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规矩


  .  第四百五十一章 规矩

  有传言说明朝刘伯温就是千门中人,后来被朱元璋识破之后,千门也自他而终,后世再也没有千门中人可以颠覆天下了。

  从清dài开始,一些江湖骗子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都号称是千门中人,时日一长,人们对千门的看法也发生了改变,往往就把千门和骗子划上了等号。

  不过叶天却是知道,千门虽然比他麻衣一脉还要没落,但这个传承由来已久,直至今日还流传在世间,因为叶天就曾经跟随lǎo道见过当今的千门传人。

  所以包风凌说他们出身千门,叶天忍不住就笑了起来,骗子门就是骗子门,非要和千门拉扯上关系,这江湖下九流的门派,的确是上不得台面。

  在古dài的时候,社会层次分为上中下九流,而江湖人物,则是只分上下九流。

  像是和尚、道士、画工、郎中、风水先生、算命先生、厨师、私塾先生这些,均为上九流,倒不是说这些人身份有多高贵,只是与主◇流社会接触较多,有点借灯生光的意思。

  而下九流则是优伶、婢女、娼妓、乞丐、恶棍、当铺、澡堂、木匠、盗贼,像骗子门这样的门派,就是被归为恶棍之类的下九流了。

  “我们吉lǎo大的确是千■门传人,他甚至还会仙术呢,这位朋友,过界捞钱是我们不对,不过我劝nǐ还是放了我们,大家以和为贵吧!”

  提到自家lǎo大,包风凌好像突然间换了一个人似的,刚才那种谨慎小心全然不见,竟然出言威胁起叶天来了。

  “仙术?我还会仙术呢?要不要施展下给nǐ看看啊?”

  叶天没好气的说道:“少***和我废话,交出来钱,我废nǐ一只手,交不出来,就让nǐ们lǎo大来收尸,我看他的仙术能不能把尸体变成活人?!”

  叶天说话的时候丝毫都没隐藏自己的杀意,那股子煞气侵入到包风凌的体内,让他顿时感觉刺骨的寒意,整个人忍不住都哆嗦了起来。

  “叶天,这……”

  “lǎo弟,看戏就成了!”

  叶东平还从来没见过儿子这副神态,动用私刑打断别人的手,这可是违法的行为,叶东平刚要出言劝上一句的时候,却是被胡鸿德给拉住了。

  “这……这位爷,我们……我们俩也不过就留了两百万,其他的钱,钱真的都给了吉lǎo大了……”

  这世上能禁受得住叶天杀意的人,还真是没有几个,包风凌知道面前这年轻人真的会对他们下杀手之后,再也不敢隐瞒,lǎolǎo实实的将事情给说了出来。

  他们口中的吉lǎo大,是江/西人,今年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在江/西南/昌开了一家茶庄,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生意。

  而实际吉lǎo大却是控制着广/东和上/海这两地中间的赣省和湘省的骗子门lǎo大,但凡是在这两省行骗作案的,基本上都是出自他的门下。

  在五年前的时候,吉lǎo大感到地盘有些不够了,于是就将目光瞄准了北方的空白市场,派出了他手下的两员大将,也就是★包风凌和刘lǎo二两个人。

  这两人也的确是不负吉lǎo大的重望,很快就在京城扎根了下来,并且一个做起了古玩买卖,一个却是因为会说几句粤语,摇身一变成为了在这年头最为吃香的港商。

  两●bāofēnglínghéliúlǎoèrliǎnggèrén。

  zhèliǎngrényědequèshìbúfùjílǎodàdezhòngwàng,hěnkuàijiùzàijīngchéngzhāgēnlexiàlái,bìngqiěyīgèzuòqǐlegǔwánmǎimài,yīgèquèshìyīnwéihuìshuōjǐjùyuèyǔ,yáoshēnyībiànchéngwéilezàizhèniántóuzuìwéichīxiāngdegǎngshāng。

  liǎng人开始时小打小闹倒是也赚了点钱,不过很快就不满足了,回到赣省和吉lǎo大一商量,就将目光盯在了日趋火热的古玩市场上。

  由吉lǎo大出资金,让两人定下心来,逐步接触一些京城的古玩商人,待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做上一笔大买卖就远走高飞。

  这一等就是三四年的时间,自觉时机成熟的包风凌,终于开始收网了,这第一个套进去的人就是叶东平。

  在从叶东平那里得到了三千万之后,包风凌马上将其中的两千八百万打给吉lǎo大,然后退掉了租住三年的住所,和刘lǎo二躲在了这个宾馆之中。

  听完包风凌的话后,叶天皱着眉头说道:“按照nǐ们骗子门的习惯,这得手之后应该马上就走的吧?怎么两天了还留在京城?”

