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棒槌


  第四百零二章棒槌

  从林场出来后,胡鸿德带着叶天一头就钻进老林子,深秋的落叶厚厚的铺了一地,踩上去发出“咔嚓”的声音,在寂静的山林中可以传出好远。(《》)

  东北的森林和茅山●的丛林完全不一样,那种参天的大树和延绵不绝的山脉都是茅山所没有的,给人一种原始而粗犷的感觉。

  “老胡,不是说禁枪了吗?怎么还能打狍子呢?”走在通往胡鸿德住处的lù上,叶天随口和他闲聊着。

  “禁枪那是针duìduì市里面的人,生活在长白山里的,谁家没有两杆猎枪?能禁的住吗?”

  胡鸿德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山里狍子多,又好打,咱们明儿看能不能碰到,我让你尝尝狍子肉。”

  “好啊,能遇到只老虎才好呢。”

  叶天脑子里可没什么保护野生动物的概念,他从八岁起就开始祸害茅山上的动物了,一些原本在茅山外围随处可见的狐狸类的小动物,愣是被叶天赶到了茅山深处。

  “老虎可不多了,狐狸倒是不少,只是那东西比较狡猾,我身上这火狐狸皮,还是十多年前打到的呢。”

  说到自己身上的狐狸皮坎肩,胡鸿德一脸的自豪,曾经有个皮毛商人看到之后出价四十万美元,他一直都没舍得卖的。

  火狐狸在自然界中是一个神秘的动物,很少人亲自看到它的全景,一直以来被人们认为神秘、诡异的化身。

  而且火狐狸有很强的爆发力,能够在瞬时间启动,在一定时间内可与世界上奔跑速度最快的动物—猎豹相抗衡。

  长白山周围的猎户谁都知道山里有火狐狸,但从来没有一人能猎到过,胡鸿德当年捉到这只火狐狸,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叶天半开玩笑的说道:“老胡,你们日月道可是信奉狐大仙的,打了它们,怪不得你请不到狐仙了呢。(《》)”

  “怎么?被我说着了?”叶天说出此话之后,看到胡鸿德马上变了脸色,自己也是一愣。

  “还真被你给说着了。”

  胡鸿德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自从打到这只狐狸,我以前可以用的一些简单的术法,都使用不了了,要不然我老伴,也不至于……”

  习武之人大多都是心性鉴定之辈,胡鸿德当年见到这只火狐狸后,也没想着和自家请大仙的神通有什么关系,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将狐狸给杀死掉了。

  虽然后面并没出现什么狐大仙怪罪的事情,不过他所会的那一点浅薄的术法,却是再也施展不出来了。

  “得,不说这事了,还是快点找到返魂草,我说老胡,这山里的植物都枯萎光了,你还能找到返魂草吗?”见到自己提到了胡鸿德的伤心事,叶天连忙换了话题。

  “能,我记得翻过前面那座山,山脚溪流旁边的树林里就长着驴夹板菜,明天早上咱们过去挖一挖就知道了。”

  胡鸿德和叶天都是长走山lù的人,嘴上虽然说着话,但脚底下一点都不慢,半个多小时后就已经进入爬到了这座山的半山处,也就是胡鸿德的家了。

  三间用mù头搭建的mù屋环拱成三角形,中间有一个不大的院子,在mù屋的四周,还有一排栅栏,在栅栏上挂着一些小铃铛,这却是用来示警和驱逐野兽的。

  “汪……汪汪!”

  随着一阵狗吠声,一tiáo黄毛的老狗从院子的栅栏里跳了出来,duì着胡鸿德摇晃了下尾巴,马上用眼睛盯住了叶天。

  狗duì危险的预知能力,要远远的超过人类,这只老黄狗和山林里的豹子野狼都搏斗过,是以第一时间就发觉了叶天那身上澎湃的血◆气。圣堂最新章节.

  胡鸿德用手拍了拍黄狗的头,说道:“大黄,这是咱们最尊贵的客人,友好点!”

  “呜呜……”似乎能听懂胡鸿德的话,大黄狗嘴中发出一阵呜咽声,用鼻子在叶天脚下嗅了嗅,转★qì。shèngtángzuìxīnzhāngjiē.

  húhóngdéyòngshǒupāilepāihuánggǒudetóu,shuōdào:“dàhuáng,zhèshìzánmenzuìzūnguìdekèrén,yǒuhǎodiǎn!”

  “wūwū……”sìhūnéngtīngdǒnghúhóngdédehuà,dàhuánggǒuzuǐzhōngfāchūyīzhènwūyānshēng,yòngbízǐzàiyètiānjiǎoxiàxiùlexiù,zhuǎn身跑开了。

  “别看大黄是个癞皮狗,这山上的野狼都咬不过它的。”

  胡鸿德笑着推开了mù栅栏,说道:“叶天,进来吧,我收拾点吃的,咱们再喝点,回头你就住小仙那屋。”

  这三间mù屋分别是胡鸿德和孙女的住处,另外还有一间是放杂物的,有时候过lù的猎人也会在里面借宿。

  “成,这地方可真原始啊?”

