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骗子门(下)


  “小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难不成还能找到他们?”

  听到儿子的话,叶东平瞪大le眼睛,这件事情出le以后,他连报警的心思都没产生,更没去想过还能找到包风凌将钱给追回来。

  要知道,私xià里买卖国宝级的文物,如果东西是真品的话,足够判他个三五年的le。

  虽然最后买到手的不过是件现代工艺品,并不触犯法律,而且对方还犯le诈骗罪,但是按照古玩行里的规矩,这也只能是打落牙齿和血吞。

  当然,叶东平也可以选择去报案,只是那样一来,这件事也必将传出去,叶东平日后也甭想在古玩行当里再抬起头le。

  “当然能找到,爸,您不知道wǒ是干嘛的吗?这风水相师干的就算寻人测字,帮人趋吉避凶。”

  叶天嘿嘿一笑,接着说道:“爸,你和他认识le三四年,yǒu没yǒu一些他用的物品啊?比如说像是头发之类的东西……”

  叶天可以断定,这包风凌的名字肯定是假的,所以他要占卜问卦推演那人的行踪,必须要yǒu一件包风凌曾经使用过的物件,从那上面捕捉到一丝他的气机。

  “他用过的东西?”

  叶东平想le好一会,最终摇le摇头,说道:“好像还真没yǒu啊?姓包的虽然长的不怎么样,但很注重仪表,每次头上都打着发胶,光滑的连苍蝇都站不住,哪里会掉头发啊?”

  这些年叶东平和包风凌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喝茶le,不过这茶具每次使用过都要用高温度的水清洗的,哪里还yǒu遗留什么东西?

  “叶天,他们拿le这笔钱,早就不知道跑哪去le,你……你能找得到吗?”

  虽然知道儿子和普通人不太一样,但是按照叶东平的想法,这姓包le骗le这么多年,说不定都能跑出国,儿子本事再大,也未必找得到吧?

  叶天苦笑le一声,说道:“爸,所以要快点才行啊,您再好好想想,他还yǒu什么使用过的东西留在你这里没yǒu?”

  包风凌等人要是还在北/京城里,以叶天现在术法的修为,是可以准备的找到其人的。

  但如果出le京城,他就只能大概的推演出一个方位le,要是这些骗子跑出le国,那就是叶天对他们也无可奈何le。

  不过叶天知道,当年骗术门的那些人,做事情xià的都是连环套,他们花le三四年功夫布xià的这个局,绝对不会只针对老爸一个人的。

  换句话说,他们很可能在京城还yǒu☆其他没yǒu得手的目标,如果包风凌真是当年骗术门的人,那么十yǒu**还是会逗留在京城里的。

  “使用过的东西,还真是没yǒu啊……”

  叶东平这一细想,顿时发现包风凌此人做事极其谨慎○,和自己交往的时候似乎刻意在避免一些事情,只是自己那当时没yǒu发现罢le。

  叶东平忽然想起一事,大声说道:“对le,wǒ想起来le,他yǒu次从wǒ这里买le个砚台,支付的是港币,这玩意在★国内花不出去,wǒ就给留xiàle!”

  这事儿发生在半年以前,包风凌yǒu一次来到叶东平店铺里,说是近日回香/港,想买方砚台送人,当时手上没yǒurmb,就给le叶东平一万五千港币。

○guónèihuābúchūqù,wǒjiùgěiliúxiàle!”

  zhèshìérfāshēngzàibànniányǐqián,bāofēnglíngyǒuyīcìláidàoyèdōngpíngdiànpùlǐ,shuōshìjìnrìhuíxiāng/gǎng,xiǎngmǎifāngyàntáisòngrén,dāngshíshǒushàngméiyǒurmb,jiùgěileyèdōngpíngyīwànwǔqiāngǎngbì。

  当时包风凌还说le,xià次邀请叶东平一起去香/港游玩,这钱可以留着去香/港花,没必要兑换成ermb,所以叶东平就把钱留lexià来。

  这事儿也让叶东平愈发相信包风凌港商的身份le,而且那一万多港币现在还锁在老宅子的保险箱里呢。

  “是钱?这东西倒是yǒu些麻烦……”

  叶天闻言皱起le眉头,要说这世上被人经手最多的东西,就mò过于钱币le,上面沾染的信息实在的太多,自己未必就能分辨感应到那位骗术大师的气机的。

  “算le,先看看再说。”叶天摇le摇头,说道:“爸,走,去老宅子,把那钱拿给wǒ看看吧!”

  叶东平点le点头,说道:“好,实在不行也就算le,儿子,老爸就是将镇店之宝卖出去,也不会让你结婚没钱用的!”

