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不死不休


  第四百二十二章不死不休

  孟瞎子本来身材就不高,此时更shì缩脖、耸肩,双手在地上一拍,整个身体腾空而起,竟然如同猴子一般向叶tiān扑去。《》.

  “猴拳?难道还真shì能请什么齐tiān大圣吗?”

  叶tiān基础拳fǎ练的shì五禽戏,对根据动物形象转化的象形拳,十分的了解,一看孟瞎子这番动作,就知道他使的shì猴拳。

  相传猴拳shì清末一位武术家在森林里生活时所创的,拳fǎ灵巧诡异,进招攻敌所不备,和一般的套路有着很大的不同。

  双脚一错,叶tiān身体微微向后退了一步,化解掉了孟瞎子的攻势,孟瞎子动作虽快,但和叶tiān相比还shì有一定的差距。

  见到叶tiān闪躲过去,孟瞎子在地上打了个滚,没有起身就顺势攻向了叶tiān的下三路,其中一招猴子偷桃的动作更shì阴毒无比。

  叶tiān右腿一抬,挡住了孟瞎子的这一抓,“嗤啦”的一声响过,叶tiān微微皱了下眉头,孟瞎子这一抓竟然将他的裤子撕裂开来,腿上肌肉也在隐隐作痛。

  这一击没有奏效,孟瞎子也shì愣了一下,他曾经在山中偷袭一位老参客,一爪子直接就在那人腿上撕下一块肉来,没成想面对叶tiān却shì无功而返。

  口中发出一声怪叫,孟瞎子正待向前的时候,一条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叶tiān面前,却shì胡鸿德从林中赶了过来。

  “叶t□iān,让我来!”面对这位几十年前的世交,如今的生死大敌,胡鸿德双手一错,两只手呈鹰爪形状,高高抬了起来。

  “小心一点,他现在的功力并不比你的弱!”叶tiān点了点头,叮嘱了胡鸿德一句之后,◇■身体退到了一边。

  老鹰不光捕食兔子老鼠之类的小动物,山中的猴子甚至也shì它们攻击的对象,鹰爪对猴拳,却正好shì克住了对方。《》.

  虽然胡鸿德此时要比请神上身的孟瞎子弱上那么一点◆,但他的功夫shì实实在在自己练出来的,运用起来却shì要比孟瞎子自如的多。

  猴拳重招式,打的shì巧劲,而鹰爪功却shì硬功,胡鸿德的五指如铁爪钢钩,力从髓出,每一爪抓出都带起呼呼风声,两人相斗起来,一时间却shì胜负难分。

  “咔嗤!”

  随着一声闷哼,两道人影突然分开了,却shì胡鸿德吃了点亏,背后被孟瞎子抓了一记,五道血痕清晰可见。

  “胡老大,大家都shì山里讨饭吃,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为何三番五次坏我的事情?难道真不念上辈的那点香火情了吗?”

  一击得手后,孟瞎子倒shì没有再继续攻击,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时不时的向站在旁边的◇叶tiān瞄去。

  对于胡鸿德,孟瞎子并不怎么惧怕,但那个深浅不知的年轻人,实在shì让他心悸不已,所以虽然相斗占了上风,孟瞎子语言上却shì软了下来。

  “孟广德,山里的规矩你不sh▲◎ì不懂,我饶了你好几次,你竟然想坏我孙女的性命,你我今日,不死不休!”

  胡鸿德要比孟瞎子大了十多岁,他更看重那些老辈人的规矩,也正shì因为如此,他对孟瞎子恨之入骨,两人根本就再也没有讲和的★★余地了。

  虽然感到背上火辣辣的痛楚,不过胡鸿德也shì老而弥坚,根本就不为所动,他能感觉得到,孟瞎子身上的气势似乎在消弱着。

  不光胡鸿德感觉到了,一旁的叶tiān也清楚的察觉到,孟◇yúdìle。

  suīrángǎndàobèishànghuǒlàlàdetòngchǔ,búguòhúhóngdéyěshìlǎoérmíjiān,gēnběnjiùbúwéisuǒdòng,tānénggǎnjiàodédào,mèngxiāzǐshēnshàngdeqìshìsìhūzàixiāoruòzhe。

  búguānghúhóngdégǎnjiàodàole,yīpángdeyètiānyěqīngchǔdechájiàodào,mèng瞎子周身萦绕着的那股灵气,正在一分分的消退着,估计三五分钟过后,孟瞎子也就和常人无异了。

  孟瞎子脸色一变,色厉内荏的喊道:“胡老大,你不要逼人太甚!”

  孟瞎子所修习的萨满术fǎ,shì他爷爷传下来的,当时清帝退位军阀大战,中国正值大乱之时。《》.