  眼前的一切duì叶天来说,都是很新鲜的,这mù屋的mù头甚至还连着干瘪的树皮,绝duì是原汁原味最原始的建筑。

  呆在这里,叶天甚至有一种回到原始社会的感觉,在数万年前,自己的先人们或许就是如此,用最简陋的tiáo件在和大自然做着抗争。

  “元气倒是也不弱,怪不得胡鸿德能由外及内,将外家功夫练至暗劲呢。”

  叶天深深吸了口气,那天地间游离的元气虽然不如四合院那般浑厚,但却十分的纯净,丝丝缕缕溢入到叶天体内,顿时感觉一阵清爽。

  要知道,天地元气可不仅仅duì修道者有用,就是普通人在元气纯净的地方呆的久了,身体都会被滋养的无病无灾。

  胡鸿德这种本身就是练功的人,长此居住在这里,他体内那些因为外门功夫所积累的内伤,在潜移默化中都被这些元气给治愈了。

  “叶天,来吃饭吧,今儿天色晚了,要不然我进林子给你打几只飞龙吃。”

  胡鸿德的屋子里挂满了野猪肉和一些风干的野味,亲自下厨炒了几个菜后,招呼叶天坐到了桌子边上。

  屋里点着篝火,喝着六十多度的烧刀子,听着胡鸿德讲诉几十年前的事情,偶尔ěr边还传来山中野狼的嚎叫声,这些都是在城市里所体会不到的。

  叶天没有用功力去控制酒量,这一夜喝的醉醺醺的睡得特别的香,第二天一早起床推开mù门,凉风吹在脸上,精神为之一振。

  胡鸿德正在院子里准备着,见到叶天出来,招呼道:“叶天,走了,早点去早点回!”

  “老胡,你拿着一团红绳干嘛啊?”见到胡鸿德背上猎枪后,又将一把红绳子塞进了背囊里,叶天不禁有些奇怪。

  胡鸿德笑道:“我在山里留个株老棒槌,这次进山采出来你带给老叔带去补补身子。”

  “棒槌?这是什么东西?”叶天愣了一下。

  “是我们的这叫法,就是人参啊。”胡鸿德一脸的遗憾,“唉,我去年卖了一棵三百年份的,早知道就留给老叔了,这山上的老参是越来越少了。”

  “三百年份的野山参?”叶天问道:“老胡,你多少钱卖掉的?”

  胡鸿德咂巴了下了嘴,说道:“三百万,是个老客户来收的,我没好意思抬价。”

  “三百万?!”

  叶天也不管胡鸿德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直接就差点开骂了,“我说老胡,你这不是败家吗?百年老参都能卖七八百万了,这三百年份的你三百万就给卖了啊?!”

  叶天前段时间给唐雪雪通脉的时候,唐文远几乎将河北那个药材市场的野山参都给包圆了,足足花了数千万人民币,光是那株百年参王,就花了近一千万。

  眼下听到胡鸿德把个三百年份的老参三百万卖掉,叶天那叫一个心疼啊,要知道,眼下别说了上百年的老参,就是几十年的都不多见了。

  “我也知道那价给的低了,不过我要那么多钱也没用,加上duì方又是老客,就给了他了,叶天,你要人参有用?”

  面前的叶天实际上是比胡鸿德高一辈的,虽然出言不逊,胡老头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谁让叶天的师兄和自家老子是喝了血酒的把兄弟呢。

  “老胡,你这话问的多新鲜啊,人参的效用duì习武之人能没用吗?”叶天没好气的说道。

  “那成,我留的那株棒槌也有两百多年的年份了,你带给老叔,另外还有几株五十年以上的,你要是能用得上,我都给采出来!”

  有经验的采参人,是不会见到人参就采的,像胡鸿德这样的,往往遇到好参之后,会在旁边留点记号,等到能用的时候才会去采。

  “好,到时候我跟你见识一下。”

  叶天吃到肚子里的人身,少说也有百八十株了,但还真没见过采参的过程,听胡鸿德这么一说,倒是有些意动。

  两人说着话出了mù屋,大黄狗在前面摇着尾巴带lù,很快就翻过了山顶。

  山后的森林变得愈发茂密了,穿行在成片的白桦林中可以想象,如果这换成枝叶繁茂的夏季,恐怕头顶来一丝阳光都见不到。

  “叶天,慢点!”刚刚穿过一片密林,大黄突然停住了脚,而叶天也被身后的胡鸿德给叫住了。

  “怎么着,有人参?”

  叶天这一lù上都在东张西望想找出一株人参来,只不过此时不是人参开花的季节,只有根茎深埋在地下,远不是叶天能发现的。

  胡鸿德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前面有人挖了陷阱。”

  胡鸿德往前走了几步,蹲下身体将手插在了枯叶层中,用力一拉,地面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

  ps:第二更,感谢诸神老兄的十万☆飘红,谢谢朋友们的支持,yuepiao眼瞅着要被爆了,大家能再支援一二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