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没资格教训我


  第三百九十章没资格教训我

  “焦秘shū长,我是叶天的péng友,我爸是húxx!”

  虽然通过赵jú长知道了场内众人的身份,但hú军就认识那位焦秘shū长,作为驻京部队的军事主官,他相信焦秘shū长一定yě认识自己父亲的。圣堂.

  焦秘shū长尚未说话,薛主任倒是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hú军,说道:“哦?是hú司令家的孩子啊,那就一起来吧。”

  “hú哥,哪边是您的人啊?”

  叶天走在后面,悄悄的向hú军问道,眼前这场面把他yě搞糊涂了,似乎除了hú军和唐文远的人之外,好像还有一拨自己不知道的。

  “后面那位赵jú长是我带来的,叶天,实在不好意思,我来京城时间短,认识的人并不多。”

  听到叶天的问话后,hú军脸上一红,他今儿的确没帮上叶天什么忙,现在就连他带来的赵jú长,都被人拦住无法跟着进会议室。

  “hú哥,你能来说明把我叶天当péng友,这话就没意思了。”叶天笑了笑,冲着前面几个人怒了努嘴,说道:“那几个人都是什么身份啊?”

  “你不知道?”

  hú军闻言一愣,通过刚才那些话他yě能听出来,这些人都是为了叶天来的,没成想这哥们却是一个都不认识。

  叶天苦笑道:“我就给老唐打了个电话,哪知道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啊?”

  “那个五十多岁穿着西装的,是市委的焦秘shū长,和他一起的●是市jú的贺副jú长……”

  hú军原本yě不认识这些人,还都是刚才赵jú长给他介绍的,“那个白头发的老头是京城市jú的jú长,yě是部里的一位副部长,不过他身边的那个薛主任,我就不认识了。圣◎堂最新章节.”

  要说今儿出现在分jú里来头最大的,应该就是那位薛主任,jú长亲自作陪,焦秘shū长都对其恭恭敬敬,其身份肯定显赫之极。

  hú军平时yě挺注意看新闻的,不过他别说见了,就是听都没听过这位薛主任的名头,是以这会心里yě是纳闷的很。

  “我打个电话!”

  叶天yě懒得去猜了,会议室是在分jú大楼另外一侧的二楼,走过去yě要几分钟的,叶天干脆又落后了一些,将手机给掏了出来。

  “叶天,没事了吧?我给京城市的一个shū记打了电话,他们应该会给老唐这个面子的。”唐文远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叶天这当口能打电话来,想必应该是没什么事了。

  “没事了,老唐,谢谢你啊!”听到唐文远的话后,叶天顿时明白那位焦秘shū长,应该就是这一条线上的关系了。

  “和我客气什么啊?对了,我正说着过几天带小雪去你那宅子住段时间呢。”

  到了唐文远这年龄,那脸皮已经不是一般的厚了,这刚帮了叶天的忙,马上就索取起回报来了。

  “这段时间没空,我后儿就要出京了,等我回来再说吧。”

  叶天yě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交代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气得唐老爷子对着手中的电话直嚷嚷叶天过河拆桥。

  看到叶天如此随意的和唐文远说话,hú军yě是心中暗自咋舌,那老爷子虽然不在政坛,但是在华人世界的地位极高,恐怕yě就叶天敢这么说话了。

  进到二楼会议室后,叶天走到了焦秘shū长身边,说道:“焦秘shū长,实在不好意思,您看这么一点小事,让您跑这么一趟,刚才唐老说了,他下次来京城,一定要亲自感谢您!”

  反正老唐的人情不卖白不卖,至于他来了京城去不去感谢这位秘shū长大人,叶天就管不着了。《》.

  叶天这番话是代表唐文远说的,焦秘shū长可不敢托大,连忙说道:“唐老太客气了,小叶,回头帮我和李shū记向唐老问好,欢迎他再来京城!”

  而且今天这件事情的后面,除了唐文远之外,还有一位来头比他更大的,就是看在那位的面子上,焦秘shū长yě不敢在叶天面前摆架子。

  “哪个唐老?”叶天和焦秘shū长的对话让那位薛主任愣了一下,转头问了一句。

  “是香港的唐文远先生,把电话打到李shū记那里去了。”窦jú长刚才和与焦秘shū长聊了几句,倒是知道这件事情。

  “哦?他还认识唐文远?”

  薛主任的目光放到了叶天身上,却是愈发好奇了起来,他跟首长差不多十年的时间了,还从来没见过首长像今儿这般用私人关系办事。

  “焦秘shū长,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啊,家里还一★摊子事情要忙的。”

  叶天和焦秘shū长聊了几句之后,竟然马上出言告辞,这让薛主任的脸上不由一僵,敢情这年轻人把自个儿和窦jú长都当摆设了吗?

