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团聚【求推荐票】


  第五百二十九章

  团聚

  “兔崽子,你平时不是很能吗?”.

  叶东平正不爽儿子刚才抱妻子的举动呢,对叶天的求助视而不见,把头扭到了一边,眼泪却是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请牢记

  虽然儿子还没有喊母亲,但为了这一家三口的相聚,叶东平整整等了二十多年,此时他的内心,就像是泄洪的水库一般,情感肆虐不能自己。

  “小天,你……你还是不肯原谅妈妈吗?”

  宋薇兰泪眼婆娑,脑海中闪过叶天儿时胖嘟嘟的模样,她知道自己错过了儿子生命中最宝贵的二十年,这是用什么都无法补偿回来的。

  如果让宋薇兰选择的话,她愿意用自己那富可敌国的身家,去换回这二十年,她宁愿放弃那数以百亿的财富,做一个腰缠围裙的妈妈。

  “我……您让我冷静一下好吗?”

  叶天这会也说不出自己心里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从小他就习惯于和父亲二人的生活,虽然也会在脑海中编制母亲的身影相貌,但是骤然相见,叶天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仿佛就像是在做梦一般。

  “好……好,不着急,真的不着急。”

  宋薇兰脸上满是泪痕,但还是宽慰着儿子,至于对叶东平这会正拿着消毒巾在帮自己擦拭伤口的举动,完全是视而不见了。

  叶天缓缓站起身来,走到房间的窗户处,看着前方的紫禁城和**广场,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说道:“从小我见到别的孩子喊妈妈,我总是特别的羡慕,别人都有妈妈,我什么没有呢?

  的时候别的孩子喊我是野种,我就会用拳头揍他们,打不过也要打,因为我知道,我有妈妈,但是那时……妈妈在哪里呢?”

  叶天说到这里,眼中已经噙满了热泪,儿时的景象如同放电影一般,从他脑海中不断的划过,身体单薄的叶天,在七八岁的时候,就敢和十二三岁的大孩子拼命。

  虽然每次回到家,叶天都会被父亲狠揍一顿,但下一次再有人敢那样骂他的时候,叶天还是会冲上去,但叶天从来都不会说,他是为了母亲和别人打架的。

  听着儿子的话,宋薇兰心如刀绞,泪水不断的从眼中涌出,浑身都在颤抖着。

  不过宋薇兰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她死死的咬住了嘴唇,她要听……要听儿子的倾诉,因为她想知道,儿子这二十多年究竟承受了多少苦楚?

  “后来年龄慢慢长大了,我也懂得了很多事情,但是我一直都不理解,妈妈当时为什么要离开我和爸爸呢?

  恨过,从心里恨◆过您,恨您的无情,我也曾想过,这辈子就只有父亲而没有母亲了!”

  “原来,你……你还是怪我的?”宋薇兰的眼中透露出了绝望的神色,她没想到,儿子对她居然会如此的怨恨?

  “不……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叶天摇了摇头,转过了身体,看着正用双手无助的抓着沙发的宋薇兰,她的指尖已经深深的嵌入了进去,叶天心中陡然一疼

  “几年前我来了京城,知道了这件事情来龙去脉,我才知道,◆▲前的事情了!”

  叶天摇了摇头,转过了身体,看着正用双手无助的抓着沙发的宋薇兰,她的指尖已经qiándeshìqíngle!”

  yètiānyáoleyáotóu,zhuǎnguòleshēntǐ,kànzhezhèngyòngshuāngshǒuwúzhùdezhuāzheshāfādesòngwēilán,tādezhǐjiānyǐjīngshēnshēndeqiànrùlejìnqù,yètiānxīnzhōngdǒurányīténg

  “jǐniánqiánwǒláilejīngchéng,zhīdàolezhèjiànshìqíngláilóngqùmò,wǒcáizhīdào,这件事情并不怪您,要怪,只能怪那个特殊的年代吧?”

  实话,时至今日,叶天对母亲真的没再有一丝怨恨之心了,只不过对于这个二十多年从未喊出过的字眼,却不是那么好出口的。

  听到叶天这番话后,宋薇兰原本绝望的眼神里,突然焕发出了生机,猛的坐起了身体,不敢置信的问道:“孩……孩子,你……你肯原谅妈妈了?”

  “嗯,我现在真的没有怪您。”

  叶天点了点头,迟疑着说道:“请……请您给我点时间,我……我还没有叫过那个名字!”

