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轻松潜入


  江边栽种着de树木,都已经变得光秃秃de。

  寒风从江面上吹过,似乎透过衣服直接吹入骨髓一般,虽然江边大堤上还亮着灯光,不过却是连人影都看不到一个了。

  “师父,吉老大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了?”

  周啸天de功夫还达不到寒暑不侵de境界,冰冷de寒风从脖zǐ里灌了进去,让他忍不住缩起了脑袋,将双手插在了裤兜里。

  “如果我没算错de话,应该就是那个方位。”

  叶天抬手往前方指了一下,那里是江面一个拐角de地方,整条江似乎都往里凹陷了进去,而多出来de那一块空地,就成了一个别墅区。

  不知道是不是有钱人夜生活比较丰富de原因,在别de那些楼房都黑暗一片de时候,那个别墅区内很多房zǐ里还都亮着灯光。

  一阵寒风吹来,天空中飘洒起了细小de雪花,昏黄de灯光显得愈发黯淡了,叶天和周啸天两道黑色de影zǐ,很快就融入到了黑暗之中。

  七八分钟后,两人来到了小区de门口。

  或许是为了彰显小区de与众不同,在小区大门五六米de地方,栽种了两颗高大de云松,正好能将二人de身形给遮挡在后面。

  “师父,怎么进去▲?”

  作为南/昌第一个高档小区,这里de软硬件服务都是比照沿海发达地区来de,即使在这样de雪夜里,门口依然有保安在站岗执勤。

  叶天看了一眼小区外围那高高de围墙,也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翻过那些围墙倒是容易,只是想躲过围墙上诸多de摄像头却是有些麻烦。

  而大门处虽然有人站岗,但只有一个摄像头存在,相比之下从这里进去反而更加容易一些。

  想到这里,叶天从地面拾起一片枯叶,抬头看了一眼十多米远de摄像头。

  叶天深吸了一口气。右手de手腕猛de一抖,那片枯叶有如一枚刀片般飞快de划破了夜空,直直de定在了摄像头de镜片上。

  传说中de飞花落叶皆可伤人,这并不是小说家杜撰出来de。当功力达到了暗劲,能真气外放de时候,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很难。

  就像是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世人都知道他玩de是fǔ头和枪,带着fǔ头帮在上/海滩打下了赫赫威名。

  就是当时de黄金荣、杜月笙等人见了王亚樵都要绕着道走,那位蒋先生更是寝食难安,一提到这人满口de假牙就发酸。

  但是极少有人知道。王亚樵本也是一位内家高手,他曾经有一次在茶馆喝茶de时候,被仇家给堵在了里面。

  当时王亚樵将手中de报纸卷成了锥形,竟然接连捅到了三人,报纸上虽然血迹斑斑,但却坚硬de像把匕首一般,这一战也让王亚樵shēng名大振。

  王亚樵de那一手功夫,和叶天暗器功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在对真气de细微掌控上,叶天还要更胜一筹。

  小区实行de是24小时监控,当那片枯叶贴在摄像头de镜片上时。门口保安de对讲机马上响了起来。

  就那个保安走过去查看摄像头de时候,叶天拉了一把周啸天,右脚重重de往地上踏去,只是他这一脚看似踩de很重,但落地时却是没有发出一点shēng音。

  不过就在叶天脚掌和地面乍一接触,平地刮起了一阵狂风。

  地面上de积雪纷纷飘扬了起来,混合着天色飘落de雪花,一时间小区门口de能见度变得极低,尤其是狂风中掺杂着de雪花,打在脸上竟然隐隐作痛。

  “妈de。怎么回事啊?”

  狂风中de雪花不住de往口鼻中浇灌着,让那个保安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他心里也有些奇怪,好好de怎么就来了一阵恶风啊?

  就在保安闭上眼睛de同时,叶天师徒两个已经施施然de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拐入到了一栋别墅后面消失不见了。

  “师父。您……您这一手是哪学来de啊?”

  进入到小区中后,周啸天看向叶天de目光不禁变得有些怪怪de,就凭叶天这一手本事,走□街串户偷鸡摸狗,那绝对是无往而不利啊。

  “少废话,你看着点,我要再占一卦!”

  叶天自然不能告诉徒弟,他早在京城上学de时候就曾经玩过这么一出了,而且跟着老道那么多年,对于偏门中de○学问,叶天也全都门清,只是一直没机会用而已。

  “在那边……”

  几分钟过后,叶天站直了身zǐ,眼睛往靠近江边de一栋别墅望去,两道身形又融入到了黑暗之中——

  “妈de,真是个变态,一刀捅死丢江里不完事了,非要每天来折磨次!”

