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狭路相逢(中)


  第四百一十七章狭路相逢(中)

  长白山那么大,chū山的地方众多,实在不行从朝鲜境内偷渡chū去也行,郭子琛等人根本就不怕胡鸿德能寻到他们。圣堂最新章节.

  所以孟瞎子要继续☆■
  第四百一十七章狭路相逢(中)

  长白山那么大,chū山的地方众多,实在不行从朝鲜境内偷渡chū去也行,郭子琛等人根本
  dìsìbǎiyīshíqīzhāngxiálùxiàngféng(zhōng)

  zhǎngbáishānnàmedà,chūshāndedìfāngzhòngduō,shízàibúhángcóngcháoxiānjìngnèitōudùchūqùyěháng,guōzǐchēnděngréngēnběnjiùbúpàhúhóngdénéngxúndàotāmen。shèngtángzuìxīnzhāngjiē.

  suǒyǐmèngxiāzǐyàojìxù往山里走,郭子琛几人都是不同意,卖了这虎皮找个小娘们在热炕头上逍遥快活,岂不是比呆在这能把人冻成冰棍的大山里面强啊?

  “有钱也要有命花才行,在这山里,你们能逃chū那老东西的追杀?”

  孟瞎子翻了个白眼,嗤笑道:“chū去肯定是个死,倒不如留在这大山里周旋了,他胡鸿德武术高强,我孟瞎子也不是吃素长大的!”

  孟瞎子这次chū手对付胡小xiān,本来就不是为了钱,胡鸿德数次阻止他杀人越货,孟瞎子早就对其动了杀心,只不过心有忌惮,一直没有chū手而已。

  其实即使失了手,孟瞎子也不是很怕胡鸿德,但是暗中那个破了他术法的人,却是让孟瞎子吓得肝胆俱裂,这才执意要躲进长白山的。

  要知道,孟瞎子用家传萨满术法,这几十年里也不知道取了多少人的性命了,但这次他不仅术法被破掉,连人都差点丧命,可见对方远不是他所能力敌的。

  郭子琛看了下孟瞎子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孟爷,咱们是求财,没必要和胡汉三拼个你死我活吧?”

  孟瞎子摇了摇头,说道:“要走你们走,我过了这个冬天再chū山!”

  “这……孟爷,我……我们走得chū去吗?”听到孟瞎子这话,郭子琛几人顿时傻了眼。

  他们倒是想自己chū去,可现在已经深入到长白山内腹,没有孟瞎子带路,他们别说chū山了,可能连身处的这老林子都走不chū去!

  “二娃,眼界要放宽一些,这虎皮在手上,还怕日hòu卖不chū价钱?”

  孟瞎子也不想这时窝里反,口气缓和了一下,说道:“你们跟着我,只要能干掉胡鸿德那老东西,日hòu这长白山里的物件还不是随你们索取啊?”

 ○ 孟瞎子此刻有伤在身,加上他一人一把枪对付胡鸿德,并不是很有把握,更何况胡鸿德身边还有个神秘高手,所以他才要将郭子琛等人拉在身边的。圣堂.

  和现在的很多江湖中人一样,孟瞎子虽然自己就通晓术法□,但在他心里,现代武器的威力,还要排在术法之上的。

  有郭子琛他们跟在身边,就算胡鸿德敢追上来,到时候乱枪扫射下,胡鸿德和他的那个帮手,就是神xiān也难逃一死的。

  “好吧,听孟爷您的!”

  郭子琛和另外几人对视了一眼,形势比人强,他们自己也没能耐走chū这大山,只能点头答应了下来。

  不过郭子琛还有点不甘心,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之hòu,开口说道:“对了孟爷,咱们的给养可没带多少,怕是撑不过这个冬天吧?”

  孟瞎子闻言大笑了起来,摆了摆手说道:“这个你们不用担心,跟着孟爷我,保证你们在这山里吃香的喝辣的!”

  这几十年中死在孟瞎子手上的采参客,最少也有十多个人,孟瞎子也怕政府查到他,是以早已在山中布置了退路,并且储备了大量的物资,就是以备不时之需的。

  “行了,喝完这酒就睡觉,明儿早点赶路,到了那地方就安全了!”

  不知道为什么,孟瞎子心中老是有种不安的感觉,如果不是晚上无法辨别道路,他甚至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

  ---

  “***,老子前几个月在这补充的米面,都被他们给拿走了!”胡鸿德点燃了木屋里的煤油灯,四处寻找了一下,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这个木屋的作用,就是给在山中的采药人落脚用的,按照山里的规矩,在这里吃用了什么东西,都是要补上的。

  但是很明显,孟瞎子一伙人吃完不说,把剩下的还都给拿走了,明摆着就是不想给hòu面的人留下。

  “老胡,别念叨了,把那些风干肉拿chū来,吃完赶紧休息!”

  叶天就这点好,山珍海味他能当零食吃,同样,粗茶淡饭的日子他也能过,尤其明儿说不定就会遭遇孟瞎子等人,叶天更不想在吃的上面浪费精神。

  “明儿逮到这几个,我剥了他们的皮!”

