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骗子门(中)


  孟林反鄙视回来:“这么简单我还用问你吗?你脑子什么时候变这么笨了?”

  魏紫无语:“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一次说完?磨磨蹭蹭跟挤……”挤牙膏他听不懂,挤羊屎太粗俗,换个词吧,“磨磨蹭蹭的有意思méi?”

  孟林瞄她一眼,知道她原来准备用的绝不是什么好词,所以也不去找虐,zhī当méi听到,治理一下思路,缓缓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师伯的朋友去世,我回去帮着办丧事,他那位朋友也有些薄产,师伯闲云野鹤惯了,所以那点产业都交给我打理,正好师伯的朋友名下有几百亩地,还包括一个小山头,那山上几乎寸草不生,连山脚下的土地也很贫瘠,出产很少,所以当年她才能买下,建了个小庄子,种些粮食过活。谁知道今年却发生一件异事,有几个小女娃贪玩,到山上去捡石头,抱回来几块红色的石头,师伯的朋友也有几分见识,发现那是红宝石原石,zhī是她老人家不是贪心之人,严令众人不许再上山,并派了几个功夫好又忠心嘴严的师妹们看守,不让任何人知道······”

  魏紫听得是双眼放光,相信zhī要是女人,就很难对珠宝首饰免疫,她也不例外,见孟林停下喝茶,忙催他接着往下说,孟林睨她一眼,说:“她老人家早有预感,知道zì己大限已至,本想找个可靠之人,一来接手那些孤女,二来也不想让宝石落入歹人之手就把师伯请去,师伯不耐烦这些俗事,我才过去帮忙,却也méi想过会有这等事,等我到时,有一个小师妹却说漏嘴,被师兄听了去,师兄的帮派这几年发展的不错,人数逐年上升好手也有不少,师兄平日处事又公正严明,在武林中颇有威望,如今却遇上瓶颈,想要再继续发展,méi有庞大的经济基础,méi办法养活手下那么多人,所以,师兄想打那个小山头的主意……”

  “绝对不行!那山头是咱们的,宝石也是咱们的谁也不准和我抢强!”不等孟林说完,魏紫就尖叫到,她怎么舍得眼睁睁看着宝石被别人抢走,做不到!

  孟林无奈的摊手:“我也不想把到手的好处平白送人,可是,师兄门下现在有小千把人,最少有两百水平是在一流好手之列,咱们如今能用的人zhī有小猫三两zhī,师伯的朋友门下先后也有一两百人,却是重清修胜过练武真正拿得出手的,顶了天不过五十人,咱们有什么资本跟师兄强?”

  魏紫气愤道:“你师兄难道要明抢吗?他不是zì诩侠义怎么做起强盗的勾当来?”

  孟林苦笑道:“他们武林人士,平时除了保镖等一些正规手段,méi钱时也做些劫富济贫的事?不然那么多人整日又不做生意,又不耕种,还不要喝西北风去?”

  “原来是绿林中人啊,都怪你平日把你师兄美化的跟英雄一样,原来也是黑道上的。”魏紫愤愤的冷哼一声,“想要咱们白白把这么大的好处送人那是做梦!他们那么一小撮**武装组织难道还能跟朝廷作对?单打独斗打不过他们,我就用人海战术!实在不行找人给皇上上折子,就说发现有人要造反拉上一支军队,不信消灭不了他!” ○
  孟林倒抽一口冷气:“真真是最毒妇人心,师兄他们若真被扣上反贼的罪名,那可是要抄家灭族的,一千来人的命啊,你狠得下心?再说了,是不是反贼,也不是谁一两句话能定的,退一万步说,就算能如你所愿,朝☆廷的军队真把师兄他们消灭了,那山头也未必能落到你手里。

  你想不出办法就少说两句,别乱出馊主意。”

  不过孟林倒是真佩服魏紫的胆大妄为,师兄他们是很强,但再强,也还有句“民不与官斗”,他们的个人能力是厉害,却是真架不住人海攻势,何况zhī要他们反抗,那造反的罪名就落实了,朝廷不除之而后快才怪,动用多少军士也是要消灭的,而且,朝廷还有枪支和火炮,师兄他们那些人凭一双肉掌,是真的抵挡不◎住,就算是为了他和师兄之间的同门之谊,也要打消魏紫的疯狂想法,不然他还真成了师门的罪人。孟林暗下决心。

  魏紫也就是嘴上说的狠,她心里明白,凭着林家的人脉,给那伙人扣个大帽子易如反掌,朝廷派兵★◎住,就算是为了他和师兄之间的同门之谊,也要打消魏紫的疯狂想法,不然他还真成了师门的罪人。孟林暗下决心。

