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矛盾【求推荐票】


  第四百八十九章 矛盾

  这家酒店原本就是根据日本人的习惯所建造的,总统套房内的风格也都是日本式的,将北宫英雄等人让dào榻榻米上坐下后,马上有从日本国内来的少女开始泡起茶来。

  “家主,人已经带来了,您是不是先休息一下,再见他?”原本在前面领路的那个中年人,双膝跪坐在北宫英雄面前,神态恭谨之极。

  说话的这个人叫做北宫直树,今年四十五岁的年纪,自从这座五星级酒店建成之日,他就在此工作了。

  表面上北宫直树是负责酒店的运营工作,实际上他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搜寻当年那批黄金的下落上,由于数年没有什么进展,每年回日本述职的时候,他都会挨上家主几耳光,所以此刻在北宫英雄面前表现的就有些战战兢兢了。

  “八嘎,难道我来缅甸是为了游山玩水的吗?”

  最近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北宫英雄右手又抬了起来,不过想dào北宫直树寻dào当年的知情人,也算是有功于家族,巴掌才没有落在他的脸上。

  “哈伊,我马上带他过来!”

  北宫直树对着家主深深的鞠了一躬,连忙站起身后退着出了总统套房,心中有些后悔将这个消息通报给北宫有些了,此次家族精★锐尽出,万一再找不dào那批黄金的话,他不知道自己这条小命是否还能保得住?

  “家主,我跟他一起过去!”在北宫直树出去的同时,北宫彦俊也站起身来,得dào北宫英雄的示意后,在后面追了上去。

  “直树,我们有一年没见了吧,你头发白了好duō!”

  北宫彦俊和北宫直树是堂兄弟,平时关系极好,追dào他身边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家主最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那人的消息dào底可不可靠?”

  “彦俊君,你也老了很duō……”

  北宫直树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不管那人的消息可不可靠,我都要对家主做出一些交代的,不然今年的回国述职,恐怕家主会命令我剖腹的,彦俊君,家主是不是有些太疯狂了?”

  剖腹在日本,是有着非常长一段历史的自杀方式,以刀切开腹部的自杀仪式,被认为“光荣”。

  剖腹的开始盛行,是在镰仓幕府以后,因丢失阵地而引咎剖腹,或耻于被擒而阵前剖腹,占了绝大duō数,一直持续dào战国时代,江户开幕以后,社会统治相对平稳,那时的剖腹,duō是作为刑罚的一种。

  而dào了二战时期,日本剖腹的行为达dào了**,更是在各种影视中被演绎了出来,从而被世人所知。

  说实话,作为大阪军团的掌控人,北宫家族一向都是以利益为先的,并不主张暴力扩张,从幕府时代以来,就极少有剖腹自杀的行为。

  但是从北宫英雄当上家主之后,却是逼得好几个家族元老剖腹了,这让家族中很duō人都对北宫英雄极其不满,只是摄于北宫英雄的残暴,没有人敢出面反抗而已。

  “直树,请慎言!”

  听dào自己表弟的话后,北宫彦俊脸色大变,▲往四周张望了一眼,声音却是又压低了几分,说道:“家主行事的出发点,还是以家族利益为重的,不过宿老们对家主的行为已经有些微词了,这次如果寻找不dào那批黄金,你先出去躲藏一段时间,或许事情就有变化了!”◇

  作为一个传承了近千年的势力而言,北宫家族并非是由北宫英雄一人说了算的,在家主的上面,还有一些不出世专门研究剑道的家族宿老,这些人才是北宫家族真正的武力核心所在。

  去年的时候,北宫英雄逼迫一位犯了小过错的家族子弟剖腹,谁知道那人却是一位宿老的嫡系子孙,由此引起了宿老中一些人的不满,有人提议北宫英雄卸去家主职务,进入宿老会中苦修剑道。

  当然,在宿老之中也有人支持北宫英雄的,否则北宫英雄早在八十年代投资失误的时候,就会被家族取缔掉家主的位置了。

  所以这个建议一直争执不下,此次北宫英雄前来缅甸寻找黄金的事情,将会成为决定北宫英雄是否还能继续担rèn家主的分水岭。

  找得dào那批黄金,证明北宫英雄是正确的,如果找不dào的话,以前积压的各种矛盾就会一起爆发出来,就算北宫英雄再强势,也只有黯然隐退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这次前来缅甸,北宫家族硕果仅存的八位元老就来了三个,也是北宫英雄的嫡系长辈,不过他们喜欢清静,没有跟随大部队一起前来,而是乘坐北宫家族的专机随后抵达。

  “我知道了,谢谢彦俊君!”

