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汇报


  第三百九十三章 汇报

  见到面前的这一幕,朴金熙的脸色苍白无比,曾经自以为傲的剑道在叶天的手中,竟然连刀都拨不出来,这让她心若死灰。

  “好刀!”

  这把刀长不过三尺,刀身只有两指宽,弓背略带弧形,刀刃上通体布满了像是碎冰一般的花纹,叶天知道,这是日本一种很特殊的锻造技术。

  右手握住刀柄,叶天左手食指在上面轻轻一弹,“嗡嗡”的声音随之响起,刀身颤抖,整把刀似乎都活了起来。

  “有刀无意,zài好的刀也是没用的。”叶天随手挽了个刀花,周围顿时寒光闪闪,气温好像都下降了几度。

  “当!”的一声,叶天将刀合入鞘内,随手扔给了朴金熙,说道:“日本剑道,雕虫小技尔,回去告诉北宫英雄,想要见识真正的武道,来中国找我吧。”

  “你认识老师?!”朴金熙猛的抬起头,从刚才那种失落的心境摆脱了出来。

  “不认识,不过你把这刀拿回去给他看,他就会认识我了!”

  叶天摇了摇头,往公园外走去,看着走得十分慢,但眨眼功夫,已经走出十多米外了,声音远远传来,“日后不得我允许,进入到家五百米内,杀无赦!”

  叶天zuì后的这句话,让朴金熙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此时才明白叶天之前为何脸色会如此难看了,敢情自己是犯了别人的忌讳。

  “为什么要让我把刀拿给老师呢?”朴金熙有些不解的看着手中的雷切,顺手将刀给拔了出来。

  “啊?!”

  就在刀出鞘的那一瞬间,朴金熙就感觉到了不对,原本沉重的雷切刀,此时竟然变得轻飘飘的。

  待得刀拔出后,朴金熙发现,原本三尺长的刀身,此kè只余下了半尺那么孤零零的一截,和刀柄连接在一起。

  朴金熙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将刀鞘往地下倒去,“咣当”两声响起,两截分别一尺来长的断刃,掉落在了鹅卵石铺就的地面上。

  “他……他竟然在收刀之际,将这把刀给震断了■?”

  望着叶天身影消失的地方,朴金熙整个人久久的愣在了那里,心中除了震撼就是惊恐,zài也没有要寻叶天比试的心思了。

  要知道,朴金熙这把刀,是经日本名师历时三年方打制成功的。
  其中融合了古代的锻刀技艺和现代的熔炼科技,谓之神兵利器也不为过,但却被叶天不动声色之间震成三截。

  这份功力,朴金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就是她的爷爷朴正泰和老师北宫英雄也是做不到的。

  叶天的这一手,也让朴金熙对中国有了更加深kè的认识,往日里那种韩国人的自大和骄傲,在此kè变得是那么的可笑。

  ----

  叶天可不会去理会朴金熙此时心中的失落,回到老宅子后,◇发现阿丁带着两位师兄已经回来了,正坐在院子里聊着天。

  “小师弟,怎么了?身上那么重的杀气?”

  见到叶天走进院子,苟心家不由皱了下眉头,这都市里面可不比佛广山,叶天如果不知收敛大开杀戒的话,早晚会酿成大祸的。

  “师兄,没事,今儿出门没占卜,遇到不少麻烦。”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刚才和北宫英雄的弟子过了几招,不过如此,大师兄,日后有机会,我会向北宫英雄帮您讨个公道的。”

  叶天知道,当年日本人依仗人多,这才由北宫英雄偷袭得手,将大师兄的左臂齐肩砍下的,手段可谓卑鄙之极。

  如果不是朴金熙是个女人,而且在上午的比试中没有对李峰下杀手的话,叶天zuì少也要在她身上留点暗伤的。

  “北宫英雄的弟子?”苟心家闻言一愣,说道:“把你们交手的经过说一说。”

  叶天点了点头,说道:“朴金熙学的应该是北宫一刀流,不过我没让她拔出刀来的……”

  听完叶天的讲诉,苟心家开口说道:“小师弟,北宫一刀流能在日本剑道流传上百年,也是有其可取之处的,这种流派的刀法非常的诡异,出刀的角度刁钻。

  北宫英雄当年被誉为北宫家族zuì杰出的后辈,刀法无迹可寻,是个很难缠的对手,如果你日后遇到他,一定要小心对待。”

  “是,师兄,我会注意的。”叶天将大师兄的话牢牢记了下来,自从鬯薹鼍那件事之后,叶天就懂得了狮子搏兔尚要尽全力的道理。

  “行了,叶天,招呼客人过来吃饭吧。”