  见到薛主任的神情有些不大对,窦jú长连○忙说道:“小叶,不忙着走,坐下把今天这事情给说说吧。”

  叶天笑了笑,当下yě没客气,坐在身边的椅子上后,说道:“窦jú长,其实yě没什么,我和那黄思志争执了几句,然后他就报警让人来抓我,在讯●问的时候,那两个联防队的不小心摸了电警棍,事情就是这样的。”

  “这小子,真是狡猾!”

  叶天这番话说出来后,场内几人均是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年龄不大心眼倒是不少,死活都不肯承认那两人是■被他打倒的。

  “小叶,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彻查的。”窦jú长点了点头,看向薛主任,问道:“薛主任,您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到目前为止,窦jú长都不知道叶天和薛主任到底是什么关系,对这位能让香港唐文远和薛主任同时出现的叶天,他心中yě是好奇的很。

  “叶天,宋主席让我给你带句话,要踏实做人,老实做事!”

  薛主任此话一出,窦jú长和焦秘shū长脸上都露出了释然的神情,果然是宋主席让薛主任来的,今儿这人情算是没白卖。

  要知道,虽然再过几个月,宋主席就要退下去了,但其影响力却不容小觑,最少在今后的5至10年之内,这些曾经达到正国级别的人,在这个国家还将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宋……宋主席?”

  窦jú长等人心里明白,不代表hú军yě知道薛主任的身份,当他听到宋主席三个字的时候,忍不住惊呼出来。

  hú军是了解过叶天身世的,除了知道他和香港唐文远交好之外,好像从小跟随父亲长大,家里似乎并没有什么关系,眼下牵扯出这么一个巨头,由不得hú军不吃惊了。

  “别看我,我和那人没什么关系。”见到hú军看向自己,叶天摆了摆手,“我yě不认识什么宋主席,那两句话我当不起!”

  叶天的话简直就像一个重磅炸弹,炸的会议室里的人都一阵晕头转向,这小子忒牛逼了啊,说到宋主席的时候,居然连一丝敬意都欠奉。

  “叶天,你怎么这么说话?宋主席yě是为了你好!”薛主任脸上已经带了一丝不快,这么没有礼貌和狂妄的年轻人,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说老实话,薛主任yě不知道宋浩天和叶天究竟是什么关系,只是老老实○实的把首长的话转告给了叶天。

  不过薛主任知道,今儿首长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发了很大的脾气,甚至将他极为喜爱的一个碧玺镇纸都给摔碎掉了。

  其后首长更是让他找到窦jú长,马不停蹄的赶到◎○实的把首长的话转告给了叶天。

  不过薛主任知道,今儿首长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发了很大的脾气,shídebǎshǒuzhǎngdehuàzhuǎngàogěileyètiān。

  búguòxuēzhǔrènzhīdào,jīnérshǒuzhǎngzàijiēleyīgèdiànhuàzhīhòu,fālehěndàdepíqì,shènzhìjiāngtājíwéixǐàideyīgèbìxǐzhènzhǐdōugěishuāisuìdiàole。

  qíhòushǒuzhǎnggèngshìràngtāzhǎodàodòujúzhǎng,mǎbútíngtídegǎndào分jú,就是为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薛主任跟了首长十年,还是第一次见他动用私人关系处理这种事情呢。

  按照薛主任的想法,叶天肯定是首长的什么晚辈,而且还是极其重要的晚辈,否则绝对不会在换届之余,给人留下这么一个话柄的。

  “薛主任,麻烦您回去转告那位,小子叶天留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不需要他的关照和爱护,同样,他yě没资格来教训我!”

  要说叶天刚才抛下了一颗炸弹,这几句话,却是像原子弹一般,让场内所有人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叶天这话中的意思,分明是知道宋主席身份的,而且还居然还敢指责宋主席没有资格管教他,语言只犀利,让他们都有点不敢耳闻。

  “咳咳。”窦jú长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薛主任,我去看看刚才对沈明鑫的询问怎么样了,你们先坐啊!”

  牵扯到首长的家务事,他们这些人听到了绝对没有好处,焦秘shū长yě是如此心思,当下站起身说道:“窦jú长,咱们一起吧,我yě要会去向李shū记汇报一下这件事。”

  hú军原本还没闹明白这其中的关节,被焦秘shū长拉了一下之后,yě跟着出去了,瞬间偌大的会议室里,就留下了叶天和薛主任两个人。

  “薛主任,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回去转告宋浩天,我是我,他是他,希望他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这次叶天干脆连宋主席都懒得喊了,直接叫出了宋浩天的名讳,对那个让他从小就失去母亲的人,叶天实在提不起一丝的惊异。

  ---

  ps:第二更,今儿就两更吧,要思考下面的情节,唉,啥时候两更都感觉对不起弟兄们了啊,今儿不求yuepiao了,大家给几张推荐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