  北宫直树也算是家族中的核★心成员的,对于那些矛盾自然知晓,听dào堂哥的话后,顿时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在北宫英雄当家主的这数十年,简直就把原本只占便宜不吃亏的北宫家族,带成了那些脑门一热就要玉碎的傻逼天皇崇拜者了。

  “□行了,你自己小心点,这几天千万不要出事情,家主万一当场发作,我也护不住你的!”

  北宫彦俊低声嘱咐了堂弟一句,他这些年也培植了不少自己的心腹,北宫直树经营缅甸的这间五星级酒店这么duō年,也算○是独当一面的好手,他自然不想让其出事了。

  “是,我会注意的!”

  堂哥的话让北宫直树心中一凛,他知道北宫英雄平时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病怏怏的老头子,但其实他在剑道中的造诣极深。

 ○ 在三十年前北宫英雄夺取家主之位的时候,北宫直树那时才十duō岁,亲眼见dào北宫英雄一人一刀,斩杀了他的亲生父亲和当时家主的八大护卫,手弑亲父,简直就是灭绝人性。

  这件事也在当时的北宫直树▲心中留下了阴影,是以这么duō年以来,直树虽然对北宫英雄有诸duō不满,但从来却是不敢违逆他的命令,直dào此时听dào堂哥的话后,心中才生出了一丝希望。

  两人谈话间,来dào了位于酒店十层○■的一个房间里,在房间的门口,站着两个人,北宫直树对他们打个了招呼,其中一人掏出房卡打开了房门。

  进入dào这间还算豪华的套房后,北宫直树用熟练的缅甸本的话,对着坐在沙发上正看着电视的一个老人◇说道:“德钦巴登顶,在这里住的还愉快吗?”

  “习……习惯,不过,北宫先生,我……我想回去了。”

  那个老人七十duō岁的样子,头发已经全白了,脸上沟壑遍布,典型的缅甸农村老者的形象,他的个头不是很高,尤其是上了年龄后,身材有些佝偻,从沙发上站起来后,并不比坐着的时候高出duō少,神情显得非常拘谨。

  “哦,德钦巴登顶,是我招待的不周吗?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告诉我的!”

  北宫直树笑道:“你的族人都希望你能在这里duō住一段时间的,不过你要是真想回去,那也行,一会我带你去见个人,你回答他几个问题就可以了!”

  “好,好,能回去就好!”

  德钦巴登顶虽然只是个普通的缅甸农民,一辈子都没出过他所在的那个山村,但dào了他这种年龄,已经可以看透很duō事情了,知道自己看似住的很舒服,但其实却是被软禁了起来。

  至于北宫直树说他的家人希望自己能duō住一段时间,倒也是实话,因为德钦巴登顶是缅甸掸邦人,从中国明清的时候,掸邦一直都是由土司王统治的,并不接受缅甸的管辖和领导,他们所用的文字和语言,都和中国人相差无几。

  在1947年的时候,缅甸掸邦、克钦邦、钦邦及缅甸本部于掸邦境内彬龙小镇上,签署《彬龙协议》,向英国政府争取联合独立,最后由掸邦土司王成为了缅甸第一rèn政府的总统,可见掸邦在缅甸势力之大和地位的重要。

  不过在1962年的时候,缅甸军事强人奈温将军政变夺权,同年,作废《联邦宪法》,成立革命委员会进行军人独裁统治从此,各邦纷纷为原有之自主权而与缅甸本部交战,遍及缅甸全国之内战于焉展开,并一发不可收拾。

  在这场内战中,掸邦无疑是反军政府的主力,在六七十年代的时候,中国甚至有不少头脑发热的年轻人,投入dào了缅甸的内战之中,就是为了帮助掸邦人民为了自由而战。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一直延续dào了九十年代,前文提dào过的大毒枭坤沙,就是后来的掸邦领导人,他曾经在1993年的时候,宣布掸邦脱离缅甸联邦独立建国。

  虽然坤沙已经向缅甸军政府投降,但是在掸邦那里依然是战斗不断,南掸邦军也一直在为了掸邦独立而战。

  不过战争的损耗是非常大的,而经常在掸邦地区活动又出手大方的北宫直树,无疑就是他们最为尊贵的客人,所以德钦巴登顶住在这家酒店里,还真是受dào了掸邦一些人的嘱托。

  ---

  ps:第二更,回dào酒店累的浑身瘫软还是写出了第二更,真是自己找罪受啊,恩,大家给几张yuepiao和推荐票吧,话说胖子真的很敬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