  包风凌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当时下的套一共有五个人,另外还有两个人入瓮了,我……我们是想再做成一笔买卖,到时候再回去的。”

  事情果然像叶天猜想的那样,这些骗子门中人行事,是不会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即使没有骗到叶东平,他们也能从别人那里得手。

  只不过这是人,都摆脱不了一个贪字,骗子门中人利用别人的贪欲行骗,到头来却是连自己也栽在了这个字上面。

  要知道,如果包风凌和刘lǎo二得手之后马上远走高飞,即使以叶天能耐,也很难找到他们确切的藏身所在,最起码不会如此快就将两个人给揪出来的。

  “lǎo胡,这赣省吉lǎo大的名头,nǐ听过没有啊?”叶天回头向胡鸿德看去,他八十年dài和lǎo道游历的时候曾经去过赣省,却是从来没听闻过这个人。

  “没有,lǎo胡我极少出东北的,没听过这名字。”胡鸿德摇了摇头。

  “那回头还是问问师兄吧。”

  叶天看向包风凌,说道:“骗子门的行径和我无关,但是买卖做到我头上,就不能不管了。”

  见到包风凌二人脸上露出jù色,叶天摆了摆手说道:“nǐ们也不用害怕,打电话给●吉lǎo大,只要事情解决了,我最多要nǐ们一只手,以现dài的医学手段,断了手筋还是能接得上的!”

  江湖中有江湖的规矩,做错了事情,必然是要受到惩戒的,即使吉lǎo大将钱交出来,这两个人也免○不掉被挑断手筋。

  不过叶天所说的惩戒已经是最轻的了,如果遇到一些心狠手辣的江湖同道,这一脚一手是绝对跑不掉的。

  包风凌干这一行也有些年头了,知道叶天说没错,想了一下之后,点头说道:“好,电话我打!”

  “啸天,衣服给他们!”

  叶天也不怕他们两个玩什么花招,这房中六个人里面就有两个暗劲高手,再加上自己,就算包风凌想跳楼自杀都办不到。

  包风凌倒是很光棍,穿好衣服后拿出手机就拨打了起来,电话很快就通了,叶天耸了耸耳朵,从手机话筒里听到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听到包风凌咬着一口普通话在和那人说着话,叶天笑道:“没事,用nǐ们的方言说话,我不怕nǐ玩猫腻的!”

  当年跟着lǎo道行走江湖的时候,叶天年龄还小,正是学语言的时候,所以这天南地北的方言基本上都能听说,

  中国各地的方言都不尽同,不懂得发言的人听上去简直就和外语差不多,包风凌叽里咕噜的说着电话的时候,叶东平与胡鸿德都是大眼瞪小眼,一句没弄明白。

  倒是周啸天凑到叶天身边,说道:“师父,他说的是赣南话,没耍花招。”

  “nǐ怎么能听懂的啊?”叶天闻言愣了一下,这话他听起来都有些费劲,周啸天居然能听得懂?

  周啸天挠了挠头,说道:“我lǎo家就是赣南的,我小时候爸爸经常说这种话。”

  叶天笑道:“我倒是忘了这茬了,nǐ们周家可是赣省的地头蛇啊。”

  叶天正和周啸天说话的时候,包风凌一手捂住了手机话筒,说道:“叶爷,我们吉lǎo大想和您通话!”

  “不用,nǐ和他说就成。”叶天摆了摆手,那位吉lǎo大无非就是想跟他拉扯几句江湖套话,叶天懒得和他扯淡。

  “三天之后,在天/津相见,不知道您同不同意这个章程?”包风凌在电话里又说了一阵,抬头看向叶天。

  “怕来京城被我黑了啊?”

  叶天冷笑道:“就按nǐ们吉lǎo大说的,三天之后,天/津见,晚来一天,卸掉一条胳膊,要是晚到五天的话,nǐ们哥俩就要下面的小兄弟和脑袋中间选一个了。”

  叶天的话让此刻还光着身子的刘lǎo二连忙夹紧了双腿,男人没了这话儿,那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挂断电话后,包风凌很规矩的将手机放到桌子上,说道:“叶爷,我们lǎo大说这次过江跨界,对不住您了,三天之后中午12点,天/津天后宫茶馆,不见不散!”

  “成,nǐ们两个收拾下,这两天就跟着我吧!”叶天点了点头,在心里琢磨了起来,要把这哥俩送哪里住上三天呢?

  看到叶天似乎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包风凌大着胆子说道:“叶爷,有句话想请教您一下,您这究竟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啊?”

  听到包风凌问起这茬,叶天不禁笑了起来,说道:“我还想问nǐ呢,骗子门做事一般不会那么不小心吧?拿了二十多张假港币忽悠我爸,nǐ就不怕早穿帮了?”

  “假……假港币?”

  包风凌闻言愣了一下,继而跳了起来,一脚踹在刘lǎo二的身上,骂道:“丢nǐlǎo母啊,让nǐ换个港币都能被人骗,lǎo子顶nǐ个肺!”

  ---

  ps:第二更,求推荐票,马上周一了,求推荐支持,嗯,yuepiao随便大家,推荐票投给相师啊啊啊!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