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招魂(上)


  长白山区一年有四五个月都是大xuě封山的季节,hú鸿德早惯了在xuězhōng行走。//**//

  心zhōng牵挂着孙女,虽然每一脚下去积xuě都到膝盖,但hú鸿德走的仍然很快,每一步都带起大片的xuě花,硬生生的在xuě地zhōng趟出了一条路来。

  原本以为叶天会跟不上自己的步伐,但往身侧一看,hú鸿德脸上顿时露出骇然的神色,心zhōng是备受打击。

  叶天不知道从哪里捡了两根一米多长的树枝,左右手各执了一根,前行时树枝探出,在地上轻轻一点,身体也轻盈盈的随之向前飘了出去。

  hú鸿德回头望去,叶天脚踩过的xuě地里,只有深约一寸左右的痕迹,虽然称不上踏xuě无痕,但也相差无几了。

  两人行走的速度都是极快,半个多小时后,已经来到了昨天路过的农场。

  推开林场办公室的木门,顿时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屋里正烧着炕,外面是冰天xuě地,里面却是暖意融融。

  hú鸿德将肩膀上的两只风干的野猪腿扔在了桌子上,说道:“小宋,今儿有车进城没?我搭个车!”

  平时可以借林场的马车,但此刻大xuě封路,却是需要林场专用的吉普车才行,那车的车轮是特制的,可以在xuě地里行走。

  听到hú鸿德的话,宋场长笑了起来,说道:“hú爷,您来的刚巧,我zhè正准备去市里,咱们一道吧!”

  hú鸿德拍了拍身上的xuě花,■说道:“那敢情好,走,回头到了市里我请你喝羊汤!”

  “hú爷,喝羊汤不如你过几天打几只飞龙来吃了,那味道多美啊!”

  宋场长一边和hú鸿德说着话,一边拿起个公文包往门外走去,zhè大■xuě封山·林场的工作也要停下来,他要进市里汇报一下。

  “想吃飞龙没问题,不过管好你那张嘴,上次才打了三只·就被你大哥念叨了好几天。”

  所谓飞龙,其实就是花尾榛鸡,是东三省森林里独○有的一种森林留鸟,飞龙肉质xuě白细嫩′营养十分丰富′味道鲜美′是世界上罕见的珍馐。

  常言说的“天上龙肉,地上驴肉”,zhè“龙肉”指的就是榛鸡肉。

  不过飞龙现在已经被列为国家保护★动物了,相关部门经常对山zhōng的猎户们宣传·宋场长的大哥就是林业派出所的所长,上次知道hú鸿德打了几只,差点没和他急眼。非常文学

  宋场长笑道:“他也就是嘴上说说,剩下那半只我拿给嫂子炖汤◇了,他吃的不知道多香呢。”

  说话间,几人来到一辆吉普车前,zhè车是经过改装的,地盘极高·车胎上有一圈链条,是防止车子在xuě地zhōng打滑用的。

  zhè林场的场长也不是多大的官○,宋场长自然是没有司机的·开着zhè辆也不知道产自哪年的老吉普车,带着叶天二人往城里开去。

  从身上摸出烟袋,hú鸿德在车窗上磕了磕,忽然想起一事,开口说道:“对了,小宋,最近有没有生面孔上山啊?我在山北见到一些陷阱,是对着东北虎和黑熊去的!”

  从hú鸿德所住的一面森林上山,是必须要经过林场的,而山zhōng封闭·熟人基本上都认识,出现生面孔的话,宋场长一定会记得的。

  宋场长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今年天冷的早,zhèxuě下的也早·林场里没来过生人。”

  hú鸿德眼zhōng露出一丝阴冷,自言自语道:“那就是从孟瞎子那边上来的了?等小仙好了,我去那边走一趟!”

  hú鸿德口子的孟瞎子,只不过是白眼珠子多而已,其实眼睛贼的很,枪法在zhè长白山区都是数一数二的,年龄比hú鸿德小了十多岁,平时和hú鸿德有些不大对付。

  不过孟瞎子的老子,却是以前hú云豹手下五寨主,两人也算是老一辈的交情,虽然孟瞎子有几次事情做的不地道,hú鸿德也没和他一般见识。

  只是zhè次孟瞎子却是犯了hú鸿德的忌讳,偷猎且不说,但那些陷阱没有留下任何的记号,明摆着就是对着他来的,从来没吃过亏的hú鸿德,当然咽不下zhè口气了。

  zhè是hú鸿德的私事,当下他也没有多说,将话题引到别的地方,和宋场长聊起天来。

  昨天出城的时候坐的马车,大概跑了两个多小时,今儿开的是汽车,反而在路上颠簸了三个多小时才来到了市区。

  zhè会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宋场长急着要向领导汇报工作,把叶天和hú鸿德放在了医院的门口后就开车离去了。

  叶天和hú鸿德又坐进了昨儿的面馆,不过zhè次他们倒是没多聊,一人吃了两碗面就进了医院。

  “zhè小兔崽子也来了,叶天,回头你别说话,我把他们给赶出去!”hú鸿德看到医院里面停着的一辆车后,脸色不禁变了变。

  “老hú,怎么了?”叶天被hú鸿德说的有些莫名其妙。

  “小仙他爸来了,那混蛋东西翅膀硬了,不大听我的话。”

  hú鸿德是个暴躁脾气,两眼一瞪,说道:“叶天,你不用管,我保证你施法的时候房间里没一人,老子不发威,还真当我欠了他们的?”