  出le这种事,叶东平感觉最对不起的就是儿子le,他知道叶天将所yǒu的钱都放在le自己这里,这么档子事一出,爷俩等于都成穷光蛋le。

  “爸,说什么呢?wǒ是您儿子,你糟蹋wǒ的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叶天嬉笑着搂住le老爸的肩膀,虽然是开玩笑的话,却是让叶东平心里感到一阵的暖意。

  话说叶天虽然yǒu些心疼,但还真不是太在意,别的不说,就这房中保险柜里的那几根老参,随便拿出去一根都能卖个几千万,而且还是yǒu价无市。

  当然,这样千金难求的物件叶天是不会出手的,毕竟卖掉简单,但是日后再想买回来的话,就没那么容易le。

  “是不是要想办法赚点钱le?***,早知道就把宫小小那股份接xià来,真他娘的是清高害死人啊!”

  在等待父亲洗漱的时候,叶天坐在屋里琢磨le起来,他虽然对钱看得并不是很重,但生活在这世上,没钱真的是寸步难行。

  就像是叶东平此次将钱给赔光之后,叶天手头也不过就剩le七八万块。

  而仅是这两件宅子和叶东平那店铺每个月的支出就要三四万块钱,万一追不回那笔款子的话,他们这一家子就要喝西北风le。

  “要不,找老唐周转点?”

  叶天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随之就被他打消掉le,“总是搜刮老唐,那也不是办法啊,管他的,哥们还能被钱憋死不成?”

  左右想不到什么好主意,叶天干脆也不想le,见到父亲从洗手间出来,两人一同走出le屋子,准备去老宅子取那港币。

  “叶天,你这是要干嘛去?”刚走到中院,就见到胡鸿德正在教周啸天鹰爪的基本功,让周啸天在一口水缸里抓球玩呢。

  “对le,老胡,骗术门的事你知道吗?wǒ爸遇到点事儿。”

  见到胡鸿德,叶天顿时眼睛一亮,这老头可是旧社会过来的,虽然不如苟心家门门精通,但接触的人和事也绝对不少。

  “骗子门?wǒ倒是听说过。”

  胡鸿德想le一xià,说道:“其实这骗子门也叫骗术门,说起来也算是奇门的一个旁支吧,不过这些偷鸡摸狗的门派大多是在南方,具体的wǒ倒不是很清楚。”

  当年的东三省遍地狼烟,行走江湖都是直接拿枪去抢的,那里耐烦去偷去骗啊?是以骗子门在北方并不是很盛行。

  “叶老弟出什么事le?被骗术门的人给盯上le◇?”胡鸿德yǒu些奇怪的看向叶东平,他没想到生le个比鬼还精明儿子的叶东平,竟然会被那些江湖手段所骗?

  “嗯,wǒ爸是载le,对方是高手,花le三四年的时间布局,载的也不算亏……”

 ◎◆ 面前这两人都不是外人,叶天也没瞒着他们,将事情经过说le一遍之后,说道:“今儿别练le,老胡,啸天,跟wǒ出去转转吧。”

  听到居然是那一天交易龙首上的当,周啸天的眼睛顿时瞪le起来,杀气腾◆腾的说道:“师父,让wǒ抓到这两人,wǒ打断他们的腿!”

  “小子,恐怕还轮不到你哦。”胡鸿德意yǒu所指的看le一眼叶天,他可是见识过叶天手段的,心里忍不住为那几个骗子默哀起来le。

  回到老宅子后,叶东平从保险柜里驱除le二十多张崭新的五百面额的港币递给le叶天,说道:“儿子,就是这些港币,你看看能发现什么不?”

  叶天港币接到手上,很仔细的一一将二十多张港币看完,脸上露出le苦笑,“爸,yǒu用倒是yǒu用,不过您这些钱,只要三张是真的!”

  叶天是见过港币的,而且他的手感远比常人要灵敏的多,一上手摸到这些港币,就发觉其中三张和别的那些纸质完全不一样,再一仔细分辨,答案自然就出来le。

  “妈的,**姓包的他祖宗!怪不得不让wǒ去存银行兑换,敢情***全是假的啊?”

  听到儿子的话后,叶东平的脸色变le再变,让自诩为儒商的他忍不住爆出le生平最难听的粗口,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都根根暴起。

  叶天闻言笑le起来,说道:“爸,这假钱印制的也算是能以假乱真le,几千万都扔le,生这门子闲气干嘛啊?”

  “wǒ说你小子这是劝wǒ★还是骂wǒ呢?”叶东平对儿子的话很是不受用,自己做le那么多年生意,居然能犯xià这种低级错误。

  “行le,爸,你去和大姑解释xià宋浩天要登报道歉的事情吧。”

  叶天嘿嘿笑着岔开l◆e话题,说道:“宋浩天上门,这面子也给的够大le,对le,老胡,你继续教啸天功夫去,wǒ这得自己安静一会。”

  假钱也yǒu假钱的好处,那就是这些钱流通的次数极少,上面所残留xià来的信息也不是很多,叶天可以轻易的辨别出那位包港商的气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