  山里人特别看重规矩,孟瞎子的行为甚至让胡鸿德比他害了自己孙女还要愤怒,要知道,他们拿走这些补给,很有可能就会让hòu面的人失去性命的。

  胡鸿德的那股子狠劲让叶天都吓了一跳,开口问道:“我说老胡,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不会真那么干吧?”

  胡鸿德摇了摇头,说道:“我没干过,但我见过,当年我老子就曾经活剥过人!”

  “真的假的?老胡,说说。”

  听到胡鸿德的话hòu,叶天倒是来了性质,这老头当年是土匪窝里混chū来的,身上故事肯定不少。

  胡鸿德沉吟了一下,似乎在回忆往昔的事情,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那是我八岁的时候,也就是从小鬼子包围圈跑chū去之hòu的事情,那年的雪,比今年还要大……”

  当年chū卖胡云豹的人,是山寨里的六寨主,他是因为一次下山逛窑子,被日本人给抓住的,为了自己的小命当了叛徒。

  在把自己老婆孩子交给日本人之hòu,六寨主被放回到了山上,为了怕引起胡云豹的怀疑,他和日本人的联系,都是让自己的亲弟弟去进行的。

  那天引着日本人上山的,也就是六寨主的弟弟,不过这件事却是被苟心家给搅黄了,当时六寨主就被捆了起来。

  也不知道该说六寨主命好还是命差?突围的时候死了那么多人,他居然毫发无伤的被人抬着冲了chū去,但是hòu来发生的事情,却让hòu悔自己干嘛从爹娘肚子里生chū来!

  在突chū日本人的包围圈hòu,胡云豹让人把六寨主全身的衣服都给扒了去,在雪地里挖了个洞,将六寨主埋在了里面,只留下了一个脑袋。

  胡云豹亲自动手把六寨主的头发给剃光,然hòu用锋利的小刀在六寨主的额头处割了一圈,让人把烧化了的水银从头皮里往下灌了进去。

 ◆ 由于水银密度比较大,也比较重,这一路往下就把六寨主的皮肤和肌肉给隔开了。

  那种剧痛让六寨主哧溜一声,就从雪地里钻了chū来,一张人皮还留在雪洞里,浑身都是鲜血,跑chū了十多米hòu摔倒在□地,哀嚎了半个多小时才死去。

  那种恐怖的景象,让当时只有八岁的胡鸿德终生都难以忘记,不过老子英雄儿好汉,胡鸿德倒是从来没有害怕过。

  “我靠!你……你们还真是没人性啊?!”听完胡鸿德的讲诉hòu,饶是叶天胆大包天,也不禁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这种死法对受刑人和观看的人,都是一种强烈的刺激,尤其是观刑的人,那种视觉上的巨大冲击,恐怕真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

  叶天自问自个儿也算是心狠手辣之人,死在他手上的人命更是有数十条了,但是让他用这种办法杀人,叶天绝对是干不chū来的。

  “叶天,换成你我,当时也会那么干的!”

  胡鸿德对叶天的话有些不以为然,▲摇头说道:“上山当胡子的人?有哪一个是善茬?谁不想坐第一把交椅啊,对待叛徒要是不狠一点,手下弟兄都会瞧不起你的!”

  “靠,是杀鸡儆猴啊?”叶天有些明白过来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胡云◆◇豹当时剥的是六寨主的皮,但那些活着的人,日hòu再也没有一个敢起异心的,终生对胡云豹都是服服帖帖。

  就算在解放之hòu,有人提chū要活捉大土匪反动派胡云豹,也都被当年他那些手下给压了下去,★更有一段时间甚至将长白山都划成了军事禁区。

  胡鸿德点了点头,说道:“对,就是这个道理,要是放在以前,我非把孟瞎子的皮给剥了,让人知道破坏大山规矩的hòu果!”

  听到胡鸿德的话hòu,叶天不禁笑了起来,敢情这老头嘴上说的狠,也未必就真敢这么做,这老家伙刚才倒是把自己吓得不轻。

  “老胡,我和你家老子比起来,都能算得上是善人了!”

  说老实话,叶天倒是有些向往那种不受世俗约束,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生活,只是生不逢时,只能在这滚滚红尘中厮混下去了。

  “嘿嘿,你和我老子比,那还差的远呢!”见叶天拿他自己和自家老子比,胡鸿德一脸的不屑。

  在胡鸿德看来,叶天就是个二十chū头的年轻人,除了身手术法高明之外,恐怕见了血都会傻掉的吧?

  “老胡,我要是生在那会,说不定就抢了你老子的交椅呢!”叶天还真是有些不服气,大师兄都能闯chū那么大的名声,他叶天岂能混的很差?

  “行了,吃点东西早些休息吧。”

  在山林中走了一天,这会胡鸿德也有些撑不住劲了,看到叶天兴致勃勃的样子,连忙摆手说道:“我知道孟瞎子在山里的一处点,明儿咱们绕近路过去堵住他!”

  ---

  ps:第二更,感谢sunward888兄弟的万赏,谢谢朋友们的支持,打眼继续写第三更,还能再来几张yuepiao推荐票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