冷汗顺着脊梁jiù流了下来,这一刻她好像觉得被什么凶猛的野兽盯住了一般。

  在叶天目光移开之后,朴金熙那种gǎn觉才从心底消失掉,这个过程极为短暂,短暂到一时间朴金熙甚至都不知道刚才发生的是不是错觉?

  而jiù在此时,叶天也没心情和北宫太郎纠缠下去了,右手握爪,迎着对方的手刀jiù是一抓。

  随着“咔嚓……咔嚓”接连liǎng声脆响,北宫太郎的身形往后退去,整个人哀嚎着躺倒在了地上。

  只是谁都没有看到,叶天jiù在折断并且松开北宫太郎的手刀时,右手快如鬼魅般的轻轻从北宫太郎的小腹部一抚而过,动作之快jiù连摄像机都无法捕捉的到。

  自从出道以来,叶天jiù秉承着一个信念,那jiù是杀人者,人恒杀之,刚才叶天清楚的gǎn觉到了北宫太郎毫无掩饰的杀意,这手下自然也不会留情了。

  “啊……啊,我的脚,我的手断了!”

  摔倒在地的北宫太郎已经完全失去了开始的风度,不断的在地上翻滚哀嚎,几个跑过去想要扶起他的空手道社的社员,都是被他无意识的给踢了出去。 □
  叶天刚才所用的是分筋错骨的手法,虽然不至于伤到骨骼,也很快jiù能痊愈,但受伤初时的疼痛,却是让人很难忍受的。

  “好,打得好!”

  “英雄,英雄啊!”

  “打死小日◎本,扬我国威!”

  从叶天和北宫太郎交手伊始,虽然描述起来显得很慢,实则jiù发生在短短的七八秒钟内,直到北宫太郎摔倒在地哀嚎出声,围观的武术社的成员们才反应了过来。

  场内的那些学子们的热情,彻底被北宫太郎的哀嚎声给点燃了,有几个情绪激动不能自己的家伙,居然喊起了口号,听得叶天头皮一阵发麻。

  “***,你们以为这还是二三十年代啊?”

  叶天翻了个白眼,冲着下面压了压手,整个场馆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同学们,练武术的宗旨是在强身健体,希望大家以后能专注在这一点,不要再去和人动手比试了。”

  叶天这话其实是对着徐振南说的,俗话说淹死的都是会水的,而江湖中死的最快的也都是那些一瓶子水不满、半瓶子水晃荡的家伙。

  话说这哥们几手三脚猫的功夫根本jiù上不了台面,居然还敢和人决斗比试,要是不点醒他,日后恐怕早晚会被人给阴一道。

  见到叶天的目□光瞄向自己,徐振南顿时讪讪的笑了起来,双手连连向叶天作揖,却是想让叶天在众人面前给自己留几分面子。

  “你打伤了人,jiù准备这样算了?”

  “是啊,他打伤了北宫太郎,不能让他走。” ◆
  “北宫太郎还不知道伤势如何,大家围住他!”

  正当叶天准备走出擂台的时候,那五六十个日韩学生忽然呼啦啦的围了上来,北宫太郎的叫声实在是太过凄惨,他们都怕出什么事,是以围住叶天不让他离开。

  当然,本宫的下场摆在那里,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动手的,他们不想成为下一个在地上翻滚哀嚎的人。

  “他没事的,我来给治疗一下ba。”

  叶天浑然没把这些学生当做一回事,笑了笑向已经滚出了擂台的北宫太郎走去。

  “你干什么?”

  朴金熙站在了叶天的面前,北宫太郎是她剑道师父的后人,如果再受到伤害的话,朴金熙回去日本也是无法交代的。

  “给他治伤而已。”

  叶天看了朴金熙一眼,虽然此次没有带着杀气,却是吓得朴金熙连忙往后退了liǎng步,等她站住脚后,叶天已经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忍着点痛!”

  叶天抓住了北宫太郎的右手,大拇指在其手腕处一抹一推,将liǎng根纠结在一起的大筋给搓开了,北宫太郎的哀嚎声也随之停了下来。

  松开北宫太郎的手后,叶天又抓住了他的脚髁,同样搓弄了一下,那股剧痛顿时消失掉了,早已疼的满身虚汗的北宫太郎,此时真有一种身在天堂的gǎn觉。

  见到是叶天给自己疗的伤,北宫太郎高昂的头颅终于低了下来,在被人扶起之后,对着叶天说道:“谢谢,我输了!”

  “你的伤势无碍,休息几天jiù好了。”叶天脸带笑容,不过眼睛里却露出一丝冷意,他看的出来,在北宫太郎低头之际那眼中的怨毒与杀意。

  不过叶天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早在对战之时他jiù下了狠手,估计北宫太郎是没机会找自己报仇了。

  ---

  ps:第三更送上,求yuepiao,没yuepiao的投推荐票啊,众人拾柴火焰高,希望兄弟们都能为相师出把力!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