  守在前门大虎和林宣佑一样,都是被吉老大收养de孤儿,不过对于这个实为养父但却称作大哥de吉老大,他们心中没有敬,只有害怕。

  从七八岁de时候,大虎就被吉老大赶到火车站去做扒手了,每天要是偷不到规定数额de金钱,不给饭吃还是小事,往往都会被打de体无完肤。

  当吉老大改行做老千之后,大虎和二牛几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de家●伙,就被安排做了千门八将中de风火二将,也就是俗称de打手。

  像今儿这种事情,大虎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不过以往对付de都是吉老大在生意上de对手,但刘老二却是他们自己人,大虎虽然头○脑不怎么好使,心中也是有种兔死狐悲de感觉。

  捻灭了手中de烟头,大虎伸手拿起桌zǐ上de拿瓶白酒,“咕咚咚”de一气给灌到了肚zǐ里,抓了一把花生塞在嘴里胡乱咀嚼了几下,摇摇晃晃站起了身体。

  虽然别墅里就有洗手间,但是对于大虎来说,在雪地里撒上一泡尿那才叫痛快,打开房门,大虎走到院zǐ里,对着地上de积雪画起了地图。

  “嗝……”

  打了酒嗝,浑身哆嗦了一下,正当大虎想提起裤zǐde时候,忽然看到面前de积雪上,赫然出现了两条身影。

  “鬼……鬼啊!”

  大虎脑海中第一时间就冒出了这么个念头,只是还没等他喊出shēng来,就感觉后颈一麻,整个人都失去了知觉。

  叶天摇了摇头,一把揪住了大虎de脖zǐ上de衣服往敞开了门de屋里拖去,两百多斤de大虎在他手里宛若无物。

  “嗯?这东西倒是不错啊!”刚走到门前,叶天目光一凝,◇盯在了那个挂在门后玄关上de风水葫芦。

  把大虎给扔到了门后,叶天信念一动,右手掐了个指诀,顿时院zǐ里de一股煞气被他引来,往房内溢去。

  就在煞气进入到房中de时候,那个上面镌刻着◇◇盯在了那个挂在门后玄关上de风水葫芦。

  把大虎给扔到了门后,叶天信念一动,右手掐了个指诀,dīngzàilenàgèguàzàiménhòuxuánguānshàngdefēngshuǐhúlú。

  bǎdàhǔgěirēngdàoleménhòu,yètiānxìnniànyīdòng,yòushǒuqiālegèzhǐjué,dùnshíyuànzǐlǐdeyīgǔshàqìbèitāyǐnlái,wǎngfángnèiyìqù。

  jiùzàishàqìjìnrùdàofángzhōngdeshíhòu,nàgèshàngmiànjuānkèzhe八卦阵图de风水葫芦忽然滴溜溜de转了起来,竟然将那股煞气完全都给吸纳了进去。

  “不错,好东西,港岛de宅zǐ里还真缺这么个葫芦。”

  叶天一步跨到了门里,顺手将大门关上后,老实不客气de将葫芦取在了手中仔细打量了起来。

  这是个天然de葫芦,底大顶小十分de均称,器形很正。

  葫芦上面包浆厚重,正反两面均刻有八卦图案,隐隐还有香火de味道,想必以前是摆放受人供奉□de,虽然还没达到叶天心中法器de标准,但也是个难得一见de器物了。

  “大虎,你他娘de少抽几根烟,这屋zǐ都快着火了。”

  就在叶天正打量着手中葫芦de时候,沙发后面一间卧室de房◇☆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带着眼镜de年轻人骂骂咧咧de走了出来。

  “你……你是谁?”

  刚和那骚娘们通完了电话,欲火难耐下用五姑娘解决完生理问题de林宣佑,张大了嘴巴看着面前de叶天。 ☆
  跟了吉老大那么多年,林宣佑手上还是有点功夫de,这一shēng问出之后,右手马上就往腰间掏去,手指触到冰凉de枪柄后,心中不由安定了许多。

  只是没等林宣佑把枪掏出来,原本还在自己十◇▲多米远de那个黑衣人,突然间有如鬼魅一般de来到了自己身前。

  “咔嚓……咔嚓!”几shēng响过,林宣佑de四肢均是被叶天给摘断了,没等他痛呼出口,顺手又把他de下巴给卸了下来。

  ●原本叶天是想打昏这人了事de,不过来到他身前de时候,才发现这人身上煞气也很重,想必平时没少作恶,是以才让他吃了点苦头。

  “大哥!啊……”

  就在叶天把林宣佑丢到沙发上de时候,别墅后面突然传出一shēng喊叫,虽然喊shēng很急促,但shēng音却是不小。

  “小天还是经验不足啊……”

  叶天心中一怔,左右打量了一眼,也没走旁边de楼梯,直接用脚在沙发上垫了一■下,身体腾空而起,右手在二楼栏杆上一拍,整个人已经翻了上去。

  闪身来到一间门前,叶天毫不犹豫de一脚就踹在了门锁处。

  房中de吉老大刚刚打开了大灯,一把锋利de匕首就从他颊边擦过,■“当”de一shēng深深钉入到了床头上。

  匕首所散发出来de寒光,割de吉老大脖颈处de皮肤隐隐作痛,虽然在他枕头下面就藏着把五四手枪,但吉老大却是连一根手指都不敢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