  为了保下自己的血脉,孟瞎子的爷爷并没有让儿子修习萨满术fǎ,而shì命人将儿子送到萨满教的起源地长白山隐居了下来。

▲  只不过那时的中国再也没有一方净土,孟瞎子的父亲最后还shì和胡云豹上山拉起杆子做了土匪,在那枪炮横行的年代,他也没怎么在意家传的萨满术fǎ。

  等孟瞎子的父亲被枪毙之后,家中那装满了两口箱☆子的术fǎ秘籍,也被抄家烧掉了一箱,另外一个却shì垫在床下被保留了下来,包括那个孟瞎子从不离身的羊皮鼓和紫金铃。

  山里人还shì比较质朴的,并没有因为孟瞎子的父亲被枪毙而歧视他,所以他小时候也上了两年学,一次偶然的机会,打开了那个箱子。

  箱子里的知识给孟瞎子开启了一扇大门,虽然传承已经残缺不全,但孟瞎子还shì学会了请神上身的术fǎ,但shì这种术fǎ,也有着很大的缺陷。

  那就shì请来的神力,维持的时间shì有限制的,一般来说最多只能维系半个小时,而且请神之后,身体会变得异常虚弱。

  此时距离神力消失的时间就快到了,所以孟瞎子才会对胡鸿德服软,那双眼睛同时滴溜溜的往四边瞅着,却shì准备开溜了。

  “想跑?给我留下吧!”

  胡鸿德shì何等人,一眼就看穿了孟瞎子的心思,当下再不多言,揉身而上,一双坚如铁石的鹰爪往孟瞎子的要害处攻去。

  叶tiān看到孟瞎子的脚下已经有些发飘了,当下喊道:“老胡,加把劲,他快不行了!”

  “放心,跑不掉他的!”

  胡鸿德和孟瞎子交击了一拳,顿时感到对方力量大减,口中发出一声☆鹰鸣般的叫声,一爪对着孟瞎子的喉咙就抓了下去。

  按照胡鸿德的想fǎ,孟瞎子肯定能避过这一爪,然后自己趁势捏断他的双肩,只shì让胡鸿德没想到的shì,孟瞎子的身体却shì突然一僵,被他抓了个■◆正着。

  胡鸿德从小shì在水中抓木球习练的鹰爪功,稍大一点木球就变成了铁球,一爪下去劲力刚猛无匹,就shì碗口粗细的树干也能一把抓断,更何况shì人的脖颈呢。

  由于刚才背上受伤,胡○鸿德此时出手都shì全力以赴,他也没想到孟瞎子居然不躲了,这力透指尖,却shì怎么都收不回来了。

  随着“咔嚓”一声脆响,孟瞎子的脖子在这一抓之下,突然就松软了下来,那颗头颅软哒哒的往下一垂,眼睛里还遗留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孟瞎子也没想到,竟然在这个关口,身上的神力瞬间消退了下去,以他原本的身手,如何能shì胡鸿德的对手?这脖子却shì像迎着那鹰爪送上去的一般。

  “老胡,你……你怎么就把他给抓死了啊?”

  叶tiān也shì没想到胜负分的如此之快,而且还真shì像胡鸿德所言的那样,两人shì不死不休了。

  孟瞎子的死活,叶tiān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但shì对于孟瞎子的传承,他却shì想找来参考一下,看看这萨满术fǎ究竟shì怎么回事?

  可shì孟瞎子这一死,那传承想必也就跟着他烟消云散了,这让叶tiān心中略略有些失落,奇门江湖或许从此就少了一支。

  “我……我也没想到他怎么就不躲了呀!”

  胡鸿德一脸的苦笑,缓缓的松开了掐住孟瞎子脖子的手,那具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的身体,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胡鸿德当时已经收敛了气力,只shì他功夫还没入化境,对于指尖发出的暗劲却shì无fǎ收回来了,没抓住五个血窟窿,已经算shì给孟瞎子留了全尸。

  “行了,看看他身上留下些什么东西吧。”

  叶tiā☆n叹了口气,说道:“老胡,在这空地上生堆火,我去把那几个没死的拎过来,不然等会也要被冻死的!”

  零下二三十度的气温,恐怕半个小时功夫就能将人身上的血脉给冻僵,既然胡鸿德说那几个人罪不至死,叶▲●tiān也就想给他们留条活路。

  除了已死的郭子琛和被他击中的那人之外,跟随孟瞎子进山的就只剩下两个人了,一手拎着一个,叶tiān将他们扔到了胡鸿德所点燃的篝火旁。

  胡鸿德手里拿着一○张羊皮,对着叶tiān招手道:“叶tiān,你来看看这个东西,从孟瞎子身上找出来的。”

  除了那张羊皮外,胡鸿德手中还拿着一截只剩下拇指大小的野山参,不过之前的羊皮鼓却shì不见了踪迹。

  “老胡,这上面画的shì张地图?”叶tiān接过羊皮,仔细打量了一番,抬头说道:“这羊皮硝制的好像没多少年份吧?”

  “shì,这羊皮不超过二十年,不过这地图却有点意思。”

  胡鸿德点了点头,看着地图上的线路说道:“这条主线就shì通往黑龙潭的,也就shì咱们俩站的这地方,而这个点,就shì在那里!”

  胡鸿德手指的方向,赫然距离他们十多米外的一处yán壁,而叶tiā▲n初时见到孟瞎子的时候,他好像正在那yán壁前面站着的。

  “有古怪!”叶tiān和胡鸿德对视了一眼,同时起身往那里走了过去。

  “嗯,这不shì孟瞎子敲的那鼓吗?”叶tiān一脚踢到■了个东西,拿起一看,眼睛顿时直了。

  ----

  ps:第一更,感谢水儿妹纸,感谢巴神老兄还有诸神总盟的支持,谢谢朋友们。

  差了将近两百票,今儿能追回来吗?有yuepiao的朋友还请支持一把,就算追上再被爆,今tiān也shì五更送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