  此时的叶天,哪里还有在缅甸时杀伐果断的模样,现在的他完全就是一个青涩的大男孩,即使鼓足了勇气,仍然没有叫出“母亲”这个字眼。

  “好……好,妈不逼你,孩子,你……你别急,想什么时候叫就什么时候叫,妈妈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

  宋薇兰的心情,随着叶天的话yǔ就像是坐了一趟过山车,直到此刻,她才放声痛哭了起来,不过这哭泣却是在释放着心中的喜悦。

  叶东平默默的坐在了妻子的旁边,紧紧的抓住了她的双手,让妻子靠在自己肩膀上啜泣着。

  而叶东平这个经受了诸多磨难都未曾掉过一滴眼泪的男人,泪水也是打湿了衣襟,这正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其实……这些年爸爸一直都很辛苦的,虽然他从来不说,但是我知道,他很想您,很想您能回来……”

  看着一向坚强的老爸泪流满面的样子,叶天的声音也有些哽咽。

  这么多年来父子俩相依为命,叶天也曾经劝过父亲再找一位妻子,不过都被叶东平给拒绝了,他那时才知道母亲在老爸心中所占的位置。

  “东平,苦了你们了!”

  宋薇兰抬起头,凝视着丈夫的面庞,儿子的话让她回忆起当年的许多时光,虽然那会过的很清贫,但心中的幸福感,却是现在难以找到的。

  看着当年才华出众的小伙,现在已经是两鬓隐现白发了,宋薇兰也是一阵心疼,心中的那丝隔阂终于完全化解掉了,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丈夫的脸庞。

  “薇兰,不苦,我坚信,咱们一家终归是能团聚在一起的!”

  叶东平帮着妻子擦拭去了脸上的泪水,两人的眼眸久久的凝聚在了一起,时光仿佛在他们之间倒流,二人又回到了那山清水秀的茅山一般。

  “咳咳……”

  见到父亲的亲热举动,叶天忍不住感觉喉咙有些发痒,咳嗽了一声之后,说道:“那……那什么,爸,我先出去抽根烟,您二位先聊着!”

  叶天能看得出来,在自己来之前,老爸和母亲之间sì乎还有些生疏,自然不肯在此时做电灯泡了,当下就想往外溜。

  “赶紧滚蛋,晚上咱们一起吃饭!”

  叶东平没好气的摆了摆手,好容易和妻子来次心灵上的交汇,却被这混蛋小子给打乱掉了,天知道妻子会不会再将内心给封闭起来啊?

  “东平,不许你这样和儿子说话!”

  果不其然,叶东平话声刚落,宋薇兰就不答应了,一把推开了老公,赤着脚走在了地毯上,拉住叶天,说道:“抽烟对身体不好的,不要抽了,哪都不要去,坐在妈身边,让我好好看看你!”

  虽然母亲是在管着自己,但叶天心中却是泛起一阵温馨的感觉,当下点了点头,被母亲拉着手坐在了沙发上。

  叶东平虽然气的吹胡子瞪眼,但也是无可奈何,他很清楚的意识到,以后他在这个家庭里的地位,恐怕最多只能排到第三了。

  而随着叶天的结婚生子,估计这地位还要持续○下降。

  想到这里,叶东平那眼睛里满是哀怨,看的叶天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连忙说道:“爸,您不是让我带个东西来的吗?给您……”

  叶天说着话,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副用红绸布包裹着的镯子,对着◎老爸挤吧了下眼睛。

  “这是?哦,我知道了。”

  叶东平看到儿子的眼色,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当下接过那东西,拿在手里捏了一下,感觉到了是个镯子。

  “薇兰,这是儿子和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饶是叶东平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这物件是自己准备的,因为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红布包着的是一副什么样的手镯呢。

  宋薇兰是何等人物,哪里还看不出爷俩的这点猫腻?当下也没说破,笑道:“儿子送的东西,我都是喜欢的!”

  “咳咳,看看再说,看看再说吧。”

  叶东平老脸泛红,伸手将那红布给打开了,一只晶莹剔透通体泛着碧绿色的手镯,呈现在了他的掌心之上。

  窗外温煦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了手镯上,那绿色变得愈发明亮了起来,映照着下面的红色绸布,散发出一种无法用yǔ言来形容的瑰丽色彩。

  “这……这是帝王绿的料子?”

  叶东平做了十多年的古玩生意,眼光自然差不多了,当他看清楚这镯子的时候,捧着手镯的手都忍不住抖了一下,差点没将镯子给摔下来。

  要知道,帝王绿的戒面在市场上都很少见,偶尔在拍卖行中出现一回,也会引起多方富豪争抢的。

  而面前的这副镯子,则全部都是用帝王绿的料子打制的,这东西简直就是有价无市,即使出再多的钱都买不到的。

  “爸!”

  老爸见了好东西的那副模样,让叶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想给老爸撑撑场面,但奈何自个儿不争气啊?

  “啊?嘿,我……我……”

  叶东平知道事情穿帮了,有些难堪的挠起了头,自己刚才的举动,瞎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东平,镯子很漂亮,xièxiè你和儿子。”

  宋薇兰笑着从叶东平手上拿起了镯子,她能理解叶天那份想撮合她与丈夫的心意。

  ps:第一更,这几天闹心的事太多,笔记本硬盘居然报废了,一个多月的稿子全都在里面,头疼,吃点东西继续码字!

  嗯,推荐票别忘了投啊,俺要推荐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