  “别介,老hú,我zhè招魂术白天可是施展不出来的,要到晚上才好施法,你别一进去就搞僵掉,爷俩有什么仇,至于zhè样吗?”

  叶天被hú鸿德说的哭笑不得,都六七十岁的人了,和儿子较什么劲啊?看hú鸿德zhè劲头,似乎不排除使用武力来威胁。

  “那也行,我就说晚上陪夜,让他们都滚蛋!”

  hú鸿德点了点,其实他对儿子还是有一丝愧疚的,当年如果不是自己执意不让妻子去医院,或许老伴也能活到现在的。

  “你儿子做什么的?”叶天随口问道,外面停的那辆车可是丰田佳美,没一定级别的领导是坐不了那种进车的。

  “那混账东西以前当老师,钻尖了脑袋往上爬,现在在省教育厅,好像是个副厅长吧?”虽然hú鸿德满口混账的喊着,但叶天看得出来,他还是很在乎zhè个儿子的。

  推开病房的门后,于清雅和卫蓉蓉都在里面,除了hú母和那个护工之外,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zhōng年男人。

  “叶天,昨天下大xuě,你的手机又没信号,担心死我了。”见到叶天进来,于清雅连忙迎了上去,昨儿的xuě下的那么大,让她一夜都没睡好。

  叶天握住了于清雅的手,小声说道:“没事,我在山里住的挺好的。”

  “爸,您来了?”

  hú鸿德进到病房里,那个zhōng年人也站了起来,说道:“爸,今年的xuě特别大,我看你还是回来住吧……”

  hú鸿德老脸一绷,没好气的说道:“回来住干嘛?被你们给气死?我哪里都不去,就在山里挺好的!”

  其实hú鸿德和儿子的关●xì也没那么糟糕,只是他强势了一辈子,在他看来,去儿子家里住,那就是向儿子低头了,zhè一点他万万都做不到。

  “爸,您……”

  zhōng年人的嗓门也提高了几度,只是看到病房里的其他■人,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转过脸看向了叶天,说道:“你是小叶吧?谢谢你来看小仙,我叫hú大军,是小仙的父亲!”

  “你好,我叫叶天!”

  叶天点了点头,和hú大军握了下手,如果没有hú鸿德zhè层关xì,他或许会叫声hú叔叔,但此时却是无论如何都喊不出口了。

  “呵呵,小叶是京城来的,zhè气度就是不一样!”

  hú大军是做惯了领导的人,他能感觉得到叶天身上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势,当下还以为叶天是哪家的公子呢。

  按理说hú大军的态度已经摆的够低了,但hú鸿德却是不满意了,在一旁开口训斥道:“小叶是你能喊的?叫小爷,你老子我都比他低一辈呢!”

  hú大军被老子的话说的哭笑不得,当着众人他也不想和hú鸿德吵架,当下说道:“爸,您zhè又是搞哪一出啊?小叶是北京来的,和您有什么关xì呀?”

  hú鸿德没好气的说道:“北京来的就不能有关xì了?叶天他师兄和你爷爷喝过血酒拜过把子,你说你该喊他什么?”

  “爷······爷爷的把兄弟?”听到老子的话后,hú大军顿时愣住了,他还真没想到叶天居然和他们hú家有着zhè层关xì。

  hú大军是见过爷爷的,而且小时候还跟着hú云豹还在山zhōng住过两年,也知道hú云豹那叱咤风云的一生,并且hú大军能有今天,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沾了老爷子的光呢。

  当年hú云豹归隐山林,他手下有一部分兄弟却是去参加了革命,东三省解放之后,那些人也都转到地方上去了,并且担任了一定的职务。

  而等到那混乱的十年结束后,有些人已经坐到了相当高的领导职位,即使后来退下去,在东北地界还是有着很大能量的。

  hú大军能从一个普通教师走到现在zhè一步,他也知道,zhè其zhōng不乏爷爷那些老部下在早年对自己的扶持,是以内心深处对爷爷还是非常敬重的。

  ps:第一更,最近在努力改变作息习惯,早起码字,还希望朋友们多多支持,今儿的yuepiao太惨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