  魏紫也就是嘴上说的狠,她心里明白,凭着zhù,jiùsuànshìwéiletāhéshīxiōngzhījiāndetóngménzhīyì,yěyàodǎxiāowèizǐdefēngkuángxiǎngfǎ,búrántāháizhēnchéngleshīméndezuìrén。mènglínànxiàjuéxīn。

  wèizǐyějiùshìzuǐshàngshuōdehěn,tāxīnlǐmíngbái,píngzhelínjiāderénmò,gěinàhuǒrénkòugèdàmàozǐyìrúfǎnzhǎng,cháotíngpàibīng“镇压”也不是难事,就是孟林忧虑的山头归属权,操作得当的话,魏紫有八分把握纳入囊中,但她也zhī是说说而已,不可能真的这么做,因为,若真有这么多人为此而丧命,她心里是真过不去,一鸡都méi杀过的人,嘴上说的再凶狠,让她图谋别人的命时半会儿的,心理障碍绝对克服不了,还真是zhī能痛快痛快嘴。

  一时间,魏紫和孟林相对无语,放着好处不争,这不是他们的风格,但魏紫就想出那么个馊主意,实际上可操作性不强,颓然半晌,问:“你师兄想要独占那个山头吗?”

  孟林点头:“差不多是那个意思,他想低价把那块地买了,而且愿意承担那些小师妹们一切费用,但是小师妹们相互shāng量过,都不同意,她们宁愿给人为奴为婢,也不愿把师父留下的遗产丢了,尤其是说漏嘴的小师妹,若不是别人劝着,zhī怕都zì刎谢罪了。”

  魏紫一听,得,这都上升到遗产、尊严的高度了,还真是麻烦,不过魏紫倒是有了另一个疑惑:“我说,你和你师兄不是一伙的吗?为什么交给你méi事,交给你师兄却不行?”

  孟林低头想了想,冲魏紫灿烂一笑:“因为我长得帅吧!”

  魏紫吐口血:“你长得帅?天下男人都死光了吗?连你这样的歪瓜裂枣也能称帅?”

  孟林黑脸:“喂,不带这样人身攻击的,我虽然méi有帅的惨绝人寰,却也是英俊小生……不对,英俊大叔吧?我告诉你,你可以看不起我的武功,但不能看不起我的长相!”

  魏紫从善如流的点点头:“哦,是我错了,您真是玉树临风、风流潇洒的帅大叔一zhī,我有眼不识泰山,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这个有眼无珠的人一般见识……”

  孟林瞪魏紫一眼,清清sǎng子:“咳,别说笑了,正经事还méi谈完呢。那些师妹们不知为何对师兄非常抵触,能接受我接受那些田产,大概还是看在师伯的份上,但也正因为她们的态度,这件事很棘手,师兄还在等我答复,咱们要尽快shāng量出个可行的办法来,我怕师兄等不了多长时间,也怕留守的师妹们沉不住气,真打起来的话,我就罪过大了。”

  魏紫一摊手:“一时半会儿我能有什么主意?你师兄那人我zhī见过一面,那是个心思深沉的,也不会被感情左右,不然你还能那你们的兄弟情谊说事,能让他放手,除非有更大的利益,或是要付出的代价太大,具体的方法我却想不出来,不过如海这几年见得多,跟朝中那些老狐狸们接触多了,也学的一肚子坏水,等他回来,你问问他吧。”

  孟林沉吟片刻,也知道玩阴谋之类的,他和魏紫是真不擅长,他们都适合明刀真枪的对着干,像他,第一反应是打不过,而魏紫,却是要借别人的力量把师兄打趴下,竟méi有一个人能想到个婉转点的法子,天资如此,倒也怪不得人去。

  晚间,孟林又把事情和林海讲了一遍,并把魏紫不靠谱的主意排除在外,让林海帮忙想办法,林海寻思半晌,轻笑道:“先生,我倒觉得家母的想法未必不是个好主意,我不知道您师兄招募这么多人有什么企图,是单纯的想把zì己门派发扬光大,亦或是别有心思?但是,朝廷是不会眼看着民间有过于强势的帮派和组织,他们现在已经名声初显,可能影响力不够,并未传到天子耳中,但若是他仍想要扩大规模,总有一天会碍了圣上的眼:凡是坐在那上面的人,都不会允许有脱离zì己控制的存在,您师兄若不是真有反心,还是趁早收手的好,或者,就依家母的意思,给他个教训,也好让他清醒清醒。”

  孟林默然,苦笑道:“师兄他性子极傲,等闲的人和事不会放在心上,凡事都要做到最好,练武要做武功最高的,门派也想成为天下第一,他的追求都在武学之上,想要把我们的小门派发扬光大,想要超过少林武当,想让他收手,恐怕难◆度重重。在武林人眼中,官府的事,根本不与他们相干,也不认为官府中人有资格管他们,你说的天子所忌,zhī怕他从未曾想过。”

  林海说:“他想不到,先生您去提醒他吧,那个山头所在之处,是归蜀地所辖◎,我记得离它不到二百里,有一处兵营,统领是我二舅的好友,让他帮忙在附近练练兵,想来他不会拒绝,应该能对您的目的有所帮助。”很多时候,官府的力量远比个人强大,能够利用这股力量,为什么白放着不用?林海可不是原来那个无害的书生了,如今的他,腹黑才是代名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