  老太太这会做好了饭,走过来说道:“小叶天,我告诉你,不能和那韩国女孩勾勾搭搭的,咱们老叶家丢不起这人。”

  “大姑,你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叶天闻言苦笑了起来,幸亏于清雅临时有事回学校了,不然今儿自己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

  在叶天这老宅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吃饭的时候,距离他们不是很远的一处警卫森严的红墙大院内,一位老人也在默默吃着饭。

  饭桌上的菜十分简单,四菜一汤,一荤三素,汤是鱼头豆腐汤,在桌上还放着一小碗米饭,宋浩天是南方人,却是不习惯吃馒头。

  老人吃饭很慢,每一口都嚼的异常认真,好像在吃着什么山珍海味一般。

  在老人的左侧,站着的赫然就是下午那位薛主任薛清晟,只是在人前威风八面的薛主任,此时却是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似乎那个沉默的老人带给他山一般的压▲力。

  虽然面临换届,但宋浩天每日的行程还是安排的紧紧的,薛清晟在处理完叶天的事情后,来到这里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了。

  虽然有心将下午的事情汇报给首长,不过他知道首长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说◎○话,只能站在一边等首长吃完饭zài说。

  “小薛,走,跟我出去散散步。”

  半个小时候,宋浩天终于将碗里zuì后一粒米送入嘴中,站起身来,虽然已经是七十多岁的高龄了,但宋浩天那高大的身●材没有一丝的佝偻,腰板依然站的笔直。

  “是,首长,您慢点。”

  见到宋浩天率先出了屋,薛清晟连忙跟在了身后,在他旁边还有拿着首长茶杯的保健医生和生活秘书,四五个人拥簇这宋浩天往首蒲河公园走去。

  和别人不一样,宋浩天从小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晚睡晚期这一点,倒是和当朝太祖有些相像,而他散步的时间,也是在晚饭后的。

  首蒲河公园位于**的东侧,并不是很大,可能很多老四九城的人都未必知道,但这里却是那红墙内住着的首长们zuì常来散步的地方。

  “你们几个不用离那么近,我身体还行的!”

  走在公园的小路上,宋浩天对保健医生们摆了摆手,那些人自然知道首☆长有私事要说,顿时放慢了几分脚步。

  宋浩天随意的伸展了下双臂,看向薛清晟,说道:“说吧,那小子是不是嘴里没说出什么好话?”

  在这个世上,时间是化解一切仇恨zuì有效的办法。

  虽然宋浩天的亲叔叔是间接死在了老叶家的手上,但这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叶家和自己同辈的老人几乎都不在了,宋浩天心中的那份仇恨,也是淡化了许多。

  而且宋浩天心中还怀着对大女儿的一份愧疚,当年若不是他的坚持,女儿不会孤身一人呆在美国,与丈夫和儿子分开二十多年。

  所以宋浩天虽然对叶天这便宜外孙没有什么感情,但听到大女儿来电话说儿子被人欺凌,她要亲自来中国的话后,宋浩天还是震怒了,这才有了薛主任下午出现在了分局里的经过。

  当然,薛清晟是不会把叶天的原话转告的,当下笑着说道:“首长,叶……叶天那都是些小孩子的气话,没什么好说的。”

  宋浩天盯着薛清晟的眼睛,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不要紧,你说吧,那孩子有怨气我也是能理解的!”

  “叶天他……他说留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不需要您的关照和爱护,他还说……说您没资格来教训他!”

  被宋浩天这么一看,薛清晟只感觉脊背出冷汗直冒,却是zài也不敢隐瞒了,把叶天下午的话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这孩子,倒是和他那个父亲一样冲动,不过能不倚权贵,不畏强权,他……也算是个好孩子了。”

  听到叶天让薛清晟转告的这句话,宋浩天哑然失笑了起来,对这从未见过面的外孙倒是多了一份欣赏,至少在他宋家这一辈里,就没一个像叶天这般如此有骨气的晚辈。

  “首长,叶天是小孩子乱说话,您千万别当真啊。”薛清晟跟了宋浩天十年,从来没见他这样夸奖过人,还以为他说的是反话呢。

  “呵呵,小薛,那孩子是我的晚辈,只不过对我有些误会罢了。”

  宋浩天说出此话,让薛清晟心里顿时一松,暗自庆幸今儿自己没对叶天摆什么架子了,能让首长如此骄纵的晚辈,恐怕这层关系很是不一般的。

  ---

  ps:第三更,还差八张yuepiao到3600,12点前能到的话,第四更送上,用yuepiao和推荐票给胖子点刺激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